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31章:我等你(二)求荷包哟哟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31章我等你(二)求荷包哟哟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轻轻的一声呼唤,让她愕然转身。

怔怔的看了他好几秒,才站起身来。

“你...”

看着他憔悴的脸,熬红的双眼,泪水不禁从她的眼眶滚落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说着,她扑入他的怀中,紧紧的抱住了。

“哭什么?”

他笑她,一边吻着她:“我来看你,还不好吗?”

她点头,又摇头。

昨天打那个电话,是因为她确定怀孕后,她一时间茫然无措。

可她没想到,他会连夜赶过来。

“别哭了,傻瓜!”

他抱着她在长椅坐下,抬手拭去了她的泪水:“好了,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她将小脸贴在他的心口,不说话。

“嗯?”他再问。

她还是不说话,却笑起来。

他也跟着笑,吻着她的额头,“老婆,看在我千里寻妻的份上,你就快告诉我吧。”

“好啦!”

她有些害羞的说,“告诉你可以,但你不能笑我!”

得到他的保证,她才凑近他的耳朵,小声的告诉了他。

然后,她看着男人的脸怔住了,片刻又透出一丝慌乱,“我又做爹地了?”

他居然像个小孩子一般发问。

“对呀!”

她又气又好笑:“牧何欢先生!那么请问,你愿不愿意做我肚子里孩子的爹地?”

“愿意,当然愿意!”

他重重的点头,忽然才意识到不对劲。

“小慕儿!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他沉下目光,“难道你还有第二个人选吗?”

慕采馨哼了一声,高声道:“家里的那个阿姨,今天我收到了几束花呀?”

“三束!慕小姐!”

听着屋内传来的声音,牧何欢发怒了:“下次,我不要再听到有人叫她慕小姐,要叫牧太太!”

闻言,慕采馨再也忍不住,咯咯笑起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爹地,你今天不回去对吗?”

早上临去幼儿园,诺诺忍不住再次问道。

昨晚上爹地说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他真的有点不敢相信呢!

“宝贝,”牧何欢揉揉他的小脑袋:“你在幼儿园乖乖的,爹地下午去接你,好不好?”

“嗯!”小人儿高兴极了,快乐的跟着生活助理往外走去。

慕采馨微微一叹,走过来捏他的鼻子,“你回去吧,都在这里两天了,公司没有你怎么行?”

牧何欢瞥了她一眼,“我前脚走,那些花后脚就跟来,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

她忍不住一笑:“现在他们都叫我牧太太了,你放心好啦!”

“不放心!”

他伸臂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,大手抚上她的小腹:“还有这个小的,我也不放心。”

“我有经验的,你别担心。”

他不语,将头靠在她的肩:“你和诺诺跟我一起回去。”

她伸臂抱住他,其实想来想去,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。

“欢,”她抬头看着他的双眸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住在这里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看那边!”

她指着窗外不远处一栋房子道:“我小时候就住那儿!不过...已经早就已经卖给别人了。”

她的笑里带着忧伤,“所以我住在这里,陪着那栋房子,就好像陪着我的爸妈一样。”

牧何欢一怔。

阵阵愧疚涌上心头,原来他这么少的,去了解过她的内心。

“不过,”她转头来看着他,带着微笑:“现在我要跟你回去了,爸妈知道我的决定,也一定会支持我的!”

看着她眼里为他隐去的忧伤,牧何欢阵阵心疼,几乎是立即做了一个决定。

“不要着急,”他抚着她的发丝,“一切我来安排。”

“嗯?”她怎么觉得他似话中有话?

他却笑而不答,只道:“明天我先回去,你就在这里乖乖的等我,知道吗?”

“不!”

她觉得他一定有什么瞒着她,“除非你告诉我,你现在在想什么!”

在想什么?

他的眼里难得露出一丝狡黠。

他在想的是:牧永乐先生,你该回家了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啊嚏...”

这已经是牧永乐今天第三个打喷嚏了。

“哎哟...”一旁的金发美女为他扯过纸巾,“昨晚上你是不是没盖被子啊?”

没盖被子?

牧永乐可不这么认为,他的目光从金发美女火辣的身材上移开,转至身边的电脑。

果然,立即“叮”的一声响起,牧何欢发来了信息。

简简单单的一行字--家中有事,速回--

牧永乐皱起高高的眉头,思索着家里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。

“乐,上面写了什么呀?”

看不懂中文的金发美女娇声道。

“没事!”他大掌拍下电脑屏幕,起身道:“我要回去了!”

回去?金发美女诧异的起身:“为什么回去?”

他们明明才刚到这里!

要知道,为了钓上这个英俊高大的男人来陪她度假,她还费了不少心思呢!

闻言,牧永乐目光微斜,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。

不过,大家玩玩嘛,何必那么认真说破?

“宝贝儿!”

他伸臂搂住她,低头便给了她一记头晕目眩的热吻,然后道:“要不你在这儿等我,我去几天就回来了!”

沉醉在他粗矿的男性气息中无法自拔,金发美女呆呆点头:“好,好!”

待到回过神来,他已不见了身影。

到底什么事这么着急?

牧永乐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,看着手机上一条接一条发来的短信。

--去机场了没有?--

--大概什么时候到家?--

--你小子没骗我吧?--

被火烧到屁股了?

他哼哼一笑,把这句话发了过去。

牧何欢回过来--你再不回来,我一定派人去火烧你的屁股!--

哼!

牧永乐挑眉,不过几年不见,他还真有点想念这个哥哥了。

也不知道他跟馨儿怎么样了?

还有可爱的小诺诺,等他见到,一定要使劲的捏一捏那嫩嘟嘟的小脸蛋!

“嗯,亲爱的,在干什么呢?”

忽然,身后一个响亮的女声打断他的思绪。

他不禁转头,只见此女身高至少一七零,长发一丝不苟的梳成一个马尾,娇俏的瓜子脸,却因为两道浓眉显得十分硬朗。

身上不菲的套装虽然将身材包裹,凭他“过人”的眼力,依旧可以瞧出布料下诱人的身材。

而这个美女,此刻正一手拿着护照等待安检,一边眉飞色舞的打着电话。

好一个美貌与气质兼并的女人!

牧永乐挑眉,既然在机场碰到,不搭讪岂不浪费了好缘分?

“我还有十五分钟登机!”

无奈美女只顾着打电话,居然不冲他瞧一眼?!

难道他的魅力减弱了?

脚步轻轻往后退了一点,估计应该到达美女的视线范围,然而这时,美女居然稍稍侧过了身子。

他不放弃,继续...

等等,这美女说什么?

“亲爱的,你放心好了,你的三围我可是清楚得很哦!”

三围?

牧永乐一噎,不禁侧头仔细再去看这个美女。

“我为什么清楚?哎哟,我用手摸的,你难道忘记了?”

又是一句!

牧永乐浑身打了个寒颤,立即转身走上前去,与她保持距离。

他对那个什么是没有偏见了,但娇滴滴的、喜欢男人的女人才对他的胃口嘛!

至于这个,还是看看好了!

看着他转身,美女挑唇冷冷一笑,压低声音再说了两句,才挂断了电话。

经过漫长的近十个小时,牧永乐终于回到了离别四年的城市。

这四年他经过“战火”的洗礼,身材更壮,皮肤更黑,气质也更加的...粗矿!

但这些丝毫没有影响他与生俱来的帅气,瞧,才站在机场大厅半秒钟,已有无数秋波朝他暗送而来。

可惜了!

他吐了一口气,他得先回牧家去报道!

否则那个同胞哥哥,必定派人来把他五花大绑抓回去!

“乐少!”

看他猜得没错吧,刚走出机场,管家便带着两个人走上来,“欢迎乐少回来!”

说完,那两人便上来剥去了他的行李!

这个牧何欢,难道真被火烧着了屁股?!

这些年城市建设倒没什么大变化,车子开出机场路,他一眼便认出这接下来的并不是回牧家的方向。

“管家,去哪儿?”他粗声粗气的问道。

管家立即回答:“乐少,欢少吩咐了,直接带你去公司。”

“去公司?”

他挑眉,他要去那讨厌的地方做什么?

管家察觉到他的怒气,立即道:“这,这个是欢少的吩咐,我也不知道。”

把责任推个干净倒好,让他去找欢少吧!

说实话,他管家一大把年纪了,看到这个孔武有力的少爷,还真是有点怕怕哦!

哇!

前台接待员的两个美女一愣,这是哪儿来的帅哥?!

看那迷彩短袖绷出的肌肉线条,看那古铜色性感的肌肤,看那...

咦,这帅哥英俊的脸怎么跟他们总裁这么像?

“乐少,这边请!”

管家在前面带路,往总裁专用电梯走去。

急什么?

牧永乐白了他一眼,转头冲前台美女挑眉一笑,然后才满意的在两人花痴的目光中离去。

电梯直达二十八层,走出电梯,只见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已经在电梯口等待了。

“乐乐!”看到他,牧何欢非常高兴的迎上前。

两兄弟紧紧的拥抱了一下,他便拉着牧永乐的胳膊往办公室走:“来,快来!”

“有什么好东西看吗?”

牧永乐跟着他走进办公室,却见里面和以前一样,并没有什么特别。

但他的哥哥,却面带笑容的指着办公室里的东西道:“这是文件柜,所有重要的文件都在这里,其余的在秘书室。”

又道:“这个沙发有些旧了,你如果需要,可以换新的。”

还说:“这电脑倒是新的,密码是我们的生日,这个很...”

“停,停...”

他怎么越听越不对劲,“哥哥,你跟我说这些干啥啊?”

办公室里的一草一木,跟他有什么关系?

“怎么不跟你说?”牧何欢瞪他一眼,“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办公室了!”

“什么?”牧永乐脑袋飞快一转,“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!”

“跟你说正经的!”

牧何欢拉着他在沙发坐下,“乐乐,我要去伦敦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牧氏这么大一家公司,他说放就放?

“馨儿怀孕了!”

听他微笑着说道,牧永乐亦双眼一亮:“你们和好啦!”

牧何欢点头,双眸之中的喜悦溢于言表。

“那你把她和孩子接回来啊!”牧永乐焦急的说道:“你还要去伦敦做什么?”

“乐乐,你听我说!”

他拍拍胞弟的肩膀:“馨儿现在住的地方,距离她小时候跟父母住的房子很近。她之所以选在那儿,是想要陪伴她的爸妈,她很舍不得离开。”

“这...”牧永乐明白了。

可是,“哥,我对公司的事情一窍不通啊!”

拿枪杀人的事情他比较在行。

“没事!”牧何欢笑道:“有曦儿帮你,还有,牧氏在伦敦也有分公司,我去那儿坐镇,对你也是最好的支持啊!”

这...

照理说,他也是牧家的子孙,牧家的公司他总不能一辈子不过问;

再者而言,哥哥去伦敦,也是对馨儿这几年最好的补偿,他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?

“哥,我还是担心我担不起这个责任!”

怎么做生意,他根本一窍不通!

“别担心,乐乐!”

他给了他一个信任的眼神,“我相信你能做好,而且,我并没有全部放手,我在伦敦分公司,可以随时保持联络!”

顿了顿,他又道:“这件事我已请示过爹地和爷爷了,他们都非常赞同你来公司!”

“啊!”

牧永乐双眼一瞪,总算明白了,这一次他算是掉入了他们的“圈套”!

这个“圈套”就是用公司绑住他,让他难以分身去雇佣军队了!

毕竟,商场凶险,总比不过战场,随时可能要命吧!

“那...那好吧!”他只能点头。

他们的苦心,他其实也能理解的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

慕采馨焦急的在房间踱步,时不时看看电脑,心里又有莫名的喜悦掠过。

这几天的新闻都在报道牧氏集团总裁变更的事情。

虽然是原总裁将“大位”交给自己兄弟,但因为两人是双胞胎,而新上任的总裁又有着非常“复杂”的背景,所以媒体一直在津津有味的八卦。

慕采馨高兴,是因为乐乐不但平安回来,这次出任总裁,就代表以后可能都不会去做雇佣军人了。

但她同样感到不安。

因为她不明白丈夫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这样做是否得到了牧家人的支持?

如果没有,他岂不是为了她和家人吵架?

这是她万万不想看到的事情。

“太太,先生回来了!”

这时,生活助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。

她一愣,赶紧跑到门口,“欢!”

她叫着,扑到他怀里,忍不住又掉泪。

“你怎么这样?”她焦急的说着,“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对不对?可是你这样,爹地妈咪会不会生气?”

“生气?”牧何欢笑起来,为她擦着眼泪,“他们怎么会生气?”

“他们不生气吗?”

慕采馨摇头,“他们一定生气了,那是家业啊,你为了我丢下不管,我...”

她怎么承受得起他这样的牺牲?

“傻瓜!”他抱住她,“没有你,再多东西给我都没用,爹地妈咪也绝不会看着我不快乐的!”

“你...”他的话让她的心跳陡然加速,“你说真的?”

“小两口别挡着啦,人家要搬东西!”

突地,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慕采馨一愣,赶紧去看。

“爹地,妈咪!”

这一看,她彻底愣住了。

她怎么也想不到爹地妈咪也会来!

而几个搬运工,正把几箱行李往屋子里搬。

“馨儿,”顾宝宝笑问道:“我们来打扰你几天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慕采馨使劲摇摇头,“不会!”

说着,她的泪水又忍不住滚落,再也忍不住心头翻滚的情绪,她走上前紧紧抱住了顾宝宝:“妈咪!”

“好了,不哭,傻孩子!”

顾宝宝柔声劝慰着她,自己的眼眶却也湿润了。

“好了,真不哭了。”她拍拍馨儿的脸,目光移至她的小腹:“多大了?”

“快两个月了!”她略带羞涩的说道。

牧思远在一旁道:“还好,才两个月,这回可以让欢欢从头到尾,好好伺候你了!”

一句话说得慕采馨更加不好意思,他却看着儿子继续道:“欢欢,当年你爹地我还有拿手的按摩功夫,专为孕妇服务,你要不要学?”

“要学,要学!”

看着欢欢认真点头的样子,顾宝宝噗嗤一笑。

哎呀,她真的到现在才发现,原来牧家的男人,感情路上一定要闹点儿别扭,才会得到幸福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上班第一天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