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32章:上班第一天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32章上班第一天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哎...”

牧永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。

这床、这被子真舒服,如果再来个温香软玉抱满怀,夫复何求?

他哈哈一笑,翻身抱住被子,想要继续睡。

“乐少,乐少!”

然而,门外突然传来管家的敲门声。

他没答应,管家便一直敲:“乐少...”

“什么事?”

他起床气很大的,如果手边有枪,真要用来吓唬一下这个老管家!

管家显然被他的怒气怔了一下,但又不得不说:“乐少,现在快八点了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怎么样?

管家就知道他一定忘记了:“乐少,今天你该要去公司上班了呀!”

--去公司上班--

几个字猛地在他脑海里炸响!

他倏地睁开眼,看着此刻置身的房间。

不是战地,亦非度假村,而是...他的房间!

他皱起整张脸,伸手抓了抓头发:“好,上班...!”

尾音是无力的哀嚎!

看着他穿上衬衣、西服,管家满意的露出微笑。

别看他们乐少平常总是一副粗矿不羁,现在修剪了头发,穿上正装,完全一个名门公子的模样嘛!

“乐少,领带!”

见他系好衬衣的扣子,管家赶紧将领带奉上。

“可以不要这玩意儿吗?”牧永乐撇了一眼。

这要放在战场,简直是留了一个致命弱点给对方!

只要你一个不注意,敌人扯住你的领带,一拧再一扭,那你还有活命的余地?

管家知道他在想什么,勉强一笑:“乐少,公司有公司的规矩啊,而且系上领带去公司,是为了显得整洁!”

仅此而已,言外之意让他不必多想!

“好啦好啦,”他不耐的拿过领带,“真啰嗦!”

好歹穿戴完毕,他走下楼来,一眼瞥见放在沙发上的公文包。

天啊!

还让他带上那玩意儿吗?

趁着管家还没跟下来,他赶紧两脚抹油--溜!

“乐少,乐少!”

将车发动,果然听见管家的叫声。

他冲老管家一挑眉,然后戴上墨镜,踩下油门去也!

去公司的路倒是驾轻就熟,只是到了公司门口,正当他琢磨着车子该停哪儿的时候,一个保安忽然跑上来,伸出双臂冲着他的车子一顿乱舞。

他按了一下喇叭,示意询问什么事?

保安凑近来,隔着玻璃大声道:“麻烦你把车快开走,我们总裁马上就要来了!”

--你们总裁?--

牧永乐扫了一眼他胸前牧氏员工的铭牌,摇下车窗:“我已经来了!”

说完,他摘下墨镜,推门下车,把保安吓了一跳。

“帮我把车停好!”

正好来个帮忙的。

说着,牧永乐将车钥匙丢给保安,又塞了一张钞票给他:“多谢!”

说完,便朝公司大门走去。

片刻,保安才回过神来,看看手中的钞票,看看身旁飙车一族才开的跑车,喃喃自问:“刚才那个...真的是总裁吗?”

“欢迎新总裁!”

刚走进大门,只见一径穿戴整齐的员工分站两边,给予了他最热烈的欢迎。

他当然要投桃报李,对着一干美女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,才在一片“嘘”声中满意的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。

“牧总!”

“牧总!”

刚踏进电梯,一男一女便跟了进来。

这两人他认识,是哥哥的得力助手艾力和孟思思。

孟思思三十多岁,头发高挽,鼻梁上架一副无框眼睛,气质干练,表情严肃。

艾力倒是型男一枚,面部表情却过于冷酷了。

听说初蕊小时候第一次见他,还被吓哭了!

想到这里,他忍不住一笑,让正准备汇报工作的两人莫名一愣。

“没事,我没事!”

他赶紧摆手,示意孟思思:“你可以继续!”

孟思思点头,“牧总,上午的时间你可以用来熟悉公司,下午三点有个主管会议,晚上六点有个员工见面酒会,十点跟信茂合作公司的赵总碰面。”

“十点?”

这么晚还要工作?

孟思思点头:“牧总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顿了顿,她估计是意识到了他的想法,解释道:“我们跟信茂有个合约未定,而赵总九点五十的飞机到达,我们必须第一时间见到他,不然别的公司就抢先了!”

原来如此!

他淡淡挑眉,心里暗中一叹,看来以前爹地和哥哥的日子,也确实不好过啊!

走进办公室,秘书主任立即跟过来,先将一大叠需要他签字的文件放到桌上,才道:“牧总,需要准备早餐吗?”

秘书主任已经“伺候”过牧思远、牧何欢两任总裁,在牧永乐心里可谓德高望重。

他收起迷人的笑容,非常恭敬的摇头:“不用了,我想...”

他拿起一份文件摇了摇,“先看看这个!”

秘书主任笑道,“牧总,这里有分类的。”

说着,她走上前,将这一叠文件分类放好,一边道:“这些我都看好了,你直接签名就行,这些是需要请示你的,你可以看过之后再决定!”

“谢谢!”

他拿起一份需要请示的,细细看起来。

看着他认真的模样,秘书主任欣慰一笑:“牧总,那我先出去了,有什么事你可以随时叫我!”

说完,她便朝门口走去,还没走出两三步,却听他道:“秘书阿姨,等等...”

她转头,挑眉示意。

“这个...产品回笼...是什么意思啊?”

不耻下问很好,秘书主任耐心的为了他做了解释。

“好,好...”

牧永乐继续看,她也转身继续往前走,这一次,还没走出两步,“秘书阿姨,这个...长线控制...是什么意思?”

秘书主任又为他做了解释,不过她没有再转身往外走,而是回到了办公桌前。

她是料定他还有很多地方不懂,索性耐心等待着。

牧永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我...真笨!”

秘书主任微微一笑,想起他小时候那可爱的模样,她不禁伸手捏了捏他的脸:“秘书阿姨也快退休了,教会你看文件,就当做我最后一个任务!”

“谢谢阿姨!”

他不自觉的吐吐舌头,惹来秘书主任更深的笑意。

原来他不好意思时就吐小舌头的习惯,至今还没改掉啊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好累啊!

牧永乐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文件是看完了,脑袋也快爆炸了!

不行,不行!

他得自我放松一下,否则他会患上恐“文件”症!

“乐哥哥!”

然而,刚刚站起身,慕筱曦便推门走了进来。

慕筱曦今年已二十三岁,虽然进入牧氏才一年,却以出色的工作能力成为了业务部的副部长。

“曦儿!”

他回来这一个多月,她正在外出差,此次还是四年来兄妹俩第一次见面。

即是妹妹又是美女,当然来个大大的熊抱!

“乐哥哥!”

慕筱曦也非常高兴,凑上小嘴儿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,“好久不见,你又帅了好多啊!”

“真的吗?”牧永乐比了一个故作深沉的手势,“你觉得比牧何欢怎么样?”

“当然一样帅啦!”

她咯咯一笑,抓过哥哥的手:“哎呀,我来找你,是有正经事呢!”

“什么?”他问。

牧筱曦微微一叹,“我们有个大订单,原料非常吃紧,但供货商迟迟不肯签合同,我等会已经约好了对方的总裁再谈。”

本来这件事她一个人去就可以了,但对方是个非常难缠的角色,说要牧氏的总裁来才谈,她只好来请哥哥喽!

“对方什么来头?”牧永乐皱眉。

居然敢为难他如花似玉的妹妹,看样子是不想混了!

“才从国外回来的,姓文!”

牧永乐点头,“走吧,哥哥带你去会他一会!”

“吔!”就知道乐哥哥最好了,牧筱曦再次送上香吻一个,高兴的挽着哥哥的手走出了办公室。

两人来到约好的餐厅,看看时间,他们还提前了二分钟!

可是,牧筱曦四下看去,却没有看到有总裁模样的人过来。

“搞什么啊!”

她不禁嘟囔了一句。

说起来她已经迁就对方到极点,甚至这餐厅都选在了对方公司的楼下,他居然还不能比他们早到?!

“别着急!”

牧永乐安慰妹妹,先点了两杯咖啡慢慢喝着。

兄妹俩说着这四年来各自的趣事,不知不觉一杯咖啡便喝完了。

而距离约好的时间,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!

“怎么还不来?”

牧筱曦最恨不守时的人,立即拨了个电话过去。

当然,这电话并非对方本人,而是由秘书接了起来。

“什么?文总在开会?不是...”

“是他在电话里亲口跟我约好的啊...”

“喂,你这是什么态度...”

听着妹妹在一旁冲电话发火,牧永乐则冲服务生挥手,叫来了两份午餐。

“乐哥哥!”

牧筱曦丢下电话看着他,她都气成什么样了,他还有心思吃东西。

牧永乐挑眉:“不吃饱,等会那什么文总来了,怎么有力气揍他?”

一句话说得她又好气又好笑,只好也跟着他吃起来东西来。

可是,等他们连午餐都吃过,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。

牧永乐摇头:“妹妹,看来我们是被人放鸽子了!”

牧筱曦气愤的站起来:“我这就上去找他算账!”

“没必要!”牧永乐一笑,眼里透着狡黠:“这件事包在你哥哥我这里了!”

说完,他丢下两张大钞,搂过她的肩膀便朝外走,一边道:“你回公司之后呢,就在办公室里吹着冷气,哥哥我会给你好消息的!”

牧筱曦点着头,眼角却有一抹身影闪过。

她暗自撇头,只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对方公司的秘书。

她正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往楼梯那边匆匆离去。

那个一定是...文总!

牧筱曦心念一转,“乐哥哥,我不回公司去了,心里好烦,找朋友逛街去。”

也好!

牧永乐点头,放开了她:“那你多买点,别生气了。”

看着他的身影走入电梯,牧筱曦赶紧朝刚才那个身影消失的方向追去。

原来这一路下来是地下停车场!

她站在出口四下一望,看到了,那个男人正坐上一辆蓝色的跑车!

眼看着车子就要发动,她拼命跑上前,扑到了车窗边:“等一等!”

透过边窗,她看不到里面,只好转身跑到了车前,透过挡风玻璃大声道:“等一等!”

为了绝对能够引起车内人的注意,她还用手捏拳,重重的敲了一下引擎盖!

这一招果然有效,驾驶位上的男人抬起头来,一双鹰眸望住她。

牧筱曦不由地一怔。

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文总的模样,只见他面部线条极其刚硬,特别是高挺的鼻子,给人无限的冷漠感。

而那一双眼,正如老鹰发现猎物般,紧紧的盯着她!

这人虽然可怕,但牧筱曦并非没有见过世面,立即回过神来,大声道:“你就是文总吧,我是牧氏的牧筱曦!”

不知男人有没有听到她的话,但车门打开,他的秘书走了下来。

“牧小姐!”

秘书的态度亦是冷淡,“不知你找我们文总什么事?”

还敢问她什么事?!

牧筱曦顿时火冒三丈,“你不觉得这句话你问错对象了?明明是你们文总跟我约好一点在楼上餐厅见面,害我白等了一个小时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闻言,秘书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,并没有立即答话,而是开车将身子探了进去。

片刻,她起身,依旧冷冷的看着牧筱曦:“牧小姐,我们总裁说他忘了,如果你想找他谈事情,可以再约!”

什么?忘了?

牧筱曦不禁好笑,这算不算她听过的最烂的借口?

“一句忘了就行?”

她实在气愤得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秘书却无谓的点头,“那牧小姐,再见了!”

说完,她便开门坐上车去了。

车子再次发动,喇叭随之响起,示意牧筱曦让开。

她本能的往后一退,又猛地回过神来,想走?

她偏不让!

于是,她张开双臂又拦在了车前,朗声道:“文总,我希望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

车内男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眼底闪过一丝残忍。

猛地,他踩下油门,那车子居然就这样朝牧筱曦撞来。

“啊!”

牧筱曦本能的尖叫一声,急速往后退。

不料,这车像是长了眼睛,一直追着她。

她往左退,它就往左,她往右退,它就往右,直到牧筱曦陡然回头,发现身后居然是--一堵墙!

左右已无退路,关键时刻,牧筱曦更不愿表现软弱,她咬牙,索性直直的往后退。

她豁出去了!

这个什么文总,有本事就将她撞扁在这墙上!

渐渐的,手和脚已经触到了冰冷的墙壁,她站定,闭上了双眼。

“砰!”

听到这样一声震响。

但她的身上却毫无感觉!

诧异的睁开眼,只见文总的车头歪在一边,而旁边一辆红色的跑车,正与它做着“亲密接触”!

刚才那一声响,就是这红色跑车撞上了文总的车,迫使它的头转了个方向,才没有伤及牧筱曦。

“文一鸣,你在干什么?”

这时,红色跑车走下一个高挑美女,怒瞪着蓝色跑车。

牧筱曦怔怔的看了她一眼,忽然欣喜的叫道:“雪宁!”

她跑上前,开心的拉过了高挑美女的手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她和单雪宁相识于欢哥哥的婚礼,后来碰巧在同一个法语班学习,就熟识了起来。

二年前单雪宁出国留学了,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可以碰上她!

“筱曦!”单雪宁的脸上倒没多少惊喜,只是微微诧异:“你怎么在这里?你...”

又怎么惹上了文一鸣?

她刚才只是认出了文一鸣的车,见他又在欺负弱小,她只是看不下去罢了。

没想到救下的人倒是个老朋友!

话说间,只见那蓝色车子的门被推开,秘书先下车来,看着单雪宁:“单小姐,你也撞得太狠了吧!”

她揉着脑袋抱怨,刚才额头撞到车窗,可疼着呢!

单雪宁冷声一哼:“跟着这样的男人,你以后有的是罪受!”

话音未落,一阵冷笑猛地响起,文一鸣推门下车了。

===今天还有更哦~~~亲们,某影含泪大呼,票票在哪里?花花在哪里?荷包在哪里~~~\(o)/~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打断(加更求荷包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