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34章:我警告你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34章我警告你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筱曦一怔。

总裁和秘书之间不清不楚的事情太多了,她不时也有耳闻,根本见怪不怪。

只是,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刚才在餐厅里瞥见的,他和秘书匆匆离去的那一幕。

心里突然泛起阵阵恶心,而这种恶心与讨厌,毫不掩饰的浮上了眼底。

文一鸣看得明白,冷笑道:

“大小姐,你看不起?”

说着,他唇边的嘲讽愈深,“难道你不知道,当年若不是你那做秘书的妈咪勾.引了你的总裁爹地,你根本就不会出生...”

“你住口!”

闻言,牧筱曦顿时怒起,“别用你那点龌龊事来诋毁我的爹地妈咪!”

她可能太过激动,一点唾沫星子没忍住,毫不客气的喷在了他的脸上。

“龌龊事?”

他似毫不在意,竟垂眸低声笑起来。

猛地,他复又抬头,一双眼阴狠满布,像是猛兽寻找到了可口的猎物!

“你...”

牧筱曦本能的害怕出声,但即刻,她的声音便吞没在了他的口中。

他狠狠的、毫无留情的吻住了她。

或许,这不应该叫做吻,而是唇瓣之间的嘶咬。

他的力气是她的数倍,根本让她无法动弹,她只能咬紧牙关不让他恶心的舌侵入。

而他,似乎也没那个打算,重重的压过她的唇后,他便将她松开。

“啪!”

几乎是同一时刻,一记耳光拍在了他脸上。

他转头,对上牧筱曦怒气腾腾的脸,她正冲他骂道:

“你这个流.氓、混蛋!”

他的唇角微微抽搐,手臂伸出,狠狠钳住了她的小脸拉近自己:

“大小姐,刚才你打断我和我秘书的好事,怎么着也得给点补偿吧!”

说完,他的唇再次覆上了她的。

这一次,他的啃咬中带了更多了侵略与占有,双眸里那闪烁的精光,几乎让牧筱曦无法呼吸。

而他的大掌突然从她腰间探入,肌肤的接触让她不由地一颤。

他那恶心的舌便趁机撬开了她的贝齿,将她的甜蜜攫取一空。

从未被如此对待的牧筱曦只觉脑中嗡的一声,她彻底怔住了。

眼角,一滴泪水滑落,将苦涩在两人的唇齿间晕染开来。

文一鸣微微一愣,身边的门突然被踢开,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。

“文一鸣,你给我...”

吼叫声到一半顿止,牧永乐看着眼前这一幕,心头的火气更是一怒冲天。

“文一鸣,你找死!”

话音未落,他的拳头已然送出,直击文一鸣的脸。

他会打架,文一鸣亦是个中好手,他将牧筱曦往旁边一推,自己则灵巧的闪过了这一拳。

牧永乐岂能放过他,又是一拳跟上,两人一直追打到沙发边,继而扭打在了一起。

牧筱曦愣愣的看着,片刻才回过神来,大叫道:

“你们不要打了!”

他们身高力气相当,又都有些拳脚功夫,这样下去只会两败俱伤!

“乐哥哥!”

文一鸣怎样她管不着,她只求自己的哥哥不要受伤。

“乐哥哥!”

她大声喊着,“别打了,我们走吧!”

“曦儿,你快走!我和这小子要新仇旧恨一起算!”

刚才他出了餐厅,便立即找人调查了曦儿口中的“文总”。

没想到,这个人居然是他小时候在学校的死对头--文一鸣!

当年他们在文家花园里打了一架后,他就搬回了牧家大宅,而文一鸣亦突然转学离开。

这额头上的仇他还一直找不到机会呢!

现在文一鸣居然又刁难他的妹妹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

想到这里,他对准文一鸣的下巴便是一记狠拳。

打是打中了,可是他的肚子也中了文一鸣一脚。

扭打的两人顿时被弹开。

“乐哥哥!”

牧筱曦赶紧跑上前扶住他,使劲的将他往外拖:“我们走,别跟这种人打了!”

“曦儿,你先走,听话!”

他将手从她手里挣扎出来,而这时,文一鸣瞅准时机,已经打了过来。

牧筱曦站的位置距他较近,不假思索的便挡在了牧永乐前面:

“流.氓,你有种就把这一拳打在我身上!”

“你...”

文一鸣一愣,这突来的变化让他收手不及,只能把力道走偏,一拳打在了旁边的沙发上。

“滚开!”

他低吼着,忍受着反弹力将手臂几乎震裂的疼痛。

这一拳刚才若是打在她脸上,保准打瞎她一只眼。

牧筱曦当然看不透这些,她根本懒得理会他,拉过哥哥的手继续要往外走。

“你可以走!”

文一鸣却道,“牧永乐不可以!”

“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牧筱曦抓过一旁自己拿来的合约,唰唰几下便撕成了碎片。

“文一鸣,你瞧好了,”

她将碎片朝他脸上狠狠扔去:“我们牧家不做你的生意,以后你见到牧家,最好绕道而行!”

说完,她怒瞪了他一眼,拉过哥哥继续往外走。

“牧永乐,你靠女人?”

他对牧筱曦刚才的话似毫无反应,仍只想留下牧永乐单挑!

闻言,牧永乐淡淡一笑。

牧筱曦瞧着,还以为他只是有话要说,抓着他手的力道本能的松开了些许。

然而,下一秒,他却是将她往门外一推,自己则大步跨上前。

两人在转瞬之间,又打在了一起。

这一次可不再是小打小闹,牧永乐一个飞腿过去,居然将电视机的屏幕踢碎!

文一鸣更是离谱,抓起一个花瓶顺手往牧永乐砸去,却被他一拳击碎。

但同时,破碎的瓷片也划伤了他的手,鲜血直冒。

“乐哥哥!”

牧筱曦痛苦的大叫,再也忍不住想要上前,手臂却被人拉住。

转头,她惊讶的发现章雪宁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身后。

“雪宁!”

她脸上镇静的表情无疑让心中慌乱的牧筱曦顿觉找到了依靠,“你看这怎么办啊?”

章雪宁摇头:“没事的!”

说完,她大步走进来,忽然举起左臂。

“啪!”

的一声响亮划过耳膜,屋子里的人都是一怔,才发现她手中拿着枪!

“你们给我住手!”

她看着这两个缠打着的男人,秀眉高蹙:“我倒不介意把子弹打入你们的身体!”

言下之意,谁若再动手,就别怪她出手!

文一鸣自然是不怕的,他只是好奇:

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天虎山看似风景秀丽,其实暗藏玄机。

每一个从山口进入的人,都会受到秘密仪器的检查。

而这个检查,主要是看来人有没有带枪。

牧永乐没带枪,他能进来不足为奇,但这个女人...!

章雪宁淡淡挑唇:

“文一鸣,枪是我从你手下那儿拿的!”

什么拿,不如说偷!

闻言,文一鸣眼底的疑惑褪去。

他知道她有这个本事,能从他的手下那儿搞到枪。

但是,他看看牧永乐和牧筱曦,“你这样做,是为了保牧家人?”

章雪宁正要说话,牧永乐抢了个先:

“谁让她保?”

说着,他拿出手帕随意的将流血的左手一包,“文一鸣,今天有外人在,我们下次再打!”

说完,他已走到门口,拉着牧筱曦出去了。

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,文一鸣冲章雪宁冷笑:

“看来,牧家人并不领情!”

章雪宁白了他一眼,亦转身离去。

“乐哥哥,你的手怎么样?”

“没事!”

牧永乐推她上车,却见她的目光转至前面,脸上露出笑容:

“雪宁,刚才谢谢你了!”

“有什么好谢的?”

牧永乐喝了妹妹一句,不由分说的将她推上了车。

然后关上车门,才冲正往这边走来的章雪宁道:“是你打电话到我的办公室?”

章雪宁点头,意外的发现他看着她的眼神竟有浓浓的戒备。

“刚才也是你让我跟着你的车到这里?”

牧永乐又问。

刚才他们只是电话联系,然后他跟着她的车来到这里,一直没有看到她的模样。

章雪宁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些,但依旧点头。

牧永乐哼了一声,“你做这些,都是为了保护我的妹妹吧!”

当然!

如果不是担心牧筱曦的安危,她干嘛费尽心思在文一鸣的手下那儿弄一把枪?

“砰!”

却听牧永乐猛地拍了一下车子的引擎盖,低吼道:

“喂,我警告你,我妹妹可是个好女孩,你别打她的主意!”

说完,他怒瞪了她一眼,才往驾驶位走去。

临上车了,他又补充一句:

“警告仅此一次!”

说完,便开门上车,快速而去。

章雪宁一愣。

脑海里忽然浮现一个多月前,自己在机场的情景。

那个总是冲她放电的男人的脸,渐渐与刚才牧永乐的脸重合...

当时她恰好在打电话了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缠,她便说了几句过火的话...

然后...

她陡然怒起,刚才那个牧永乐,是不是因为她想要泡他的妹妹?!

什么人!

她分明一片好心,再者,他自己不就一副种马样?

有什么资格那样对她说?!

真是的!

她愤怒的咬牙,狠狠的一跺脚,牧永乐!

敢让我再见你到试试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你记住了,这只手千万不能碰水,每三天就要去医院换药!”

走到家门口了,牧筱曦还在一直唠叨。

“我的好妹妹,你已经说了一百遍了。”

牧永乐投降,“我就算是傻瓜,也记住了。”

“就怕傻瓜记住了,你还没记住!”

牧筱曦白了他一眼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拿出了电话。

“我还真要发短信给秘书阿姨,让她每天提醒你一次才好!

”牧永乐白了她一眼。要是谁娶了他这个妹妹,也真够呛的!

话说间,两人已经走进了客厅,却见爷爷奶奶正坐在沙发上。

看样子是特意在等他!

“曦儿,你也回来了。”

见到牧筱曦,奶奶高兴的笑着。

因为工作原因,牧筱曦搬去了离公司较近的公寓,几天才回来一次。

闻言,牧筱曦走上前,亲热的为爷爷捶着肩膀,甜声道:“爷爷,我出差的这段时间,你好吗?”

爷爷已经九十高龄,家里人都非常重视,唯恐他老人家被磕着碰着。

牧风铭点点头,目光却顿在牧永乐手上的绷带上。

他没说话,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妻子。

牧太太会意,问道:“乐乐,你的手怎么了?”

“嗯,不小心撞了一下!”

可不能说是去打架了,否则爷爷会被气到。

然而,话音未落,牧风铭已怒道:“去打架了,还跟我说谎!”

说完,他不禁重重的咳了几声。

大家都慌了,赶紧为他轻拍胸口顺气。

牧筱曦道:“爷爷,你就别管哥哥了,他都这么大了,做事有分寸的。”

“分寸?”

牧风铭沉声一叹,“他如果有分寸,怎么会以堂堂牧氏总裁的身份跟人去打架?”

他虽然早已不管公事,但总有自己的情报网,所以这点儿事情还是瞒不过他的。

“爷爷!”

牧永乐在他面前蹲下,“是乐乐不对,你别生气了!”

“你呀!”

他这模样,还让牧风铭能说什么重话?

他跟这两个孙子的感情,比跟自己儿子的感情可好多了。

“乐乐,你要记得你现在身份不同了,”

他语重心长的道:“你的一言一行,都代表牧氏集团呀!”

“我知道了,爷爷!”

牧永乐笑起来,像小时候那样在爷爷脸上亲了一口:“乐乐最听你的话了!”

总算将牧风铭给逗笑了,“好了,你要是听话,就送爷爷回房睡觉吧!”

“当然!”

牧永乐起身,正准备扶起他,却听楼梯上传来笑声:

“爸,你怎么忘记了今天的重点?”

人随音至,是牧初寒!

牧风铭微微一愣,不由地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:

“真是老了,忘记了大事!”

说着,他冲牧永乐道:

“乐乐,你坐下,爷爷还有大事跟你说!”

话说间,他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,让牧永乐心里打鼓。

“爷爷,还有什么事啊?”

他这不连总裁之位都抗在身上了吗?!

“是这样的,乐乐!”

牧风铭又笑起来,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也该结婚了,不知道你有没有要好的女朋友啊?”

闻言,牧筱曦不由地哈哈一笑,“爷爷,你不知道,乐哥哥的女朋友可多了!”

虽然这几年他不在这里,但欢哥哥好几次跟他联络,接电话的女人声音都不同哦!

“丫头,说什么呢!”

牧永乐瞪了她一眼,立即冲爷爷赔笑:

“爷爷,这个嘛,我还没考虑过。”

天下美女何其多,他才不要这么年轻就陷入婚姻的圈套!

“就知道你没考虑过!”

牧风铭皱起眉头:

“所以爷爷给你考虑了一下!”

什么?

牧永乐一愣,却听姑姑在一旁道:

“乐乐,爷爷给你找的,家世人品都是一流,而且能力很强,自己也在开公司哦!”

她再好关他什么事?

牧永乐用几近哀求的眼神往牧初寒看去,却见她仍是不厚道的一笑:

“爷爷已经跟女方家里定了时间,你们先见一面再说!”

牧风铭哈哈一笑,“乐乐,我也没见过那丫头,但听说可是才貌双全,百里挑一!”

“我...”

牧永乐只觉一股气流从脚底直冲脑门,他猛地站起,对着爷爷大声道:

“我...”

却碰上姑姑警告的眼神,示意他不能当面拂逆,爷爷年纪都这么大了,如果激动了出点事咋办?

他心中一沉,几乎带着哭腔省略了--不想去---三个字,改成:

“去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相貌英俊,身材高大,气质卓越,身居高位,家世一流。

章雪宁瞪着老妈:

“还有什么形容词,一并说来!”

反正她不去。

章妈笑吟吟的推着她:

“雪宁啊,你也该找个男朋友了。你以前开出那么高的条件,不但把那些追求者给吓跑了,也把老妈给吓住了呀!”

章妈拍拍心口,“还好,还好,符合你条件的男人还没有绝种,今个儿就有一个!”

章雪宁斜睨了老妈一眼:

“妈,这么好的条件,你咋不自个儿去试试!”

闻言,章妈脸上顿时晴转多云,“你这孩子,有你这样说话的吗?妈妈的一片好心,你不领也就算了,还拿我开心是不是!”

“妈...”

章雪宁无奈皱眉:

“我怎么可能去做相亲这样无聊的事情?我很忙啊,你放过我好不好?”

章妈不说话,片刻,居然又掉下泪来。

“你这孩子,就是不贴心!”

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:

“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,当然想你嫁个好人家。你一辈子快快乐乐的,妈妈才过得舒心啊!”

章雪宁心中一叹,最受不了妈妈这样的眼泪攻击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若男方家世真有这么好,她确实应该去见一见。

如果两家真能联姻,爸妈以后也不用在其他叔叔阿姨面前受气了。

“好吧,好吧,他是哪家公子?”

她妥协了。

闻言,章妈破涕为笑:“你去嘛,去了就知道了!至于是哪家公子,妈妈保密!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相亲(加更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