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36章:协议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36章协议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章雪宁根本懒得理他,继续往门外走。

牧永乐跟上前去,“章小姐,我知道你也非常不情愿来到这里,但听我说完这几句话的时间,应该还是有吧!”

话说间,他们已走出包厢来到了走廊。

路过的服务员与客人听到声音,都不禁朝这边来看。

章雪宁无奈,只能停下脚步瞪着他:“给你二分钟时间!”

“不需要那么长!”

他双手环胸,居高临下的睨着她:“我只希望章小姐回去后,在家人面前说我的坏话,不要再让长辈们把我们凑成堆!”

他这是什么态度?

以为她很想跟他一起?

大概是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厚脸皮的男人,章雪宁不禁气得脸色潮红:“我希望...”

她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在你的家人面前,把跟我见面当做你毕生的耻辱!”

说完,她即掉头匆匆而去。

很好!

牧永乐挑眉,掉头往另一个方向离开。

这个大小姐脾气还真不小!

奇怪的,他又不禁暗想,回去如果告诉爷爷跟章大小姐没有成功,过两天爷爷肯定又会塞一个给他!

相反,如果跟这个女人结婚了,根据她独特的嗜好,他岂不是可以“家里家外”两不误?

天下美女何其多,他本来就没有为了一朵小花放弃整座花圃的意思。

而楼梯处,章雪宁的脚步也不由自主的缓慢下来。

她不明白自己的这些想法从何而来。

就像一个人不停的在对她说话一样,她不想听也不行!

那个人不停的在耳边对她说:章雪宁,这不正好是个机会吗?

她素来对婚姻之事没什么渴望,而牧永乐正好对她有误会,结婚后她岂不是有完全的自由?

她可以继续她的公司,父母也不会因为婚姻大事而三天两头的催促她。

天啊,她几乎难以想象,如果下一次再被妈妈捉来相亲,她是否还能控制住自己的坏脾气!

况且,牧永乐的条件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,对吗?

她的脑海里陡然浮现他叫着“雪宁”的模样,为什么,她竟然觉得两颊正在发热?

她是脑子不清醒了吗?

她抬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,然后对自己说:章雪宁,现在转身去找那个男人--谈判吧!

她素来说道做到,毫不犹豫,立即转过身往回走。

却见,却见他居然也正朝她走来。

看着他高大的身影,英俊的面容,她的手心好像有点出汗。

刚才的勇气似不翼而飞!

牧永乐挑眉,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外:“章大小姐,难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?”

她是有话想说又怎样?!

他回过头来,不是一样有话像对她说吗?

可是,他要对她说什么?

不是刚才那番叮嘱还没有结束吧?!

想到这里,她不禁有些担心,一句话不假思索的便脱口而出:“牧永乐,你说句实话,是不是特别讨厌我?”

如果他非常讨厌她的话,那么接下来的谈判就毫无必要了。

牧永乐微微一怔。

讨厌倒是谈不上,再说,他可是对任何人的任何嗜好都毫无歧视。

“谁会讨厌章大小姐啊?”

偏偏好话到了他的嘴里就成了油腔滑调,“看我们的章大小姐,身材一流,长相一流,连能力也是一流,我牧永乐能跟你相亲,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哦!”

知道他是在冷嘲热讽,为什么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自觉的高兴?

“你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?”

她逼着自己冷下脸,“有什么就直说!”

好啊!

他点头,非常欣赏她这果断的性格:“我收回刚才的话,我们不如交往看看吧!”

见她眼神有异,他立即解释道:“此交往非彼交往...”

说着,他还特意压低了声音,凑到她的耳边,“你放心,我是不会强迫你喜欢男人的!”

章雪宁白了他一眼,同时意识到,他可能有与自己同样的想法,便耐着性子道:“你也勉强不来!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于是,两人又回到了刚才的包厢,开始商量他们心中的计划。

“回家以后,我们就对家人说我们可以交往看看!”

牧永乐详细的说道,“这样以后我们谁都不会被逼着去相亲啦!”

章雪宁心中一笑,看来他们的想法还真的不谋而合。

表面上她还是非常冷静的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嘛,”但见他吐着舌头一笑:“大家就各玩各的,互不干扰啦!”

看着他这小孩般的动作,她不由地垂下目光。

她今天真是什么都不对劲,为了他刚才那样的动作,她居然--心动了一下。

再抬头,她已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:“互不干扰?说的容易,做起来可难!”

她也耐心的分析道:“如果媒体拍到你在外面和别的女人一起,我们的谎言岂不是不攻自破?”

“小心一点就对啦!”

他反正会很小心的,倒是你:“你更要防着媒体,不然...”

他嘿嘿一笑,“不但是我们的谎言被戳破,你家里肯定也闹翻天啦!”

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

章雪宁瞪着他:“牧先生,多谢你的关心!”

看着她因为气恼而涨红的小脸,美目盈光波动,牧永乐心中一叹。

上帝真是爱捉弄他,给他安排了这么一个交往对象,可惜自己的魅力将会对她全无作用!

“好说,好说啦!”

他摇摇头,异常可惜的叹道。

什么好说?

章雪宁的懒得理会他的奇言怪语,接着道:“那我问你,我们‘交往’的时间如果够久了,家人要我们结婚怎么办?”

“那就结吧!”

人生自古谁无“婚”?

牧永乐带了点大无畏的语气道:“而且你嫁给我以后什么也不用担心,我连孩子都不会让你生的!”

“你...!”

他的话听上去怎么句句都那么别扭?

她发现自己不能再跟他说下去了,“那好吧,就这么说定了!”她

起身要走,浑然不觉自己心里那一股无奈实则是对他的怒气!

可是,她气他什么呢?

她自己也找不出答案。

“要走啊!”牧永乐也起身,伸臂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近自己:“那我们的协议算是达成了?”

“没错!”

她依旧是气呼呼的语气,小脸红扑扑的惹人怜爱极了。

他不想逗她的,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双唇,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。

“你...!”她转头,惊讶的看着他。

“女朋友,等我电话去约会哦!”

他嘻嘻一笑,在她未及发怒之前,快速闪人离开。

“你站住!”章雪宁无奈的一跺脚。

脑海却不断回响着他刚才的话--女朋友,等我电话去约会哦--。

他真的会约她吗?

她不禁低头,唇边有一抹自己的也没有发觉的羞涩笑意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乐哥哥,你说什么?”

牧筱曦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她特意跑出嘈杂的厂房,再问了一遍。

“我说今天相亲,章大小姐答应跟我交往看看!”

特地打电话告诉她,就是让妹妹以为,章雪宁也是个正常的女人。

以后她被带坏的几率就小了。

“真的吗?”

想不到雪宁有机会成为自己的嫂子,牧筱曦开心的笑起来:“乐哥哥,你真是魅力无敌,我好高兴啊!”

真是个单纯的小丫头!

牧永乐淡淡一笑,转而问道:“你在哪里,怎么这么吵?”

“我在厂房!”

好容易买到相匹配的原料,她一定要亲自看到成品没有问题才放心。

闻言,牧永乐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晚上九点,“厂房在哪里?这么晚了,我去接你!”

“不用了,哥哥。”

她不喜欢家人老把她当小孩子看待,“我自己有开车来,等会我回公寓去,明天到公司再见吧!”

她还要好好问一问,他和雪宁相亲的细枝末节呢!

既然如此,牧永乐也没再勉强,叮嘱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。

这批产品要得非常急,牧筱曦也陪着工人们加工到晚上十二点,才打着哈欠从厂房出来。

跟工人们道别之后,她来到了距离厂房大约五十米的停车场。

说是停车场,其实只是一块空地.

现在夜深人静,除了厂里的货车,就只有她一辆车停在那儿。

所以,这时候是最容易听见异常声音的。

而她,就真的听见了。

这像是人说话的声音,自停车场旁边的小巷子传来。

她心中一凛。之前听说工厂有发生过原料被偷的事情,难道今晚上又有宵小想来光顾?

但现在厂里这批原料,可是万万出不得一点差错!

她想了想,从车子的后备箱拿出备用的千斤顶,便偷偷朝巷口走去。

渐渐近了,她听清楚了是两个男人正在说话。

两人都可以压低了声音,像是在谈论什么秘密事情。

再走近一些,她便听到一人说:“这是老爷吩咐的事情,你必须做到。”

而另一人却说:“别说什么老爷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别想我...”

“砰!”

猛地一声响,打断了他们的对话。

该死!

牧筱曦脸色一变,是自己手中的千斤顶不小心碰到了墙壁!

“谁?”

巷子里顿时传来阴狠的问声,听这急促的脚步声,应该是两人追过来了。

牧筱曦赶紧丢了千斤顶往厂房跑。他们不过两个人,她把厂里的工人叫来,可有一千多个!

然而,还没跑出两步,双臂已被人抓住。

“放开我!”她大叫,嘴巴又马上被人蒙住。

她睁大双眼,使劲挣扎,却见面前忽然站了个人。

“是你...”

她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,目光狠狠的瞪着他。

而他看了她一眼,便道:“放开她!没事!”

那人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她给放开了。

“什么没事?”

一得到自由,她即冲他吼道:“文一鸣,想不到你堂堂一个总裁,居然背地里干这样的勾当!”

闻言,文一鸣的目光一冷,“什么勾当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她气愤的说道:“你不把原料卖给我也就算了,现在我有原料了,你想派人来偷吗?”

原料?

文一鸣的目光往不远处的厂房瞧了瞧,便对她身后那人道:“没事了,你可以走了!”

那人“嗯”了一声,“你自己好好考虑!”

说完,他才走了。

牧筱曦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,但那人离开的速度极快,她抓不住他,只好将文一鸣的手臂紧紧抓住:“跑了个小的没关系,只要抓到你这个大鱼就行了!”

文一鸣依旧只是冷冷的瞧着她:“牧大小姐,我对你的原料没兴趣,相反如果你再这样抓着我,我难保不认为你是对我有兴趣!”

什么?!

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,她也提不起对他的兴趣。

“你真不是偷原料的?”

她甩开他的手臂,不放心的问。

“真要偷原料,我会自己来吗?”他反问。

牧筱曦一呆。

也对哦,他好歹也是一个总裁,怎么会亲自来做这样的事情?

而且仅凭他和刚才那个男人两个人,又能带走多少原料嘛!

“哼!”

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她还是冲他不服气的挑眉:“我还是得告诉工人晚上得加紧防备!”

说完,她一边打电话一边往自己的车子走去。

如果不是刚才的“偶遇”,她才不要和这个**加无赖多待一秒钟呢!

然而,当她打过电话坐上车之后,副驾驶位的门却被打开,文一鸣二话没说便坐了进来。

“喂,你...”

她怒道:“谁让你上车的!”

他眼皮都没抬一下,“搭个顺风车。”

“我不同意!”

她伸手将他往车外推:“你再不下车,我马上报警!”

闻言,他猛地转过身来,用一只手臂便捉住了她的双腕:“牧筱曦,”他的目光又狠又冷的望进她的双眸:“信不信在警察到这里之前,我就要了你!”

“你...”

她的小脸迅速通红,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羞怯,“你威胁我!”

他甩开她的手,“快开车,我只搭到市区!”

说完,他不耐的转过头,眉头皱得老高,像是在隐忍着什么。

哼!

开车就开车,好女不跟男斗!

她恨恨的踩下了油门,疾速朝前开去。

而一旁的文一鸣一直没有再说话,只将头垂得低低的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,又像已经睡着。

她也懒得理会,刚开进市区,便将车停到路边,“喂,已经到了,快下车!”

然而,文一鸣依旧垂头,毫无反应。

这人是要耍赖吗?

她实在气愤不过,伸手在他的胳膊上一推:“快下车啦!”

而他却依旧没有出声,整个甚至在她的推力之下,斜靠在了车窗。

她抬起自己的手,居然看到了满手的--鲜血!

她大惊,赶紧打开车内灯,再往他的胳膊看去。

果然,暗色的西装已经被鲜血染透,发出阵阵血腥味。

他受伤了!

“文一鸣,文一鸣!”

她赶紧大叫着,好害怕他已因为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!

因为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的人是很难抢救的,何况她从厂房开车到市区,已经用了快半个小时!

“文一鸣,你醒醒,你醒醒!”

她使劲的摇着他的肩膀,希望可以叫醒他!

蓦地,他突然睁开眼来,定定的看着她。

“文一鸣,你怎么样?”

她赶紧问。

而他虽然看着她,目光却是如此涣散,只吐出了几个字:“别送我去医院!”

便再次昏了过去。

牧筱曦一愣,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她拿出手机对着他胳膊上的伤口一看。

是枪伤!

这时的她也渐渐冷静下来,思索了几秒钟,

她便从手机里翻出了一个号码,短短数语之后,她发动了车子,往自己的公寓开去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

文一鸣睁开眼,怔怔的看着这陌生的天花板。

然后目光四移,看着这粉红色的房间。

什么都是粉红色,连他正盖着的被子也是,无一不说明了他正置身于一个女人的房间!

女人?

他微微皱眉,目光顿在床头柜的全家福照片上。

是牧家人。

而牧筱曦被围绕在中央,正甜甜的笑着。

昨晚的记忆浮现脑海,他想起来了,他昏迷前最后看到的人,是她!

===亲们,某影生病了,上吐下泻,好难受,勉强码了一节,今天不能加更了,对不起各位了~~~~=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互相了解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