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37章:互相了解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37章互相了解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想到这里,他赶紧掀开被子去看自己受伤的手臂。

意料之中,又出乎意料之外,手臂里的子弹已经被取出来了。

昨天他本来是想撑到市区,再自己去处理,没想到居然晕了过去!

他抬手敲一敲沉涩的头,才见床头柜的相框下,还压着一张纸条。

他拿起来一看,清秀的笔迹应该是来自牧大小姐的。

文一鸣先生:如果你醒了,就请自便。

希望我下班回来后,不要再看见你!

唇边勾起一抹笑,他缓缓下床,来到了卧室外的小阳台。

与这个小阳台并排的,是连接客厅的大阳台。

只见上面晾晒了被套和床单,应该是才洗过的。

一定是...

被他伤口里流出来的血弄脏了吧。

他微微一愣,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的手表。

时间显示距离他昏迷的那晚,已经过去了两天。

原来他已经昏迷两天了呀!

他淡淡一笑,回头再去看阳台内的卧室。

软软的床铺、精致的衣柜旁还有一个小小的书柜,里面都是女生爱看的小说。

而靠窗的地方,那造型可爱的梳妆台上,则放满了护肤品。

虽然都是令人讨厌的粉红色,却处处透着无比的温馨。

活了近三十年,他还是第一次置身于一个女人的房间--

不想离去。

拿起床头柜上的纸条,他三两下撕碎丢入一旁粉红色的垃圾桶,整个人再次躺上床,呼呼大睡。

直到...

“文一鸣,你给我起来!”

一声怒吼在耳边响起,他浑身本能的紧绷。

随即分辨出这声音的主人,他才浑身放松,慢悠悠的睁开眼。

果然,一张因发怒而涨红的小脸映入他的眼帘,“你明明已经醒了,为什么还不走?”

刚才她还以为他依旧昏迷不醒,心里着急得正要打电话叫医生来,才发现垃圾桶里被撕碎的纸条!

“我还没有痊愈啊!”

文一鸣懒洋洋的说着,用半眯的眸子瞅着她。

“痊愈?”

牧筱曦双臂叉腰,怒瞪着他:

“文一鸣先生,我可没有义务照顾你到痊愈!”

“你救了我!”

他似没有听到她说的话,自顾说着自己想说的。

“我...你...”

尚算牧筱曦反应快,“你不是废话吗?”

如果不是她救了他,他现在怎么会在这里?

文一鸣挑唇:

“你想要什么?”

他这个人可从来不无缘无故接受别人的好处。

牧筱曦一愣。

那晚上她救他时,可没想过要什么报酬!

但现在他既然这么说,她倒也不会客气:

“我要你马上离开我的家!”

孰料,他却耸耸肩:

“真不好意思,除了这一条,我都可以答应你!”

“你...你不怕我报警吗?”

她气极了,不得已出言威胁。

可这对他有什么用呢?

他只是无谓的挑眉,冲她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真奇怪,原来他也会笑!

当她真的不敢报警吗?

她怒气冲冲的来到客厅,看着自己已经蜷缩了两个晚上的沙发,真是心肝儿都气疼了!

“文一鸣,你看着,我马上报警!”

叫着,她一把拿过沙发边的电话,手指按下一个键...

真的要报警吗?

他受的是枪伤,不明不白的,如果真被抓了去,她岂不是白救了他?

哎!

她就知道,文一鸣是吃定了她不会报警!

她吐了一口气,将电话放回原位。

“喂,我要吃东西!”

这时,他的叫声从卧室内传来。

牧筱曦微微一怔,他昏迷的这两天,是没有吃过东西哦!

想到这里,她不禁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她怎么可以这么想?

她应该巴不得他饿死才好!

可是手臂又不由自主的拿过电话,按下了外卖电话。

二十分钟后,她拿着外卖送来的食物再次走进卧室。

“吃完了就走!”

她恶狠狠的看着他。

文一鸣眼皮都没抬一下,拿过她手中的餐盘。

还真是个细心的女孩,知道给他叫稀饭和汤。

“吃完了我就要睡觉了!”

他咕咚咕咚把稀饭喝下,模糊不清的道。

“什么?”

她总算明白了,他是打算赖在这里不走了。

“文一鸣,你欺负人是不是?”

对付这种无赖,她没有经验,不自觉的就委屈得掉下泪来:

“我找家庭医生来给你取的子弹,还求他千万不要告诉爷爷...”

她忿忿的将眼泪抹去,又道:

“我的房间也被你霸占了,你还弄脏了我最喜欢的床单,你到底还想怎么样?”

这就哭了?

文一鸣好想笑,硬生生的忍住:

“大小姐,好事要做到底,等我伤口痊愈了,我自然就会离开的。”

“痊愈起码要半个月!”

她梗咽着嚷道:

“我可不想在沙发上睡半个月!还有...”

她用泪眼恨恨的看着他:

“你可是个总裁啊,难道你连养伤的地方都没有吗?你明明就是要欺负我!”

她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,为什么他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她?

“别哭了!”

他的声音里透着些许无奈。

说出来她或许不会相信,现在的他是真的连一个可以信任的人都没有。

“我没有哭!”

某女倔强的说道。

“丫头...”

他微微一叹,“你不是说自己是个小天使吗?天使...难道不是专门帮助别人的吗?”

小天使?

牧筱曦怔住了。

透过朦胧泪眼,她看着他的脸,记忆快速的在脑海里翻飞。

--潜质不错,想做小太妹的话,就来找我!--

--我不要做小太妹,爹地和妈咪说我是小天使!--

“你...”

她想起来了,那是她唯一一次对别人说自己是小天使!

难怪她那时会觉得他面熟,原来他就是小时候跟乐哥哥打架的那个坏哥哥!

怪不得,乐哥哥上次看到他时会说什么“新仇旧恨”一起算之类的话。

“小天使现在长大了,变成真正的天使了!”

闻言,她抬头,发现他正看着自己。

这是她第一次直视他的双眸,那里一如深渊般难测,一个不小心,就会陷入其中,没有...退路。

她的心莫名的慌乱,“你...”

她赶紧起身:

“那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说完,她便转身走出了卧室。

之前他是昏迷状态,晚上她可以在沙发上将就。但现在他醒了,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跟他同处一室了。

抓过随身包,她开门出去了。

今天她有半天假,所以时间还很早,在餐馆了吃过午餐,她无聊到准备回公司上班。

突然,又想起乐哥哥和雪宁的事情,不由地开心一笑。

对哦,她可以去找雪宁。

“我在公司看模特拍照,”

章雪宁在电话里说道:“你来啊,晚上我没事,我们一起吃晚饭吧!”

摄影棚里,章雪宁正忙得热火朝天,从灯光、服装到模特的妆容、首饰,她必定亲自过问,以求拍出最好的效果。

“要不要我帮忙?”

牧筱曦热心的问道。

“没事!”

章雪宁拉着她在一旁的椅子坐下,又让助手给她倒来果汁。

“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找我?”

两人虽然还没到闺蜜的程度,但她也知道,牧筱曦性格安静。

平常有时间,多半都是在自己的公寓里消磨时间。

牧筱曦一笑,总不能说今天自己的公寓被个男人占据,她才跑出来的吧。

只嘻嘻笑道:

“现在你是我哥的女朋友,我们多相处一下,也是应该的呀!”

知道她存心揶揄,章雪宁佯怒着瞪她一眼:

“不跟你说了,我先去忙!”

说完,她便起身走开了。

看着她的身影在摄影棚里忙碌的穿梭,牧筱曦不禁一叹。

乐哥哥跟她真的合适吗?

一个散漫自由,一个严谨认真,真的很难想象他们会相爱吔!

她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乐哥哥,她只害怕,雪宁以后会觉得受伤。

从摄影棚出来,已经下午六点多了。

两个女人一边往停车场走,一边讨论着等会吃过饭后去哪儿逛街什么的。

牧筱曦想着晚上自己肯定是回牧家大宅的,便道:

“雪宁,要不开我的车去吧,等会我让乐哥哥送你回去。”

章雪宁还没来得及回答,电话便响起了。

牧筱曦瞧着她的表情,在看到来电显示时,那一抹无法掩饰的惊喜。

然后,她接起了电话,表情立即回复了严肃:

“牧总,有何贵干?”

是乐哥哥!

牧筱曦一笑。

“我没空!”

不知他在那边说了什么,惹来雪宁干脆的拒绝。

“我在做什么?我打算跟筱曦去吃晚餐!”

“什么?”

牧永乐的尖叫声透过电话传来,“立即把电话给她,我要跟她说话!”

章雪宁嫌恶的皱眉,把电话递给了牧筱曦。

“喂,哥哥。”

她接过电话,只听牧永乐在那边低声道:

“曦儿,你怎么跟她在一起?”

她微微一愣,为什么不能跟雪宁在一起?

“哎呀,不说了。”

牧永乐皱眉,“你们也别去吃什么晚餐了,让章雪宁陪我去参加一个酒会。”

参加酒会!

“好呀,好呀!”

哥哥既然有心和雪宁培养感情,她怎么能不放?

挂断电话,她赶紧拉过章雪宁的手:

“快点,还有半个小时,应该来得及化妆换衣服!”

“喂!”

章雪宁莫名其妙的被她拉上车,赶紧道:

“我没打算去呀!”

“不去怎么行?”

牧筱曦眨眨眼:

“乐哥哥让我负责把你送到公司,你不去我可会挨骂的哦!”

说完,也不管对方是同意或不同意,反正她已经发动了车子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这什么酒会?”

章雪宁问着,一边扯了扯几乎短到大腿根的裙子。

那个筱曦,平常倒是挺单纯的,没想到使起坏心眼来也是这么干脆!

趁她不注意,居然换了这么一条裙子,上面露肩,下面露大腿!

“别扯了!”

牧永乐拍了一下她的手,“挺好看的!”

曦儿这丫头还真是有眼光,这条裙子正好让她所有的优点都绽放了。

比如修长的腿,纤细的腰,柔滑雪白的肌肤...

他不能再看了,否则真怕自己控制不住...

“我也不知道!”

他移开目光,一边回答她的问题:“是秘书阿姨让我来的,说很重要!”

“很重要!”

她一怔,“那你带我来做什么?”

“能不带你来吗?”

他瞪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如果不让记者拍点照片回去,爷爷肯定以为我在骗他!”

话说间,一位老先生在众人的陪伴下走到了他们面前。

同样在生意圈中,章雪宁大概知道这人,好像是什么大财团的首领。

只是牧永乐跟他说着话,她除了陪着笑笑,没有出声。

她的思绪早就飞了,飞在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上。

怕牧爷爷会担心,是不是因为他真的对他们这个协议有认真?!

想到这里,她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泛起--欣喜。

“你吃不吃东西?”

突然,他的问话将她的思绪拉回来,她才注意到那人已经走了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她赶紧回答。

看得出这个酒会非常重要,她还是陪着他先去和生意场上的人打交道好了。

然而,他却说:“不吃东西就跟我来!”

说着,他竟然拉过她的手往会场一个角落走去。

“去哪儿呀?”

她问。

他冲她做了一个“嘘”声的动作,同时看看会场,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们之后,便快速拉她闪入了一道门之后。

没想到,这居然是会场的偏门,再走几步就到了电梯旁。

“你...”

她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这就是要离开了吗?”

“当然!”

牧永乐挑眉,“最重要的那个人已经见过,照片也给记者拍去了,还留在这里浪费时间做什么?”

--最重要的人--

她明白是指刚才那个财团的老先生,可是她刚才也发现,来参加酒会的有很多重量级人物,难道他不应该都拜访一下的吗?

“好了,跟我来吧!”

牧永乐扯着发呆的她往电梯走:“我不会让你这个晚上虚度的!”

说完,他还嘿嘿一笑。

章雪宁看了他一眼,除了无语,还是无语。

然后,他们来到了他说的好玩的地方--本市最豪华的温泉酒店--。

看得出他是这里的常客,居然有一张贵宾金卡,服务生见了他,直接就带去了私人温泉包厢!

“牧总,你还真会享受!”

她打量着这里的装潢与设施,比国外的那些著名景点都要好上数倍。

牧永乐早已换好泳裤出来,噗咚一声跳下温泉池,“人生短短数十年,难道要做苦行僧吗?”

说着,他抬臂指着旁边的一个小房间:“里面有泳衣,当然,如果你愿意裸泡,我也不介意!”

“你想得美!”

章雪宁狠狠瞪了他一眼,转身拉开小房间的门,又转头问道:“泳衣没人穿过吧?”

这样的地方,不最适合和女人约会吗?

她可不要穿别人穿过的!

牧永乐哈哈一笑,“我保证,那些泳衣都是新的!”

闻言,章雪宁一愣。

心头有些莫名的苦涩。

是为什么呢?

为了他只保证泳衣是新的,而不是保证--

这里只有她一个女人来过吗?

章雪宁,你醒醒,醒醒,你到底在想什么呢?

她大吐了一口气,脱下了身上的短裙。

跳下温泉池,她只在角落里泡着,看他倒是游来游去,一会儿憋气,一会儿自我按摩,玩得不亦乐乎。

“牧总,”

她真的不明白,“你真的就丢下酒会里那些潜在的合作伙伴和客户,就这样来玩儿?”

有他这么做生意的吗?

牧永乐长吐了一口气,抹干脸上的水珠,他也靠在了池边。

“牧氏名声在外,想合作的自然会找上门来。不然,”

他耸肩,“还让我去求他们吗?”

她不赞同的摇头:“做生意可不是你这样的!”

“我本来就不会做生意啊!”

他丝毫不隐瞒自己的想法,“我每天看到那些数字就头痛,要知道,我以前不过是一个拿枪杀人的兵而已!”

她一愣,听他继续说下去:“可是我姓牧,没办法!我在总裁这个位置上,只求无过,至于功劳,我想也没想过!”

听着他语气里的无奈,章雪宁不觉也有些难过。

是啊,每个人各有所长,勉强不来的。

“那祝你在牧总这个位置上,平平稳稳!”

她拿过一旁的果汁,跟他干杯。

“谢谢!”

他一笑,一口气饮下果汁:“不过我倒是觉得,你如果做‘牧总’,会比我好得多!”

“开玩笑!”

她皱眉,“牧氏随便一家分公司都比我现在的公司大数倍!”

他真是开玩笑的,放下杯子,他又去玩憋气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推荐本人完本作品:

《斩婚:逃跑娇妻晚点名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94243/

《五年:错惹腹黑总裁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23713/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互相了解(二)求荷包哟哟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