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40章:求婚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40章求婚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闻言,闵总看了她一眼,暗沉的眼神不知是因为想到了什么。

但他还是冲一旁的经理点头,示意他将照片递了过去。

章雪宁接过来一看,又转身从箱子里拿出一个手提袋,放到了闵总的面前。

“闵总,我想我们之间有点误会!”

“误会?”闵总看着她。

只见她点头,将照片放到了手提袋的旁边:“其实这两种蓝色是一样的,不如你再仔细看看?”

说着,她伸手在照片上某个地方一指,让闵总的脸色突变。

章雪宁笑起来:“闵总,想赚钱有很多种办法,虽然设计师远在法国,有很难请动,但如果我们被人欺负到这份上,我相信,牧氏是有很多办法把人请过来的!”

“你...”

闻言,经理冲上几步,气势汹汹的模样不像是要说话,而像是要打人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

牧永乐赶紧将她往身后一拉,拦在了前面。

“住手!”

闵总喝住了经理,又看了牧永乐一眼,冷笑道:“算我们耽误了牧总的时间,见谅了!”

说完,他低声冲经理说了几句,便转身匆匆离去了。

那经理愣了一愣,也不再说话,而是招呼自己的工人开始搬货。

“雪宁!”

见状,牧筱曦走上前来亲热的抱住她的腰:“你跟他说了什么?”

那个闵总很无理的!

刚才任她如何解释,甚至拿出了调配颜色的原料成分给他看,他还是坚持成品颜色与照片上的不相符合!

真是气死她了!

牧永乐瞧着,不禁皱眉,赶紧将她拉开来:“曦儿,你好好说话!”

干嘛那么亲热?!

牧筱曦一愣,不明白哥哥反应为什么这么大,章雪宁已然笑道:“筱曦,我们去那边说吧!”

留下工厂负责人盯着出货,几人则往工厂办公室走去。

“雪宁,你快告诉我吧!”

刚走进办公室,牧筱曦便迫不及待的再次问道。

“很简单呀,只是你没想到而已!”

章雪宁一笑,“虽然合同上说明以照片色为准,但拍照有灯光因素,所以和实物色当然有区别!”

这点固然重要,但今天这个问题的关键是:“而且,他们本来就是存心找茬,看我们不好欺负,他们才放弃的!”

“哼!”

闻言,牧筱曦大怒:“想不到他一个堂堂总裁,居然还做出这种事。”

“这种事怎么了?”

章雪宁笑她:“金额这么大,是谁都想要冒险一次!”

然而,在心底,她却沉沉一叹。

不难想象,如果今天的牧总换做是牧何欢,对方可能就没这么大胆了。

他们是欺负牧永乐初到公司,什么也不懂罢了。

在场的人大概都想到了这一点,只是谁也没有说破。

牧筱曦只道:“雪宁,还是你最厉害,反应这么快!”

虽然事情说到底,牧氏也不一定会受损失,但被这么一闹,总归伤神。

而现在被章雪宁只三言两语就切中要害,逼退了他们,岂不正显得她思维敏捷,见识多广?

“哈哈!”

这时,牧永乐出声笑道:“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技术性问题,我什么都不懂,只知道他们想要欺负我新来的。所以刚才我还准备跟他们动拳脚来着!”

说着,他拍拍章雪宁的肩膀:“这回真要谢谢你了,好险啊!”

章雪宁一愣。

大家都没说破的事情,他自个儿倒是毫不介意的说了出来。

他还真是个...坦荡的人啊!

“乐哥哥,不懂没关系嘛!”

牧筱曦冲他眨眨眼,“反正雪宁都是你...”

她故意拖长了这个音节,收到章雪宁的瞪视之后,才笑着继续:“你的女朋友了,你以后有很多机会请教哦!”

“筱曦,你学会取笑人了!”章雪宁无奈的皱眉。

却没发现,牧永乐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,将双手环抱在了胸前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总算把货装车好,牧筱曦忍着脾气和另一个业务部部长签收了支票。

等到车子走了,才咬牙骂道:“真是太可恶了,那么贪心,以后牧氏再也不跟他做生意!”

“别生气了,”另一个部长笑道:“商场上不就是尔虞我诈?”

说着,他将支票递给她:“这是尾款,你回公司入账,我去看看原料。”

她点头,将支票收好,一边往自己的车子走去。

然而,打开车门一看,那个好像应该在公寓的人,居然正坐在车内!

“没事了?”

他看着面露惊诧的她,问道。

“你...”

她刻意再看了一眼这辆车,确定是自己的没错,才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其实她想问的是,他没有钥匙,怎么能坐到车内?

却见他耸肩,“一辆车还至于难倒我!”

“你...!”牧筱曦一怔,对他的真实身份有了更清晰的认识。

却又因为这种认识在心底打了个寒颤。

一时间,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能打开车门先坐上了驾驶位。

见状,文一鸣也从后排换到了副驾驶位。

“我等会要回公司...”她转过头来说道,却在看到他身上的衣服后愣住,“你...”

还真是第一次看他穿这样的衣服,说不出来的感觉,像一个酷酷的大男孩。

看着她呆呆的模样,小脸红泛着红晕,可爱之极。

文一鸣禁不住一笑,凑上前去快速的在她的小嘴儿上偷了一个吻。

她刚才是又被吻了吗?

牧筱曦呆住了。

她的神经是单根线路,一次只能专注一件事。

现在工作的事情解决了,早上那玫瑰色的记忆才慢慢复苏过来。

她不只是被吻了,昨晚上还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,还有,还有...

他今天早上好像跟她说:我喜欢你!

小脸迅速变成了一只圆圆的西红柿,双眼亮晶晶,并非泛起喜悦,而是...愤怒!

“大色狼!”

她尖叫一声,拿起手提袋便朝他打去。

“喂!”

文一鸣犹防不及,又被打中伤口,不由地往车门边缩了一下。

“喂,别打!”

他又不能还手,狭小的车内空间更无处可躲,他的伤口已经挨了好几下!

“别打了,丫头!”

他只能出声,却制止不了。

牧筱曦气呼呼的大叫:“大色狼,你给我滚下车去!”

“为什么?”

他抓过她的手腕,抗议道,“我好心来看看你有没有事,你反而赶我走?”

“谁让你来管我了?”

双手既然被缚,牧筱曦便用头去撞他。

她是真用了力气,不但把他的胸口撞得生疼,自己的额头也红了起来。

“好了!”

他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她娇小的下巴,目光则察看着她的额头:“疼不疼,疼不疼,嗯?”

虽然声音有点大,语气却透着温柔。

这温柔却不似两个哥哥跟她说话时,那像是什么呢?

对男女感情认知有限的她,还想不出答案。

她的脑海里只是不自觉的浮现之前--他跟他的秘书在楼梯角匆匆离开的那一幕。

感觉依旧是恶心的,她把头偏开:“不疼!”

又倔强的道,“我不要你管!”

他看着她这模样觉得好笑:“可我就要管你,我喜欢上你了!”

“你...”

心好像漏跳了一拍,但被她硬生生的忽略掉了。

她才不要这个色狼的喜欢,“谁给你权利让你喜欢我了?你别白费心思了,我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你的!”

“真的?”

他依旧笑着,只是这笑意已不在眼底。

牧筱曦瞪着他,重重的点头。

“你说喜欢我,是想把我变成你的情.妇之一吗?抱歉,我没有那个功夫跟你玩游戏!”

说完,她将手挣脱出来,重重的推了他一把:“现在你可以出来了不是吗?麻烦你赶快下车!”

闻言,文一鸣垂头,掩饰了眼底掠过的那一抹黯然。

再抬头,脸上已浮现了惯常的冷笑:“我倒忘了,堂堂牧家大小姐,怎么可能成为别人的情.妇!”

她转过头来,认真的望住他讥诮的神情:“文先生,别说我现在是牧家的大小姐,就算我是个孤儿,我也不会希望跟你再有任何的联系!”

为什么这个男人的脑子里,对女人只有这些龌龊的思想?

文一鸣干笑了两声,“牧小姐,我们还会再见的,我保证!”

说着,他开门下车。

“啪”的一声响,她在他身后将车门紧紧锁住。

“我希望我们永远不见!”

丢下这样一句话,她即发动车子,扬长而去。

心里有点酸涩的感觉,只当是被他欺负后的忿忿不平吧!

为什么,他竟这样令人讨厌?

为什么?!

下班后,她没有回去公寓。

担心他又在那儿,不知道怎么面对他,或者什么别的原因?

她不想去思考,只想回牧家大宅后,好好在大浴缸里泡个澡。

走进家门一看,好热闹!

爷爷奶奶、姑姑姑父还有乐哥哥都正坐在客厅里。

“曦儿,你回来啦!”牧初寒笑着招呼她过去:“吃过饭没有?”

她点头,“你们在说什么这么高兴?”

看他们一个个脸上,都挂着笑容。

“在说你乐哥哥的婚事!”

牧初寒最高兴了,因为这可是她做的媒:“你乐哥哥啊,想和雪宁结婚哦!”

“真的!”

闻言,牧筱曦怔了一下,高兴之情溢于言表。

早上在电话里听到雪宁的声音,她还担心乐哥哥会不会又是“游戏”态度,没想到晚上就听到结婚的消息!

“乐哥哥,”她开心的在牧永乐身边坐下:“那你跟雪宁求婚了没有?她答应了没有?”

“她一定答应的!”

他们早有协议嘛!

牧永乐非常有信心的挑眉:“家里只管准备婚事就行了!”

“好,好!”

牧风铭实在太高兴了,“初寒,赶紧给你哥嫂子打电话,让他们回来,好去章家提亲!”

牧初寒答应着,一边给顾宝宝打着电话。

姑父则跟爷爷讨论着要不要把宅子里再装修一下,以便更好的筹备婚礼。

这看上去就像是婚期都已经定下来,牧筱曦还是忍不住担心:“乐哥哥,你打算怎么跟雪宁求婚?”

雪宁是个独立自由的女孩,如果得不到理所应当的尊重,哪怕是在哥哥面前,恐怕也不会服软哦!

牧永乐撇嘴,无谓的说:“不用啦,我跟她说一声就行!”

什么?

就知道乐哥哥是这样随性的人!

“不行的!”她有些着急,“你这样岂不是对雪宁太不公平?”

说着,她拉过他的手,来到餐厅外的露台。

“哥哥,”她认真的说:“雪宁可是个好女孩,你不能这样!”

“我...”

牧永乐莫名其妙,只听她继续道:“一个女孩一辈子能被求婚几次?你应该认真一点!”

看她小脸红红的模样,像个大人似的教训他,牧永乐就觉得好笑:“好,好,那你说,我要怎么做?”

牧筱曦想了想,“最最起码,也要烛光晚餐,鲜花和钻戒!”

虽然没什么创意,但相信女孩子都会喜欢的吧!

再说,乐哥哥又不是没这个条件,包下一整间星光餐厅也可以啊!

总之她就是觉得,像雪宁那样的女孩值得被认真对待。

闻言,牧永乐心中松了一口气。

曦儿应该还不知道雪宁的独特嗜好,也就代表她并不对章雪宁的“胃口”!

她被带坏的几率很小啦!

但是,若真要让他搞什么鲜花烛光,他跟章雪宁两个一定都会“笑场”!

你见过两个正常的男人或女人共进浪漫的烛光晚餐吗?

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为了不让她担心,他只好点头。

至少钻戒还是买一个吧。

否则外人看来,也太不像样了!

“这还差不多!”

闻言,牧筱曦这才笑了,“那你一定要记得哦!不跟你说了,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!”

其实,她刚才因为回公寓还是回这里的问题,把自己的晚饭时间也给犹豫掉了!

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章雪宁挂断电话,却迟迟没能收好唇边的甜笑。

他说晚上请她吃饭,也算是他们之间的约会吗?

“章总,男朋友啊?”

一旁的模特立即捕捉到了她脸上的笑意,“这么甜蜜!”

--男朋友--

她没有说错啊!

章雪宁点点头,才发现承认起来没这么难嘛。

可能是因为今天的八卦杂志已经大幅的刊登了他们的照片,而整间公司的人都在今天已经轮流来问过她了!

所以,她现在站起身,大方的道:“你们忙吧,我现在要跟男朋友出去吃饭了!”

“章总好幸福哟!”

幸福?算是吧!

这可是她创建这间公司以来,第一次早于五点下班啊!

走进他说的餐厅,还没来得及跟服务生询问包厢位置,却见一个熟悉的男人正从餐厅里走出来。

“雪宁?”

男人也瞧见了她,满面笑容的走上前,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“学长,你好!”

这男人是她留学时学校里的学长,追了她好几年,只是她都没有答应。

而毕业之后,她便刻意的没有再跟他联系。

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她不愿拖着别人,也让自己受罪。

所以,这也算是偶遇吧!

学长看上去比她高兴多了,“雪宁啊,你来吃饭吗?”

他还一把便拉起了她的手:“一个人对不对,跟我一起吧,我正好也是一个人!”

他说话速度太快了,没有给她任何插话的余地,便对服务生道:“麻烦你帮我改个包厢!”

“学长...”

她赶紧想要解释,这学长已经拉着她往里走,“雪宁,这几年你都在哪里?我...”

“雪宁!”

这时,熟悉的声音陡然响起。

她还没有反应过来,她的手已经被人从学长手里夺过来,紧紧握住了。

“牧总!”

她一笑,却被他猛地拉入了怀中。

他的一只手臂紧紧的环在她的腰间,完全的占有姿态。

而另一只手,则取下墨镜,对着满脸惊诧的学长道:“这位先生,不知道找我未婚妻什么事?”

“未婚妻?!”

她和学长同时诧异的出声,只是,学长的声音比较大,将她的声音遮住了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寂寞的夜晚(求荷包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