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41章:寂寞的夜晚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41章寂寞的夜晚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雪宁,你已经订婚了?”

那学长看了看牧永乐,又转过头来冲章雪宁发问。

她倒是很想摆脱这个学长,但一时间又不明白牧永乐的想法,只能愣愣的冲他一笑。

“是啊!”

牧永乐却代替她回答:“不久我们将举行婚礼,如果是雪宁的朋友,到时不妨来喝杯喜酒!”

这时,学长似也认出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。

毕竟他们的“新闻”在杂志上还热着呢!

他松开了章雪宁的手,露出得体的笑意:“那么真要恭喜二位了,恭喜你了,雪宁!”

“谢谢!”章雪宁只能这么说。

“结婚日期定下来,一定要告诉我!”

说着,学长又递来一张名片。

牧永乐先一步伸手接了,看也没看一眼,只道:“婚期定下来,我们会对外宣布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

这话再说下去没什么意思,学长微微皱眉,和章雪宁道别之后便走开了。

她松了一口气,意识到自己仍靠在他怀中,立即推开了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不敢抬眼看他,因为脸是绯红色的。

牧永乐一笑:“谢什么,我说的可是事实!”

闻言,章雪宁一怔。

顾不上绯红的脸,她诧异的看着他:“你说什么?”

他拉着她往预定的包厢走,一边道:“今天我叫你来,是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!”

两人在包厢里坐下来,等服务生出去后,他才继续道:“我们结婚吧!”

她本是性格镇静的人,刚才的惊诧过后,情绪已恢复了平静。

闻言,她只是问:“为什么突然说这个?”

“我们相亲的时候,不就是以结婚为目的吗?”

牧永乐耸肩。

在他看来,对于他们两个来说,结婚的意义与平常的一对男女不同。

章雪宁明白他的心思。

只是,误会可以,但若真要让她因为这个误会而这样冒然交付终身,她无法不犹豫。

“这件事,以后再说吧。”她淡淡摇头。

牧永乐一愣,“你...”

“两位好,”这时,服务生进来打断了他的话,“这是两位点的晚餐,请慢用!”

服务生为他们上菜的片刻,牧永乐也将情绪平静了下来。

待服务生出去后,他才继续道:“如果可以以后再说,我也不会现在就提出来了!”

“这么急?”

闻言,她有些疑惑:“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“没什么事!”

他想了想,还是隐去了内心真实的想法,只道:“我只是想要结婚了。当然...”

顿了顿,他又笑道:“我没有勉强你的意思,因为我们之前不是说好的吗?所以我跟你商量,如果你不愿意,就算了!”

--如果不愿意,就算了--

好像是在谈什么买卖!

章雪宁垂首不语,他有这样的态度并非他的错。

只是,她并不是他想象中那样啊!

如果带着这样的误会嫁给他,以后又要怎么办呢?

怔忪间,却见他突然将一个粉红色的小盒子打开,放到了桌上:“如果你愿意,就把这个收下。”

那是一枚钻戒!

她瞧了一眼,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心居然在颤抖。

她是怎么了?

为什么有这么多想法和顾虑?

之前她会跟他有交往协议,难道不是因为他已符合她的条件?

为什么现在可以结婚了,她反而犹豫?

难道,她是在害怕自己的婚姻没有幸福可言吗?

可笑,她什么时候开始希冀婚姻也可以带给人幸福了?

如果她渴望这样的幸福,以前那么多的男人,好好的选一个结婚便可以得到。

只是,心底的那个声音在告诉她,以前她之所以不渴求,是因为那些男人都--不是他。

她已经爱上他了吗?

不,不,她赶紧否认。

她想自己应该只是,对他有感觉吧!

对这个花花公子,有一份难得的感觉。

以至于让她内心泛起一股冲动--将戒指拿过来,圈入自己的手指。

“喂!”

见她沉默不语,牧永乐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焦急:“你到底要不要答应?”

他怎么这么问?

这又不是买东西,买错了放一边不用就是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她的沉默让他愈发焦急,“我们之前不是说好的吗?反正你这辈子也是要结婚的呀!”

说着,他似明白了什么,目光凝着她:“还是你不想跟我结婚?”

话问出口他便有点后悔,他干嘛这么问啊?!

如果她说不想,他要找什么理由来说服她?

然而,她并没有让他为难,脸上忽然抹出一丝笑意。

“那你给我戴上吧!”她冲他伸出右手。

他微微一怔,才明白她是要他帮忙戴戒指。

那也就是说,她同意了!

“愿意为你效劳!”

他顿时开心的笑起来,一手翘起她右手的中指,一手拿过戒指给她戴了上去。

“你早该答应嘛!”还一边说着,“像我条件这么好的男人...”

咳咳咳,忘记了她“需要”的不是男人。

“像我条件这么好的结婚对象,你去哪儿找?你放心,我一点也不介意你的私生活,而且还会帮你在家人面前遮挡的!”

她微微笑着,其实一点也没有听进他说的话。

因为,中指上突然多出的重量,已经让她失了神,分了心。

就这么短短的一瞬间,就这么简单的过程,她以后就会是一个...有丈夫的女人了吗?

真是不可思议!

“来,干杯!”

忽然,他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,“为我们的协议得以继续履行干杯!”

协议!

对了,她倒把这个给忘了。

放下酒杯,看着他开始对着餐盘里的食物大快朵颐,她忍不住道:“牧总,我想问你...”

“什么?”

他头也没抬,解决了大事,他当然要先喂饱自己的胃才行。

也还好他没看她,她才有勇气继续说:“如果你发现,我们之间有点小误会,你会...”

话到一半,他的电话突然响起。

铃声是非常热情的拉丁语歌曲,而他的表情也随着这声音热情起来。

“等下,我接个电话!”说着,他快速的接起来电话。

听他用英语说话,对方应该是外国人;

而听他说话的语气温柔又多情,对方应该是个女的;

再听他话里不乏肉麻的内容,她的脸色微变,对方应该是他的情人!

--我们结婚了,大家就各玩各的,互不干扰啦!--

达成协议时说过的话一一浮

现脑海,她看着中指上的钻戒,心口一阵发闷。

片刻,他挂断电话,转身来问道:“等会你去哪?”

心情平静下来,她敏捷的思维立即回复。

他这样问,应该代表他已有了自己的安排。

“我回公司,你有事可以自己去忙!”

牧永乐嘻嘻一笑,打了个响指:“看,我们果然能相处得很好。不过,我不介意告诉你我去哪儿哦!”

说着,他将手机拨弄了一下,然后凑到她眼底:“这是滨娜,我在夏威夷认识的,居然飞过来找我,我好开心啊!”

她瞟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金发美女,干笑两声:“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!”

“谢谢!”

他高兴的吹了个口哨,“哎,我发现还是洋妞对我的胃口,东方女人太含蓄了!你觉得呢?”

她笑了笑,没说话。

她该说什么?

他们也算未婚夫妻了,可是这样的对话显然好--奇怪!

“我吃完了!”

不多时,他把刀叉往盘子里一扔,“滨娜也快到酒店了,我先走了。”

她点头,又听他道:“明天我爹地妈咪从伦敦回来,你看什么时候去你家拜访一下!”

嗯?

他怎么可以前一句说要去泡妞,后一句又说这么正经的事情?

害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“我...我安排一下!”她赶紧回答,“尽快!”

牧永乐笑着点头,一边穿上外套,“拜拜!”

“拜拜!”她回他,他却陡然俯身,在她面颊上落下一吻。

“未婚妻,晚上你也去玩玩吧,别为公事累坏了身体!”

说完,他冲她暧昧的眨眨眼,笑着离去了。

让我也去玩玩?难道你不怕戴绿帽子?!

她没好气的丢掉了刀叉,双手使劲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。

章雪宁啊章雪宁,枉你聪明了二十多年,现在居然把自己陷入了如此境地!

可是,她能怎么办呢?

看着手指上的戒指,他的笑、他的双眸、他的气息、他的吻留在面颊上的温度,都不停的在脑海环绕。

她能怎么办呢?

气闷的吐了一口气,她也起身拿过外套,走出了酒店。

坐上车,正想着自己是回家还是去公司,却见停车场的那边,牧永乐坐在车里打电话,尚未离开。

发动车子的手骤停,她就这样呆呆的看着。

等他挂断电话将车驶离后,她竟然也似不受控制的,发动车子跟着他往前开。

--跟踪自己的未婚夫和别的女人约会--

若她以前听见,一定嗤鼻说这女人有病,这听上去也太变.态了!

但此刻,她就做着这样的事情。

不知道自己跟着能干什么,也没想过要做些什么,她只是想这样跟着他。

在这样的夜晚,想要距离他近一点!

仅此而已!

车子开过两条街,在一家酒吧前停住。

她坐在车里看他下车,立即便有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美女迎上来,跟他拥吻在了一起。

那个女人应该就是滨娜吧!

看她凑近他的耳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逗得他哈哈大笑起来。

然后,他们又一起走进了酒吧。

她瞧着,心里闷闷的似有点呼吸不畅,也推门下车,走入了酒吧。

这酒吧很大,生意异常火爆。

她不过慢了一小会,走进来便没再看到他们的身影。

哎,这么多包厢,这么多卡座,又有两个大大的舞池,而且每个地方都挤满了人,她肯定是找不到他们了。

只好先在吧台边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慢慢的喝了一杯啤酒,酒吧内的气氛愈发的火爆起来。

忽然,中间那个大舞池悬空掉下来一个大大的铁笼子,几个身材火爆,血统不一的美女正攀着笼子随音乐起舞。

酒吧里的人见了,像疯了一般,尖叫声顿时如浪迭起。

章雪宁虽然混在商场,这样的场合却第一次来,不禁头皮发麻。

匆匆往吧台扔下一张钞票,她起身想走。

“美女!”然而,手臂却被一个男人拖住。

这男人身材高大,相貌也算英俊,笑容却是如此轻浅的浮在唇边:“既然来了,何必着急走?”

她皱眉,本想喝他放开,但目光却顿在他的笑容之上。

跟他好像!

这一抹嘲弄的笑,玩世不恭的傲然,无谓一切的态度,甚至唇角翘起的角度,都跟他好像!

大概是那一点儿酒精的作用,为了这一点相像,她居然重新坐在了椅子上:“怎么,想跟我喝酒?”

男人冲她举了举杯子:“请美女喝酒!”

说着,他冲酒保使了个眼色,让他拿来了一打酒。

“今天我请客!”

男人率先拿起一瓶,一下喝了半瓶。

章雪宁淡淡一笑,也跟着喝了半瓶。

“不错嘛!”男人看着她,“一个人来的?”

“问那么多干什么?”她不回答,“你不是请我喝酒吗?”

闻言,男人伸臂拿过了她手里的瓶子:“先把规矩说清楚,如果你醉了,今晚上可就得跟我走!”

这是什么规矩?

她看看周遭这么多的女人,难道都会遵守这个规矩吗?

他喜欢到这里来的原因,是不是因为只要会喝酒,就能把看上的女人带上.床?

想到这里,她的心里又是一阵气闷,脸上冷笑起来:“你先喝得过我再说吧!”

别的她不敢说,若说到喝酒,还真没遇到过对手!

果然,十二瓶酒下肚,那男人已经趴在了吧台上了,她还面不改色。

只是,这男人应该经常在这里混,看他趴下了,立即便有几个男人上前来挑战她了。

可是,“今天我不想喝了!”

这地方让她待不习惯,她跳下吧椅,想要走了。

那几个男人怎会放过她?

“放手!”她没兴趣跟他们纠缠,冷声喝道。

“放手可以!”其中一个男人看着她:“把我们都喝趴了,自然不会有人拦你!”

“怎么?人多欺负人少?”

当她会怕?她狠狠一拽,甩开了他们的手:“我不奉陪了!”

“这可由不得你!”

这几个男人开始耍无赖了,居然散开来将她团团围住。

章雪宁一愣,却听旁边传来一个带着疑问的声音:“雪宁?”

她转头,只见牧永乐拥着滨娜,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吧台。

相隔这么远,都能闻到他嘴里喷出来的酒气,难道他今晚有了滨娜,还要喝酒去拐别的女人?

“乐少!”这几个男人也认出了他,指着她问道:“你认识这个女的?”

“我不认识他!”

她心里不爽,不自觉的便甩出这么一句,然后转身想走。

“雪宁!”他又叫她,上前来拉住她的手,一边对那些人道:“你们散开吧,她是我未婚妻!”

闻言,那几个男人嘿嘿一笑,赶紧散开了。

“乐!”滨娜惊诧的看着他:“你什么时候订婚了?”

牧永乐喝得差不多了,伸臂搂着章雪宁笑道:“今...今晚!”

听他这油腔滑调,章雪宁心里就窝火,“别胡说了!去乐你的吧!”

说完,她推开他,匆匆朝外走去。

“雪宁!”

牧永乐想追,被滨娜赶紧拉住:“乐,你去哪儿呀,我们快进去吧!”

什么未婚妻不未婚妻的,现在抓住这个男人最重要!

“哎,滨娜,”不料,他却推开了她:“你自己玩吧,我回头给你...电话!”

说完,他快速朝外走去了。

晚风吹来阵阵凉意,他的酒清醒了些许,只见章雪宁正往车子走去。

他赶紧追上去,“雪宁,你怎么了?”

他抓住她的双肩,让她对着自己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虽然脚步有些不稳,他的思维尚算清醒。

章雪宁瞪了他一眼,“你不让我玩玩吗?”

他皱眉。

他好像是有说过这样的话,可是,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算了不想了,他的头有点痛痛。

“很晚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他好想坐一下,赶紧拉着她往车边走。

看着他有些发软的脚步,她好气又好笑,醉成这样,看你怎么开车!

不动声色的坐上副驾驶位,斜睨着他找出车钥匙,低头努力了半晌,最终还是挫败的呜咽:“雪宁,我怎么找不到钥匙孔?”

她忍不住笑出声来:“钥匙孔都找不到,你还认得我是谁吗?”

===亲们,今天还有更~~~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为你动了心(加更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