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44章:婚礼枪声(加更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44章婚礼枪声(加更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乐乐!”

牧何欢忍不住在旁边轻声提醒。

章雪宁笑了:“如果你不后悔,我就不后悔!”

说着,她冲他伸出右手。

就像那天晚上在餐厅里那样,冲他伸出了右手,交出了她以后的岁月。

感受到她的信任,牧永乐自责的低头,“好,无论如何,这辈子我一定照顾你!”

说完,他将戒指套入了她右手的无名指。

她瞧着,脸上绽放出最美的笑意,也将男戒戴入了他的无名指。

礼既已成,宾客们都鼓起掌来为他们祝福。

“乐哥哥,”牧筱曦冲他眨眨眼:“还不吻你美丽的新娘?”

吻!

听到这个字,他下意识的朝她粉嫩的红唇看去。

咳咳!

今天可不能吻这里了,他提醒着自己,俯身在她的唇畔轻碰了一下。

她还来不及感受心底的失落,司仪已道:“感谢各位来宾,现在请新郎新娘和大家去照相吧!”

照相,然后便是去婚宴了。

牧、章两家的客人都太多,采用的也是自助餐形式,两人为了给客人们敬酒,还是累得腿酸。

“你还好吗?”

终于可以休息片刻,牧永乐带着她找个有树遮挡的椅子坐下,想要忙里偷闲。

“还好啊!”

她说着,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。

说实话,结婚真是累。

早上三点多就被叫起来化妆,到现在又没吃过什么东西,还要到处跑着敬酒。

“还好大多数人一生只结婚一次。”

她感慨,否则真是累人。

牧永乐看了她一眼,突然说:“其实有些地方,是允许同性结婚的。”

她一愣。

片刻才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说这个话。

“所以,你刚才才跟我说,还可以后悔?”她问。

他认真的点头,“我想那些人能够冲破世俗,站到世人的面前,确实是因为太想照顾对方一辈子吧。”

否则,为什么不只是玩玩就算?

“他们的感情本质上和一对相爱的男女是一样的,我这么理解对吗?”

她点头,心绪复杂。

原来对一切都抱着无所谓态度的他,心底对待这世界的看法,也是很认真的。

“所以,”他缓缓的说,“如果有一天你遇到那样的人了,有什么我帮得上的地方,你尽管开口!”

这一次,她没那么快点头。

呼吸像是被什么捂住,她的心口好闷好闷,或许是什么话必须说出来才行。

“牧...永乐,”她叫他的名字。

“嗯?”

听他答应着,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“如果...如果有一天,我爱上了一个男...”

“那小子怎么会来!”

然而,话还没说完,他忽地站了起来,目光愤怒的朝前面看去。

她一呆,也转头去看。

只见文一鸣挽着一个女人,正走入会场。

“臭小子,还敢来!”

牧永乐看着他就生气,冲动的就要抡起拳头。

“你别这样!”

她赶紧拉住他,“这么多客人呢,今天可是我们结婚的日子!”

难道他想跟文一鸣继续打架?

真是不可思议!

“我没想跟他打架!”

牧永乐拉过她的胳膊,“走,我们也去问候他一下!”

就知道他会自动出现!

文一鸣索性站在餐桌边等待,果然,他带着他的新娘走过来了。

“牧永乐,结婚愉快!”

他从服务生的托盘里拿了一杯酒,冲他示意。

“谢谢!”

牧永乐说着,双眼盯着他喝完,“酒喝了,你可以走了!”

“赶我走?”

他挑眉:“牧永乐,你以为受到你邀请我才会来?我就是没有受到你的邀请,我才来的!”

“你...!”

眼看着他又要抡拳,章雪宁赶紧握住他的大拳头,一边冲文一鸣道:“你既然来了,就多玩一会,我们先失陪了!”

赶紧将他拉到一边,“算了,他觉得没趣自然就会走的,别理他了!”

牧永乐依旧不放心,“那小子和麻烦从来就在一起,他来了,麻烦也就来了!”

她微微一怔,转过视线偷偷去瞟文一鸣,发现他竟然朝筱曦走去。

他进来的时候,牧筱曦就看到他了。

不过她心里已打定主意不理他,所以看他走过来,她便往另一个方向想走开。

“牧小姐!”

他却出声叫她。

毕竟相隔这么近,她总不能当做没听见吧。

脚步顿了顿,却还是继续往前走。

她知道他就是赌她有刚才的想法,才叫出声的。

不料,他忽然加快脚步,伸手扯住了她的胳膊。

“牧小姐,可以跟你说句话吗?”

她总算看了他一眼,也顺带瞟了他身边那女人一眼,“先生你哪位?我认识你吗?”

文一鸣不生气,反而笑起来,轻轻摆手,他让旁边那女人自己走开了。

“干嘛跟我这么别扭?”

他放开她,将手环抱起来:“你放心,今天我不是来说喜欢你的!”

她轻哼了一声,不要理他。

可是他就这么跟着她,她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。

害得妈咪都往她瞧来,用眼神询问她这个男人是谁?

“你干嘛跟着我?”

她在餐桌边的站定,不自觉的抡起两只粉拳。

他为她这可爱的动作淡淡挑唇一笑:“谁跟着你,我不过是过来吃东西!”

说着,他拿过一个餐盘,果然开始往盘子里夹东西。

“你...!”她瞪他一眼,赶紧转身走开。

她想去酒店房间里找馨儿,这样就可以不用看到他了。

然而,刚走出几步,会场响起舞曲,安排在婚宴里的舞会开始了。

“牧小姐,”有人走上前来,“能邀请你跳支舞吗?”

她认得这个男人,跟她一样是个富家子。

她对这些人本没什么兴趣,但碍于面子只好笑着点头。

“对不起!”

不料,伸出的手被文一鸣握住,他居然挡在了她的前面对那男人说:“她已经有舞伴了!”

说完,他便不由分说的搂过她往舞池走去。

“喂,谁要跟你跳舞!”她挣扎着。

他却更紧的搂住了她:“乖乖的,跟我去!”

坚定的声音响在耳畔,她抬头,触及到他眼中不可抗拒的眸光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此刻,她居然又低头朝他的手臂看去。

她脑海里想着的,竟然是一个多月没见,他的手臂有没有好?

不是的,不是的,不是从此刻开始,自他走入会场开始。

或者更早一点,她每天入睡前,其实都会想这个问题。

但现在,看着他紧紧抱住她,她暗自猜想,他的手臂应该已经好了!

“想什么?”

忽地,他的声音又传来,同时将她往外轻轻一推,“跳舞了!”

这是一支缓慢的舞曲,她只要跟着他的脚步在舞池里晃一下就可以,所以偷点心思暗自抬头来看他。

却见,他的眼神正往舞池外看去,久久没有收回来。

奇怪,舞池外有什么?

她也跟着看去,却被他抬手蒙了眼。

然后,她听到他喝了一声:“别看!”

几乎是同一时刻,“砰”的声音陡然在会场响起,将她震了一下。

随着一声声尖叫,她被他快速推到了舞池边的一颗大树后。

她惶然一呆,才陡然明白过来,刚才那是枪声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不准跟他见面(求月票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