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45章:不准跟他见面(求月票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45章不准跟他见面(求月票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整个会场顿时乱作一团,宾客们四下乱窜,尖叫声此起彼伏。

牧筱曦回过神来,便要挣开他。

“你去哪儿?”

文一鸣紧紧拉住她,“就在这儿躲着,别乱跑。”

“你放开我呀!”

她焦急的说:“爷爷和奶奶还在会场里,我要去找他们。”

他们年迈行动不便,如果被人推搡、绊倒了怎么办?

“没事的!”文一鸣大声说着,希望能镇静她慌乱的心神,“他们身边肯定有保镖,还有你爹地妈咪不是吗?”

他不认为她冲出去,能帮上什么忙!

这个时候,她不想跟他争辩,目光迅速朝混乱的会场看去,希望可以先寻找到家人的身影。

忽地,一个孩子的身影闯入眼帘。

只见他正焦急的站在混乱的人群中间,嘴里叫着:“爹地,妈咪!”

是诺诺!

“诺诺!”

她焦急的喊着,也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劲,居然把文一鸣给推开了,拼命的朝诺诺跑去!

“喂!”

文一鸣叫着,只见不远处一人朝他看来。

眼神相会之际,他皱眉摇头,然后朝牧筱曦跑去。

“诺诺!”

终于冲开混乱的人群,牧筱曦将小诺诺使劲的抱在怀里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“姑姑!”

诺诺害怕极了,小手紧紧的抓着她叫道:“爹地不见了,不见了!”

“没事的,没事的,”牧筱曦安慰着他,“姑姑带你去找他!”

说着,她赶紧起身,胳膊却被文一鸣抓过:“来,跟我往这边走!”

然而,刚跑出一小段,一个身穿黑西服的男人忽然逆流而动,在距他们五六米远的地方站住。

“文一鸣!”

但听得他猛喝一声,牧筱曦浑身一震,身边高大的身影已将她推了出去。

“去死吧!”

接着又是一声枪响。

“哇!”

诺诺被吓哭了,她惶然转过头来,整个人彻底怔住。

只见倒在地上,背部中枪那一个,正是文一鸣。

而刚才那个黑西服男人,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我看他就是故意的!”

手术室外,牧永乐非常火大的叫道!

“你小点声,”牧何欢怀抱熟睡的诺诺,“别吵着我儿子睡觉!”

牧筱曦伸手轻抚了一下诺诺的小脑袋:“今天他可被吓坏了。”

他怎么能想到,自己不过偷偷跑开爹地身边去拿巧克力吃,就发生这样的事情!

还好文一鸣中枪倒地后,欢哥哥就马上找到了他们,否则那时候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“欢哥哥,要不你先带着诺诺回去吧。”

她轻声道,“嫂子在家里,肯定也很担心。”

闻言,牧何欢点头,“那我就先回去了,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她点头,又对牧永乐道:“乐哥哥,你也回去吧。”

今天可是他的新婚之夜呢!

“我不走!”

牧永乐咬牙切齿的道:“我要等那小子醒来,看他到底耍的什么花招!”

牧何欢笑着摇摇头,带着儿子先离开了。

“乐哥哥!”牧筱曦继续劝他:“你不回去,难道新婚之夜留雪宁一个人在房里吗?”

留她一个人在房里又怎么样?

反正他们两个在房里,也什么都不能做!

牧永乐心里不爽,瓮声道:“哎呀,你别管了,管家婆!”

“你...”

她美目一瞪,撇过头去不再理他。

这时,手术室的灯总算熄灭,门跟着被打开,文一鸣被护士推了出来。

“医生,他怎么样?”两人赶紧走上前去问道。

医生摘下口罩,一边道:“子弹已经取出来了,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“那他什么时候会醒?”牧永乐只关心这一个问题。

医生看了他一眼,“刚才在手术室的时候,病人好像就要醒过来,等会应该就会彻底清醒了。”

这样最好!

牧永乐大步朝病房走去。

“喂!乐哥哥!”

他该不会是又想跟文一鸣打架吧,牧筱曦赶紧追上去。

两人来到病房,只见他果然已经醒了,不过脸色却是苍白一片,毫无血色。

牧筱曦看着不忍,拉住牧永乐:“乐哥哥,他刚做完手术,就让他先好好休息吧!”

却见文一鸣挑眉,“牧永乐,你来得正好,我有话想跟你说!”

他的声音很弱,但目光却深邃难测,像是在盘算着什么。

牧永乐皱眉,蓦地明白了,转头道:“筱曦,你去外面等着。”

让她去外面?

“你...你们...”

“我们有话要说,你去外面守着,别让人进来!”

“真的只是说话吗?”不会说到一半又打起来吧。

“难道我会欺负一个刚做完手术的人吗?”

牧永乐不满的冷哼,显然的,她对这个哥哥的了解也太少了。

“好了啦,我出去就是!”

关上门,牧永乐走到床沿,他已率先开口:“是我爸爸派人做的!”

牧永乐一愣,没想到他如此开门见山。

但是,“我怎么相信?我看是你想要破坏我的婚礼!”

文一鸣扯了一下唇角,“为了破坏你的婚礼,我让自己的中枪?”

闻言,牧永乐斜了他一眼,对他的话却已不再怀疑。

他应该没那么傻,还玩苦肉计这种招数。

只道:“我还是不相信,你爸爸为什么要派人打伤你?”

“这是我们的家务事。”他抿唇,“你只要知道你需要知道的部分就可以了。”

“你...”这是躺在病床上的人该有的态度吗?

牧永乐狠狠瞪着他,似无声警告。

文一鸣唇边的笑意更深:“想把我从这里扔出去?你不如想想天虎山的那块地,再考虑要不要这么做!”

天虎山的地?

牧永乐一愣,这小子怎么会知道?

最近牧氏有个项目需要买下天虎山旁边的一块地,无奈反复交涉很多次,就是无法成功。

“我实话跟你说吧,文若山就是我的父亲,我是天虎山的少主!”

牧永乐目光一凛。

虽然早猜到他在文氏家族应该算个人物,没想到居然是传闻已久一般人却很难见到的少主!

“你...”牧永乐目光疑惑难定的看着他,“你既然是少主,为什么要出卖你的父亲?”

“我跟他意见不一,我已经很久没回天虎山了!这一次,应该算是他给我的教训!”

说着,他抬头来望住牧永乐,“牧氏的新项目不正差天虎山的那块地吗?你以我为要挟,他自然就会答应了。”

见牧永乐仍是不相信,他继续道:“我这样做,只是让老头看清楚,我不是他手里一个听话的娃娃!”

“这么说来...”牧永乐终于出声:“我算是捡了个便宜?”

“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,能不能捡到,就看你自己的本事!”

看着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和眼底的嘲讽,牧永乐突地笑了,“文一鸣,我发现自己不是那么讨厌你了!”

闻言,他挑眉:“是吗?那可不可以让筱曦进来陪我?”

什么?

牧永乐一怔,“文一鸣,你可别想把她扯进来!别说你那么一块地,就是十块地,我也不会用她来交换!”

闻言,文一鸣的唇角漾出一丝苦涩。

之前他还真没想到,她还有牧永乐这么一个哥哥!

“牧永乐,这个算是我的请求!”

话说间,牧永乐捕捉到了他眼底的一丝无奈。

心中一动,难道这小子真的看上曦儿了?

“不可能!”

他立即严辞拒绝,“文一鸣,你想清楚了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的事情就免谈!”

说完,他即转身走了出去。

“说完了?”

见他出来,牧筱曦便往病房里走,一边道:“我进去看看他!”

“他睡着了!”牧永乐拉过她,“我们回去!”

牧筱曦一愣,睡着了,这么快?

“可是,睡着了也可以看看啊!”

他为什么一个劲的拉着她往外走。

“喂,乐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脸色为什么这么铁青?

牧永乐没说话,一路拉着她上了车,将车门落了锁,才道:“以后不准你来医院,也不准你来看他!”

“为...为什么?”

乐哥哥从来没有限制她做任何事情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牧永乐看着她精致的面容,心中一叹。

从男人的角度来看,筱曦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,难怪文一鸣那小子会动心思!

但是,从哥哥的角度来看,他是绝不会让妹妹跟那种人搅合在一起。

“筱曦,”他伸臂搂住她的双肩,严肃的说道:“你说从小到大,乐哥哥对你怎么样?”

他难得如此严肃,牧筱曦被吓住了,赶紧点头:“很好,很好!”

“那你就答应乐哥哥,以后都不要跟文一鸣见面了!可以吗?”

她一愣,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要求。

“你听哥哥说,”他疼爱的抚着她的长发,“文一鸣是天虎山的少主,是黑帮老大文若山的儿子,你不能跟他有任何瓜葛,明白吗?”

“天虎山的少主...”

牧筱曦喃喃念着,一颗心沉沉跌落。

走进家门,爹地妈咪还在等着他们。

“没事了吧?”顾宝宝冲乐乐问道,却见女儿脸色有些不对。

“没事了!”牧永乐不想他们担心,便拉过牧筱曦:“筱曦,你累坏了吧,赶紧上楼去休息吧。”

说着,他暗中捏了捏她的手,让她回过神来。

“我没事,爹地妈咪。”

她抬头勉强一笑,“我先上楼休息了,你们也早点休息。”

说完,她跟他们分别拥抱了一下,便先上楼去了。

“没事就好!”顾宝宝转头看着儿子:“你也快上楼去吧,雪宁还在房间等你呢!”

“好!爹地妈咪晚安!”

看着他上楼,顾宝宝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松懈下来。

“别担心了,这不是没事吗?”牧思远握住她的手,“亲家也没怪我们,也没有别的宾客受伤,顶多明天杂志乱写一通喽。”

“我是怕乐乐和雪宁不开心,”顾宝宝轻声道,“今天毕竟是他们结婚的日子。”

牧思远一叹,“事情都发生了,雪宁应该也不是小气的人,别想了。”

说着,他伸手去揉她皱起来的眉心:“别皱眉了,小心多一条皱纹。”

“反正都很多啦!”

“哪有?”他拉过她,唇瓣在她的额头一吻,“我亲一下,就消失了。”

她笑起来,他真是越来越像个孩子。

“好了,不想了,我们睡觉去吧。”

她拉着他往卧室走去,目光还是忍不住往楼上看。

她没告诉他,她担心的,还有曦儿呀!

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永乐走进卧室,大片喜庆的红色立即映入眼帘。

这不是他以前的房间,而是爷爷特地让人将两间大卧室改成了一间,又重新布局装修了一遍。

他走进来,看着酒柜旁烫金的大理石砖,不由地哑然一笑。

爷爷是把他这卧室,当五星级套房装修了吗?

“牧永乐,是你吗?”

这时,浴室的水声关小,传来章雪宁的声音。

他赶紧答应了一声,把门关了。

穿过小客厅,走入卧室旁边的衣帽间,他打开衣柜想找睡衣。

却见衣柜的左边一片色彩缤纷,都是--她的衣服。

唇边勾起一抹笑,他不由地伸手,手指夹起一片柔软的衣料。

结婚的感觉,愈来愈浓了呢!

“我洗好了,”这时,她的声音从卧室传来,“你要不要用浴室?”

他答应着,一边走出衣帽间。

穿着粉色浴袍的身影立即映入眼帘。

其实穿浴袍倒无所谓,关键的问题是这浴袍是真丝材质。

那般柔软的伏贴在她姣好的曲线上,而那及膝的裙摆,正随着她擦拭头发的动作轻轻摇摆,挑荡着那小腿白腻的肌肤。

牧永乐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喂,你可不可以不要穿这种浴袍?”

他必须要抗议,否则以后的鼻血肯定每日一流。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闻声,她转过身,“V”字领的衣襟带给他更多视觉上的“享受”!

而他立即又发现,她连内衣都没穿,居然就这样在他面前“晃动”!

“喂!”

他大步上前,邪气的搂住她的腰,如狼似虎的目光盯住眼前这可口的小白兔:“你是打算喜欢男人了,还是打算不把我当男人看?”

她一愣,顺着他的目光往下,居然看到了自己衣襟内的...

“色狼!”

她猛的一惊,立即跳出了他的怀抱,双手紧紧的拢住了衣襟。

“我是色狼?”

他挑眉,“你穿成这样在任何男人面前晃动,他都会变成色狼!”

“我,我...”她红着脸,“我忘了啦...”

刚才他不在这里,她便处理了一些工作,然后才去洗澡。

可能是太累,脑子迷迷糊糊的,她就没注意那么多,随便拿了一件从家里带来的浴袍。

“我马上去换!”

说着,她赶紧往衣帽间跑。

却被他忽然伸手,拦腰抱住,“雪宁,”他在她耳后吹气,“要不今晚上,你享受一下男人的滋味...”

她一怔,只觉一股莫名的暖流贯穿身体而过,她的脚趾头都忍不住蜷了起来。

“答应了?”

她的沉默让他的声音带了些许喜悦。

喜悦!

她想着这个词,心里荡漾阵阵甜蜜。

他会因为她愿意接受他而开心吗?

他现在的表情,是不是带着笑意?

她好想知道,便转过身来朝他的脸看去。

没错,他的脸上确实挂着笑意,但这笑意却是--带着坏笑和讥诮!

他在捉弄她!

怒火顿时从脚底往上冒,她狠狠的抬脚踢开了他,“答应?做梦!”

说完,她便朝衣帽间冲去。

“哎呀!你要谋杀亲夫?”

牧永乐捂着被踢的膝盖,忿忿不平的道:“不就跟你开个玩笑,至于下脚这么狠吗?”

果然是玩笑!

她恨恨的抓了一件衣服套上,牧永乐,你对女人,就从来没认真过!

从浴室出来,只见床上摆了两床被子。

一床她已经盖着,还有一床,显然是留给他的。

还好啦,至少不要他睡地板!

牧永乐一笑,爬进自己那床被子,又冲她的后脑勺吹口气:“睡着了?”

她没理会,应该还在生气。

“别生气了,”他伸手隔着被子推了她一下,“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吔!”

虽然不能做那个什么爱做的事情,但也不要把气氛搞得这么僵嘛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不需要蜜月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