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46章:不需要蜜月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46章不需要蜜月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喂,真的别生气了!”

他凑上一点,对着她的后脑勺道:“要不,我给你讲故事吧!”

讲故事?

他这是在哄小孩吗?

章雪宁气闷的撇嘴,转念一想,又翻过身来看着他:“你讲吧,如果讲得我开心,我就不生气了。”

他眨眨眼,她又反应就好,“那我给你说一个战场上的故事吧。”

“战场?”

他点头,目光亮晶晶的,显然对将要说出来的那个故事非常怀念。

“我以前是个雇佣兵,谁付钱,就帮谁去打仗!”他开始讲了,“有一次我们去沙漠边上的一个小城里,抓逃走的二十八个敌方...”

“二十八个?”章雪宁马上就被挑起了兴趣:“那你们有多少人?”

“我们六个人!”

闻言,她不由地挑眉,听他继续说:“其实我们主要的任务并不是要歼灭他们,而是要拿回他们偷走的一批钻石!”

说着,他一边调整了姿势,撑着脑袋看着她道:“那批钻石每一颗都非常珍贵,一旦流入黑市,就很难找回来了。”

“可是,你们只有六个人呀!”

“对,所以我们一个人要当四个人用。而我和另外两个伙伴的任务就是隐蔽在城门口,将每一个进出的人偷偷拍照,然后发给另一个人去做脸谱分析!”

章雪宁一愣,这不是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高科技吗?

牧永乐挑眉,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呢。“我们将照片发过去后,负责脸谱分析的人又将结果在十秒钟内发回来,如果可疑就当场毙掉!”

“当场?”

这对她来说,真的是一个故事!

“只是可疑而已!难道你不怕错杀无辜吗?”

“我怎么不怕?但团队合作,讲求的绝对服从命令!既然队长安排我做这样的事情,我怎能抗命?如果任务失败了,更会影响到我们这支雇佣军的形象!”

话是这样说没错,可如果他们的形象要用无辜的生命来堆砌,岂不是太过残忍?!

“你不要太担心了。”

他知道她在想什么,“我们不会随便开枪的,如果不是掌握了那二十八个人的准确资料,队长怎么会下达那样的命令?任务的结果是,我们开枪射杀的二十八个人没一个错误,钻石也顺利的被拿回来了!”

章雪宁听得浑身发麻,目光下意识的往他的双手看去。

这是一双杀过人的手!

“怎么,怕了?”

他故意猛地将手凑到她眼前,想将她吓一跳。

但她却摇摇头:“我不怕!我只是有点不可思议!”

或许,是因为战争这东西离她实在太远了。

牧永乐微微一叹,“那真的是另一个世界。”

好几次,当他从战地飞到度假岛,都会有从地狱到达天堂的感觉。

“人的命运真是很奇妙的!”

他感慨,“比起那些地方的人,上帝让我出生在一个安稳又富庶的家庭,对我真是一种莫大的恩赐。所以,我遇到什么事情都不烦恼,也不会计较,因为我拥有的已经太多了!”

说完,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又接连的打哈欠:“睡了,好累!”

他从小到大都非常好眠,片刻便沉沉睡去。

却不知身旁的人儿一直心潮浮动。

看来她一直以为他的无谓与玩世态度,其实是因为他的内心已经领悟到了真正的豁达。

给他的他不会拒绝,要走的,他亦不会挽留,是这样吗?

她轻轻一叹,脑袋不由自主的往他的肩头靠了靠。

那么,在他心里,又是怎么看待她这个与他有法律关系的妻子呢?

好想好想知道,好想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睡不着!

翻来覆去已经一个多小时,依旧睡不着!

牧筱曦抓着头发,却抓不出脑子里反复回想着的那句话:他是天虎山的少主!

“他是少主,关我什么事!”

只能气闷的抓过枕头对着被子一阵猛砸。

可是砸过了,心里却有些闷闷的发痛。

这时,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起,她拿过一看,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。

“喂?”好奇,这么晚了谁给她打座机?

“小天使!”

没想到话筒那头传来的,居然是他的声音。

她一怔,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。

“睡了吗?”他又问。

“嗯,嗯。”她赶紧回答,心虚的想要掩饰自己因为他而睡不着的事实。

“睡了?”

他的声音淡淡挑起,“那我岂不是吵醒你了?”

她一呆,听出了他语气里讥诮的成分。

他就是这样,什么时候都不忘取笑她!

想到这里,她的声音刻意变粗:“我睡不睡关你什么事?”

这满满的不愉快反而让他笑起来,“小天使也发脾气吗?”

然而,笑过之后,他忽然又道:“别对我发脾气了,我在护士站打电话,只能说一两句的。”

护士站?她恍然回神。

是了,这是座机号码,那他岂不是走出了病房?

可是他才刚刚动了手术啊?

“那你怎么不好好休息?”心中立即涌起阵阵恼怒:“有什么重要的事,非得下床给我打电话?”

他又笑了,声音却压低:“我想见你。”

嘶哑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掩饰,透着浓浓的思念。

“嗯?”她怔住。

“我想见你,”以为她没听清楚,他又说了一遍,“你可不可以过来?”

“我...”

她的心顿时乱成一团麻,找不出头绪。

他坚定的语气却透过层层迷雾,击入她的耳膜:“我等你!”

说完,他挂断了电话,却不立即离开,而是看着电话出神。

她会来吗?

其实他可以撑着去牧家见她的,又担心他这突然的举动会让她吃惊害怕。

所以,他只能要求她过来,他必须见到她。

刚才跟牧永乐谈话之后,他一直都睡不着。

心里有一种预感,如果今晚上没见到她,没能跟她说说话,或许以后,就找不到机会了!

可是,她会来吗?

牧筱曦放下电话,静静的坐了一会儿。

片刻,她皱眉,下床走到了衣柜前,换下了睡衣。

家里人都睡了,只留下客厅里淡淡的灯光,她轻轻走下楼,却听见有人叫她:“曦儿!”

闻声,她慌忙转头,勉强笑道:“妈咪,你还没睡啊!”

顾宝宝一直在担心她,怎么睡得着?

本来想去她房间,没想到才走到楼梯口便碰上了。

“你...”看她着装整齐的模样,“这么晚了,你还要出去吗?”

“是,是啊,”她从来不在顾宝宝面前撒谎,这时也只能实话实说:“我去看看,看看文先生。”

闻言,顾宝宝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,上前抓过女儿的手,“来,先跟妈咪说说话,好吗?”

她点头,跟着一起走到了客厅。

“曦儿,你跟文先生很熟吗?”顾宝宝也没有绕圈子,直接问道。

牧筱曦一怔,下意识的点点头,却又立即摇头。

看她这模样,顾宝宝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,“曦儿,你跟妈咪说说,文先生是做什么的?”

“他...”牧筱曦看看她,像是难以启齿。

但最终,母女之间建立的信任还是让她说了实话:“乐哥哥说,他是天虎山的...少主!”

--天虎山的少主--

顾宝宝目光一凛。

“曦儿,你怎么会认识天虎山的人?”

真是难以料到,善良单纯如她,怎么会跟那样的势力惹上关系?!

“其实是上次...”她把之前因为原料跟文一鸣认识的事情说了一遍,当然,她隐去了文一鸣曾非礼她的事情,以免妈咪担心。

想了想,她又把上次让家庭医生去给他取子弹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顾宝宝听得目瞪口呆,“曦儿,”她抓过女儿的手,“这么说来,你们其实已经交情匪浅了!”

“妈咪,”牧筱曦想了想,“你还记得小时候,乐哥哥曾被一个小男孩把头给打破了吗?”

顾宝宝点头,现在那条细小的疤痕还藏在乐乐的头发里呢。

只是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,难道:“那个小男孩就是文先生吗?”

见女儿点点头,她不由地暗叹一声。

“曦儿呀,”她暂且压下心中的担心,“妈咪问你,现在你和文先生是什么关系?”

什么关系?应该算是朋友吧!

但她又有如此强烈的感觉,他并不满足他们只是--朋友关系。

所以她吞吐着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妈咪这个问题。

顾宝宝却一眼看出了她的犹豫,“曦儿,这么晚了,要不你明天再去行吗?”

“明天?”

顾宝宝点头,“妈咪跟你说,这么晚还牵挂着的人,在心里一定有很重的分量。你现在最应该做的,不是跑去医院看他,而是仔细考虑清楚,你是否愿意把自己的未来跟文先生交集在一起?”

“妈咪...”

“去吧,去睡吧!”

她拍拍女儿的手,“文先生那儿你不必担心,我会让两个佣人阿姨特别去照顾他。”

闻言,牧筱曦只能怔怔点头。

她还能说什么呢?

起身,她往楼梯走去,走到一半才回头,大眼睛迷茫的看着顾宝宝:“妈咪,乐哥哥说,不让我跟文先生再见面!”

“他是为了你着想!”

但是,顾宝宝心中微叹,“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,妈咪相信你,也一定会支持你!”

“妈咪...”她不由地梗咽,“谢谢妈咪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哇!很久没睡这么好了!

牧永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却听一个女人声音说道:“牧永乐,起床吧,佣人都来催早餐了!”

他笑着睁开眼,正要说话,却见她只是换了家居服坐在一旁翻看着杂志。

“你今天不上班?”他愣然问道。

“上班?”

她比他更加奇怪,“有人新婚第一天就上班的吗?”

“那你今天做什么?”不料,他居然问出更更加奇怪的话。

“我...”

章雪宁转头来看他,正要说些什么,敲门声再次响起:“乐乐,雪宁,起床了吗?”

这次是顾宝宝的声音,“爷爷已经下楼了,你们也快来吧!”

“嗯,妈咪,我们就来!”

牧永乐赶紧抓过睡衣穿好,然后飞快的跑入了洗漱间。

章雪宁淡淡一笑,什么人来催他都不如搬出爷爷有用。

两人走下楼,只见一大家子已经围在餐桌边。

十岁的初蕊非常用功,一边吃早餐还一边看着英语。

牧永乐见了就怪叫,“初蕊,你以后是不是要考个状元?”

小女孩抬眼懒懒的叫了声二哥,二嫂,继续低头看书不理人。

章雪宁爱怜的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,她这模样,和当年的自己还真像。

“乐乐,雪宁,”这时,顾宝宝说话了:“你们准备去哪儿度蜜月?”

章雪宁往牧永乐看去,他们倒还真没讨论过这个问题。

只见牧永乐挑眉一笑,“妈咪,我们不去度蜜月。”

“不去?”牧何欢奇怪的瞥他一眼,“为什么?”

刚才他们还讨论要不要他留下来打理公司,等乐乐回来之后才去伦敦。

是啊,为什么?

章雪宁也疑惑的看着他。

就算是做做样子,也应该去的不是吗?

“公司很忙呀!”

他却皱起眉头,又伸臂搂过她的肩头:“雪宁的公司也很忙,所以我们就决定把蜜月延后。”

“有什么好忙的?”牧思远道,“再忙也不差这一个月的度假期。”

如果不去度蜜月,委屈了雪宁不说,亲家知道了也不会高兴的。

再者,乐乐在公司都忙些什么,他还不知道?

少他一个实在不算少啦!

牧永乐大概也猜到了爹地的心思,转头暗自冲身边的章雪宁使了个眼色。

章雪宁一愣,却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他是想让她开口拒绝蜜月吗?

这样家人就不会再说这件事了。

她拒绝是没有问题,只是,只是他真的这么不想去度蜜月吗?

“雪宁,”见她半晌没有反应,搂着她肩膀的手暗中捏了捏,“昨天你不是跟我说公司很忙吗?要不要去度蜜月,你决定吧!”

她来决定!

她低头,却无法对自己掩藏心中的苦涩。

再抬头,她的脸上又有了笑容:“爹地妈咪,最近公司在全力捧一个新人,实在太忙,蜜月以后再去也可以的。”

闻言,牧思远和顾宝宝对望了一眼,既然雪宁自己都这么说了,他们还能干涉太多吗?

“那好吧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顾宝宝冲她一笑。

章雪宁也冲她一笑,耳边,却是他清晰的吐气声。

尽管声音很小,其中却饱含轻松。

不用去度蜜月,整天与她相对,真的是一件让他感到轻松的事情吧!

“姑姑,”这件事搞定,牧永乐要说下一个问题了,“谢谢你给我找到雪宁这么好的老婆!”

牧初寒有点摸不着头脑,“怎么...突然说这个?”

只见他嘻嘻一笑,“我是赞姑姑眼光好呢!”

说着,他瞟了牧筱曦一眼,“姑姑,如果还有什么好的对象,你给筱曦也介绍一个吧!”

嗯?!

闻言,大家都愣了一愣,乐乐今天怎么了,一大早起来就操心别人的事?

只有牧筱曦和顾宝宝知道是怎么回事,相较于牧筱曦的惊讶,顾宝宝只是在心中沉思。

难道文一鸣有如此不堪?

乐乐不但阻止曦儿跟他见面,甚至还想要让曦儿这么快交到男朋友?!

“好啊,好!”牧风铭倒是非常赞同这个提议,“我抱上了重孙,还希望有时间能抱抱外重孙啊!”

气氛顿了一下。

“爸爸,你一定可以的!”

顾宝宝赶紧说,又道:“诺诺昨晚上睡觉之前,还吵着要和爷爷说话呢,您看他多喜欢您!”

“对啊,爷爷,”慕采馨会意,也赶紧转开话题,“昨天我去医院检查,医生猜我肚子里的是个女儿,您马上就可以抱抱重孙女了!”

闻言,牧风铭总算笑开了,大家庭的早餐,总算回复到了之前的热闹与欢乐。

只有牧筱曦,一个人默默的吃着,再也没说过一句话。

因为刚才说过的话,吃过早餐后,章雪宁便换了衣服去上班。

“我送你吧!”

牧永乐也换了衣服准备去公司。

她正要摇头,他又道:“晚上我去接你,我们一起去吃晚餐,然后一起回家。”

说完,他便拉着她往外走,没有给她异议的时间。

家里佣人来来往往,她一直等两人走到车库,才问:“你的公司真的很忙吗?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找个特别助理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