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47章:找个特别助理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47章找个特别助理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他看了她一眼,点点头,又问:“难道你的公司不忙吗?”

“我很忙!”

她强调了这点,才说出心中所想:“但不至于没时间去度蜜月。”

牧永乐抓抓头发,“其实,雪宁,”他也对她说出真心话:“我觉得我们俩真的没有必要去度蜜月!”

--没有必要--

章雪宁眸光一暗。

虽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,她的心还是感觉到了微微的疼痛。

“乐哥哥!”

这时,牧筱曦快步走了过来。

看她复杂的眼神像是有话要说,章雪宁扯住了正往车里钻的牧永乐。

“干嘛?”

他看着妹妹。

牧筱曦先往花园里仔细看了一遍,确定爷爷不在花园之后,才道:“为什么拜托姑姑给我介绍相亲对象?”

闻言,牧永乐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但她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,而她想要问的则是:“为什么要替我自作主张?”

她答应他不跟文一鸣见面,并不代表她也同意去跟陌生男人相亲。

“曦儿!”

牧永乐难得沉下目光,“你不要任性,乐哥哥不会害你的!”

牧筱曦喉头一堵。

他这样的话,掺杂了浓浓的亲情在里面,她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。

生气?

她做不到。

接受?

她亦不能。

“乐哥哥,”

她只能说:“你对我的好,我都知道,但我已经长大了,有些事我可以自己做主...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牧永乐打断了她的话,痛心的目光凝住她:“曦儿,你是不是再也不要乐哥哥关心你,保护你了?”

捕捉到他声音里的伤痛,章雪宁也不由地一呆。

还从来没有听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,他原来,并不是什么都不在乎!

“乐哥哥...”

牧筱曦的心也痛了,赶紧摇摇头。

他却并不想听她的解释,“曦儿,你想一想吧,只要我还是你的哥哥,我就不会让你跟文一鸣那样的人在一起,除非...”

他深吸了一口气,说出了最决绝的话:“你不再想要我这个哥哥!”

说完,他便坐上车去,连章雪宁都忘了载,便飞驰而去。

“乐哥哥!”

牧筱曦痛呼一声,忍不住流下了泪水。

“筱曦...”

章雪宁从随身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,“别哭了。”

牧筱曦难过的低头,双肩不住的颤抖着,看得出,她不但伤心也非常矛盾。

难道,她是真的喜欢上了文一鸣吗?

章雪宁心中沉沉一叹,如果真的是这样,牧永乐的干涉也是没用的啊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牧总,早上好!”

小秘书看着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人,面露惊诧。

牧总不是昨天才结婚吗?

怎么今天就来上班?

“让秘书主任来我的办公室!”

而且,牧总的语气听上去也非常不好哦!

“是!”

小秘书赶紧回答,要知道牧总来公司这么久,她还是第一次看他面色发沉的样子。

火大的将外套随手扔到沙发上,牧永乐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,翻了两页便狠狠的砸到了地上。

又是关于天虎山的那块地!

“怎么了?”

秘书主任正好走进来,将文件拾捡在手,“牧总,这文件可价值不菲,扔坏了不心疼?”

“我很烦啊!”

他咬牙切齿的道:“秘书阿姨,如果放弃这个项目,会怎么样?”

放弃?

秘书主任一愣,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这几个月来,虽然他处理公事非常吃力,却也努力处处维护公司的利益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她答道:“不是已经约好的文若山,三天后去谈合同?”

“我不想与文家的人牵扯上任何关系!”

牧永乐摇头,心中沉吟片刻,“如果损失在千万以内,我们就放弃这个项目!”

千万?!

秘书主任不知该哭该笑:“牧总,这个项目的总共价值已经超过五个亿!”

闻言,牧永乐呆了一呆。

继而,他发出一声悠叹,缓缓坐在了椅子上:

“看来...我真的不适合经商!”

看着他眼里流露出的挫败,秘书主任有些心疼。

虽然他从小到大都不及哥哥优秀,但他从来不嫉妒也没有失去信心。

他总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并将它做到最好,仅这一点,已经超过了很多同龄人。

“牧总,”

她真诚的说道,“你已经做得很好了!”

牧永乐淡淡一笑,“阿姨,你不必安慰我。我长这么大,人各有所长的道理还是明白的。”

说着,他抬头看着她,“但我绝对不会因为自身原因让牧氏蒙羞!”

话说完,他已经敛住了自己的情绪,转而问道:

“我可不可以聘请一个特别助理?”

秘书主任点头,又疑惑的问道:

“牧总有合适的人选了?”

他哈哈一笑,“当然。麻烦你请资产部的部长过来,这件事还需要他们帮忙!”

资产部?

秘书主任点头,心里却暗忖:资产部专门负责被收购公司的整合,难道他想要收购什么公司?

翻开三个月以来的公司记事簿,她却找不到任何关于此事的“线索”。

“秘书阿姨!”

这时,牧筱曦来到了她的办公室。

一进来,她便将一份计划书放在了办公桌上:

“秘书阿姨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为什么三天后要去跟天虎山的人谈合同,却不通知她?

她还是刚才听业务部的同事在议论才知道的!

“为什么我不知道?”

她是业务部副部长,即便不安排她出面,这么大的事情她又怎能不知道?

秘书主任也觉得奇怪,“牧总为这件事已召开了秘密会议,你没有参加吗?”

秘密会议?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昨天晚上在网络会议室,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!”

因为是网络会议,所以她并不知道牧筱曦没有参加。

牧筱曦深吸一口气,心里已经大概明白。

乐哥哥不让她与文一鸣见面,连与文家有关的事情,也一并将她排除在外。

但这是不是太公私不分了?

“我自己去问他!”

她咬唇,转身便朝外走。

“牧部长!”

秘书主任却叫住了她,“我看...”

她望着牧筱曦转回来的双眼,“你暂时可不可以不要去?”

面对着她的疑惑,秘书主任微微一叹,“刚才我去总裁办公室,牧总正为这件事发脾气。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工程价值太大,他一定会放弃。”

“放弃?”

牧筱曦走回办公桌前,“为什么放弃?”

秘书主任一笑:

“这个你比我清楚对吗?”

秘书主任是何等聪明的人!

将她没有参加会议和牧永乐早上发脾气的事情联系起来,就知道这件事一定与她有关。

“牧部长!”

说着,秘书主任又轻轻一叹,“我看着你们长大,牧总从来都活泼调皮,积极乐观,我还从来没见过他像今天早上那样,眼神里都透着落寞。”

闻言,牧筱曦一呆。

“所以,你不如相信一次他的决定。他是不会伤害你的!”

秘书主任的话久久盘旋脑海,牧筱曦在办公室的沙发坐下,沉沉一叹。

原来,她和文一鸣的事情,已经让乐哥哥苦恼到了极点。

无论他是出于什么原因,也不管他心里真实的想法是什么,但若现在有一个人对她说:牧筱曦,在乐哥哥和文一鸣之间,你选择谁?

她的答案是什么呢?

当然是--

突然,电话铃声响起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拿起来一看,是昨晚那个座机号。

是他!

心念及此,拿着电话的手不由地发颤。

要接吗?

该说些什么?

心里透出阵阵无助,思绪却陡然明了。

是啊,如果真要做个选择,她一定会选乐哥哥不是吗?

否则,在看到他来电的此刻,她怎会犹豫?!

抿唇,她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牧筱曦,那两个佣人是怎么回事?”

他的声音带着火气,显然似被惹怒了。

“那是我妈咪派去照顾你的。”

她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,“你有什么需要,可以跟他们说。”

声音顿止,似他也愣了一下,才道:“我需要你!”

一颗心狠狠一颤,为他如此简单又直白的话。

可是,他知不知道,或许就是他这样的态度,才让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。

“你...别开玩笑了,”

她淡笑,“我现在去出差,要一个星期以后才能回来。”

他没有立即说话,像是在分辨她话里的真假。

她也没出声,因为这个本来就是找的借口,而不是掩盖真相的谎言。

好久,他终于出声:“那你回来再到医院来,我等你!”

说完,他挂断了电话,不想听到她更多的借口。

一个星期是吗?

他可以等。

将电话放到一边,牧筱曦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思绪混乱成一团麻,她不愿再想,翻开了办公桌上的文件。

让她,暂时逃避吧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像是知道她心情不好,虽然人在办公室,秘书和部门里的人都很少拿事情来烦她。

是了,没有蜜月的婚姻,在她们看来肯定不太幸福!

章雪宁淡淡一笑,又拿过一份员工交来的企划书仔细研究。

不出一个小时,企划书里很多不合实际与不切实宜的地方均被她一一改过,等会拿出去,员工们一定又会说要将这份企划书视为“宝典”。

虽然她不过二十七岁,捧红的模特却有二十来个,对这些流程与手段,对这个行业各种突发状况,她都已经了如指掌。

这里面,有一点天份,最多的则是努力。

她曾为了一场秀二天二夜没有睡觉,凭借的是一种韧性与发狠的态度。

可是现在...

她揉揉发胀的太阳穴,起身缓缓走到窗前,她对这个行业的激情似乎在慢慢减退了。

是因为太熟悉了吗?

还是因为自己其实想要做更多的事?

又或者,这些心情只是因为婚后身份的改变而产生?

是啊,她已经是牧太太了呢!

“章总!”

这时,秘书敲门走了进来,她赶紧收拾自己的情绪,回到办公桌前坐好,“什么事?”

秘书将财务报表交给她,“章总,财务部核算过了,我们可能没有那么多资金一次性培养这么多新人。”

她微微一愣,看着财务部的报告。

报告中建议的人数居然只有她预想的一半不到!

“差这么多?”

她皱眉,“不能精打细算吗?”

“章总,这已经是最优化的方案,”

秘书摇头,“主要是几个美国籍的模特抽成太高,我们根本没能赚到什么。”

虽然他们的名气给公司带来很多工作任务,但除去杂七杂八的费用,还有员工工资,再加上不断的培养新人,公司能调动的现金就少之又少了。

章雪宁点头,“我知道了,我再想想!”

“章总,”

秘书跟了她多年,算是半个助手,“我看培训计划就压后吧。”

压后?

不知道为什么,她只觉一种无力的厌倦。

“章总,”

话说间,又一个秘书在门口敲门:“牧先生来了!”

牧先生?

骤然听到,章雪宁一时间还没能反应过来,却见门口走进一个高大的身影。

“牧永乐!”

她诧异的起身,没想到他居然到公司来了。

牧永乐冲她挑眉,不就是他来了嘛!

“牧先生,你好!”

那秘书嘻嘻一笑,便先转身出去,把空间留给了两人。

“你的公司规模还不错嘛!”

他在沙发坐下。

“哪有?”

她的语气有些微微的局促。

或许是因为这属于她另一个私人空间的办公室,因为他突然的到访,而显得不太一样了。

“跟牧氏比起来,简直九牛一毛!”

闻言,牧永乐意味深长的一笑,“像你这种商业人士,是不是生意越做得大,才越开心?”

她一愣,目光顿在他的脸。

话虽然没错,但他说出来的,为什么和她刚才思考的问题,如此契合?

不经意间,却凝住了他黝黑发亮的双眼,像是被什么魔力吸引,她不由地心口一窒。

“这个...”

她尴尬的清清嗓子,“这个我也说不好啊,你要喝什么?茶还是咖啡?”

赶紧转开话题。

“你不是想要让我把咖啡当晚饭喝了吧?”

他戏谑的一笑,目光往她的办公桌上一瞟。

她顺着看去,才发现原来已经六点多。

在他面前,她怎么总是走神?

她有些恼怒自己似的咬唇,吐了一口气:

“那我们去吃晚饭吧!”

两人来到牧永乐预定的酒店包厢,一进门来,便看见餐桌上摆放了一大束的白玫瑰。

“这...”

酒店送的?

“送给你的!”

牧永乐笑道。

送给她的?

章雪宁看着那白色的花瓣,缓缓坐下。

“白色玫瑰,”她伸手拈起其中一朵,“可以代表快乐的友谊。”

尾音淡淡而落,心里那泛起的,是欢喜还是失落?

“不正代表我们吗?”

他说着,一边拿过菜单,“你要吃什么?”

她收拾起自己的情绪,“这里的酱汁饭非常不错,我吃那个就可以了。”

服务生记下菜名出去后,她才道:

“我们不赶回家吃晚饭,没关系吗?”

“没事,”

牧永乐摇头,“家里人多,又各自有事,妈咪只要求我们尽量陪爷爷吃早餐就行了。”

她点头,想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,又不禁说道:

“你之后有没有给筱曦打电话?”

见他沉默不语,便是没有了。

她抿了一下唇,“其实...你那样说,筱曦真的很伤心。”

“你觉得,我那样做有错吗?”

他反问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。

她也知道文一鸣的身份,倒可以站在他这一边,帮着劝说筱曦。

然而,她却道:

“如果你问我心里的想法,我觉得你不能这么干涉筱曦的私事。”

“私事?”

他目光一沉,“你说她跟文一鸣交往是她的私事吗?如果你有个妹妹,跟那个每天都混在在枪口、毒品、走私、夜总会的男人交往...”

他越说越激动,目光也变得极其严肃:

“你还会认为这是她的私事吗?”

原来他是担心筱曦跟文一鸣在一起,会受到伤害!

可是,她摇摇头:

“你难道不知道吗?文一鸣有自己的公司,他已经在渐渐洗清自己的...”

“怎么洗?”

牧永乐的眼底闪过一笑嘲讽。

是的,他觉得她的话非常可笑:

“一个人如果生下来血液就是黑色的,他能洗白吗?”

“你...”

章雪宁可不怕他,“你这么说太没有道理了!”

“没有道理就不要继续这个话题!”

他也生气了。

强忍着心中的怒气,只因他还记得今天约她出来吃饭的目的:“筱曦的事情,你不用管了!”

===亲们,月底了,票票再不用就作废了,快拿出来砸给某影吧~~~\(o)/~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交换还是利用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