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49章:交付你我所有的信任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49章交付你我所有的信任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永乐一愣。

才明白筱曦竟是以为章雪宁爱上了他!

尽管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但唇边还是逸出了无法忍耐的笑意。

他在笑?

他觉得她的话很可笑?!

“乐哥哥,你...”

“筱曦,”他摇头,阻断了她的怒气:“如果你担心的是这个,实在没有必要。”

“没有必要?”

他点头。

不是不明白她的疑惑,但他也不能将章雪宁的私密隐私说出来。

他只能说:“总之,你不用担心了,也不要管这件事了。”

说完,他大手一挥,示意这件事到此为止。

但牧筱曦怎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就这样离去?

先不管雪宁是她的好朋友,即使是一个不相关的人,一旦成为她的二嫂,她不是应该也要关心和爱护的吗?

“乐哥哥,我只想知道,如果有一天雪宁知道了,该怎么办?”

“她不会知道的。”

牧永乐挑眉,眼里仍透着笑意:“除非,你把刚才对我说的话,又去对她说一次。”

看着她怅然的表情,他笑出声来:“筱曦,乐哥哥知道你不会这样做的。不过,这件事真的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严重。”

他耐心的再次解释:“第一,收购公司的事情雪宁自己也同意了,再说,我聘请她做特别助理,是开出了丰厚的条件,而且我相信,她在牧氏这样的大公司,才会发挥出她最大的才能!”

牧筱曦依旧只是看着他,不发一语。

渐渐变化的,是她愈发显得陌生的眼神。

这一刻,她竟然觉得眼前这个人,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。

“你不是原来那个乐哥哥了!”

她突然说。

牧永乐一怔,“筱曦,你...”

她摇摇头,“以前的乐哥哥不会对别人的感情这么无所谓,更不会认为钱可以抚平一切。”

“筱曦,”他的眉头高高拧起: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顿了顿,他忽然凝住她的双眸:“还是因为文一鸣的事情,你对我很不满?”

闻言,牧筱曦难以置信的看了他一眼。

他真的不是以前那个乐哥哥了,他们兄妹之间,已经有了隔膜!

她不再能够猜透他的想法,他也不再能体会和理解她的心思。

“我没有什么对你不满的。”

心里有些难过,她不愿再说下去,“我只希望你不要伤害雪宁,她是...那么好!”

绝不是你游戏人间的对象!

深吸一口气,她转身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总裁办公室。

--伤害雪宁?--

牧永乐烦恼的抓抓头发。

他以为自己应该是实现了章雪宁的梦想,然后又满足了自己的愿望,这怎么能叫做伤害她?!

怎么能?

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下班回到家,发现大宅冷清了许多。

是了,爹地妈咪和哥哥一家去了伦敦,姑姑和姑父陪着初蕊去参加国际大赛。

而筱曦,今天跟他闹了别扭,一定又去自己的公寓住了。

“乐少,你回来了。”

佣人赶紧上前为他拿过大衣,他随口问道:“爷爷呢?”

“老爷已经吃过晚饭了,正在阳台上休息。”

他点头,径直来到客厅外的大阳台。

只见奶奶正坐在一旁泡茶,爷爷则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。

听到脚步声,他睁开眼来,脸上浮现开心的笑意:“乐乐来了。”

到了这个年纪,他除了多见到亲人,已别无所求。

“爷爷!”

牧永乐见到他的第一件事,永远都是大大的啵一个,惹得他发笑。

“你这孩子!雪宁回来了吗?”

闻言,牧永乐微微一愣。

他回来时倒没给她打电话,想来她应该也很忙吧。

“你们啊!”

他的沉默已让牧风铭猜到了几分,“明明新婚燕尔,却都往公司跑。”

说着,他瞥了孙子一眼:“我问你,你们什么时候给我生个重孙抱?”

这个...

牧永乐呲牙,这个技术性的问题,他还真没跟章雪宁讨论过。

看来有时间他们还真得好好研究一下,用个什么办法才能弄个孩子出来给长辈们交差。

“爷爷,你不用担心啦!”

他笑道:“雪宁将会成为我的特别助理,到时候我们在一起上班,工作时间也不会分离了。”

“特别助理?”

闻言,牧风铭的目光顿在了他的脸上。

蓦地,一丝精光从眼底浮现,他不由地眯起了双眼。

“爷爷!”

牧永乐挑眉:“干嘛这么看我?”

牧风铭没说话,片刻,却自喉间发出了几声干笑。

“乐乐啊乐乐...”

说着,他又笑了。

谁说乐乐不如欢欢聪明,依他看,未必!

爷爷笑得好恐怖!

牧永乐一边吃饭,想起刚才牧风铭的笑声,还有些心里发凉。

难道爷爷猜到了什么?

他皱眉,仔细回想着自己刚才说过的话。

没什么纰漏啊!

他不过是跟爷爷把特别助理的事情汇报一下而已,除非爷爷是神仙哦,才能看到他的心思!

“少奶奶,你回来了。”

这时,门口响起佣人的声音,接着就是章雪宁的声音:“嗯。我已经吃过饭了,你不用去忙了。”

牧永乐玩味的一笑,朗声道:“老婆,你老公我可是一个人在这里吃饭哦,你也不来陪一下?”

听得客厅里静了几秒钟,然后才响起脚步声。

片刻,她的身影出现在餐厅门口:“这么晚吃饭?”

牧永乐笑道:“秘制的乳鸽汤,你要不要尝一尝?”

说着,他拿过另一只碗,勺了满满两大勺。

见状,她不得不走过去,在他身边坐下来。

其实,她也正好有话要对他说。

“今天,我跟公司下属们一起吃了个饭。”

轻轻的喝了一口汤,她便说道。

牧永乐瞧了她一眼。

听她这有些凝重又感伤的语气,今天难道吃的是“散伙饭”?

果然,她继续说道:“他们知道我不管他们了,一个个伤心得好像小孩子。”

话说间,她虽然是笑着,唇边却是满满的苦涩。

毕竟是自己一手创办的,从一个模特、一间小小的工作室到今天的公司,她付出了别人无法想象的心血。

牧永乐一愣。

那一抹在她唇边萦绕的苦涩,似乎也将他的心浸苦了。

“雪宁...”

他心软了,几乎就要说出她可以再考虑看看之类的话。

但她的目光却陡然变得坚强,继而朝他看来:“人生无不散之筵席,牧永乐,我答应你了,我会出任你的特别助理。”

她答应了!

可为什么他并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快乐,而是呆了一呆,才点头:“哦。”

“怎么?”

她挑眉,“你不高兴吗?还是你已经改变了主意?”

“不会,不会!”

他摇头,抓过了她的手:“你放心,我不会随便派个什么人去管理你的公司,一定是要有能力又肯干的人!”

“谢谢!”

她的目光落在两人交叠的手上,面颊微微一红。

却又,不舍得将自己的手抽出来。

因为,他的手掌好大,好温暖,带给她无数的安全感。

然而,他却蓦地收回了手,结束了这个本就无意识的动作。

“既然决定了,那明天就上任吧!”他说。

“明天?”

这么快!

她正要说话,却见他眨眨眼:“雪宁,明天有个非常棘手的事情,我需要你帮忙哦!”

又是这句话,又是这样的眼神。

无奈她却抗拒不了,只能不争气的点点头。

于是,第二天,她便换上了非常标准的职业装,跟着牧永乐来到了办公室。

只见沙发边的空地放了一张办公桌,上面空空如也,显然是才搬来的。

“难道我的办公室,也在这里?”她奇怪的问。

“当然!”

他瞟了她一眼,本来只想略做说明,却见她脸上浮现的,居然是难得的呆呆表情。

坏笑在他唇边漾起,他走近她,低头,唇瓣凑在她耳边:“看来你还不是很清楚特别助理的意思!”

他将--特别助理--四个字咬得好重,其中的暧.昧不言自明。

她一愣,奇怪的转头来看他。

不经意间,柔软的红唇便如羽毛般轻轻刷过了他的唇。

“对不起...”

她赶紧往后退了一步,强忍心中那颤栗的悸动,一张脸却不由控制的绯红成一片。

牧永乐瞧着,觉得好玩极了。

在商场上面对再激烈的竞争,都能扛下来的女人,居然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心慌意乱?

他坏心的再走近一些,想要看到她更多羞怯的模样。

“你...”

她又后退,他却紧追再上前,最终,她被逼到了墙角。

这很奇怪不是吗?

她明明可以推开他,质问他在做什么的!

可内心深处,像是有只大手抓住了她的声音,不让她出声,打破这让人尴尬又兴奋的感觉。

也许,对她来说,能这样靠近着他,早已变成一种本能的渴求。

“有件事我忘记跟你说了!”

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环绕,“很重要的事。”

“什...什么?”

她先把手往后放,又忍不住分列两边抓住了裙摆。

不敢看他的双眼,却又难以不被那深邃的眸光吸引。

她根本,就变成了一个局促不安的小女孩。

“爷爷昨天问我,”他笑着,满意的看着她因为他慌张的模样:“我们什么时候生个重孙给他抱?”

重孙?

她瞪大双眼,陡然清醒过来,“你...你又在拿我开心!”

可恨她自己每次都这么不争气!

“走开!”

她恼恨的推开他,瞪视他泛笑的双眸:“牧永乐,是不是很好玩?”

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,是不是让他感觉非常高兴?!

却见他耸肩,“雪宁,我倒怀疑你是真不喜欢男人吗?”

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她一呆,赶紧垂下头去。

心里却又在问自己:为什么要躲避?

不是想要告诉他的吗?

这难道不是个好机会?

但是,如果她现在接了他的话他,岂不是承认她不但喜欢男人,还喜欢他?!

“牧总,你在里面?”

犹豫间,外面突然传来秘书主任的声音。

暧昧的气氛瞬间消散,牧永乐清了清嗓子,叫她进来。

章雪宁赶紧整理了一下被自己抓皱的裙子。

“章助理也来了!”

秘书主任笑道,“章助理见谅,在公司我就不称呼夫人了。”

“应该的!”

章雪宁走上前,接过她递来的资料。

翻开一看,都是关于天虎山那块地的。

昨天牧永乐已经跟她说过今天得去跟文若山谈合同,她得趁去之前这几个小时,好好了解一下情况。

“牧总,等会去天虎山,要带几个秘书?”秘书主任继续请示。

牧永乐瞟了一眼正认真翻看资料的章雪宁,淡淡道:“一个就可以了。”

雪宁,对付那个狡猾的文老头,今天就看你的了!

章雪宁做事非常认真,上了车之后,还反复拿着合同与资料翻看。

她谈过太多合同,也形成一个独特的习惯,就是在双方沟通之前把合同一些重要的条款都背下来。

这样,对方若有什么疑问,她可以随口说出来,而不是临时去翻看那几页印刷纸。

“难怪你工作压力那么大!”

牧永乐听得咂舌。

他在读书的时候就恨透了要背诵的东西,更遑论这些条款?!

章雪宁淡淡一笑,只道:“以前我听家里的人说,跟文若山做生意,表面看上去好像占了很大的利益,实际做下来才发现,他赚的比谁都多!”

她难免有些担心:“我第一次代表牧氏去跟他谈生意,最怕有什么失误的地方。”

若让牧氏蒙受损失,就是她的罪过了!

“怕什么?”

牧永乐冲她一笑:“牧氏比你想象得要结实,你只管按你的方式去做就行。如果他们要动粗的话...”

他们是黑帮出身,难免会让人想到担忧这个问题,。

但牧永乐丝毫不怕,重重的一拍xiōng部:“我第一个挡在你前面,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他的模样让人看了好笑,又不禁心头发暖。

她知道他不是嘴上说说的,上一次在工厂的时候,那个经理态度不好,他不是也立即将她拉到身后了吗?

“我相信你!”

她望住他的双眼,真诚的说:“我一定尽力为牧氏争取最大的利益。”

只有这样,他的总裁之位才会坐得没有烦恼。

收到她美目里的信任,他不由地一怔。

--如果她以后知道了,你打算怎么办?--

此刻,他才意识到筱曦话里的担忧不无道理。

至少,如果她真的知道了他的用意,他可能会失去这美丽的充满信任的眼神。

思及此,他的心像是被什么重重一捶,有些闷闷发痛。

“雪宁...”

不由地出声,不知是为了安抚自己还是劝说她,“别太拼命了,别...”

他这是在关心她吗?

她抿唇一笑,无声的示意他不必担心,又低头继续翻看那些资料去了。

大概是文若山有交代,车子刚驶入天虎山,立即有一辆黑色的车子在前面带路。

爬到了半山腰,车子便在一栋欧式建筑前停下。

牧永乐便要推门下车,章雪宁抓住他的胳膊,转而对前面的秘书道:“麻烦你,先下车跟他们确认一下文若山在不在里面。”

牧永乐疑惑的挑眉,她目光严肃的说道:“你是堂堂牧氏的总裁,怎么能亲自去看他在不在?文若山的气势从来都很嚣张,跟他打交道,首先不能让自己矮了三分!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他更加疑惑,难道以前她有跟文若山打过交道?

却见她摇头:“我有个同学曾经和天虎山的人做过生意,昨晚上硬是被我缠问了好半天。”

他陡然明了。

昨晚上他一觉醒来,床边还是空的。

还以为她一个人睡在了外面小客厅的沙发,走出去一看,才发现她竟然还在书房里忙碌。

以为她是忙着处理自己公司余留下来的事情,没想到她是在为了今天的事情做功课。

而且还做得这么细致丰富!

片刻,秘书走出来,后面还跟了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。

章雪宁依旧不动声色,直到其中一个高大的男人俯身敲了敲车窗,她才把车窗按下来,问道:“请问文总在里面吗?”

高大男人点头,“文总请牧总进去!”

说着,他伸手来开车门,道了一声:“请!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谢谢你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