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50章:谢谢你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50章谢谢你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章雪宁跟在牧永乐的身后,走进了这高大的欧式别墅。

里面的装潢异常豪华,大厅虽然空荡,却因为大理石的墙面而显得异常肃穆。

这大概是天虎山的办公楼吧!

她心里暗忖,能有这样整洁的办公楼,天虎山势力的疾速发展也并非没有道理。

“牧总这边请!”

高大男人往楼梯口做了个请的手势,直接带他们来到了二楼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。

虽然这里的装潢都是按照大公司办公室的模式,但门上是不挂牌的。

或许,这也是“**”的独特方式吧。

两人在沙发坐下来,便有人来上茶。

那高大男人道:“两位请稍等,文总马上就过来!”

说完,他便匆匆退出去了。

章雪宁见四下无人,赶紧低声对牧永乐说道:“你还记得文一鸣担任总裁的那家公司吗?”

见牧永乐点头,她又道:“那就是文若山用来洗白的公司,这一次我们跟他合作,也一定要咬住那家公司,千万不可跟天虎山或者文若山个人签合同。”

牧永乐微微一怔,立即明白了其中利害,认真的点点头。

这时,门被推开,先走进来的依旧是刚才那个高大男人。

他进来之后,立即站到了门边的角落,低头将另一个男人迎了进来。

看这个架势,章、牧二人便明白是文若山来了。

果然,一个两鬓发白,却精神健硕的老者跟着走了进来。

看他的年纪约莫六十岁左右,左边眉骨有一道暗紫色的长疤,确是文若山无疑。

“文先生,你好!”

章雪宁站起身,摆出一个职业的笑容。

待她问好之后,牧永乐才起身,冲文若山伸出了手:“文总,初次见面,幸会!”

文若山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们一眼,伸手与他握住:“牧总,何必如此客气?”

说着,他示意两人坐下来,自己也在他们对面坐下了。

“牧总,”他看着牧永乐,“我跟你父亲也有些渊源,不知道他现在可好?”

牧永乐挑眉淡笑:“家父很好,多谢文总关心。”

爹地怎么没跟他提过,他和文若山认识?

想来牧氏做的都是正当生意,文若山应该只是想套近乎罢了。

这样想着,牧永乐对他这句话并不在意。

身旁的章雪宁却开口了:“那太好了!文总,既然您跟我们老总裁认识,今天的事情就好谈了!”

闻声,文若山睨了她一眼,心中不由地一怔。

好一派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!

牧永乐坐在她身边,倒像个观光客而非总裁了!

表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的,只问:“牧总,这位是?”

这时候她可不能僭越,只是默默听牧永乐介绍。

“她是我的特别助理。”

听到这里,她便适时的微微一笑。

正欲开口说些客套话,不料他却继续道:“也是我的妻子,章雪宁。”

他干嘛说这个!

她暗中瞥了他一眼,却见他的眼角浮现着笑意。

心里噗通一跳,他在笑,而且是高兴的笑意。

这意味着他很高兴把她的身份介绍给别人吗?

“哈哈!”

闻言,文若山爽朗一笑,“看来牧总不仅是娶了个老婆,更是为自己找了一个得力的助手!”

“高明,实在是高明!”

听着他的夸赞,章雪宁双颊微微泛红,赶紧拿出准备好的合同,“文总见笑了。不如我们先来谈合同吧,不要太耽误文总的时间!”

文若山但笑不语。

他先将合同看了一遍,才道:“价格是没有问题的,牧氏这么大的公司想要买我们的地,我也感到很荣幸。”

顿了顿,他继续道:“不知道你们买地来要做什么?”

“建别墅区!”

这不是什么机密,牧永乐坦然答道。

“别墅区?”

闻言,文若山难掩惊讶,“牧总,难道你不知道天虎山是什么地方吗?”

有谁会愿意跟天虎山做邻居?

章雪宁笑道,“文总,天虎山一带风景秀丽,空气清新,多少人想要来这边定居,只是苦于没有开发商在此开发盘!”

说着,她自信的目光定在文若山的脸上:“况且,我素闻天虎山纪律严明,那些个‘扰民’的事情,好像从来也没有发生过啊!”

像是被她眼中满满的自信给怔住,文若山愣了一下。

论钱财势力,他多到令人羡慕。

但是他走的始终都是“黑路”,他这一生似乎都没有体会过,这种从心底而发的自信!

“章小姐!”

他若有所思的道:“你是说那些购买别墅的人,根本不会介意旁边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天虎山?”

闻言,章雪宁笑出声来,“文总言重了。天虎山一不杀人放火,二不是抢夺钱财,对大多数人来说,不过是道不同罢了,又何来害怕?”

“而且这么多年,天虎山怕过别的什么人吗?大家都是各走各道,互不相干而已!再说了...”

话到此处,她虽然面上带笑,心里依旧暗吸了一口气。

“我二年前就与文先生的儿子认识,文公子是个光明磊落的人,我们也一直是朋友!”

今天谈判的关键就在这里!

而这一番措辞,她也是斟酌了很多次才确定的。

记得婚礼的第二天,她曾独自去医院看过文一鸣。

当时她心里有一些疑问,必须当面跟他问清楚,所以她去医院这件事没有告诉牧家任何人。

“为什么昨天你会无缘无故来参加婚礼?”

“为什么那个人只打中了你?而且...还只是这么无关紧要的位置?”

这样的问题很奇怪,好像嫌那个人没有将他打死!

但文一鸣听了,却笑起来。

“章雪宁,一个女人聪明过头了,可不是件好事!”他冷声警告她。

她既然独自去了医院,几乎是做了被他一枪打死的准备,还会怕他的警告?

“文一鸣,我现在已经是牧家的人,任何有可能伤害牧家的事情,我都要阻止,你明白吗?”

“牧家人?”

闻言,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双眸不禁黯然。

片刻,他才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伤害牧家人!”

“那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“我只是...借用一下牧家的势力!”

文一鸣沉沉一叹,“牧家不是想要天虎山的那块地吗?用我做筹码去跟文若山谈判,他会答应你们的!”

他说的没错。

在牧氏想办法尝试与文若山接触两个月未果后,牧永乐出面提到文一鸣在他的婚宴上中枪一事,文若山便答应与牧氏谈合同了。

个中的缘由也不难明白,文一鸣将自己的恩怨带到牧永乐的婚礼,才引起了婚礼的混乱。

搅乱了婚礼不说,更使得当时参加婚宴的众多上流人士不满!

如果牧氏想要追究天虎山的责任,一定会得到众多上流人士的声援。

如此一来,对天虎山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!

所以,为了安抚牧氏,文若山只能对这块地松口!

正因为如此,章雪宁才在此时刻意提到自己与文一鸣的朋友关系,想要对文若山达到敲山震虎的功效!

否则,在签订合同这个紧要关头,如果还任由文若山东拉西扯的找借口,岂不白白浪费时间,节外生枝?!

“你和一鸣是朋友?”

文若山眼中精光一闪,不由地干笑了两声:“一鸣能有章小姐这样的朋友,真是他的福分!”

说着,他将合同放到了茶几上,不再拐弯抹角:“地我可以卖给你们,我只有一个条件!”

“文总请说!”牧永乐道。

“我要承包别墅区建设百分之五十的工程量!”

没想到他会开出这样的条件,章雪宁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,与牧永乐对视了一眼。

文若山紧接着道:“牧总放心,文家名下的建筑公司,已进入A类建筑公司行列,完全符合你们的要求!”

“而且...卖地拿工程,这是惯例!”

闻言,章雪宁已经心中有数,看来他是必定要从中拿点工程不可了。

“卖地拿工程,是惯例固然没错。但从惯例来说,决不能拿到百分之五十!”

牧氏自己也有A类建筑公司,自己能承建得越多,赚的钱也越多,她没有理由让文若山拿去百分之五十这么多。

文若山自然也猜到了她这番心思,笑道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百分之二十!”

她还了一个价。

牧永乐心中结实一愣。

一下降了百分之三十这么多,难保文若山觉得颜面无光,从而恼羞成怒!

果然,听了这个话,文若山冷笑两声,眼中已露杀机。

章雪宁面无惧色,依旧直视他的双眼:“文总,三年前牧氏买了金控集团的一块地,一分钱的工程都没有签,老实说,如果不是看文总有A类建筑公司,而文总又与我公公私交不错,牧氏是绝对不会破例的!”

“你的意思是...”

文若山还在笑,但双拳已渐渐收紧,那阴郁的杀气在眉间腾腾翻滚,“这倒是给了天虎山天大的面子?”

牧永乐赶紧暗中抓住了她的手,示意她不必再说下去。

文若山是个丧心病狂之徒,他们没必要跟他硬碰硬。

然而,章雪宁却只是暗中回握了他一下。

紧接着,她又继续迎上文若山的怒气:“这不是给天虎山面子,而是给天虎山招财进宝!”

“文总,整个别墅区占据两千多亩,百分之二十的工程量是多少钱,您一定能算出来!”

文若山眯起双眼瞧着她,没有说话。

她继续说道:“我们都是商人,到嘴的肥肉谁不想独吞?牧氏现在有心和文总分享,希望文总不要逼人太甚!”

这句话说得太不客气,站在门边的男人立即冲了上来,低吼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文若山赶紧抬手制止了他进一步的行为,嘴里逸出几个字:“百分之二十五!”

“成交!”

这一次,章雪宁却非常干脆的拍板。

在场的人都是一愣。

她却已将合同递到了牧永乐的面前,“牧总,请您加上这句,然后签字盖章,我们先跟文总签一下初步的合同。”

“这...”

文若山这才反应过来,低头无奈的一笑。

这丫头最开始一定在心里把数字定在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之间,只等他亲口说出一个数字,她正好顺水推舟,让他再无计较的余地!

“牧总,你真是娶了个好老婆!”

他微微一叹,提笔在合同上签下了名字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刚才真是太危险了!”

上车后,一旦离开她文若山的势力范围,牧永乐便开始“教训”身边的女人。

“你看他那样子,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,你居然还敢继续说话?”

他又恼又怜的拍她的手,“难道你害怕吗?”

章雪宁摇头,“你越怕,事情就越谈不好!再说了...”

她冲他一笑:“我身边坐了个牧氏的总裁,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!”

他瞥了她一眼,一点儿也不相信她的话。

他又不是没见过她跟人谈判的模样,只要她认定的了事情,就算是孤身一人,她也敢勇往直前!

“哎!”

这时,她却不无失落的叹气,“还是送出去了百分之二十五的工程,好多钱啊!”

他心中不忍,“没关系,不送出去,哪能赚回那块地?”

“你也猜透了他的心思?”

她转过头来,美目亮晶晶的看着他,“我也猜到那是他的底线,可是白白送出那么多钱,我还是有些心疼嘛!”

真是傻瓜!

就算没有送出那些工程,赚来的钱也入不了她自己的腰包啊!

他知道她只是在为他可惜罢了。

如果赚更多的钱,股东们才会越发的肯定他!

想到这里,他不禁微微一笑,眼底泛着自己无法看到的宠溺。

“谢谢你!”

他柔声道,身子随之俯下,在她脸颊上印下轻轻一吻。

“嗯?”她有些慌乱的看着他,目光透着疑惑和一点点...羞怯。

这样的她完全没有了刚才“冲锋陷阵”的威武,只有属于女人的娇羞。

像一朵静静绽放的玫瑰,摇曳着多姿的风情,待人攫取。

他瞧着,只觉心神激荡,正欲再次俯身,一旁的电话猛然响起。

“电话!”

她先回过神来,赶紧将红透的小脸撇开了。

他这是在做什么?

牧永乐一呆,懊恼的抓抓头发,一边接起了电话。

“乐乐,”是初寒姑姑打来的:“你在哪儿呀?方便讲话吗?”

听她兴奋的声音,他就算不方便也得听她说完啊,“你说吧,我听着。”

“上次你不是让姑姑给曦儿留意好男人吗?我真的留意到一个,已经约好了今晚上跟曦儿见面。”

闻言,牧永乐双眼一亮,也高兴起来:“是什么人?”

“世华集团郑总的孙子,才从美国博士毕业回来!”

牧初寒越说越高兴,“姑姑以前见过他,相貌堂堂,修养也很好,跟曦儿绝对能配成一对!”

听条件是不错啦!

可是,想到那天早上曦儿对这件事的恼火态度,他不禁皱眉:“姑姑,曦儿肯去吗?”

不料,牧初寒却在那边回答:“肯的,肯的,刚才我已经打过电话给曦儿了,她答应今晚上去跟他见面!所以我才打电话来告诉你一声。”

“你说什么?她愿意?”

牧永乐一呆。

是的,她愿意!

挂断姑姑的电话,牧筱曦再次对自己催眠:是的,我愿意!

虽然不赞同乐哥哥对雪宁所做的一切,却也不愿意因为自己和文一鸣的事情,而跟乐哥哥彻底闹翻。

家人对她来说,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?

特别是乐哥哥!

从小到大,欢哥哥在爹地的安排下,忙于学业与工作,只有乐哥哥总是陪着她。

为了让她开心,乐哥哥甚至陪她玩女孩子才会玩的游戏。

更不用说人生那么多重要的日子,他是一定会陪伴在她身边的。

哪个男人能比上乐哥哥在她心中的位置呢?

没有的。

所以她决定今晚上去赴约。

为了让自己以最佳的姿态面对姑姑口中那个陌生的男人,她特意提前两个小时下班,做头发做脸,还买了一套漂亮的小礼服。

“曦儿,今天你太漂亮了!”

姑姑看到她的第一眼,就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牧筱曦一笑,挽着姑姑的手臂:“我们走吧!”

牧初寒“嗯”了一声,一边拍拍她的脸:“看我们曦儿,一定能迷倒那个郑先生!”

她嘻嘻一笑,正准备说话,手提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。

拿出来一看,她不由地心惊,怎么会,又是这个座机号码?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没有关系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