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53章:天使专属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53章天使专属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,牧筱曦怔怔发呆。

看浴室的玻璃门都没有水汽,他是在用冷水冲澡吗?

她也明白,男人“降火”的办法,就是女人和冷水...

怔忪间,浴室门被拉开,他围着浴巾走了出来。

四目相接,却见他眯起了双眼,声音嘶哑:“你是还想让我冲一次冷水吗?”

她一愣。

才发现他深邃的眸光正对她做着巡视,而她刚才一通胡思乱想,竟然依旧是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!

这一刹那间,似浑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门,她赶紧抓过被子,将自己包裹起来。

小脸也躲在被子后,不敢再看他。

他无奈又宠溺的一笑,也躺上床,伸手拉她的被子:“别一个人独占着!”

“不要!”

她的声音从被子里细细的传来:“你干嘛还来床上!”

废话,难道让他去睡沙发吗?

他手臂一用力,便将被子扯开了一条缝。

身躯灵活的钻了进去,再次与她肌肤相贴。

“喂!”

她赶紧挣扎,被他拦腰抱住。

“难道让一个身上有伤的人睡沙发吗?”

他的气息在她耳后若有若无的挑逗着,她的心口,不争气的一窒。

“你身上有伤吗?”

嘴上仍旧不服气的道:“我怎么看不出来?”

说着,她接着挣扎,似非要挣脱他的怀抱不可。

“别动了!”

猛地,他低吼一声,“我不保证能一直控制住我自己!”

他危险的嗓音将她吓住了,几乎是下一秒,她便感觉到一股灼热正紧贴着她的肌肤。

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,她知道那是什么,刚才她不是还...摸过的吗?

“那...”

她的声音硬不起来了,“我可不可以穿上衣服?”

“不用了!”

他回答,“折腾了一晚上了,快睡觉!”

知道她在担心什么,他又补充道:“你放心吧,箭在弦上我都撤了,现在更不会欺负你了!”

他这是什么比喻?!

牧筱曦哭笑不得,心里却涌荡阵阵暖流。

“那...那你是不是很难受?”她忍不住问。

“你这算关心我吗?”

他挑眉,坏心的笑道:“告诉你,我不但会难受,还会生病呢!”

“生病?”

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说,难以置信的转头,却被他抬臂拍了回去:“说了别动!”

“哦!”

她乖乖的听命他的警告,又忍不住担心:“真的会生病吗?会生什么病呀?”

他掩住语气里的笑意,故意逗她:“曦儿,如果会得很严重的病,你会不会给我?”

这...

她将小脸垂得低低的,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是火辣辣的。

她会吗?她可以吗?

尽管这是一个假设,她还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。

然后,她的答案是--认真的点点头。

“曦儿?”

他敛去笑意,眼神带了怒气。

“如果任何一个男人对你这么说,你都会点头吗?”

如果这次她还敢说“是”,他一定要好好的给她灌输一下,关于“男人”的观念!

然而,她却摇摇头,轻声道:“对我这么说的,是你不是别人呀!”

像是一阵微暖的春风吹皱了一池春水,暖意在他心中荡漾开来。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他柔声问。

她抿着唇,“我救过你一次,当然不想你再有什么闪失啦!”

其实心里的答案不是这样的,只是她也不知道心里那感觉,要如何说出口。

但心底,那个小小的声音一直在对她说:这个男人,不会伤害你,永远都不会伤害你!

想到这里,她的唇畔牵出淡淡的笑意。

“我们睡了,好不好?”她柔声提议。

“好!”

他抚着她的长发,留下深深一吻。

然后在这清新的发香中睡去。

“文一鸣?”

过了好久,好久,细柔的嗓音在馨暖的枕边响起。

他却没有回应,大概是睡着了吧。

她笑着,轻轻的翻过身来,借着微弱的床头灯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。

他的眉毛好浓,威严的眉型轻轻一挑,就能让人不寒而栗。

可她才不怕他呢,一点也不怕!

哼!

她冲熟睡的他皱皱小鼻子,却发现他的鼻子也好挺哦!

还有他的唇,也是这样棱角分明,比那些帅男明星还要性.感!

忽然想起自己有多沉醉在他的吻里,她不禁抬手蒙住了羞红的脸。

她变成色女了吔!

都是这个大坏蛋害的!

讨厌!

她冲他轻哼了一声,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抚上了他的脸,左手指尖却传来异样的粗糙。

她好奇的撑起身子,往左手指尖的方向看去。

那是他耳廓的后面,有一道大约五厘米长的疤!

这么隐蔽的位置,如果不是手指刚好触到,她怎么也不会发现!

可是,这疤痕是怎么留下的?

跟人打架吗?

耳廓这么脆弱的地方受伤,一定流了好多血吧!

她的心不禁狠狠的发颤,开始有些恨他,恨他为什么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!

原来他不但是个大坏蛋,还是个大傻瓜!

可是,可是...

为什么她好像,真的喜欢上这个大傻瓜了?

长睫落垂,犹如天使收拢了翅膀,水嫩红唇轻轻的落在了他的额头。

这是,天使留下的专属记号!

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今天天气真不错!”

牧永乐从浴室出来,站在旁边的落地窗大叹了一声,“最好开着游艇出海钓鱼!”

话音刚落,章雪宁的声音便从更衣室那边传来。

“今天不行,上午有股东大会,下午要跟部门经理接洽工程的事情!”

他转头,只见她已换好了衣服出来。

她的身材超级棒,简单的套装也能穿出性.感的风味!

牧永乐不禁吹了声口哨。

心头的热血亦在使劲的翻滚,如果不是尊重她的个人“爱好”,他保证早已拐她在床上大战几百回合了!

天知道,如果那些“战友”们知道他每天晚上和这么一个美女同床共枕,却又什么都没做,他们的牙齿肯定都被笑光光!

“你,还不快换衣服?”

她赶紧转身,不让他发现,自己被他的目光都能看红脸。

“我先下楼去等你!”

说完,她便拿过公事包,匆匆下楼去了。

哎!

振作起来,牧永乐!

天下美女何其多,就不要再对得不到的妄想啦!

他甩甩头,拧着半干的头发往更衣室走去。

来到餐厅,住在家里的人都到齐了。

他先跟爷爷奶奶打了招呼,见牧初寒也在,他便问道:“姑姑,昨天曦儿相亲怎么样?”

“还不错!”

牧初寒不自觉的看了爸爸一眼,尽量露出笑容:“我看她跟那郑少爷挺般配的,两人也很谈得来!”

“是吗?”

牧永乐答应着,却已将她勉强的神色收进眼底。

但是当着爷爷的面,他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不着痕迹的放缓了吃早餐的速度。

章雪宁当然也意识到了不对,非常配合的没有催促他,直到爷爷吃好了离开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牧永乐立即低声问道。

凌烨彬抢先道,“你姑姑也只是猜测,你先不要着急。”

牧永乐一愣,连素来稳重的姑父都这么说,看来是真的有事!

牧初寒犹豫了一下,“那餐厅我有熟人,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,曦儿中途被人带走了,可是...”

她也感到疑惑,“我给郑少爷打电话,他却说没这回事!”

先不管那个什么郑少爷了,牧永乐着急的问:“什么样的人带走了曦儿?”

牧初寒摇头,“我朋友也不认识,只说那人气势很大,带了几十个人开道,直接到包厢...”

“是他!”

只听到前半句,牧永乐就可以完全肯定了!

他气愤的起身,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餐桌上。

牧初寒被吓了一跳,“乐乐,怎么了?那个人你认识?”

她慌忙道:“我昨天晚上打过曦儿电话,她说她在公寓没事,所以我想...”事情不是那么严重...

这句话还来不及说出口,牧永乐已经冲出了牧家大门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看着他紧抿的唇,怒气集结眉间一触即发,章雪宁赶紧道:“一定没事的,你别担心!”

但他没有答话,只是使劲踩下油门,将速度加到最快,朝牧筱曦的公寓飞速而去。

章雪宁担忧的看着他。

根据姑姑的描述,她也能猜到去餐厅带走筱曦的人,一定是文一鸣!

她担心他对文一鸣的成见太深,两个人如果碰面,肯定又会打起来。

“牧永乐,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,我们回公司吧!”

她试着用重要的公事劝阻他。

他简单的吐出两个字:“推迟!”

“可是...”

她着急的说:“这是股东会啊,你不能缺席!”

闻言,牧永乐转头睨了她一眼,目光不怒自威。

他是在告诉她,即使天塌下来,他也要去找筱曦问个清楚!

所以她现在可以什么话都不要说了!

章雪宁一愣,心里像是火烧一般的慌张。

她也明白,妹妹发生这样的事,他肯定会出面。

她更明白自己阻止不了他,可是她还是想要阻止啊!

因为她不想看到他跟人打架,不想看到他受伤。

她的心忽然变得那么小,只装下了对他一个人的担心!

想到这里,她无力的撇开脸,闭上了双眼。

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因为公寓距离公司近,牧筱曦的生物钟调到了早上七点半。

比住在家里可以多睡一个小时呢!

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,她睁开眼,却见身边人已经醒来。

“不要看我!”

她伸臂,将他的脸推开。

早上起来脸上好多油光,她不要他看啦!

不料他却说:“刚才我都亲了个遍,现在看看有什么?”

“你...”

不想理他!

她翻过身子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,却见一条郑少发来的短信。

--牧小姐,昨天牧阿姨打电话来问我,可能餐厅有人告诉了她昨晚发生的事情,不过我没说,你放心--

她一怔。

思及昨晚姑姑打电话过来,她迷迷糊糊快睡着,就简单说了几句。

没想到姑姑已经知道了餐厅发生的事!

那她知道,不就代表乐哥哥...

“你怎么了?”

文一鸣探过身子,柔声问。

她还没来得及回答,客厅外已经传来了急促的门铃声!

她猛地坐起来,口中惊叫了一声:“乐哥哥来了!”

说着,她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,整个人彻底慌了。

“别着急!”

他抬臂收拢她的肩,目光镇定的看着她:“现在你先穿好衣服,我去开门!”

深吸一口气,他着重强调:“如果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,你千万不要出来,就在房间里,听明白了吗?”

一时间她怎么能明白,只是机械的点点头。

他便起身到衣柜里拿出睡袍,先给她套上,再找出上次留下的衣服穿好,便要往外走。

“等等!”

她猛地清醒过来,赶紧下床抓过他,“你不能去,你不能去见乐哥哥!”

乐哥哥肯定会打他的,可是他身上的枪伤都还没好!

门外,骤然响起敲门声,牧永乐的声音传来:“曦儿,开门,快开门!”

隔着一扇门,也能感觉到他咆哮的怒气。

“没事的,曦儿!”

他在额头上亲了一下,“这是我应该面对的!”

他微微一笑,转身朝外走。

牧筱曦只觉心如刀绞,泪水涔涔滚落:“我不要你去!”

她梗咽着上前,紧紧抱住了他的腰,“我不要你去!”

她不要他受到伤害。

感受着她的依赖与心疼,他微微一怔,随即笑开来。

“好了,我不去,不去!”

他宠溺的摸摸她的发,“那我藏起来,不让他找到我,好不好?”

这个办法好!

她赶紧点头。

他无奈,她还真要他藏起来啊!

“你躲到衣柜里去!”

她不但是认真的,还快速的找到了藏身之地,“快点!”

说完,她抹干了泪水,跑出去开门了。

再不开门,估计这扇门都要被乐哥哥拍烂了。

“乐哥哥,二嫂!”

看到章雪宁,她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牧永乐没理她,走进来将客厅打量了一圈后,便要往卧室里走。

牧筱曦大惊,赶紧跑上前拦在了他面前。

“乐哥哥,你...你干嘛...”

章雪宁也在一旁道:“牧永乐,卧室你还是不要进了吧!”

怎么说筱曦也长大了,这样不太合适!

闻言,他总算顿住了脚步,转头看着她:“我问你,文一鸣是不是又找过你?”

“没...没有!”

牧筱曦赶紧的否认,并立即找着别的话题:“乐哥哥,你们来得正好,我也要去上班呢!”

见他抿着唇不说话,她便道:“我进去换衣服,你们等我一下!”

说完,她便转身往里走。

心里正默默的祈祷一定没事,没事,胳膊却陡然被他又拉住了。

“筱曦,那是怎么回事?”

她一愣,顺着他愤怒的目光,她看见了散落在茶几边的小礼服!

小脸蓦地绯红,昨天一进门来他就帮她脱了的,混乱中又被踢到了这里。

“我...我忘记收了...”

她赶紧跑过去将小礼服抓在手中,但牧永乐却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了。

“曦儿,你还要骗我吗?”

他不似刚才那般愤怒了,语调里多了一份浓浓的失望,让牧筱曦听了心惊。

“乐哥哥,我...”

她惶然的看了他一眼,他黯然的目光,让她看了心好痛。

“乐哥哥,不是这样的,不是...”

她摇着头,泪水都快出来了。

为什么?为什么乐哥哥就是不让她跟文一鸣见面?

这样她真的好辛苦,好辛苦!

“牧永乐,这就是你的本事吗?”

突地,卧室里传来一个声音。

牧筱曦一呆,只见文一鸣已经走了出来。

“牧永乐!”

他将她拉到自己身后,与牧永乐相对:“你总是用亲情来阻止曦儿,不觉得卑鄙吗?”

===亲们,多多给某影留言哈~~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永远相伴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