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54章:永远相伴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54章永远相伴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永乐没有说话,双拳紧握,指甲几乎掐进肉里。

“文一鸣,我在病房里跟你说的话,你都忘记了?”他怒道。

闻言,文一鸣淡淡一笑,却目光坚定的望住他:“牧永乐,我爱曦儿,你无论怎么阻止也没用!”

“什么?”

这一个“爱”字彻底将他激怒,“你这样的人,凭什么说爱?”

怒吼一声,他猛地冲上前去,对着文一鸣的下巴便是狠狠的一拳!

文一鸣不躲也不闪,硬生生的受了这一拳,整个人被掀翻在地。

见状,牧筱曦不由地尖叫一声,立即扑在了他身上。

“乐哥哥,”她伤心的看着他:你别打他,要打你就打我吧!”

闻言,牧永乐身形一震。

已挥在半空中的拳头硬生生的收回,他哑声道:“曦儿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牧筱曦摇摇头,梗咽着说:“乐哥哥,你别这样...别这样对我,我的心里很难受...”

说着,泪水再次不经意间已浸湿了脸庞。

章雪宁看了心中不忍,拉过他的胳膊:“牧永乐,我们走吧,走吧...”

他不走,双脚定定的站着:“曦儿,我问你,你是不是打定主意要跟他在一起?”

“我...”

望着他的目光顿了一顿,之后又缓缓移至文一鸣,口中却是有苦难言。

“你别逼她!”

见状,文一鸣心口大痛,“牧永乐,你冲我来呀!”

话说着,他便要爬起来。

“你别...”

牧筱曦赶紧拉住了他,转头对牧永乐道:“乐哥哥,你先走好不好?我...我会去找你的!”

“走吧,”章雪宁也将他往外拖,“股东还等着你开会呢!”

他的脚步动了,目光却未从牧筱曦身上移开。

蓦地,只见他的眼眶红了,一滴泪水从眼眶里滑落。

“乐哥哥...”牧筱曦被吓住了。

从小到大,她从来没有看到乐哥哥哭过。

即便是跟人打架到头破血流,他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。

“曦儿,”他圆睁着双眼,不让更多的泪水滚落,却掩不住眼底的伤心:“乐哥哥管不住你了,管不住了...”

落寞而失望的说完,他甩开章雪宁的手,转身匆匆离去。

“牧...”

章雪宁一愣,赶紧追出去,到门口又顿住脚步:“筱曦,我去看看他,没关系的,你别担心!”

说完,她才又追了出去。

“乐哥哥...”

牧筱曦面色痛苦的闭上双眼,任凭泪水肆意流淌。

仿佛这样,才能将心中的焦灼与不安,歉疚与矛盾掏空。

“别哭,曦儿!”

文一鸣紧紧抱着她,“都是我不好,对不起!”

她摇头,哭声却更大的爆发出来。

在他面前,她已经放下了所有的防备。

他自然明白,便没有再劝,而是抱着她,陪着她,任由她释放心底的痛苦。

好半晌,她终于止住了哭声,用哭得稀里糊涂的小脸看着他:“你干嘛不说话?”

他笑笑,依旧不语。

她抹着眼泪:“我这样子是不是很丑?”

他的笑意更深。

这小丫头,这时候还关心自己的样子好不好看?

是因为在他面前的缘故吗?

“别抹了!”看她,几乎把自己的脸擦掉一层皮。

他抬手将她的双腕握住,柔声道:“你什么样子都好看!”

在他专注的目光下,她的小脸不争气的更加涨红,“你骗人!”

“我没骗你!”

黝邃的深眸闪过炽热的火光,他俯头,吻住了她的唇。

牧筱曦一愣,立即感觉到了他唇瓣带来的温暖。

他仔细的,温柔的,耐心的描绘着她的唇形。

一点也不像以前那样霸道又蛮横,而似在邀请她参加一场甜蜜的盛宴。

心底,轻轻一叹,她闭上了双眼。

谁让她最不能抗拒的,就是他的温柔!

渐渐的,当她跟他一样呼吸紊乱,他的舌才加入进来,轻轻撬开了她的贝齿。

那舌尖不再是让她惊慌失措的武器,而是温柔的追逐着她小巧的柔软。

终于在某一处,他们交结在了一起,便互相缠绕,再也不愿分离。

“筱曦...”

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他放开她,额头抵住她的,微微喘气。

“嗯?”

她却还久久无法回神,只听他说着:“我给你时间!”

时间?什么时间?

她不解的皱眉,才慢慢明白是他说的是什么。

他又道:“筱曦,你不要着急做决定!你可以慢慢思考,我不会再逼你。但是...”

他只有一个要求:“让我可以见你,好吗?”

“我...你...”

看着他起身,她惶然的抓住了他的衣角,他是要离开了吗?

他拍拍她的脸颊,“起来,准备去上班!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都要开心,好吗?”

她点头,又摇头:“那...那你呢?”

“我也要去做我应该做的事啊!”

他笑她,“丫头,我给你打电话,你不准不接!”

“我...”她着急争辩:“我都有接你电话...”

“嗯,我知道!”

他伸出双手掌住她的小脸,久久凝视。

真的很舍不得,真的很想要每天都能见到她。

可是...

他深吸一口气:“好好考虑,跟牧永乐说清楚,我会给你很多时间,别担心!”

说完,他再次吻住了她的唇。

这一次,只是唇瓣的相贴。

只因害怕自己会陷入不舍的漩涡,迟迟无法放手。

然后,他转身,走出了公寓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

章雪宁跑到电梯前,电梯门却已经关闭,走下了三层。

现在正是上班时间,电梯的使用高峰期,她不能傻等着电梯上来。

转过身,她立即朝楼梯间跑去。

然而,尽管她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大厅,却依旧已不见了牧永乐的身影。

知道他此时不可能接电话,她索性不浪费拨号的时间,赶紧跑去停车场。

然而,车还在那儿,车内却是空空如也!

他会去哪里呀!

她着急的跑到马路边,四下惶急的张望着。

他又高又壮,虽然穿着西服,也挡不住浑身不羁的气质。

即使混在人群里,她相信自己也能一眼便认出来。

但是,这来往的人群里,却没有他!

“牧永乐!牧永乐!”

叫喊声就这样不受控制的逸出喉咙。

还从来没有如此,面色焦急,神情慌张的在大街上叫喊过一个人的名字。

因为从来没有人,能让她心急到不顾一切。

她就像一个孩子,不顾身处何地,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,只愿上帝能听到她的声音,让她想要见到的人立即出现在眼前。

而上帝,真的听到了。

当她跑过十字路口,来到马路对面的海边广场。

远处海边那个模糊的身影立即映入了她的眼帘。

是他!

虽然只是一个小点,虽然像是一个剪影,但她就是知道,那是他!

惶急立即被欣喜冲刷,她已忘了自己脚上穿的是高跟鞋,飞快的朝沙滩跑去。

跑得近了,却发现他已坐下来,身子蜷缩成了一个球。

她愣住脚步,呆呆的看着。

只有小孩子感到害怕与无助的时候,才会将自己蜷缩成这样。

现在的他,难道也有同样的感觉吗?

她的心口不禁微微发痛,菱唇动了动,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。

此刻,她不再想称呼他的名字,想用更加亲切一点儿的名字叫他,却又不知道自己该叫他什么。

只好默默的走到他身边,然后轻轻的坐下,伸手搭在他的胳膊上。

感觉到她手心的温暖,他缓缓抬头,眼眶已绯红。

“你...”她讶异又心痛:“你怎么了?”

他不语,只是将目光移至海面,望着天海交接处发呆。

“你到底怎么了呀?”

她着急的推他,莫名的感到恐惧。

她认识的牧永乐不是这样的!

他从来都是很开心的,即使心情不好,也不会流露出这般灰败绝望的眼神!

像是灵魂被悄然冻结!

“你听我说!”

也不知她突然哪来的力气,居然用双手将扳过了他的肩,让他面对自己:“文一鸣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差,曦儿也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骗,他们会在一起,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你明白吗?”

“你知道的,对不对?你只是不能接受自己疼爱的妹妹爱上了别的男人,对不对?你不要那么幼稚了好不好,她迟早会嫁给别人的,就算不是文一鸣,也会是别的什么男人,你明白的,对不对...”

她几乎语无伦次了,根本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她只是,只是想要唤回他似乎迷离的心智。

她似乎是做到了。

因为他突然抬手,在她的眼角拭去了一滴泪水。

原来她在不知不觉中,竟然流下了泪水!

为他流下了泪水!

看着指上晶莹冰透的泪,牧永乐轻轻一叹。

“二年前,”忽然,他出声,“我和一个朋友去执行任务。我们从高中到大学都是同学,兴趣爱好都非常相同。这世上除了哥哥,他就是我第二个兄弟。”

“我们一起进入雇佣军后,我的编号是A18,而他的编号是A19。因为编号相连的关系,我们经常被派去一起执行任务。”

他的语气越来越沉痛,章雪宁心口一缩,已料到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。

“那一次,我们两个带着军犬进入原始热带森林,负责找出逃脱的三个毒贩。为了提高效率,我们决定分头行事。”

“但是,那片热带森林太大,我们各自带着军犬绕了一圈,都没有发现毒贩的影子。正当我们打算把自己藏入一片茂盛的杂草间商量对策的时候,但听他手上的军犬忽然呜咽了一声,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。”

章雪宁惊讶的一愣,能将军犬无声无息的杀害,对方的装备看来不可小觑。

果然,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我们当时简直被吓了一跳,赶紧找地方躲了起来。但我们俩心里都明白,既然毒贩能将军犬无声息的杀死,对我们俩的行踪应该也非常清楚。”

“在这样的危机时刻,他做出一个决定:由他和另一只军犬做掩护,而我则偷偷跑出我们能估算出的武器射程范围,两人来个里外突围。”

听上去这个主意好像不错,但是,章雪宁发现,他的神色却越发的悲痛。

“别说了!”

她握住他的手,猛烈摇头:“别说了,我不要知道!”

那一定是他心底一块伤疤,无论结果是什么,她都不要再让他去回想。

他的唇边漾出一丝苦笑,却继续道:“当时我坚决不同意!他们有三个人,而且不容易对付,我们应该时刻在一起,以防万一。”

“他却笑着对我说,这是给对方使的迷幻计!只有我们分开行事,他们才会猜不透我们到底有几个人,否则,刚才他们也不会先消灭军犬作为警告!”

话到此处,他忽然垂下了眼眸。

似是在回忆当时的情景,但颤抖的睫毛却出卖了他的心情。

他是在害怕!

“我以为他说的有道理...”

他语气痛苦的挤出这么几个字,“我那么傻,居然相信了他...”

直到他跑出去之后,忽然听到震天的枪响!

回头,却见A19已经浑身是血!

但他强撑着没有倒下,而是手举武器,对着一棵树顶再放了一枪。

“砰”的一声,只见一个人从树顶摔落,他才无法支撑的倒下地去了。

牧永乐被惊呆了,飞快的跑过去扶住他,却发现他已口吐鲜血。

陡然间,他明白了,这根本不是什么掩护与被掩护,而是他执意牺牲自己!

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为什么?”

他大声质问着,目光凶狠,却深藏痛苦。

A19却还冲他露出笑容:“死一个总比两个好!”

其实在第一只军犬被杀害的时候,他已经准确判断出了毒贩的大概位置。

他知道毒贩是在试探看他们到底有几个人,这个判断时间是非常短的。

一旦发现他们的后援不可能在半分钟赶到,毒贩便会开枪!

可是,他们根本没有后援!

情急之下,他才想出那个办法,引开了牧永乐!

然后让军犬先跑出去掉开他们的视线,自己则抓紧这几秒钟时间,朝判断好的位置开枪。

果然,他打死了第一个毒贩,第二个第三个毒贩便朝他开枪了。

这样他就知道了他们的具体位置!

对他这种受过特训的人来说,即便是中枪了,依旧有几秒钟的力气,他便趁着这宝贵的几秒,歼灭了剩余的两个毒贩!

“你当我贪生怕死吗?”

牧永乐怒吼着,声音却已经梗咽。

“我知道你不怕死!”

他笑着,笑容却越来越模糊:“但是,你以后要更好的活着!”

他抬手,想要拍拍牧永乐的肩膀,终因没有了力气而作罢,“兄弟,好好享受生活,我先走一步了!”

“他就这样死了...就这样...”

他说不下去了,双肩在剧烈的颤抖。

不是因为哭泣,而是因为巨大的悲伤无法用眼泪来表达。

章雪宁早已泪流满面,“所以,你坚决不同意曦儿跟文一鸣在一起...”

她哑着嗓子冲他道:“是因为...因为害怕再经历一次吗?”

害怕曦儿跟了文一鸣,就要过上血雨腥风的生活;

害怕最亲最爱的人,再一次倒在自己的面前!

牧永乐说不出话来,只是用力的点头,点头,再点头。

这就是他心中害怕的!

见过太多枪口下的残酷,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妹妹卷入那样的危险?

他怎么能!

“乐乐!”她哭着抱住了他,感受着他来自内心深处的颤栗,不由心如刀绞。

“不会的,不会的,”她泣声大喊着,“再不会有那样的事情,不会的!”

或许她曾经历过很多,却依旧无法想象,看着最好的朋友倒在自己面前的感觉。

或许坚强的他并非无法承受,但谁又能说坚强的人一定不怕痛?

这痛,已铭刻在了他的心底!

在以后的岁月,每当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他的心就会痛到颤栗不止!

“别怕!”

她将他紧紧的搂在怀中:“别怕,乐乐,以后有我陪着你。”

永远都陪着你!

闻言,他缓缓抬头,目光疑惑不定的顿在她的脸庞,仿佛在寻找着一个可以依附的寄托;又仿佛在质疑她刚才的话!

但她怎会抛下他呢?

早在答应他求婚的那一刻,她的心底已经明白,彼此的命运从此已经紧紧相连。

微微一笑,她抬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。

然后,她凑上前,吻住了他的双唇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再说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