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56章:别扭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56章别扭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文一鸣走进天虎堂,脚步不由地在门口处顿了一顿。

虽然他从五岁起就开始出入这里,但他至今,依旧对这个地方非常排斥。

这里是天虎山的核心--天虎山老大议事和住宿的老巢。

也是他的家。

或许他的性格与妈妈相似。

妈妈就经常说这里处处都泛着冰冷,再豪华的装潢看上去很冷漠,再美味的食物咀嚼在嘴里都没有味道。

所以她很早就搬出了这里,带着他住到了远离天虎山的地方。

但他毕竟是文若山的独子,五岁那年又被接了回来。

“少主!”

这时,文若山的一个亲信走过来,恭敬的对他说道:

“老爷在书房等您!”

他点头,抬步走上了楼梯。

书房是天虎堂的机要重地,除非文若山的允许,根本无法进入。

不过,在他接手公司总裁之位时,文若山已将他的指纹样本输入了书房门口的指纹锁。

按下锁上的识别键,他心头莫名一阵不耐。

想到不久以后这里或许将成为他的书房,他更是皱紧了眉头。

“你还知道回天虎山?”

刚踏入书房的地毯,便听书桌后一个沉闷威严的声音传来。

他微微垂头:

“爸爸!”

闻声,文若山将转椅转过来,凌厉的目光扫了他一眼:

“把自己交给牧氏来要挟我?你最好给我一个好的解释!”

他淡淡了看了父亲一眼,“你不是一直想要跟牧氏合作吗?”

闻言,文若山皱起了眉头。

他久久打量着儿子,似在琢磨他话里的意思。

片刻,他问:

“你已经想通了?愿意按我的吩咐办事?”

文一鸣的脸上浮起一丝自嘲的笑意:

“我姓文,我有得选吗?”

“你...”

文若山瞪了他一眼,忽而又叹道:

“鸣仔,你要体谅爸爸。做我们这一行,想要金盆洗手,不是那么容易的!”

说着,他目光里的凌厉褪去,只剩下一个老人的无奈:

“这么多年了,你.妈妈一个人在美国,我也十分想念她。这件事做完,我就能过去了。”

文一鸣没说话,只是暗中垂下目光打量着这书房的地板。

突地,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立即将目光转开了。

这时,但听父亲又道:“听说最近你跟牧家小姐走得很近?”

他用此太客气了!

与其说是“听说”,不如直接说“跟踪”。

“我喜欢她!”

文一鸣抬头,非常坦白。

文若山笑了,一双眼望住他:

“鸣仔,玩玩就行了,那样的千金小姐,跟你不是一条道上的!”

或许他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才这样忠告,但听在文一鸣耳里,却是一千一万个反感。

“如果没事,我先出去了!”

说完,他便转身要走。

“等等!”

文若山叫住他,“明天工程就要开工,我们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工程,以后就由你负责。”

“我?”

他转头,疑惑不定的看着父亲,却见他非常肯定的点头:

“当然是你!难道我这一把老骨头了,还去工地上监工吗?”

闻言,文一鸣没再说什么,心里却有了计较。

“好,我会去!”

待他离开,书房门被关上,书柜后立即转出两个人。

文若山看着他们,低声吩咐道:

“一切按原计划实施。”

其中一人点头,又问:

“如果被少主发现了怎么办?”

文若山略微一沉吟:

“弄晕他,直接送到美国去!等工程结束了,再让他回来!”

“是!”

两人领命,便走入了书柜后的那一扇暗门。

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从成堆的文件中抬起头,章雪宁看了一眼时间。

已经是深夜一点半,窗外的花园,却依旧寂静一片。

下午他接了个电话就出去,晚饭也没有回来吃,已经出去快十二个小时了。

--小丫头,逃得过早上还逃得过晚上吗?--

他邪魅的笑容不禁意浮现脑海,她赶紧摇摇头。

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在等他,脚步却不由自主的来到窗户边,对着窗外的静谧发呆。

如果不是为了等他,何必把工作拿到家里来?

何必熬夜到这个时候?

忽然,阵阵凉风扑来,她微微一愣,却见灯光下开始飘洒雨丝。

下雨了!

她拿出电话,想要问问他在哪里。

又觉依凭他们之间的关系,似乎还没到可以打电话互问行踪的地步。

那么她还是去睡觉好了!

然而这时,却见两道车灯冲破雨雾打在了花园大门上,是他回来了!

忍不住心中的雀跃,她赶紧下楼,从杂物间拿了一把伞,走下了别墅的台阶。

从别墅到车库大概八十米的距离,尽管她是快步小跑着过去,算起来他也应该下车了。

但当她走到车边,他却还迟迟没有熄火。

“牧永乐?”

她叫着,绕到引擎盖前。

却见他趴在方向盘上,既不熄火也不关灯,就这样趴着。

他怎么了?

她着急的拍拍车窗,大声叫道:

“牧永乐,你开门,开门!”

没有回应,雨声混着冷风吹来,她不由地打了个寒颤。

想了想,她只能拿出电话,拨通了他的号码。

终于,在手机响了数遍之后,牧永乐迷迷糊糊的抬起了头。

“下车啊,牧永乐!”

她赶紧趁机大声道。

总算是听到了她的话,但见他点点头,推开了门。

她正准备走上前去,却听到“呕”的一声,他才探出半个身子来,居然开始大吐特吐。

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,说明了他这一下午和一晚上的去处。

“你...”

她想问问他感觉怎么样,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他抓着车门的手一松,整个人便要倒下车来。

她惊呼一声,慌忙跑上去扶住他。

“再干!”

双手一旦又抓到了人,他突地高喊了一声,嘻嘻笑开来。

章雪宁差点被他满嘴的酒气熏晕过去,只好强忍着呼吸,使劲将他往外拖。

可是他这么大块头,岂是她能拖动的?

可是现在打电话把佣人从睡梦中叫醒,好像太过意不去了。

如果叫姑姑和姑父,又怕惊动同一层楼的爷爷奶奶。

爷爷若看到他这样,不被气晕才怪!

没办法了!

“牧永乐,牧永乐...”

她只能在他耳边大叫着,希望可以让他稍微清醒一些,然后由她扶着走回去。

这一招似有点效果,听到叫声,他迷糊的睁开眼,瞪着她看了半晌。

“雪...雪宁?”

“不就是我!”

总算还存有一丝清醒。

她松了一口气,继续道:

“快跟我走!”

说着,她一边将他从车上拖下来。

他踉跄着走了几步,口齿不清的道:

“雪宁,怎么...变成了你...你...”

这是什么话?

她用力扶住他一只胳膊,另一只手还想撑伞。

又想了想,根本不可能再有功夫撑伞,便索性作罢。

“牧永乐,跟着我,快走!”

她说着,两人已走入了雨里。

大概是冷风和雨水让他清醒了些,他的脚步稳当了些许,嘴里又开始说话。

“怎么是...是你?丽萨去哪儿呢?”

“丽萨?”

她微微一怔,“丽萨是谁?”

闻言,他笑起来:

“丽萨就是丽萨呀,从法国...法国来的...”

雨水飘入他的嘴巴,让他咽了一下,才继续道:

“她很...热情呀,啧啧,还跑来这里看我...”

章雪宁陡然明白了,问道:

“今天下午和晚上你都跟她一起?”

他“嗯”了一声,靠在她身上的重量更沉,酒劲上来,他可能没多少力气走路了。

然而,没有力气的人何止他一个?

透过层层雨雾,她呆呆的看着他:

“你丢下公司里那么多的公事,丢下我一个人在公司,就是因为丽萨从法国来了吗?”

他没出声,可能是没有听清也没有听懂她的话。

她抬手,抹了一把脸上那不知是雨还是泪的水滴,最后问一个问题:

“牧永乐,今晚上你何必回来?”

这一句他似听到了,身子晃了一晃,吐出一句话:

“酒店....酒店的床不太好睡...玩累了...还是家里的床好睡...”

说完,随着她的双手无力的一松,高大的身形立即滑下地去了。

“少奶奶!”

这时,管家匆匆跑来了,看清了地上的人,不由大惊:

“少奶奶,乐少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喝醉了!”

管家一愣,立即道:

“我马上去找人来扶他。”

她点头,再次抬手抹去脸上的水珠。

这一次,抹在手心里的,都是火辣辣的泪!

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啊,头好痛!牧永乐呲牙,一边睁开眼来。

天才刚亮而已,床头的钟正指着六点三十分,但身边已经没有了那个熟悉的人儿。

他疑惑的皱眉:

“雪宁?”

没有回答。

阳台、浴室、衣帽间、小客厅都是异常安静的。

他长叹一声,敲着发疼的脑袋,昨晚上又喝多了。

丽萨是他以前的女朋友,昨天从法国飞来看他,他当然非常高兴。

加上公司的事情又有雪宁盯着,他非常放心,所以就跑出去跟丽萨还有一大群朋友玩儿去了。

可是,他又是怎么回来的?

难道是自己开车吗?

对这些他根本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。

哎,不想了!

他重新闭上眼,决定再睡一觉。

这时,但听得门被推开,有脚步声走进来。

“雪宁?”

他一看,果然是她。

“你醒了。”

她轻轻的说了一句,声音带着嘶哑。

说完,便走入了衣帽间。

“你起来这么早干嘛?”

他接着问。

“今天工程开工,我检查一下要准备的资料。”

衣帽间传来回答声,间或带着淡淡的咳嗽声,“奠基仪式是上午九点半,你不要忘记了。”

他答应了一声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
“雪宁,我昨晚上是怎么回来的?你知道吗?”

衣帽间似静了一下,才响起回答声:

“你自己开车回来的吧,管家叫了两个人扶你进来的。”

原来是这样!

他嘻嘻一笑:

“想不到我喝得烂醉,居然还能找到回家的路。”

这时,她已经换好衣服出来,也跟着笑了一下,便要出去了。

“雪宁!”

见状,他赶紧跳起来,上前抓过她,“这么早出去干嘛?”

说着,他用力将她往床边拉。

她一个脚步不稳,便顺势被他压在了床上。

“你...”

他“嘘”的一声,将手指拦在了她的唇间:

“宁儿!”

他又用那样低哑的声音叫她,唇边勾出一抹邪笑:

“昨晚上我喝醉了,现在我可清醒了哦!”

她没有出声,只怔怔的看着他,看到他心里疑惑丛生。

难道她忘记了?

“宁儿,要不要我提醒你?”

她却说:

“我没有忘记!”

说着,她抬臂将自己的身子稍稍支撑起来,望着他的双眼平静无波。

“难道你忘记了吗?”

她的唇边浮现嘲弄的笑意:

“我喜欢的是女人!而你,还没到这么饥不择食的地步吧!”

牧永乐一怔,她已推开了他,站起身来理了理微皱的衣服。

“别忘了九点半的奠基仪式!”

说完,她转身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这...

这是怎么回事?

看着被关闭的房门,他不解的扯了扯头发。

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怪了。

她没有陪他去参加奠基典礼,而是派了一个小秘书跟着他。

当他打电话到办公室,她也没在。

“乐哥哥!”

这时,牧筱曦走过来,一边问:

“二嫂呢?怎么没跟你一起?”

他还想问这个问题呢!

“我也不知道!”

心里的闷气让他语气不太好,一边说着,还一边快速翻找着她的号码。

“牧总,”

身旁的小秘书听了,赶紧道:

“章特助跟业务部的部长谈水泥合同去了。”

按在电话键上的手指一顿,他不由火大的叫道:

“怎么你知道我不知道?”

说完,他气恼的坐上车子,开车走了。

反正奠基典礼已经结束,这里也没他什么事了。

牧筱曦看着,咬着唇瓣道:

“乐哥哥这是怎么了?吃火药了?”

“牧部长,牧部长!”

正奇怪间,却听远处有人叫她。

转身一看,只见工地那边有个工头正冲她挥手。

她赶紧戴上安全帽,快步走了过去。

“牧部长,”

那人焦急的说道,一边带着她朝前走:

“刚才天虎山的人运送了三百吨水泥过来,赵工说要检查,天虎山的人不让,两人吵起来了!”

牧筱曦讶异的挑眉。

赵工是公司里最为资深的工程师,公司有意提拔他,所以这次派他来协助她一起监工。

此人做事素来一丝不苟,虽然那一批水泥只是用在天虎山承包的那百分之二十五的工程之内,但事关整个工程质量,他要检查也不足为奇了。

待她赶到材料库门口,只见双方人马果然吵了起来。

说吵也不太准确,因为主要还是天虎山的人在叫嚣,赵工只是坚持自己的原则,挡在材料库门口不让进。

“别吵了!”

牧筱曦朗声道,走到了水泥车面前。

天虎山的人一见是她,立即道:

“牧小姐,这批货可是少主让我们运来的,你说说会有什么问题?”

少主?!

闻声,她的心不可抑制的砰然跳动。

他也来了吗?

可是目光扫过这一群人,却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。

而她的情绪也立即回复了平静。

“赵工要检查,因为这是他的工作职责!”

牧筱曦冲他们微微一笑,“当然,我们既然与天虎山有合同在,自然赋予百分之百的信任,这样吧,你们随便拿一包出来,让赵工做个抽样检查,合格了就把整批货放进去,怎么样?”

但见站在最中央的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,其中一个便道:

“我们自然也给牧小姐面子!”

说完,他大手一挥,便有一个人从车上丢下来了一包水泥。

赵工马上带了两个工人上前,对这包水泥做了仔细检查后,才对牧筱曦点点头。

没事就好!

牧筱曦一笑,亲自上前给他们打开了库房:

“误会一场,请大家不要见怪,把货运进来吧!”

既然如此,天虎山的人也没再说什么,便开始卸货了。

牧筱曦在一旁看着,大概卸到一半的时候,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来:

“曦儿!”

她转过头去,掩不住心中的笑意:

“你来了!”

其实,她可以不在这里守着的。

她只是...

只是想找个借口等他来而已。

文一鸣冲她一笑,转而看看他们正在卸送的水泥,脸色陡然一变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你走吧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