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58章:管好你自己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58章管好你自己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咳咳...”

牧筱曦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,还未来得及敲门,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。

她赶紧推门走进去,只见章雪宁一人坐在办公室,正在倒水吃药。

“二嫂,你怎么了?”

她走上前问道。

突如其来的声音把章雪宁吓了一跳,但她的反应也很奇怪。

不是转头来看,而是抬头,匆匆在眼角一抹。

然而,这个细微的动作并没有躲过牧筱曦的双眼。

“二嫂...”

牧筱曦一怔,赶紧走到她身边,瞧见了她眼角的泪痕。

她哭了!

“二嫂,你生病了吗?是不是很难受?”

她无法不讶异。

认识章雪宁这么久,只知她是那么的坚强,从来没有见过她亦有如此软弱的时刻。

“我...我没事。”

章雪宁摇摇头,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“可能是感冒了有些难受。”

说着,她使劲的将眼泪擦干了,然后招呼牧筱曦在沙发坐下。

“你喝什么吗?”她问。

牧筱曦摇头,看了一眼乐哥哥那空空如也的办公桌。

再看看这边二嫂的办公桌,文件、资料可谓堆积如山。

她心中不禁有气,问道:“二嫂,乐哥哥是不是把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你了?”

自己则做一个逍遥自在的甩手掌柜!

章雪宁微微一愣,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。

继而还是笑道:“我是总裁特助,他把工作交给我也是应该的呀!”

“他根本...”

心里的话差点说出口,还好她及时顿住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章雪宁讶异的看着她激动的表情。

牧筱曦看着她,心里一个劲的大喊:雪宁,你真傻啊!

乐哥哥他...他真的太过分了,他配不上你!

这样想着,她的心口掠过阵阵疼痛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片刻,她才道:“没事,我只是觉得乐哥哥把这么多工作都交给你,太过分了。”

顿了顿,她又问:“他人呢?”

如果她没有记错,下午没有任何需要他出席的会议。

而如果是出外商谈生意,又没理由不带着二嫂一起去。

唯一可能的就是,他玩去了!

果然,但听二嫂道:“他出去了,好像来了几个朋友。”

“二嫂啊!”

她一跺脚,“你可不能这么惯着乐哥哥,他现在是总裁,难道真以为让你做了特助,就可以什么事都不管了吗?”

话已出口,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。

刚才忍着没说的话,还是给吐了出来。

章雪宁也怔了一下,目光望住她:“曦儿,你这话...”

“我随口乱说的!”

她赶紧转开了话锋,“二嫂,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?你太惯着乐哥哥,难道要让自己每天都这么辛苦吗?”

再说了,乐哥哥到底知不知道二嫂生病了?

居然跑出去玩,把二嫂一个丢在这里?

也许她说的话有一点道理吧!

但是,章雪宁在心中摇头,如果不是他自愿留下,她强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?

“曦儿,我没事的。只是小感冒而已!”

她淡淡一笑,“你去忙吧,现在工程开工了,一定很多事吧!”

牧筱曦乐得她不再追究自己之前不小心说出来的话,赶紧点头:“二嫂,那你注意保重身体。”

说完,便转身出去了。

随手带上办公室的门,她沉沉的叹了一口气。

虽然刚才能转开了话题,但乐哥哥这样下去,难保有一天雪宁不会自己发现。

她看得出,雪宁是因为爱着乐哥哥才跟他结婚。

如果她突然发现,乐哥哥跟她结婚不过是想要利用她,该怎么办?

“叮叮!”

突然,短信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拿出来一看,是文一鸣发过来的。

--什么时候下班?--

她抿唇一笑,给他回了过去--快了呀,你在哪里?--

--我在公寓楼下等你,买了很多菜,晚上我给你做饭--

他会做饭?

她忍不住咯咯一笑,她好期待啊!

期待看他怎么出糗!

“不如你来帮忙,要不就去客厅等着?”

看着将笑意憋在唇边的小女人,文一鸣无奈的挑眉。

“不嘛,人家就要看!”

牧筱曦调皮的眨眨眼。

看他衬衫外系着她粉红色围裙的模样,她忍不住就想笑。

“还笑?”

他一边切西红柿一边转头,佯瞪她一眼:“不怕我放盐咸死你吗?”

牧筱曦摆摆头,冲他吐着粉嫩的小舌头:“我才不怕!如果味道很咸,就罚你一个人统统吃掉!”

说着,她无意识的伸舌舔了舔唇角,冲他摆个大大的鬼脸。

他目光一滞,心头似有电流窜过。

“不准再看了!”

低声警告了一句,他将目光收回到菜刀和西红柿上。

如果她再这样,难保他想吃的不是即将上桌的意大利通心粉,而是她!

“不看就不看!”

她轻哼一声,转身走开了。

然而只给了他几分钟的空闲,她又走进了厨房。

“今天晚上,你只打算做通心粉给我吃吗?”

可怜兮兮的语气,像是没有得到公正对待的小孩子!

他哑然,转身来认真的看着她:“请问公主殿下,还想吃点什么?”

她嫣然一笑,侧身打开冰箱。

“还吃什么好呢?”

她将手指抠在唇边,微蹙着眉一一打量着眼前的食材。

“龙虾,还是不要了。”

“小炒鸡丁,嗯,好麻烦...”

每否定一个,她都无意识的用纤指敲一下唇角。

她似丝毫都没有自觉,自己的动作对身边的男人有多大影响!

“大闸蟹!”

终于,她的双眼亮了,赶紧转头来对他说:“我要吃大闸蟹。”

他的目光凝住她,沉默着点头。

忽而脚步却上前,将她搂入怀中。

“嗯...?”

她疑惑,清晰的瞧见了他眼眸深处那燃烧的火苗。

“曦儿!”

他亲昵的抵住她的额头,嘶哑道:“在吃大闸蟹之前,可不可以,先吃你?”

吃她?

她浑身一震,双唇已被他热烈的吻住。

她的味道比他记忆中的更加甜美,像是最美丽的毒药,一旦尝试,便再也无法戒瘾。

“曦儿!”

总算他停下来,精壮的胸膛将她重重的压在墙壁。

“嗯?”

她则酡红着小脸不敢看他,其实,她是在偷偷使劲的喘气。

她才不要让他知道,每一次跟他亲吻的时候,她都会忘记了呼吸。

“今天...可不可以?”他问。

可以什么?

她疑惑,忽然闻到了一股异味。

“这是什么味?”

她不禁皱眉,立即明白了,“你没有关火吗?”

他一怔。

赶紧回头去看那锅子里的通心粉。

焦糊一片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好了啦,下次再做给你吃!”

身处装修豪华的餐厅,文一鸣笑道:“今天就先在这里好不好?”

看她失望的模样,他真的很有负罪感哦!

可是如果再重新准备,起码要九点多才能吃上晚饭,那岂不是都饿过头了?

“来个大闸蟹好不好?”

刚才她不是说要吃吗。

牧筱曦无所谓的点头。

文一鸣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子,又自己决定了几道菜,便让服务生报餐去了。

“好了,别不高兴了。”

他转而坐到她身边,将她搂入怀中:“下次我一定提前准备,做一顿丰盛的大餐给我的公主。”

“你...你放开我啦!”

毕竟是在大厅里,人来人往的,她还是不太习惯跟他这么亲热。

而且,她赶紧四下看去,有点怕遇到熟人哦。

文一鸣瞧着,有些不高兴,“曦儿,怕谁看见我们啊?”

却见她的目光顿在某处便没收回了。

小嘴微微张开,一副诧异又恼怒的模样。

他疑惑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只见不远处的一个餐位处,是牧永乐正和一个外国女人在用餐。

看他们你一口我一口喂食的亲密模样,应该不是一般的朋友关系。

“太过分了!”

牧筱曦捏起粉拳,重重的捶在了桌角。

他把生病的二嫂留在公司加班,自己却在这里跟情人玩乐!

她实在看不下去了,霍地起身,恨不得上前去抽那女人和乐哥哥一巴掌。

“别去,曦儿!”

文一鸣却扣住了她的手腕,沉声叫住了她。

“为什么?”

她愤怒又不解的看着他。

他赶紧先拉她坐下,悄声道:“餐厅里有记者!”

记者!她一震。

文一鸣点头,“你放心,记者不敢拍我。我想他也还没有发现你哥哥,如果你这么过去一闹,就难说了。”

他说的没错,乐哥哥选了一个非常偏僻的位置。

而且是背对着大厅这边,如果不是她对乐哥哥非常熟悉,也是认不出来的。

这时,服务生将他们点好的菜送了上来。

他扯了扯她的袖子:“先吃饭吧,你哥哥的事情,回家再去问他。”

也只能这样了!

否则报纸上如果报出这样的事情,不是让雪宁难堪吗?

牧筱曦压下心头的怒火,点点头。

于是,吃过晚饭,她便不动声色的离开了餐厅,回到了牧家大宅。

牧初寒见了她,倒是有些意外。

“公司不是很忙吗?”

她奇怪的问道,“乐乐和雪宁都还在公司加班,你怎么没跟他们一起?”

她做工程质检的事情大家都知道,所以姑姑这样问,她并不觉得奇怪。

只道:“二嫂说她和乐哥哥都在公司加班吗?”

见姑姑点头,她心里的怒气更甚,只是爷爷还在客厅看电视,她便强忍着道:“我从工地回来,没跟他们一起。”

心里却沉沉一叹,自己一个人在公司累死累活,却还要帮乐哥哥隐瞒。

雪宁的心里,该有多苦?

在房间里洗了澡,又看了一会儿资料,便听到花园里传来车声。

走到窗前一看,是雪宁回来了。

她略微思索了一下,决定不出去跟雪宁打招呼了。

她突然回来,雪宁心中一定会起疑,如果让她知道乐哥哥出去是跟情人约会,她会怎么想?

于是,她关了灯,静静的等待乐哥哥的车声。

大约到了快一点,当她几乎迷迷糊糊的睡着,窗外终于再次传来车声。

这一次,是乐哥哥回来了!

她赶紧起身下楼,在花园里截住了他。

“曦儿?”牧永乐疑惑的看着她,“这么晚还不睡?”

然而,牧筱曦却似没有听到他的问话,反而逼上前一步,大眼睛怒气腾腾的看着他:“乐哥哥,你去哪儿了?”

“我去...”

话说到一半陡然止住,这小丫头,是在质问他吗?

“你怎么了?大半夜的不睡觉,就为问我这个?”

“对!”

没想到她却斩钉截铁的回答,“乐哥哥,你是去忙工作了?”

他一愣,又听她尖起声音,嘲讽的道:“还是去跟情人约会了?一直忙到现在?”

“你...”他皱眉,“你这小丫头,怎么跟哥哥这么说话?”

说着,他伸出大掌便要来抓住她的小脑袋。

这是兄妹间经常的动作,以前代表亲昵,但此刻,她却跳开来躲过了他的动作。

“曦儿?”

他抓空的手尴尬的放下,才明白她似乎是真的生气了。

“乐哥哥,”听她声音,淡漠而干硬:“你知道吗?雪宁生病了!”

生病?他一愣,听她继续道:“你却让她一个人留在公司,处理那些永远都处理不完的公事,而你呢?你却出去跟情人玩乐?你这样做,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“雪宁生病了?”

是她自己跟曦儿说的吗?

为什么曦儿知道,他却不知道?

“她怎么了?你怎么知道?”

难道他还不相信?

牧筱曦怒道:“今天我去办公室,看到她一个人在吃药,在偷偷的哭,这样说你相信了吗?”

她哭了?

他心口一缩,眼神一片迷惘。

今天下午他也见过她啊,她看上很好,没有任何...

不对,好像不是的,他好像听到她有在咳嗽!

可是之后丽萨打电话来,他又看到她递过来的行程表,便没有功夫在意了。

“我上去看看她!”说着,他加快了脚步。

“乐哥哥!”

牧筱曦跑上前,在台阶处拦住他:“你上楼去,要跟她说什么?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曦儿?”他望住她,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拦在前面。

看样子,她才是有很多话想说的那个人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他索性将双臂环抱胸前,示意她一次说完。

“我想说的很简单!”

她认真又严肃的看着他:“乐哥哥,请你记得你已经结婚了,雪宁是你的妻子,不是你用来工作的工具!”

“你...”

闻言,他不禁惶然的四下望了一望,唯恐那个熟悉的身影会突然出现,听到这样的话。

确定四下无人之后,他才压低声音喝道:“牧筱曦,以后我请你不要再提起这件事!”

“让我不提也可以!”

牧筱曦瞪着双眼,“请你以后对雪宁好一点,至少把她当个妻子来尊敬和爱护!”

牧永乐皱眉:“我和雪宁,不是你想的那样!你别再管我们的事了!”

说完,他便继续朝台阶上走去。

什么叫不是我想得那样?

难道一个丈夫在外跟情人约会,还是有什么苦衷的事情?

“乐哥哥!”

她叫住他,“如果你再不悔改,我一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爹地妈咪!”让爹地妈咪来教训他!

“曦儿!”

对于她的胡搅蛮缠,他有些不耐了,“在管我的事情之前,请你先管好你自己!至少你先想好,怎么跟爹地去解释你和文一鸣的事情!”

“你...”

他这是在威胁她吗?!

牧筱曦一愣,正准备追上去跟他说个清楚,却见客厅的灯忽然亮起,一个苍老却威严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:“你们在吵什么?”

两人的脚步均是一怔。

但见虚掩的门被拉开,牧风铭在佣人和管家的搀扶下走出来,目光凌厉的扫过他们,最终落在了牧筱曦的脸上。

“曦儿,文一鸣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

声音不大,却带着勃然的怒气,击中了她的心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爷爷晕倒了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