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59章:爷爷晕倒了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59章爷爷晕倒了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筱曦的脸色陡然唰白,听爷爷的语气,像是知道文一鸣是什么人物!

牧永乐赶紧迎上前扶住牧风铭,讨笑道:“爷爷,没什么啦,我和曦儿都见过文一鸣,刚才正好说到而已!”

虽然在跟筱曦生气,但他不至于在爷爷面前出卖她!

闻言,牧筱曦感激的看了乐哥哥一眼。

但事到如今,她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?

她分明,就是喜欢一鸣的呀!

“爷爷!”

她深吸一口气,勇敢的说道:“我跟文一鸣正在交往,他是我的男朋友。”

“曦儿!”

牧永乐焦急的喝了她一声,清晰的感觉到身旁爷爷的身子猛然一颤。

他赶紧回过头去,双手扶住了牧风铭,“爷爷,你别听她乱说...”

然而,牧风铭没有看他,而是看着牧筱曦:“曦儿,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!”

“爷爷!”她抿唇,却不敢再说。

她并非没有看见,爷爷那发白的脸色。

“爷爷...”

心痛的跑上前,她抱住了他的胳膊,“您别生气,您别生气...”

说着,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。

牧风铭凝着她,眉头痛苦的皱起:“爷爷只问你,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?是真的吗?”

牧筱曦垂头沉默。

她不能点头,但也无法摇头。

她从小到大都没在家人面前撒谎,这已经成为她的天性。

而现在更加不同的是,如果她摇头,就否认了文一鸣的存在,就代表她也瞧不起他!

这样对他来说,岂不是太不公平了?

见状,牧风铭已然明白。

只是,他的心里从还抱着最后一丝期望:“你知道,文一鸣是什么人吗?”

如果她摇头,他会立即派人去教训文一鸣,让他以后不得再接近她。

但如果她是点头呢?

他还没想到该怎么办,却见她已经默默的点了点头...

只觉一阵眩晕从脑后传来,他身形一晃,便倒了下去。

“爷爷!”

牧永乐惊惶的大叫了一声,管家也立即乱了手脚,慌忙叫着:“老爷,老爷!”

牧永乐重重的推他:“快去叫人来,快去!”

他唯恐爷爷是中风,最好要几个人平抬着上车!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凌烨彬和牧初寒听到动静,也跑下来了。

陡然见到晕倒在牧永乐手臂里的人,都不由地吓呆了。

“爸爸!”

牧初寒叫了一声,泪水不自觉的就涌了出来。

凌烨彬稍显冷静,赶紧与跑出来的男佣人一起,小心的将牧风铭抬上了车。

“初寒!你自己开车来跟在后面!”

他叫着,捏住车门把的手却在颤抖。

见牧永乐已经发动了车子,才深吸一口气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牧初寒赶紧往台阶下走,走了两步,才注意到蹲在一旁惶然发呆的牧筱曦。

“筱曦!”

她声音仓惶的喊道:“快走,我们快走!”

这时,章雪宁也下楼来了,她已在佣人口中得知爷爷晕倒的事。

“姑姑,筱曦!”

她看了一眼牧永乐那辆已经开出花园大门的车,拉过牧筱曦:“我们快跟上去!”

三人中属章雪宁的情绪较为平静,便由她来开车。

牧初寒则跟牧筱曦坐在后排。

“姑姑,”章雪宁问道,“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为什么这么晚了爷爷还没睡?

牧初寒伤心的摇头,梗咽道:“我也不知道...”

因为之前在伦敦与凌烨彬生活的时候,养成了睡眠浅的习惯,所以当乐乐喝叫着曦儿的时候,她就被惊醒了。

之后他们又说了什么话,她听得不是很清楚,只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。

于是,她便叫醒凌烨彬一起下楼来看看是怎么回事,没想到居然看到爸爸晕倒了!

“曦儿!”

她抹着泪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说啊!”

牧筱曦泪流满面的摇头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她的眼神,透着阵阵惶恐与自责。

而她的心里,何尝又不是极其害怕的?

只是那份沉沉的自责,压抑着那份恐惧,不让它爆发出来。

见状,牧初寒多少也猜到了一些。

但她也没有再问,只是拿出电话放到牧筱曦手里:“曦儿,你给你爹地妈咪打电话吧,姑姑不敢。”

哥哥和嫂子去伦敦的时候,特别嘱咐她要照顾好爸爸,可现在...!

她万分歉疚又痛苦的捂住了脸,只求上天保佑爸爸没事!

“姑姑,对不起。”

见状,牧筱曦不禁心如刀割,电话握在手中,手却颤抖得厉害。

但是,这个电话她必须打啊!

这么大的事情,谁也不能瞒着爹地妈咪。

微微定神,她拨下了妈咪的电话号码。

片刻,顾宝宝的声音便从那边传来:“初寒?”

她的心一颤,“妈...妈咪...”

“曦儿?”闻声,顾宝宝有些奇怪。

现在这边应该是深夜,她们都还没有休息,而且曦儿又跟初寒在一起。

听刚才曦儿的语气有些异常,难道...

她猛然一怔,语气变得焦急:“曦儿,发生了什么事?是不是家里有事?”

“妈咪...”牧筱曦也不敢说。

顾宝宝深吸了一口气。

她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,越是催促就会让她越害怕,便放缓了语气:“曦儿,别害怕,告诉妈咪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妈咪的温柔让她一下子找到了依靠,像是在外因做错事而害怕的孩子,回到家便想要投入妈咪的怀抱。

因为妈咪的怀抱,可以消除恐惧和焦虑,可以得到心灵的安定。

“妈咪...”

她流着泪叫了一声,再也忍不住“哇”的哭起来,“爷爷晕倒了...”

什么!

顾宝宝浑身一震,不由地大声道:“你快让姑姑接电话,快点!”

她现在情绪激动,肯定问什么都不知道。

但是,电话到了牧初寒手上,也只得到--现在正往医院赶,具体还不知道--这样让人揪心的答复。

“嫂子,对不起,对不起...”

牧初寒也是焦急的有些语无伦次。

“你别急,别急...”

说不急,她自己的额头已冒出了一层冷汗。

牧思远在一旁见了,回头来皱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却见她挂断电话,深吸了一口气,才道:“爸爸晕倒了,我们马上回去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别哭了。”

手术室外,牧永乐斜了一眼牧筱曦,低喝道。

牧筱曦紧紧的咬唇,逼自己不哭出声来,只任泪水肆意流淌。

章雪宁看着心疼,上前搂过了她的肩。

“二嫂,”她无助的抓着她的衣角,低声泣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不是...”

闻言,章雪宁微微一愣。

这么说来,应该是筱曦跟爷爷说了什么话,才把爷爷气倒的。

可是筱曦从来都这么善良乖巧,会做出什么让爷爷气晕的事情呢?

难道是和文一鸣有关?

应该是了。

没有什么能让筱曦这样勇敢,除了爱情。

爱情!

想着这两个字,她失神的朝牧永乐看了一眼。

却见他也正瞧着她,眼神似在询问什么,她赶紧撇开眼,没有细究。

“烨彬,”身边,姑姑亦在低声说话,“爸爸会没事的,对不对,他会没事的...”

声音也是有气无力,一颗心已悬到了半空。

“会没事的!”

凌烨彬安慰着她,自己却也难过的闭上了双眼。

而奶奶就更不用说了,呆呆的坐在佣人身边,原本苍老的脸更加憔悴不堪。

就在这样焦人的折磨中,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。

听着门被拉开的声音,牧家人赶紧起身,纷纷朝医生跑去。

“没事,没事!”

这医生兼任牧家的家庭医生,对牧风铭的身体状况十分了解,“牧老是因为情绪一时间过于激动,才出现了晕厥的现象,脑血管没有破裂的情况,但是...”

医生严肃道:“以后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再让他受到刺激,毕竟他的年纪有这么大了!”

闻言,牧家人总算稍稍松了一口气,牧夫人的脸也稍稍有了点血色。

因为医生建议再观察一天,加上牧风铭还在昏睡中没有醒过来,大家也都留在了病房陪伴着。

牧筱曦缩在角落里,依旧自责着流泪不止。

章雪宁劝不住,只能给她扯着纸巾。

不过她也是累极了,好几次都不小心睡着,若不是心思警醒,早就摔在了地上。

“雪宁,”牧初寒轻声道,“爷爷已经没事了,你陪着奶奶先回去吧。”

奶奶年纪也大了,这样熬夜肯定吃不消。

最好不要爷爷好起来了,奶奶却累病。

章雪宁点头,正准备站起来,却见牧永乐起身走到了她面前。

“跟我来!”

他低声道,伸手抓过她的手腕便走出了病房。

“怎么了?”

见他拉着自己往医生办公室走,她诧异的问道。

“你不是生病了吗?”他转头看了她一眼,“现在去看医生。”

“我没事了!”

明知道他是一番好意,可心里却一阵发闷,不想要接受。

“我已经吃过药了。”

她甩开他的手,“我没事了!我现在陪奶奶先回去。”

说完,她便转身要往回走。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他扳过她的身子,深邃的眸光锁住她:“跟我闹什么别扭?”

她一怔,紧接着却是一阵咳嗽。

“还说没事?”

他拧起眉头,瞪着眼前这个别扭的小女人,看她还那样倔强的还嘴:“只是小事!不用看医生。”

若是筱曦跟他这样耍脾气,他早就要受不了的骂人了。

但此刻,看着她眼里的倔强,他的心里满满浮胀的,却是怜惜与不舍!

“雪宁!”

不由自主的,他将她扣入怀中,“别这样!我们一直不是相处得很好吗?”

说着,他用双臂紧紧环住她的腰,将两人的距离拉到最近。

章雪宁浑身一僵。

在他温暖的体温包裹下,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

或许,她不知道的,只是自己该不该推开他。

又或许,她根本,就不愿意推开。

思绪在瞬间乱作一团,逼出层层泪水,在脸颊滚落。

“我们,”片刻,又听他沉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能不能继续像以前那样相处?”

像以前那样?可以吗?

她心里默默摇头,不行了呀,牧永乐!

那样的相处再也不可能了,因为我已经...

一天比一天,更深的爱上了你!

“爸爸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忽然,病房里传来了牧初寒的声音。

爷爷醒了!

两人倏地松开,着急的走进了病房。

病床上,牧风铭已经睁开了双眼。

“爷爷!”牧筱曦哭着跪在床边,抓着他的手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牧风铭转动眸光,疼爱的看了她一眼,缓缓道:“你们都出去吧,我有话想跟曦儿说。”

“爸爸,”牧初寒担心的道:“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吧。有什么话再说不迟!”

牧风铭淡淡摇头:“你先带妈妈回去,我很好,我没事!”

既然他如此坚持,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,便扶着奶奶先出去了。

待病房门被关上,他才道:“曦儿,你跟爷爷说实话吧,你文一鸣交往多久了?”

牧筱曦慌乱的摇头:“爷爷,刚才我是胡说的,我没有...没有跟他在一起。”

闻言,牧风铭淡淡一笑:“我的曦儿怎么会撒谎?你放心,爷爷已经可以接受这个事情了,不会再晕倒了。”

牧筱曦一愣,看着爷爷眼底慈爱的目光,心头不由地一酸。

“爷爷!”她抹着眼泪,诚实的回答:“没多久时间,一个月吧。”

从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他开始,其实还没有一个月。

闻言,牧风铭皱起了眉头。

他也年轻过,明白爱情的感觉。

一个月对恋爱中的人来说,已经足够生死相许了。

“曦儿!”

略微思索,他直接说出了想说的话:“如果爷爷要你跟他分手,你愿意吗?”

--分手--

如此残酷的两个字,震得她说不出话来。

分手意味着什么?

从此再也不可以见他,即使见面,也是一对陌生人。

她会嫁给别的男人,他亦会娶别的女人,他们的生命再也没有任何交集。

想到这里,牧筱曦不禁心如刀绞,豆大的泪水肆意淌落。

她不敢让爷爷看见,只能低下头,抬手使劲的抹,却怎么也抹不净。

牧风铭瞧着,沉沉一叹,“曦儿,你真的了解过他吗?他的出身,他的生活,他做的事情?你都了解过吗?”

他的曦儿,是如此善良纯洁的天使。

如果有一天让她发现,她的丈夫其实是个无恶不作,沾染了满手鲜血的男人,她会不会受不了?

“爷爷怕你现在被爱情蒙蔽了心智,以后会后悔啊!”

“爷爷...”

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流泪。

牧风铭抬手,爱怜的抚着她的脑袋:“能够嫁给一个好男人,是一个女人最大的福分,我的曦儿,应该有这样的福分才对啊!”

“爷爷,您别说了!”

她的心很痛,很自责,也很歉疚。

她明白的,爷爷并非看不起文一鸣的出身,他担心的,只是她以后会不会得到真正的幸福。

她都明白的。

牧风铭也知道,她明白自己的担心。

“好,爷爷不说了。”

她再这样哭下去,眼睛都要哭肿了。

“你是个好孩子,爷爷相信你会做出最好的选择,对吗?”

对吗?

可是,最好选择又是什么呢?

牧筱曦闭上肿痛的双眼,心中一片迷茫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牧家大宅的客厅里,陡然传来牧思远的一声怒吼,把在外修剪花园的佣人都吓了一跳。

“你冷静点!”

顾宝宝扯过他胳膊,让他坐下来。

诺诺还在一旁玩呢,别吓着了他!

还好,诺诺只是朝这边看了看,又低头继续拨弄手中的玩具。

“爹地,你别着急,”牧何欢看了筱曦一眼,“你先听曦儿把话说完嘛。”

今天晚上,除了爷爷和奶奶,牧家人都积聚在了客厅,就是为了讨论曦儿的事情。

“没什么好说的!”

牧思远依旧怒气勃勃的道:“就算文若山上门来提亲,这件事我也不答应!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什么是幸福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