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65章:给你出个主意(大结局)一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65章给你出个主意(大结局)一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闻言,她不由地喉头一窒。

透过跳动的火光,她看到了他紧皱的眉头。

那深深的眉褶里,像是承受着深重的--愧疚。

--他不会伤害我,他不会伤害我的家人,他是个好人--

曦儿坚定的声音浮现在脑海,她心里歉疚又欣慰。

歉疚自己那天没有在爹地面前帮曦儿说话;

欣慰的是,曦儿并非因为一时头脑发热而做出了选择。

现在的她也相信,文一鸣跟他们想象中的,不同。

想到这里,她忽然露出微笑:

“文一鸣,你知道吗,前两天你成为了我们家的主角!”

闻言,文一鸣隔着火光睨了她一眼。

同时挑眉,问她什么意思。

“那天晚上,爷爷知道了曦儿跟你在一起的事情,被气得晕倒了!”

“什么?”

文一鸣大惊失色。

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,曦儿没有告诉他?

“牧风铭现在怎么样?”

他焦急的问。

如果牧风铭有事,曦儿会难过自责一辈子。

“爷爷现在没事!”

不忍看他几乎失魂的模样,章雪宁立即回答了他。

“不过...”

故意的,她又挑高了语气,存心让文一鸣刚放下的心又高高悬起。

“不过什么?”

他几乎是喝问出声,浓眉凶狠的竖起。

章雪宁才不怕,悠闲的环抱着双臂,“你可别凶我,也许被你吓住了,我可会忘记这两天发生过什么事情的哦!”

“你...!”

若眼前的是个男人,他早就用拳头说话了。

可是...

他忍,忍,一忍再忍,终于能用较为平静的语调把话说出来:

“不过什么?”

章雪宁眼神复杂的看了看他。

不过只是想看看曦儿在他心里有多少分量,没想到分数值居然这么高。

贵为天虎山的少主,看人眼色的机会恐怕比太阳打北边出来的机会都少吧!

但现在为了曦儿,他却对她低声下气了。

“不过爹地从伦敦赶回来后,”

她不忍在捉弄他,继续道:“非常生气,一定要曦儿跟你分手,甚至想要把曦儿关起来。”

“他敢...!”

激动的爆出这两个字,他又焦急的问:

“他...他没这么做吧!”

话说间,眼神中透出阵阵担忧与心疼。

他是不惧怕牧思远的,他只害怕让曦儿矛盾交织,痛苦难过。

“爹地坚持这么做!”

章雪宁看着他的眼睛,

“文一鸣,如果爹地执意让你们分开,你怎么办?”

“我...”

他脸色黯然,眼神却坚定:

“我会去求他,我会跟他证明,我可以照顾曦儿!”

“真的吗?”

她抿唇一笑,带着莫名的感动,也有疑问:

“你要怎么证明啊?”

“这个不用你管!”

哦?

听他话里的意思,好像已有了全盘计划!

不过,她也是刚才才发现,故意惹怒这个男人,还挺好玩的!

“文一鸣,”

于是,她再次故意板起面孔,“无论你做什么,可能都白费了。”

闻言,他扬起星眸,怒光瞪视着她:

“章小姐,有什么话你可不可以一次说完?”

说着,他不禁捏起了拳头,指关节咔咔作响。

见状,她笑起来,“文一鸣,你能让曦儿爱上你,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!你知道吗?曦儿为了你,跪在爹地面前苦求,还大声对我们说你是个好人!”

“她...”

他怔怔一愣,“她真的这么说...”

说着,他刚毅的面庞居然闪过一丝红晕。

猛地,他站起身便朝外走去。

“喂,你去哪里?”

章雪宁赶紧叫住他。

外面下雨不说,泥石流还将路堵了,他出去干嘛?

闻声,他脚步一怔,似才意识到这一点,懊恼的捏拳重重的砸在了洞壁。

好想见她!

此刻,现在!

章雪宁当然明白他的心思,因为她跟他一样,心里满满装载的,只有一个人。

如果不是工地这个突发事件,现在这个时间,她就可以跟他在一起...

“文一鸣,”

她悠悠一叹,捡了根木柴丢进火堆里,“你喜欢曦儿什么?”

“不知道!”

他闷声答了一句,重新回到火堆旁坐下。

也对啦,让他这样一个大男人说出自己的心事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

或许,她想要知道的,也并非他因为什么爱上曦儿。

“爱上一个人,是不是就多了一份痛苦呢?”

她曲起双腿,将脑袋搭在膝盖上,喃声问道。

这个问题,才是她真正想要问的。

文一鸣瞥了她一眼,嘴唇挑起笑意:

“怎么?看样子章大小姐陷得不浅啊!”

“你胡说什么!”

她抬头瞪他,双颊的红晕却怎么也骗不了人。

文一鸣摇摇头,口中“啧啧”出声,“看不出那个花花大少的魅力这么强大!”

“文一鸣,别再说了!”

她叫了一声。

却惹来他更多的笑意,刚才不知是谁笑来着,现在也该轮到他报仇了。

不过话说回来,上次他和曦儿不是在餐厅里看到牧永乐跟别的女人一起?!

难道...

这章小姐竟然是单相思?

“章雪宁,”他敛住笑容,认真起来:“你跟牧永乐到底怎么回事?”

如果说他们是因为相爱而结婚,牧永乐没理由还去找别的女人呀!

但如果说道他们不是因为相爱而在一起,又让人如何相信呢?

毕竟,他们两个谁的条件都不差,还不至于被人凑成一对。

“这...”

章雪宁撇开目光,“这不用你管!”

看她这吞吐的态度,那就是有问题喽!

“章大小姐,”

他淡笑道:

“现在这里没别人,你如果有心事倒是可以跟我说。我跟牧永乐都是男人,或许我可以帮你。”

“跟你说?”

她和他交情很好吗?

却见他挑眉,“你刚才不也跟我说了曦儿的事情吗?就当做交换吧!”

“你...”

她望着他的双眼,怔怔无语。

或许是他眼里的信任,或许是因为她的心里太苦闷,或许是这样的雨夜,特别适合倾吐心事。

反正犹豫了片刻之后,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结。

她想,她跟牧永乐的心结,就是那个误会吧。

“哈哈...”

孰料,当他听了之后,居然毫不客气的大笑了三声。

“喂!有那么好笑吗?”

章雪宁恼怒的叫道。

他赶紧摆手,摇头道:

“别误会,别误会,我不是在笑你...”

好歹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“我是在笑牧永乐那个大笨蛋!亏得他还在外面找那么多情人,身边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人都没发现!”

好吧,看他话中还有夸她的意思,她就不跟他生气了。

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她苦恼的说:

“好几次我想跟他解释这个误会,总是没有勇气,好不容易提起勇气吧,偏偏又错过了时机!”

“章雪宁,我要说你笨还是说你傻好呢?”

文一鸣大叹一声,“不过这也不能怪你,看你就是没恋爱过的人,难怪不清楚男人的需要。”

“男人的需要?”

她疑惑的看着他,“难道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却见他笃定的点头:

“我确实有一个好办法,包你药到病除!”

真有这么好?

她挑眉,示意他说来听听。

“明天回去以后呢,你先去买一套性.感睡衣...”

但听他缓缓的道:

“睡觉的时候就换上,你们没有分床睡吧?”

“你...”

她都已经听得面红耳赤了,他干嘛还问这种问题。

文一鸣强忍住笑,“分床睡更好,你穿成那样爬上他的床,他如果再不明白,那就是个傻子,也不值得你喜欢了。”

“你这什么馊主意!”

她怒道:

“你想笑就笑,也不怕忍着脸抽筋?”

闻言,文一鸣当真笑起来。

不怪他不怪他,这实在太好笑了嘛!

“不理你了!”

她气呼呼的扯过堆在一角的干草垫子,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他一点也不介意,仍继续道:

“你要是照我的话做呢,明晚以后,牧永乐就永远是你一个人的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“还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,别总那么强势,在男人面前,还是要懂得撒娇哦!”

说完,他大大的打了哈欠,也扯过一些干草铺在地上。

山洞里渐渐安静下来,只听外面淅沥的雨声。

章雪宁翻了一个身,美目轻轻一转。

性.感睡衣,要到哪里去买呢?

商场里有吗?

她一个人去买,售货员会不会笑话她呀...

胡思乱想间,疲惫渐渐袭来,她便慢慢的睡去。

山洞里更安静了,文一鸣从对牧筱曦的思念中回过神来,却听火堆那边的女人发出梦呓。

“曦儿...你好幸福...乐...我想你...”

唇边不禁掠过一丝苦笑。

爱情,是个什么东西?

是不是所有的人无论此生来世,都要做一次它的俘虏!

好美的一个梦!

梦里,都是牧永乐的身影。

章雪宁几乎舍不得睁开眼睛。

“宁儿,宁儿?”

忽然,像是梦里的声音再次传来,她一愣,又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“一鸣,一鸣?”

这更加不对,怎么好像是曦儿的声音?

“曦儿!”

这时,火堆那边的男人猛地起身,大叫了一声。

不是梦!

两人对视一眼,心里陡然明白了什么,起身便朝外跑去。

“宁儿!”

“一鸣!”

那声音再次传来。

这次他们听清楚了,是牧永乐和牧筱曦,他们找来了!

“牧永乐!”

“曦儿!”

他们赶紧大声回应着,一边飞快的循声跑去。

果然,转过一个山头之后,那熟悉的身影顿时映入了眼帘。

他们带着很多人找来了。

他没有骗她,昨晚上真的回来了!

泪水不自觉的涌上眼眶,章雪宁赶紧冲他们招手:“牧永乐,我在这里,在这里!”

“宁儿!”

他看到她了,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,快速朝她跑来。

她也快速的冲他跑过去,一颗心兴奋得像是要跳出心腔。

终于,近了,更近了...

当她的手触到他的,她便不假思索的扑入了他的怀中。

她热情的反应让牧永乐不由地一怔,但整晚的担忧立即冲刷这心头的奇怪。

“你吓死我了!”

他也抱紧她,一个劲的道:

“秘书给家里打电话,话都说不出来了,只管哭!”

“我没事,我没遇上泥石流,只是被困住了!”

她赶紧安慰他。

可是想起昨晚的煎熬,他还是心有余悸:

“一家人都急坏了,昨晚偏偏又下大雨,搜救队的寻找工作都无法全面展开...”

“我没事,没事!”

看着他的焦急,她心里暖暖的,小脸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,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牧永乐大吐了一口气:

“没事就好!”

说着,他揽过她的肩:

“我们走吧!”

转过身,却见不远处曦儿正抱着文一鸣掉眼泪呢,而文一鸣则疼惜的亲着她。

“这...”

见状,牧永乐有些恼怒,这么多人看着呢,文一鸣那小子怎么能这样!

“好啦!”

她拉过他捏紧的拳头:

“我们先走吧,曦儿会跟上我们的。”

无奈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总不能上前直接把曦儿拉开吧。

何况曦儿连爹地的劝阻都听不进了,他的话肯定更加没用。

“那我们先走吧!”

他撇开眼。

章雪宁却拉住他的胳膊,嘟着嘴儿道:

“我的腿发软了,要你抱我!”

文一鸣不是教她要学会撒娇吗?

让她活学活用一次,看看效果吧!

闻言,牧永乐奇怪的扫了她一眼。

她真的是章雪宁吗?

不会在这荒山待了一个晚上,脑袋就被换了?

转念一想,应该是累了。

毕竟昨晚上遇到那么可怕的事情呀!

“好!”

这样想着,他便毫不犹豫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。

反正她这么瘦,也没几两重啦!

他的怀里好温暖,让她忍不住想要靠得更近一点。

于是,她伸出双臂,环绕在了他的脖颈。

牧永乐忍不住笑起来:

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昨晚被吓坏了?”

所以才会有这些奇怪的行为。

章雪宁但笑不语,只将脑袋靠在他的心口,静静的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跳声,自己也觉得无比的心安。

--准备一套性.感睡衣,然后爬上他的床...--

文一鸣的话久久浮现脑海,不禁让她满脸绯红。

不过这个主意听上去很不错呀,至少不用让她吞吞吐吐,难以启齿。

“牧永乐,你知道天鹅湖别墅区吗?”

忽然,她出声。

牧永乐一愣,随即点点头。

知道就好!

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:

“别墅区北区有一栋叫做天鹅玫瑰园的房子,那我十八岁时爹地送给我的礼物。”

他点头,却不知她为何突然说这个。

“今晚上我们去那里好不好?”

说着,也不等他答应,她便凑上小嘴儿,在他耳边悄声说出了门锁的密码。

“记住了吗?”

她问。

牧永乐依旧点头,可是:

“为什么去那里?你不跟我一起去吗?”

把密码告诉他,是不是让他们在那儿碰面?

“你先去!”

她还要去买睡衣呢!

至于为什么去那里,“你去了就知道。”

哦!

牧永乐从来不钻牛角尖,既然她这么说,那他照做就可以了。

话说间,从另一条路开来接他们的车子也到了。

牧永乐先将她抱上车,再转头一看,只见文一鸣和筱曦也正往这边走。

这还差不多!

好歹文一鸣还算识相,知道和曦儿一起跟着他们出来。

“你别这样,文一鸣真的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!”

看出他眼里的敌意,她柔声劝道。

牧永乐没出声,只是示意司机开车。

这时,她的视线落到了车窗外。

只见不远处,大片的黄泥覆盖了低矮的植物,应该就是昨晚上发生泥石流的地方。

“那些工人都找到了吗?”

因为牧永乐的出现,她高兴过了头,居然这时才想起这件天大的事情。

心中不禁一阵自责。

却听牧永乐道:

“都找到了,都受了点轻伤,已经送往医院了。”

说着,他转头来认真的看着她:

“雪宁,以后这种危险的事情你不要再亲自去做了!你可知道,昨晚上大家都急坏了!”

她笑着点头,不自觉的问:

“那你呢?你有没有急坏?”

看着她眼里渴望的光芒,他不自觉心神一荡。

她好像真的和之前不同了,哪里不同了呢?

一时间又无法分辨出来。

但他承认:“我很着急!你是我的妻子,我怎么会不着急呢?”

是他的妻子,是他的责任,所以才着急吗?

她目光微黯,却并不太失望。

因为她已打定主意,今晚过后,就要成为他真正的女人!

于是,她鼓起勇气,倾身上前,柔软的唇瓣刷过他的,留下轻轻一吻。

“晚上你一定要去玫瑰园哦!”

趁他还没回过神来,她已退回原位,冲他嫣然一笑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大结局(二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