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66章:大结局(二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66章大结局(二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永乐愣愣的看着她。

不过是羽毛刷过般的轻盈滋味,却在他体内掀起惊天涛浪。

“宁儿!”

他扣住了她的手腕,深邃的黑眸里,是将她完全占有的欲望。

“嗯...”

经过沙滩的那一次,她怎会看不懂他眼神里的含义,只是...

她咬唇,目光朝前排的司机转了一转,面色羞红。

牧永乐只觉心都醉了,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,思维却因眼前的美景而暂时停滞。

“乐少!”

这时,司机突然出声,“老爷的电话!”

胶着的目光倏地分开,他定下心神,把电话拿了过来。

“爹地,嗯,已经找到了,没事。”

“嗯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见他皱眉挂断电话,她担心的问:

“有事?”

他点头,“工地这边需要人安排,因为这件事,股东都到公司了,哥哥已经去帮忙了。”

闻言,她也立即冷静下来。

“这样吧,”

她略微思索,“你留在工地,我回公司去看看。”

公司的事情她比较熟悉,这样安排最为妥当。

“你先回去休息。”

他不同意,“我看这事情也不严重。”

“我没事的!虽然事情不严重,但若让媒体恶意放大,也是不小的影响。”

她一点也不怕累,只要他在她身边。

只要,“别忘记了晚上去玫瑰园。”

他笑着挑眉,伸手抚了一下她的脑袋,才让司机停车。

车子再次发动,他往工地走去的身影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...

她的心莫名一阵紧缩。

这感觉为什么像是一场长久的分别?

不,不会的!

章雪宁,别胡思乱想了。

现在距离晚上不过还有八个小时。

八个小时而已!

车子开出工地,她先回家洗了澡。

一来让家里人放心,二来她也不能满身泥泞的就去公司上班。

出来的时候居然碰到了牧筱曦,她正往台阶上走。

“筱曦?”

她讶异,刚才还见她跟文一鸣一起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?

牧筱曦知道她讶异什么,笑道:

“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一鸣回天虎山去了,所以我就回来了。”

顿了顿她又道:

“二嫂,你是去公司吗?”

章雪宁点头,“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公司?”

却见她摇头,“我要去纽约一趟。”

“纽约?”

不明白她突然去纽约做什么?

好像没有牧氏最近没有什么公事在那边。

牧筱曦微微一笑,“一鸣拜托我去的。他有个朋友明天在纽约结婚,他以为这件事走不开,所以让我帮忙把礼物送过去。”

这不就表示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们了?

章雪宁冲她暧昧的眨眨眼:

“难怪你这样着急呀!”

“二嫂!”

知道她在取笑人,索性不理她,牧筱曦转身走进去了。

章雪宁微微一笑,也转身走下了台阶。

片刻,待她已将车开出了花园大门,一个娇俏的身影又跑出了别墅大门。

“二嫂!”

她手里拿了一份文件,懊恼的看着远去的车影。

“算了,还是先去趟公司好了!”

她抿唇,反正有些事情也应该再跟秘书着重交待一下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跟股东开完会出来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。

“你还好吗?”

牧何欢看她面色苍白,身形憔悴得似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到。

但她的眼神却是这样的有神,“我很好!”

牧何欢不禁猜测:

“这么高兴,是不是乐乐做了什么特别好的事?”

他怎么能猜到她是因为牧永乐,才心情特别好的?

章雪宁开心一笑:

“他没做什么特别好的事情呀!”

他的存在就让她很高兴了。

见状,牧何欢非常欣慰。

他一直担心乐乐对事情的态度过于随意,会伤害到雪宁,现在看来这份担心应该是多余的。

“哥,你先回去吧。”

她拿过他手中的文件,“这些事情我都可以搞定。”

想必他人虽然在这里,心却已经回到了大嫂和孩子身边了。

“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?”

他还是不太放心,只是她非常坚持:

“你放心,我没事!”

说完,她便伸手将他往外推:

“你快回去,大嫂肯定特别想你了。”

月子中的女人特别无聊,肯定想要丈夫多多陪伴!

牧何欢笑起来:

“雪宁,谢谢你!”

顿了顿,他又道:

“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,我和馨儿商量过了,不打算去伦敦了,到时候希望可以给你分担一些工作。”

“你们真的要留下吗?”

闻言,她开心极了。

牧何欢点头:

“爹地和妈咪很担心爷爷,我们也不能这么自私。”

她重重的点头:

“哥你回来就好了,这么大一间公司,我打理起来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”

哎呀,好像说错话了。

这样他岂不是猜到牧永乐都没出什么力。

却见他会心的一笑,表示他早就知道了。

她也不好意思的一笑,“还好至今没出什么错!”

“你很能干,雪宁!”

他疼爱的拍拍她的肩膀,便先转身离去了。

牧何欢要留下来!

这个好消息像一注强心剂,让她顿时活力无限。

只要一想到牧永乐不会再为自己担负的这个总裁之名所累,她心里比谁都高兴!

就这样又忙碌了一阵,时间来到了六点,该下班了,天色也渐渐暗下来。

她伸了一个懒腰,轻快的抓过随身包,走出了办公室。

在去往停车场的路上,她一直在思索着哪里可以买到性.感睡衣。

走到车边时她才做出决定--去经常买内衣的那个商店去看看。

然而,她刚打开车门,只来得及将随身包丢进去,却见三男二女冲她走来。

“请问是章雪宁小姐吗?”

听得为首的那个男人发问,她点点头,“你们是...?”

“我们是毒品稽查特警!”

说着,五人同时亮出工作证,“我们有确切的线索表明牧氏跟一宗特大毒品偷运案有关,请你跟我们回去调查。”

毒品偷运?!

她一愣,错愕的看着他们:

“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

“有没有搞错,请回去配合我们调查就知道了!”

说着,那两个女人便上前,精准的将手铐扣在了她的手腕。

章雪宁惶然一怔,似才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你们干什么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这时,一个身影快速的跑上前来,紧紧的拖住了章雪宁的手臂。

“筱曦?”

她疑惑,“你不是去纽约了吗?”

她是准备去纽约,但因为一些公事需要处理,所以改签了晚上了机票。

没想到她刚来到停车场,看到的便是这样奇怪的一幕。

“请问这位是?”

其中一个警察问道。

“我是她妹妹!”

牧筱曦抢先道:

“我二嫂怎么了,你们要带她去哪儿?”

闻言,警察瞟了她一眼:

“我们怀疑牧氏跟一宗特大毒品偷运案有关,就我们查到的每一份文件,都有章雪宁的签名,所以请她回去调查!”

毒品偷运!

闻言,牧筱曦亦呆住了。

“带走!”

随着警察一声令下,那两个女警便拖着她朝旁边的警车走去。

章雪宁赶紧冲牧筱曦道:

“筱曦,千万不要告诉公司里的任何人,赶快回去找爹地妈咪!”

牧筱曦呆呆的点头,直到警车带着章雪宁已经离去,她才回过神来,匆匆朝自己的车子跑去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啪!”

随着一声开关响,审讯室里的强光被打开,照得章雪宁眼睛刺疼。

她别开目光,对面的警察却甩来几份文件,沉声喝道:

“章雪宁,你看看这几份文件是不是你的亲笔签名?”

她眨眨眼,待眼睛能适应这强光之后,才朝文件看去。

这一看,她顿时震住。

这一份份都是天虎山那个别墅区的材料准运合同,为什么会在警察这里?

“这是我们从材料商那里搜到的合同,”

警察道:“我们在这些材料里发现了多达五十公斤的毒品,你怎么解释?”

“我不知道怎么回事!”

“你不知道?”

警察拿过其中一份合同,“章小姐,那我们就慢慢的来看看这些合同!”...

她觉得自己快要支持不住了。

想起刚才跟警察“研究”的那些合同,每一条每一款都摆明了材料是牧氏自己采购,自己装配,材料商就算想搞鬼也没有机会。

况且,这些材料的最终使用者依旧是牧氏,所以怎么也摆脱不了用材料做掩盖,实则运送毒品的嫌疑。

但她怎么也想不到,谁会借这个机会来运送和藏匿毒品?

因为她拒不合作的态度,警察暂时结束了审讯,把她带到了这间小小的关押室里。

这里面很黑,很冷,而她的感冒似乎又加重了,有些头重脚轻。

但是,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

借着微弱的光线,她艰难的看清了手上的腕表,已经是晚上九点。

九点了呀!

他有没有去玫瑰园?

发现她迟迟没有赴约,他会不会去公司找她呢?

到公司没有找到她,他会不会回家?

回家了,见到了筱曦,他就会知道她现在何处了吧。

他会不会来保释她?

她好想见到他,因为她很害怕。

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,会跟冰冷的手铐,严肃的警察,幽闭的关押室甚至罪恶的毒品牵涉到一起。

但事实却是,在她亲笔签名的一份份文件里,那些材料之中确实藏匿着大量的毒品!

是谁?

到底是谁这么做呢?

乐乐,你在哪里?

你为什么还不过来?

“咣!”

突地,关押室的门被打开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:

“章特助,你还好吗?”

她赶紧起身,映入眼帘的是牧氏的律师。
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他歉然道,“保释手续已经办好,你快跟我出来吧。”

“哦,好,谢谢!”

她吐了一口气,跟着他走了出来。

走了好长一段距离,才到稽查特警的办公室。

刚一走进,顾宝宝便迎了上来,心疼道:“雪宁,你没事吧?”

她摇摇头,抬起目光,只见牧思远正站在一旁,他旁边则是曦儿。

再看,再看,却也没有那个渴望的熟悉身影。

“先生,太太,都办好了,我们走吧!”

这时,律师在一旁朗声道。

牧筱曦和顾宝宝赶紧抓过她的手,带着她离开了这里。

车上,律师仍和牧思远在讨论案情,“我觉得这是栽赃!”

律师说道:

“我们现在应该查出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再配合警方调查。”

闻言,顾宝宝不禁埋怨:

“警方也真是的,摆明了这么一件复杂的事情,不分青红皂白就把雪宁先抓过去!”

听着他们说话,章雪宁渐渐回过神来,情绪也好多了。

“妈咪,文件都是我签的字,他们当然会调查我。”

闻言,牧思远皱眉道:

“怎么都是你签字?乐乐呢?”

那些文件原本都该总裁签字的不是吗?

“别提乐哥哥了!”

牧筱曦听着就有气:

“他把公司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二嫂,自己则四处风流快活!”

这一次,算是二嫂替乐哥哥把苦头给吃了。

闻言,章雪宁心口一抽。

又听顾宝宝奇怪道:

“对了,乐乐到底去哪里了?找了他一晚上,都没点音讯!”

他会不会还在玫瑰园等着她?

章雪宁的眼中闪过淡淡欣喜,他应该还没来得及配新手机吧,所以才会联系不到他。

那么他会不会还在那儿等着?

或许她应该去那边看看!

正当她要说出自己想法时,却见前排的司机接起了电话。

片刻,他挂断电话,说道:

“夫人,查出来了,乐少在一个小时之前登上了去纽约的飞机!”

“什么?”

章雪宁无比惊讶的叫了一声,一颗心陡然破碎。

他去了美国!

他去美国了!

他去实现他的安排了!

阵阵冷汗涌出背脊,她只觉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,她好像听到阵阵哭声。

那么伤心的哭声,让她也想跟着流泪。

但抬手摸摸自己的眼角,竟是干涉一片。

原来当心里很痛的时候,是根本没有眼泪的。

缓缓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牧筱曦那哭红的双眼,她疑惑且心疼的道:

“曦儿,你哭什么?”

闻声,牧筱曦呆呆的看了她一眼。

意识到她已经醒来,她猛然扑到了她的床边,泣然道:

“二嫂,爹地说...说那些毒品是一鸣放的!”

文一鸣?!

“怎么回事?”

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惊,她顾不得自己的双腿发软,强撑着坐起来,“筱曦,你快说,是怎么回事?”

牧筱曦抹了一把眼泪,梗咽道:

“爹地派人去查了,天虎山用这次工程做掩护偷偷运毒品...他们...他们先从毒品藏到建筑材料里,因为有牧氏这块招牌,很多货运站都是免检的。”

“材料运到工地仓库后,他们再利用晚上偷偷的运回天虎山总部,然后再通过各种渠道送到他们的目的地。”

章雪宁听得咂舌,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好办法!

难怪最开始谈工程的时候,文若山能对她让步,原来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!

“二嫂!”

牧筱曦痛苦的摇头:

“我不信,不信他会这么做,他不会这么做的,对不对,对不对?”

“不是他是谁?”

猛地,房门被推开,牧思远走了进来。

“曦儿,你别再执迷不悟了!”

他上前把女儿拉起来,“你别再哭了,那个男人利用了你,欺骗了你,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你为他这么伤心,一点也不值得!”

“你小声点!”

跟着进来的顾宝宝连声劝阻,“雪宁也刚醒,你不要吓到孩子们!”

“妈咪!”

牧筱曦挣开他的手,哭倒在了顾宝宝的怀中。

章雪宁忧心的瞧着这一切:

“爹地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貌似写不到大结局~~~我估计错误,对不住大家哇~~~我还会努力的写一节,尽量早点更新上来,大家不要拍偶~~~

偶滚去码字了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大结局(三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