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68章:大结局(四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68章大结局(四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闻言,秦堂主忽然冷冷一笑:

“我有办法,自然也是对老爷说,何时轮到你来问?”

那人被这话一呛,秦堂主已挥手道:

“我们进去,我要见老爷!”

说完,二十来人便快速的跟着他走入了天虎山。

只留下这巡逻的人目瞪口呆。

走进天虎山,确定那些巡逻的人没再注意到他们后,秦堂主走到了她身边。

“牧小姐,你来找少主吗?”

闻言,她也没再隐瞒,点头道:

“刚才听你们说送文一鸣上了飞机,他去哪儿了?”

“少主他...”

言语间,秦堂主有些吞吐,似不愿意告诉她。

这时,前面又来了一拨人,冲他们高喊道:

“什么人在那里?”

说话的人可能大有来头,闻声,秦堂主赶紧转身。

却在抬步前又小声的对她说了一句:

“这里很危险,你最好马上离开!”

说完,他便朝前走去了。

她心中一愣。这样说来,秦堂主会不会让人把她送出天虎山?

不,不行!

她既然来了,没有找到文一鸣问清楚之前,她是绝对不会离开的。

于是,趁着秦堂主带着他们这些人继续往前走的时候,她悄悄的落至队伍的最后。

然后瞅准机会,躲进了道路两旁茂盛的花丛中。

片刻,待他们走远,山里又安静了下来。

但偌大的天虎山,她又不熟悉地形,该要从何找起呢?

略微思索,她放弃了大马路,而是在花丛中的小径里悄悄的往前走着。

她依稀记得上次来天虎山时,文一鸣曾带她去过一栋小别墅。

她想先要找到那栋小别墅,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。

大概走了二十分钟,脚步忽然轻盈的顿住。

因为不远处,隐约传来了说话声。

“要你们看好的人呢?”

她悄悄的走近,听出来这是秦堂主的声音。

“刚才一眨眼,她就溜得不见了,我们...实在没注意。”

听着手下歉疚的解释,秦堂主亦无奈的一叹:

“算了。好歹她是牧家的大小姐,就算被老爷发现了,应该也不会怎么样。”

原来他们是在找她!

听他话里的意思,像是懊恼她走丢了,会被文若山发现一般。

可是,他跟文若山不是一伙儿的吗?

为什么言语间却有对立的感觉?

怔忪间,又听那手下道:

“堂主,我们什么时候行动?”

“立刻!”

说完,窸窣的脚步声便往另一个方向去了。

她紧紧皱眉,顿时打定主意,也跟着那脚步声走去。

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也不知道走过的都是些什么路。

她只是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用耳朵去追踪着那轻微的脚步声。

同时,她也不能让自己发出一点点声音,即便是被山林里的荆棘刺破了皮肤。

终于,当那脚步声停下来的时候,她里层的那件衣服,已经被汗水湿透了。

借着微弱的天光,她看到不远处是一栋大约二层楼高的房子。

房子里没有开灯,而她也不敢太靠近。

就这样看着秦堂主他们没入了黑暗,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。

这可怎么办啊!

她焦急的咬唇,转念一想,秦堂主他们既然来到这栋房子,应该是要进房子里去吧。

或许她等一等,他们就会出来吧。

然而,还没等她蹲下来揉揉发酸的小腿,不知哪儿伸出来一只大掌,将她猛地拧了起来。

“什么人!”

粗噶的声音低喝着,她心中一沉,赶紧死命的挣扎。

但她这点力气有什么用,那人拧着她的后颈飞快的朝前走。

突地又将她扔下地:

“少主,这人一直跟着我们,可能是老爷的人!”

少主?

闻言,她赶紧抬头去看。

虽然只是黑暗里的模糊轮廓,她还是一眼便认出了面前的人。

“一鸣!”

她的嗓子哑了,泪水积聚眼眶。

“曦儿?!”

文一鸣大惊,赶紧要拿出打火机想要照明,被秦堂主劝住了:

“少主,谨慎为上!”

他只得将打火机收了,蹲下来抱起她,焦急的问:

“曦儿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闻言,秦堂主凑近来,小声将刚才在山口遇到她的情形说了一遍。

文一鸣听得浑身冷汗直冒,这么说来,她不过是误打误撞跟过来的!

老天保佑!

如果她要是跟踪了爸爸的人,被爸爸抓住...

他实在不敢想象那可怕的后果,只将她紧紧抱住了。

“一鸣!”

她梗咽道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曦儿...”

他为难的皱眉,正想着该要怎么说,一旁的秦堂主却打断了他的话:

“少主,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呀!”

一语惊醒梦中人,文一鸣迅速冷静下来,“我们走!”

说着,他拉过她的手臂,大家快速的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她能感受到,一股紧张、危险的气氛浮动在这些人的身边。

虽然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却也没有再多问,而是尽量让自己跟上他的脚步。

终于,当她感觉自己实在是跑不动的时候,他们也停了下来。

而眼前,矗立了一道高高的围墙。

其中几个人快速的爬了上去,片刻便传来细小的声音:

“少主,我们在这边接应。”

文一鸣点头,转而对她道:

“曦儿,我背着你爬过去。你要紧紧抓住我!”

这么高的围墙,若摔下来,必定伤筋动骨!

说她不怕是不可能的,但她只能深吸一口气,把自己的一切都交在他手上。

背着一个人爬墙和背着一个人走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

因为地心引力的关系,原本不过九十来斤的她对他来说,就像是背负了一百多斤的沙袋一般。

饶他体力再好,动作再敏捷,速度也比平常慢了一倍。

但他不能慢啊!

这围墙本来是有电的,他们的内应虽然暂时将电网关闭,但这时间也不过十分钟而已!

围墙下,还有五六个兄弟等着呢!

“你们快一起爬啊!”

焦急中,他冲他们喊道。

他们却不动,唯恐少主或她如果摔下来,这边总算有个接应!

感受到他的焦急,她忍不住流泪:

“一鸣,你背着我了,我自己来。”

笑话,她怎么会爬墙呢?

就算能爬过去,也一定超过十分钟,那时电网重启...

“你怕我不行吗?”

他逼自己笑出来,又道:

“曦儿,你亲亲我好不好?这样我就有力气了!”

“嗯!”

她重重点头,随着娇嫩红唇的吻落在脖子上的,还有她的泪。

“谢谢,曦儿!”

他狠狠咬牙,拼尽了全力往上爬着。

到后来下围墙的时候,他几乎是半滑半爬着滚落下。

还好外边有人接应,总算没有让牧筱曦受伤。

“那边的人快过来!”

时间只剩下三分钟,他赶紧叫道。

但是,任他们再快,三分钟之内也不能爬过这道高高的围墙呀!

最后十几秒钟,他们只能从高墙上跳了下来。

其中一人收脚慢了些许,鞋子上的橡胶蹭到了电网上,顿时发出嗞嗞的火花。

还好,还好,他躲避的动作更加迅速,只让鞋子被烧穿了一个洞。

文一鸣松了一口气,“快走吧!”

她虽然跟着他们继续走,整个人却被吓住了。

想到这惊险的十分钟,她除了害怕,更多的是疑问。

他的身份不是天虎山的少主吗?

为什么他表现出来的行为,却像是在逃命呢?

而且是有计划,有步骤的逃命!

除去电网有计划被关闭的这十分钟之外,当他们跑出几公里后,又有十多台车来接他们。

她注意到这十多辆车中,除了三台空车外,其余都坐满了人。

他们又是谁?

更奇怪的是,当车子开出天虎山的势力范围,来到高速路上,便有更多的车子加入了他们。

“这到底...是怎么回事?”

她看着车窗外状似浩大的车队,忍不住问道。

文一鸣并不回答,而是看着她:

“曦儿,你怎么在天虎山?你没有去纽约吗?”

--纽约--

这两个字似当头棒喝,将她猛然敲醒。

刚才的惊险让她忘记了自己的目的,这时她才又清醒过来。

“你为什么让我去纽约?”

她反问。

文一鸣一愣,面色微微一变。

这些她都看在眼里,心里愈发的疑惑:

“一鸣,我爹地说天虎山在材料里偷运毒品,然后栽赃给牧氏,这是真的吗?”

闻言,他垂下目光。

这确实是真的,他无言以对。

但是,他的沉默并没有让她放弃,“一鸣,我不管你父亲做了什么,你只要告诉我...”

她凝着他,渴求一个真相和一个真实的安慰:

“你有没有参与这件事?有没有?”

他心中一颤,唇边露出一丝苦笑:

“曦儿,你不是说过我是一个好人吗?”

闻言,她眸光一亮,使劲的点头:

“是啊,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。所以爹地说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,对不对?你一定是有什么苦衷的,对吗?”

苦衷!

他确实是有苦衷啊!

闻言,文一鸣浑身一震,似也才幡然回神。

他不但是有苦衷,他即将面临的,更是一场血雨腥风!

但眼前的这个傻丫头,只是为了找到他,就不顾一切的闯入天虎山。

如果她知道了他即将面临的事情,她会不会也要跟着去?

阵阵担忧涌上心头,他更加沉默。

“一鸣,你说话呀!”

她焦急的催促着。

却见他缓缓抬起头来,眼神陡然变得异常陌生。

“你别问了!”

他淡漠了语气,“我不想说!”

不想说?

不想说是什么意思?

她慌了。

她一心一意的相信着他,为什么他不跟她说实话呢?

如果他有什么苦衷,如果他需要什么帮助,她都可以出力的呀!

可是他为什么只给她“不想说”三个字呢?

“一鸣,你别这样好不好?”

她含泪恳求道:

“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呀!我帮不了你,我可以求爹地帮你,也可以求爷爷帮你,你不要这样好不好?”

他知道她是担心他,可是她越这样说,他越不能让她知道。

前路都是他无法掌控的危险,他怎能带着她去冒险?

本来他让她去纽约,就是想让她避开这些危险,等她回来之后,或许一切都已雨过天晴。

但现在,他只能再想办法,让她暂时离开他!

“我不需要帮忙!”

思索片刻,他心中打定了主意:

“你能帮我做的,都已经做完了!”

说着,他的唇边挑起一抹讥诮。

她愣住,怔怔的看着这一抹讥诮:

“你...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不懂吗?”

唇边的讥诮更深,“如果没有你牧氏大小姐的名号,我的材料怎么那么容易就入库?那些工程师还不知道要反复检查多少遍呢!”

“你...”

她艰涩的咽了咽口水,面色苍白的看着他:

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
是啊,他在说什么?

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他只知道,只要不让她跟着他去涉险,他什么都可以做。

“牧筱曦,你是天真还是傻呢?”

他的目光愈发的冰冷:

“你爹地不都告诉你了吗?为什么你还要来找我?”

“是想要我亲自把你的美梦泼醒吗?”

她摇头,使劲的摇头,泪水在脸上肆意滚落。

“一鸣,你在说什么?”

她抓过他的手,泣声道:

“你是在骗我对不对?对不对?你...”

话到最后,变成了祈求,只祈求他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她,不要用那样的话来伤害她。

但他却狠狠的推开她:

“我没那个功夫来骗你。牧筱曦,现在你应该回牧家去,跟你那些相亲相爱的家人在一起,面对牧氏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!”

“因为,我们是不会让牧氏找到任何证据的!”

“停车,让她下车!”

“文一鸣,”

最后一个问题,“你是真的利用了牧家,利用了我吗?”

“是的!一切都如你所想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简直太过分了!”

牧思远一掌将报纸拍在餐桌上,震得杯盘直跳。

顾宝宝将报纸拿过来一看,脸色也不禁发白。

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捅给了媒体,几份报纸上都大肆报道了牧氏藏毒运毒的新闻。

可想而知,牧氏的股票会跌到什么样子!

章雪宁放下手中的牛奶,“爹地妈咪你们别急,我现在就去公司看看!”
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牧何欢站起来。

章雪宁面带谢意的点头,跟他一起走出了别墅。

谁也没有注意到正走到楼梯口的牧筱曦。

看到这一切后,她又缓缓的上楼去了。

妈咪说昨天是医院打电话来的,说她晕倒在路边,被警察送去了医院。

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晕倒,就因为他那些冷漠的语言吗?

牧筱曦,你真是太没用了。

她淡淡一笑,打开电脑,浏览着铺天盖地的关于牧氏藏毒运毒的新闻。

然后,再看了看牧氏今天的股价,捏着鼠标的手忍不住颤抖。

但被她紧紧咬唇控制住了。

--跟你那些相亲相爱的家人,一起面对牧氏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吧!--

是,文一鸣,如你所想!

我会跟家人一起度过这个难关!

起身,她换上衣服,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那句话是谁说的?

心里那个血淋淋的伤口有多大,你的笑容也要有多大,这就是人生。

“刚才警察来过了,拿走了一些公文。”

“很多材料供应商打电话来催要货款,也表示暂时缺货,可能供应不上材料。”

走进办公室,秘书便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一汇报。

暂时缺货?!

她冷笑:

“墙倒众人推,今天总算见识到了。”

秘书一愣。

不禁暗中仔细打量了一下上司。

这个真是牧筱曦吗?

她怎么觉得像是换了一个人?

这时,桌上的电话响起,牧筱曦接过来,是欢哥哥打来的。

“什么?绝对不行!”

只见她丢下这么一句话,便匆匆走出了办公室。

天啊!

秘书不由地怔怔发愣。

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牧筱曦发脾气!

难道牧氏这一次真的很危险吗?

“二嫂,欢哥哥!不能停工!”

她冲进总裁办公室,大声道:

“绝对不能停工!”

牧何欢和章雪宁被她激动的情绪吓了一跳,片刻才回过神来。

“曦儿,”牧何欢微微一叹:

“现在事情闹大了,工程必须得停,否则只会引起更严重的后果。”

章雪宁接着道:

“而且很多材料商已经停止了供应,就算我们不想停工,也没有办法!”

牧筱曦看着他们,情绪渐渐冷静:

“难道...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

章雪宁摇头:

“事情必须查清楚,然后让天虎山撤资,才能继续动工。”

话说间,办公室的门被敲响。

秘书主任走了进来,语气凝重的道:

“欢少,章特助,刚才北部工厂打来电话,说今天计划到的一大批电子产品原料,也没有来。”

什么!

这可是一批加急订单!

虽然已经预料天虎山的工程会多少波及到牧氏的其他项目,没想到发生得这么快!

牧何欢站不住了,赶紧往外走:

“秘书阿姨,麻烦你跟我走一趟!”

他离开后,章雪宁也没有闲着,赶紧联系别的原料商,看能不能调到。

然而几个电话打过去,却都因为各种借口而联系不到主要负责人。

都在搪塞、找借口,其实都在观望!

这也难怪。

赚钱的时候大家开心,有事的时候人人自危,不也也人之常情吗?

章雪宁头痛的叹气,不知道接下来还有多少糟心事被汇报过来!

“二嫂!”

牧筱曦在一旁道,“不会有事的,别着急!”

闻言,她诧异的看了牧筱曦一眼。

是她多心还是怎么,她总觉得筱曦似乎一下子变得跟以前不同了。

“曦儿,”

她疑惑的走近,“昨天你去哪儿了?为什么会晕倒在路边?”

牧筱曦迎视她的目光,微微一笑:

“二嫂,昨天我不过是有些低血糖,你别担心!你忙吧,原料的事情我也去想想办法!”

说完,她便转身离开了。

看着她挺得直直的身影,章雪宁不由地眉头紧皱。

这丫头,到底怎么了?

昨天还泪流不止,只不过一个晚上,却似从来没有为文一鸣这件事伤心过一样?!

“叮叮...”

匆急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,她只好先接过了电话。

事情比他们想象得还要严重。

到下午,牧氏的股票居然创下了历史最低,在一片唏嘘声中收盘。

为了防止恶意收购,牧思远只能将各个分公司的流动资金抽来抬高股价。

接下来的二天,股价总算稳定在了一个不太难看的数字上,让牧家人也能稍微喘息,聚在一起吃了顿晚餐。

“欢欢,乐乐到底怎么回事?联系上了没有?”

吃了两口,牧思远又开始发脾气了。

平常四处玩乐也就算了,现在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却还不知道回来。

牧何欢较为平静,“媒体闹得这么凶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,已经给我打电话了,晚上就回来。”

闻言,章雪宁手中的筷子一顿。

他去纽约三天了,要做的事情应该已经...

办好了吧!

“曦儿怎么也还不回来!”

顾宝宝忧心忡忡的说,“刚才我打电话也不接。”

“爹地!”

这时,正在往嘴里扒着饭粒的诺诺抬起头来,稚声道:

“昨晚上我偷偷溜进姑姑房里,看到姑姑一个人在哭。”

众人一愣。

牧何欢问道:

“那你有没有问姑姑为什么哭?”

诺诺摇头。

昨天姑姑哭得好伤心,他根本不敢上前,而是又偷偷溜出来了。

“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!”

章雪宁缓缓猜测:

“难道,她在街头晕倒之前,去见过文一鸣吗?”

“这...”

顾宝宝正有话要说,却听外面传来欢快的叫喊声:

“爹地,妈咪!”

片刻,牧筱曦手里扬着一个什么东西跑了进来:

“原料解决了!”

她快速跑到牧何欢身边,将手中的东西拍到了桌上:

“欢哥哥,原料解决了。”

牧何欢这才看清她放下的是一份合同。

打开一看,他不由地也双眼一亮。

“曦儿,你真行呀!怎么拿到这么大一批原料的?”

“是郑氏集团给的!”

她笑着说道:

“我今天碰巧遇到了郑少,交谈了几句,才知道他们正好有这批原料想要出清,就卖给我了。”

“郑少?”

牧初寒疑惑的问:

“是不是上次我给你介绍认识的那个郑少爷?”

“对啊!”

牧筱曦点头,拿过筷子便开始吃饭,一边大叫“饿死我了,”

又说:“那个郑少真是爽快,合同没签之前就先让工人装车了。我想啊,现在第一批原料应该已经运到工厂了。”

牧思远奇怪:

“我们跟郑氏集团有交情吗?”

为什么在众人都对他们避而远之的时候,他却这么好说话?

牧初寒看了一眼正欢快着吃饭的牧筱曦,才道:

“哥,说来也是缘分。上次我给曦儿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,就是这个郑少爷!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大结局(五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