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70章:大结局(六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70章大结局(六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曦儿,你真的不去见见他吗?”

顾宝宝在女儿身边坐下,轻声问道。

已经连续三天了,文一鸣都站在大门外。

偏巧这两天气温陡降,飘洒的小雨让天气显得更加寒冷。

牧筱曦坚决的摇头,紧紧咬住了嘴唇。

“曦儿,”

顾宝宝上前搂过她的肩:

“你别这样,心里有什么委屈,跟妈咪说好不好?”

“妈咪,我没事。”

她想了想,才道:

“我已经决定跟他分手了,所以没有必要再去见他。”

分手!

闻言,顾宝宝心中一怔。

相较于她之前的坚持,现在却有了这样的打算,无法不令人吃惊。

“曦儿,你真的考虑好了吗?”

闻言,她微微一笑:

“妈咪,以前我只是以为,两人互相喜欢,只要能够在一起就行了...”

话说间,她的眼神渐渐黯淡,“现在我明白,原来不是这么简单。”

“曦...”

见她似乎有话要说,牧筱曦轻轻摇头打断了她:

“妈咪,什么也别说了。他喜欢在外面就让他在外面吧,等不到的话,他自然会走的!”

闻言,顾宝宝便没再说什么。

不知为什么,她忽然想起了申文皓。

曦儿对待感情的态度,不像她,也不像思远,反而有点申文皓的味道。

走下楼梯,只见牧何欢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“妈咪,”

他也看到了她,“曦儿在家里?”

她点头,“怎么了?”

曦儿这两天正在休假,难道是公司有事找她?

牧何欢点头:

“上次郑少帮了我们一个大忙,晚上爹地要请他吃饭,希望曦儿一起去。”

感谢郑少是应该的,只是:

“文一鸣还在外面,曦儿可能不会出去。”

孰料,牧何欢却道:

“刚才我进来的时候,已经让他走了。”

“走了?”

“嗯。我决定继续与天虎山合作别墅项目的事情,他不可能像个闲人般天天站在我们家门口啊!”

闻言,顾宝宝欣慰一笑,伸手抚了一下他的脑袋,“真是妈咪的好儿子!”

他这样做,应该也是想要再给文一鸣一个机会吧。

他们都明白,筱曦虽然不肯与他见面,但心里却一样痛苦至极。

闻言,牧何欢俊毅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红晕。

顾宝宝看在眼里,不由地一晒。

她的欢欢啊,虽然长大了,但被妈咪夸奖,还是一样的不好意思呢!

不过,到了晚上,他们却发现,自己的想法似乎有些一厢情愿了。

筱曦不但和爹地、姑姑一起跟郑少吃了晚饭,回来的时候心情看上去还非常不错。

他们还没走到台阶边,笑声便已传入了客厅。

顾宝宝跟牧何欢奇怪的对望了一眼,慕采馨也笑起来:

“什么事让爹地这么高兴?”

话说间,三人已走入了客厅。

牧思远冲妻子笑着:

“宝宝,今天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去?郑总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呀!”

他在她身边坐下来,继续道:

“不但学识、能力好,为人也很幽默,非常不错!”

他说不错就是不错了,顾宝宝笑着,“看你,怎么还喝了酒?”

“郑少爷的酒量也不错,”

牧初寒在一旁道:

“陪着哥哥喝了几杯。”

闻言,顾宝宝便让佣人去拿毛巾来给他擦脸,一边又道:

“刚才是不是郑少送你们回来的?怎么不让他进来坐会儿?”

牧思远哈哈一笑,“他说今天这么匆忙就不来了,下次要专门来拜访你!”

专门来拜访我?

顾宝宝一愣,这个话怎么说?

牧初寒略微踌躇了一下,才道:

“嫂子,我们在吃饭的时候,又谈起了上次曦儿跟郑少相亲的事情...”

余下的话不必说,其中意思已不言而喻。

这...

见妈咪面露担忧,牧何欢赶紧问道:

“姑姑,你们是认真谈了这件事?”

“欢哥哥,”闻言,牧筱曦微微笑道:

“你别这么说。郑少的条件那么好,想嫁给他的女人都排起了长队,能不能轮到我,还说不上呢!”

牧何欢一呆。

听她这话的意思,她心里难道也是想要“排队”的吗?

“曦儿!”

牧思远摇头笑着:

“别说你是我牧思远的女儿,就算不是,我看郑少今晚对你的态度,也是八九不离十啦!”

客厅里的气氛陡然静了一下。

这句话让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文一鸣,这几天他不都在门外等着曦儿吗?

现在他们却说起曦儿跟郑少的事情,是不是有点太...

“爹地,你别这么说啦!”

突地,是牧筱曦自己出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,“能嫁给郑少这样的好男人,我当然愿意,只是人家怎么想还不知道呢!我可不要自作多情!”

“...曦儿!”

顾宝宝惊愕的看着她,说不出话来。

牧筱曦却似没有看见她的惊愕,依旧笑着:

“不说了,我先上楼洗澡去了。”

听着她欢快的脚步声跑上楼去,顾宝宝皱紧了眉头。

这孩子,真的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吗?

“宝宝,”牧思远不赞同的看着她:“难得曦儿想通了,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。”

说着,他又看看其他的家里人:

“你们也是,以后不要在她面前提起文一鸣!”

“爹地!”

牧何欢摇头道:

“你也看到了,文一鸣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...”

“可是曦儿自己已经决定跟他分手了呀!”

牧思远看着儿子,沉沉一叹。

以为他真的是那样想跟郑家结亲,把女儿嫁出去?

别的不敢说,即使筱曦一辈子不出嫁,他也能让她锦衣玉食一辈子!

“如果她自己选择让另一个人来帮助她彻底忘记文一鸣,”

他语气淡然却坚定的道:“我没有理由不支持她!”

众人一愣。

还能说什么呢?

他并不是不懂曦儿心里的痛苦,他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来心疼她而已!

顾宝宝摇摇头,沉沉一叹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氏一切恢复正常,牧思远也能睡个好觉了。

顾宝宝却不能,除了曦儿的事情,乐乐和雪宁也让她忧心不已。

虽然雪宁这几天是因为亲家母病了才回去住,但她总能感觉到,有一些紧张的气氛存在。

因为,她的乐乐,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都乐呵呵的,天塌下来也不在乎了。

怔忪间,只听花园传来阵阵车声,应该是他回来了。

于是她起身,轻轻走出卧室。

“乐乐!”

走下楼梯,只见他正从厨房里拿了一瓶啤酒猛喝。

“妈咪,你还没睡?”

闻声,他缓缓走过来。

她看别墅门已经关闭,皱眉问道:

“怎么,雪宁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?”

早上她问起的时候,他还说今晚上会去接雪宁一起回家。

“我去过岳父家了,她还没回去。”

他一直等到现在,为了不打扰岳父岳母休息,才回来的。

“我给她电话,她没有接。”

顾宝宝叹道,“乐乐,她还在生你的气。”

闻言,牧永乐将自己摔到了沙发上,大吐了一口气:

“我知道,妈咪。我那天不该跑去纽约,却让她被带进了警局。”

那地方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但对一个从来循规蹈矩的人来说,会感到害怕是理所当然的。

他不怪她生气,他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不理他。

在公司的时候,经常跑去工地让他找不到;

现在他去岳父母家里等她,居然也等不到。

“乐乐,雪宁嫁到我们家来以后,一直都很辛苦。”

提起这个儿媳妇,顾宝宝更多的是怜惜与疼爱,“她真生气了,你也要好好哄她,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了,妈咪。”

牧永乐点头,“很晚了,你快去睡觉吧。”

待她上楼后,他再次拿出手机拨打章雪宁的电话。

这一次,她接通了:

“怎么了?”

牧永乐一噎,她居然还问他怎么了!

“你...你在哪里?回家去了吗?”

“我正在回家的路上。”

她回答,“你睡了吗?没睡的话帮我开一下花园门吧,不必吵醒佣人。”

他一愣,继而心中大喜,“你...你等会这里来?!”

她终于肯回来了,是不是代表不再跟他生气?

但是,相较于他的激动,她却不过淡淡说了句:

“是的,我五分钟后到。”

挂断电话,牧永乐赶紧走出了别墅。

偌大的花园,他即便是用跑的,也花去了几分钟才到门口。

这时,门外正好驶来一辆车,却是他从未见过的。

定睛一看,只见驾驶位和副驾驶位同时走下人来,一个是雪宁,还有一个却是---

陌生男人。

“雪宁!”

那男人还非常亲切的叫她,一边匆匆走到她身边,为她拿过一叠重重的资料。

“谢谢学长。”

她也报之以亮眼的笑容。

“你拿这么多东西,要不要我送你进去?”

男人关切的问道。

“不用了!”

章雪宁还没来得及说话,牧永乐便大步走出花园门,看着那男人朗声道。

然后,他走上前,几乎是抢一般的从那男人手里拿过了资料。

见状,章雪宁微微皱眉,才道:

“学长,这是牧永乐!”

他注意到她没有加上

--我的丈夫-

这几个字。

“你好!”

他立即伸手将男人的手紧紧握住,非常主动:

“我是宁儿的丈夫,请问你是...”

“我是雪宁的大学同学!”

男人明白他的心思,“其实我跟她十几岁时就认识,到现在差不多九年多了。”

言语间居然是毫不示弱的态度。

牧永乐眯起了双眼,与他的目光对视。

--难道你是想跟我抢宁儿?--

--如果我想抢,未必抢不到!--

眼看着气氛似有些不对,章雪宁立即出声:

“学长,很晚了,我就先进去了。谢谢你送我回来。”

男人这才撤开视线,冲她微笑着道:

“好,那我先回去了,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!”

牧永乐瞪眼,干嘛给你打电话!

但一旁的女人却回答:

“嗯,我知道了,学长再见。”

车子掉头开走了,牧永乐也实在忍不住了:

“还看什么?快点回家!”

说着,他一手揽着资料,一手抓过她的胳膊。

她不让他拉,用力甩开来:

“我自己会走路,你帮我拿好资料就行了。”

而且他的速度这么快,穿着高跟鞋的她好几次差点摔跤。

他只好放开她,语气中却带着怒气:

“你的车呢?”

“今天去工地抛锚了。”

她回答。

闻言,他更加生气:

“那你可以打电话让我去接你,为什么让别的男人送你回来?”

她没有立即出声,而是以一种莫名其妙的目光看了他一眼。

然后才道:

“牧永乐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吃醋。难道你忘记了,每一个男人对我来说的意义,跟对你而言的意义是一样的。”

说完,她的唇撇过一丝嘲讽的笑意。

然后,她大步朝前走去,将神色陡然怔忪的牧永乐抛在了后面。

该死的!

她在嘲笑他!

那一抹嘲讽久久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,严重影响了他的睡眠!

更该死的是,她虽然回来了,居然不跟他乖乖睡觉,这个时间还在书房忙碌!

低声咒骂一句,他索性起身,不顾自己浑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,便闯入了书房。

灯下,那个可恨的女人正认真的看着每一行字,丝毫不觉得疲惫。

“你要工作到几点?”

他大声道,一边走到她身边。

闻声,章雪宁不慌不忙的拿过另一份文件,将正在看的东西遮盖,才抬头来看他。

“你来干嘛?”

不好好睡觉,就这样“清凉”的来到书房,是在梦游吗?

“我来看看你到底在忙什么!”

他在她面前站定,目光落在她面前的文件。

她不是瞎忙,确实都是牧氏需要加快处理的东西。

可是,可是,他抓抓头发,以前她也忙工作,但也不至于这么晚还不睡觉呀。

他知道,她是在跟他生气。

“宁儿,”看着她憔悴的面容,他非常歉疚:

“你不要跟我赌气了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”

说着,他的大眼睛忽然一亮,“要不这样,明天我再去玫瑰园等你,你上次想跟我说什么,明天继续说好不好?”

再去一次?

章雪宁看着他,眼里闪过一丝冷笑。

时间心情都不同了,相同的地点只是一种讽刺。

“牧永乐,”她没有回应他的建议,转而问道:

“你去了纽约,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“事情...”

他一愣,有些许的犹豫。

或许是还不想跟她说得那么清楚。

其实这些她也不是很关心,她唯一好奇的是:

“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?你怎么找到的?”

能让他决定混合自己的基因,孕育自己的后代,想来应该也是个非常不错的女人。

她何必问呢?

问,也不过是自寻伤心罢了。

但她就是想要知道,或许这样才能让自己更加彻底的放下。

“宁儿...我...”

他吞吐着,更加犹豫,“我可不可以不说?”

他舍不得说出口吗?

若是别人面前,他当然不能说。为什么在她这里也不能说呢?

在他的计划里,终究不是也要让她出面,来做那个孩子的“妈咪”?

想到这里,她不禁浑身一颤,又开始嘲笑自己。

章雪宁,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?

事到如今,他的这个计划已再没有实施的可能了。

“你可以不说。”

她稳了稳自己的情绪,继续道:

“那我来猜一猜吧。”

她笑着,隐去内心的伤惶:

“她一定是个美丽大方,纯洁可爱的女人,既明白事理,又大度能容,在你曾有的那么多情人之中,你一定也最喜欢这一个吧。”

否则怎么会有这个“荣幸,”

为他生下孩子?

“宁儿...你别这样说...其实...”

“这样好的女人,”她打断了他的吞吐:

“你怎么能让她只悄悄的生活在阴影里呢?”

“你...”

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

“牧永乐,记得我们结婚的时候,你说会照顾我一辈子的。”

闻言,他使劲点头,到现在他还是这么想。

但她并没有在意他的肯定,只是语气淡然的道:

“你太小看我了,其实我可以把我自己照顾得很好!真的!”

“你不必...为这一句没有意义的誓言,让别的女人受委屈!”

闻言,牧永乐身形一呆,惊大了双眼看着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还有更~~~在这里,我要谢谢每一个给偶送票票,送荷包,冲咖啡、留言的亲们,偶爱你们,也希望你们继续爱我,\(o)/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大结局(七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