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73章:大结局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73章大结局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曦儿,事到如今,我知道我说什么抱歉的话都没用,但我还是想把心里话说给你听!”

见状,慕采馨担忧的冲牧何欢看了一眼。

难道他真的准备这样跪着走过来?

这么长的红地毯,又这么多的人...

却见牧何欢微笑着冲她轻轻摇头,示意她不必担心。

“曦儿,我没有抱着任何目的接近你,那一次你在工厂旁遇到我,也不是我能安排的。”

一步一步,他继续说的。他的目光始终凝在她的脸上。

但她却撇开目光没有看他,只有距离她最近的郑少,感觉到了她浑身的微颤。

他伸臂握住了她的胳膊,想要让她冷静下来。

她摇头,低声哀求:

“可不可以让他别说了,可不可以...”

他也摇头,低声道:

“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,也给自己一个机会!”

闻言,她怔怔的抬头,望进他鼓励的双眸。

这...

这是怎么回事?

这样的话难道应该从他嘴里说出来吗?

现在正在举行的,难道不是她跟他的婚礼?

“你说我什么都计划好了...”

文一鸣的声音继续响在安静的大厅里,“其实并不是这样,我的计划里没有你,曦儿,我没有计划自己会爱上你...”

他的话似乎是到了最精彩之处,众宾客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。

“思远,叫人把他带走吧。”

顾宝宝有些焦急的出声。

毕竟这是婚礼,很多都是郑家的宾客,这样做岂不是让郑家夫妇难堪?!

牧筱曦似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终于转过头来看着他:

“你别说了!”

她捏紧了拳头,整个身子紧紧绷着,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紧张:“文先生,请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
“不!”

他目光黯然,唇角却勾起坚毅的线条:

“曦儿,请让我把话说完。”

因为宾客们纷纷的议论声,他提高了声调:

“你可以怪我自私,可以怪我把你蒙在鼓里,曦儿,但你不能否认我爱你。”

“之前我之所以会那样做,都是因为我爱你,或许我的方式有错误,但...”

“别说了,你别说了...”

她不要再听下去。

因为再多听进一个字,她就会动摇一分!

可是,随着话音的落下,他已经来到了她面前。

“曦儿!”

他依旧是跪地的姿势,仰头看着她:

“你知道吗?小的时候,别人叫我小恶魔,长大了,他们就叫我恶魔太子。”

他的眸光专注又深情的凝着她,眼底却折射泪光:

“我不想要做恶魔,我想做一个普通人。”

所以他做出了人生中最难的抉择,将自己的父亲送入了监狱,并斩断了天虎山所有涉嫌犯罪的利益输送链!

而这也直接将他父亲的“事业”毁灭!

“现在我是一个普通人了,为什么你还要离开我?”

他痛苦的摇头:

“如果没有天使的守护,你不担心我变回恶魔吗?”

“你...”

她咬牙,泪水却忍不住滴落,“你会吗?”

四目相对之时,她才发现他憔悴了好多。

原本不怒自威的眉眼,贮满的都是疲惫与伤心。

“我会!”

他看着她,“没有了你,我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?”

当他不想做一个囚禁天使的恶魔,那么他只能清除自己所有的邪恶,只求能清清白白的陪伴在天使身边。

“曦儿!”

他举起手中的花束,“从今以后,我再也不会瞒着你任何事情,再也不会对你说任何让你伤心的话,再也不会做任何让你伤心的事情...”

他握住她的手,泪光在眼角越来越多的聚集:

“让我陪在你身边好不好?我想要照顾你一辈子!”

“你...我...”

牧筱曦看看他,难过的撇开了目光。

她不行!

她怎能在与郑少的婚礼上答应他这样的要求?

她不能!

“曦儿!点头吧!”

这时,郑少却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,将本来要给新娘戴上的戒指放入了文一鸣的手中。

文一鸣紧紧握住戒指,感激的看了他一眼。

郑少哈哈一笑,解下了领结:

“好了,我的任务完成了,现在这个舞台就留给你吧!”

说着,他又看了一眼牧筱曦:

“曦儿,文先生是个好男人,以后你可不能这么任性了哟!”

“郑少...”

牧筱曦回过神来,心中已然明白:

“为什么...?”

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

“因为...”

郑少弯唇一笑:

“我还相信爱情!”

说完,他拍了拍她的脑袋,翩然走入了观礼的宾客中。

虽然如此,他却也没有闲着,而是振臂高声问道:

“大家说,筱曦要不要答应文先生?”

大家被他的动作逗笑了,但也有些人回应道:

“当然要答应!”

他注意到回应他的大都为年轻的女性,便又高声问:

“文先生算不算一个好男人?”

这次回应他的声音更多了:

“当然算!”

他满意的点头,转而对牧筱曦道:

“筱曦,你听见没有,如果你再不点头,你眼前的那个好男人就要被别的女人抢走啦!”

闻言,牧筱曦终于破涕为笑。

“我问你,”她俯视着文一鸣:

“这些是不是你跟郑少商量好的?”

文一鸣有些慌了。

他摇摇头,又点点头,着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。

说是,怕她再次误会他又偷偷计划着什么;

说不是,却又是谎言。

事实是,他得知牧思远非常看重郑少后,便匆忙的找到了郑少。

在他数次的恳求下,郑少才答应帮他这一次。

“筱曦,你不见我,你的家人也不喜欢我,我...”

他眼神黯然的看着她:

“我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。”

“所以你就去求郑少帮忙?你去恳求了他多少次?”

她问。

总之有很多次吧!

毕竟这样的事情,做好了成为市井佳谈;

做不好,连同郑氏的名誉也会被人当做笑话,所以郑少一时间难以答应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“筱曦,”猜到他们对话内容的郑少忽然道,“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答应的吗?”

她点点头,她想知道。

却见郑少眨眨眼:

“你如果答应文先生的求婚,我就告诉你!非常精彩的,你一定不想错过吧!”

这...

没想到他居然拿这个作交换,牧筱曦不由地嘟起小嘴儿。

文一鸣看了心疼,柔声道:

“别不高兴,曦儿,等会我告诉你。”

郑少一笑,赶紧冲司仪使了个眼色。

司仪立即会意,再次朗声道:

“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!”

牧筱曦一愣,还没反应过来,文一鸣已将戒指套入了她的无名指。

“喂!”

她惊呼,他却冲她伸过手来:

“曦儿,也帮我带上戒指吧!”

看得出他非常期待,连眼角的泪光里都泛着快乐!

只是,她真的可以让他的这份快乐继续保存下去吗?

抬头,触及到妈咪的目光。

那是鼓励与欣慰,赞同与高兴!

而妈咪身边的爹地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至于欢哥哥和乐哥哥,还有馨儿与雪宁,从头到尾都在鼓励着她!

那么,她可不可以当做自己是被允许的?

被允许后悔,被允许再一次去爱他。

抬手抹去滚落脸颊的泪,终于,她鼓起勇气,将手中的戒指戴入他的无名指。

见状,司仪立即高喊道:

“新郎,现在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!”

不知是谁带头开始鼓掌的!

当大厅里响起一片欢快的掌声,她整个人都被搂入了他宽阔坚实的怀抱。

熟悉的气息,渴望的味道,她也伸臂紧紧的抱住他。

原来,在餐厅里的时候郑少说得没有错。

只要接受了他的求婚,就会得到想要的幸福!

现在,她真的得到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从今天开始,牧家又多了一个新成员。

早晨的餐桌上,显得更加热闹。

只是看看牧永乐身边,那个位置怎么又是空的?

“乐乐,雪宁呢?”

顾宝宝奇怪的问。

牧永乐抓抓头发,闷声道:

“已经去公司了,最近她很忙。”

闻言,牧何欢看了他一眼,心里已经意识到不对劲,但嘴上却没说。

他比谁都清楚公司的事情到底有多忙,还不至于连吃早餐的时间都没有。

乐乐跟雪宁之间,肯定出现了什么问题。

事实证明,他的猜测是正确的。

来到公司不久,章雪宁便抱着一大叠资料走进了他的办公室。

“哥!”

她将资料往他桌上一放,长吐了一口气:

“这些都是这段时间我处理过的重要事情,现在这些给你,方便你备查。”

牧何欢挑眉,奇怪的问:

“你给我干嘛?放在你那里,我有事问你就好了。”

却见她摇头,又递上来一个东西,是她的辞职信。

“雪宁,你这是...!”

他皱紧眉头,希望能得到一个好的解释。

“哥,这关系到我跟牧永乐的私事...”

到了现在,她没必要再遮掩了,“所以还请你批准。其实这一段时间以来,我真的很累,想要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闻言,牧何欢凝视了她几秒,依旧将辞职信给扔了。

“雪宁,想休息可以,我给你放二个月的长假,辞职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提了。”

随便吧!

章雪宁耸肩,反正她已经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有个交代了。

“哥,还有一件事,我希望你答应。”

见他点头,她微微一笑:

“这件事让我自己跟牧永乐说吧。”

因为,她还有一些话想要跟他说呢!

然而,待她回到办公室,却见牧永乐正坐在她的办公桌旁。

看上去他应该是在等她,但不知为何满脸怒气。

“宁儿!”

见她走进来,他立即起身,将手中的文件丢到了她面前:

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她走上前看了一眼,心中微微诧异,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快就知道了。

“很奇怪吧!”

他咬牙看着她:

“若不是秘书主任告诉我,我还被蒙在鼓里!”

今天一大早,秘书主任便告诉了他一个怪现象。

之前从章雪宁手中收购来的模特经纪公司一直运行良好,最近却发生了模特不断提出解约的事情。

照理来说,单方面提出解约是需要赔付大笔违约金的。

但这么模特们还是义无反顾,像是有什么后台在支撑着。

这间公司是她的心血,他不想看着它出现什么问题,于是他立即派人去查是怎么回事。

没想到,真的没想到,那些模特解约后,都去了同一家新公司。

而这家公司的创建人,正是她本人和另一个男人!

“你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?”

他压下心头的怒气,目光炯然的看着她。

章雪宁微微一叹,算了,他迟早也会知道。

现在说跟以后说并没有分别!

“牧永乐,我要离开牧氏,我要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!”

“是你,还是你们?”

暴怒的眼神里透着冷光,“施朝俊是谁?”

“那天晚上你们见过,他是我的学长,也是我的合伙人!”

她冷静的回答。

他们见过?

牧永乐眯起双眼,回想起那个晚上,确实有个学长送她回家!

“你...”

心头的怒气翻滚着,他伸臂紧紧抓住她的胳膊:

“你什么意思?难道你不记得自己已婚的身份了?”

“牧永乐,你的话是不是有点问题?”

她退开,不想跟他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。

她需要冷静,需要镇定,而他的气息几乎将她的思绪扰乱。

“你忘了男人对我来说,没有什么特别吗?”

“怎么会没有?”

他瞪着她,“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了,不准你再跟别的男人走那么近!”

无理取闹!

她不想理会他,转过身,她侧对着他:

“别扯远了,牧永乐。我们来说点正经事吧!”

她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道:

“我们--离婚吧--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他一怔,继而是坚决的否定:

“不可能!章雪宁,我不会跟你离婚,永远都不会!”

“为什么?”

她也冲他吼:

“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一起?”

“没有为什么!”

他大手一挥,“无论如何,我不会跟你离婚的!”

不想再跟她继续纠缠这个问题,他索性抬步想要离开。

他不是在逃避,更不是想要躲开,他只是内心无措!

她突然说出这样的话,他几乎瞬间失去了方向。

除了否定,他不知道此刻的自己,还能做些什么来挽留她。

“你站住!”

今天,她一定要把话说清楚,“牧永乐,你为什么不答应?现在牧何欢已经回来了,你再也不需要我来帮你管理公司了,你为什么不答应!”

闻言,他脚步一怔。

顿觉浑身冷意蔓延,他转头,不敢相信的看着她。

为什么她说出这样的话,难道...

“没错!”

她再也不需要隐瞒了,“我听到你和筱曦的说话...牧永乐,我可以不怪你,但现在我对你而言,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,我只求你放我走!”

他摇摇头,“不是,宁儿...”

又使劲的摇摇头,一边走上前,双手却慌张的不知道该怎么放:

“你听我说...宁儿,我...”

他要说什么?

他的思绪一片混乱,他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看着他这惶急的模样,她的心口牵扯起淡淡伤痛。

他该不是想要说,他对她之前是抱着利用的心态,现在又喜欢上了她吧?

但这还有什么用呢?

“别说了,”她摇头:

“什么也别说了,牧永乐。离婚对我们来说,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这样一来,她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,他也不必让他的孩子与自己的亲生母亲分离。

“反正,”

真佩服自己还能笑出来:

“你不会缺少妻子,你也会有孩子...”

只是为他完成这一切的,已经不再是她。

不能再说下去了,如果流泪了,岂不是坏了离开的决心?

退后一步,她转身,朝门口走去。

“宁儿!”

猛地,他跨上前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她,“你别走,你不许走!”

感受着他怀里的温暖,听着他嘶哑的低吼,眼眶终究还是湿润了。

“牧永乐,你知道吗?”

她喃声道,“有一天,一个女孩在机场看到一个男人。那个男人穿着牛仔裤和迷彩T恤,高高的个子,晒到棕色的肌肤...”

感觉到他浑身倏地一怔,她的脸上露出忧伤的笑意:

“他的相貌很英俊,虽然气质成熟,笑容却干净明澈,几乎是第一眼,女孩就被这个男人吸引了。”

“这时,男人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,也扭过头来冲她示好。”

回忆往事,太多太多感慨与怅惘在她心间徘徊。

“女孩心里好高兴,但她又想,像这样的男人,身边一定有很多女人追逐,而且他们相遇的地点是在机场,他们的目的地一定不同。”

“于是,她板起了脸孔,还故意对着电话那边的好朋友大声说着暧.昧的话...”

“宁儿...”

他松开手臂,愣愣的看着她。

她脸上伤感的笑意,刺入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。

“果然,男人被她吓住了,扭过头去再也不看她。她心里好失望,好伤心,但她没有办法。因为她想要的是真正的爱情,而不是搭讪而来的露水情缘。”

说着,她抬手抹去眼角的泪:

“牧永乐,你懂吗?”

他没有回答。他整个人还处在极大的震惊之中,无法回神。

“牧永乐,你懂的,对不对?”

她继续问,却又兀自摇头:

“可惜太晚了,如果...如果那天晚上你没有飞去纽约...”

那该多好!

但是,这世界没有如果。

他的孩子,可能已经在另一个女人的腹中孕育。

一切都太晚!

一切都太晚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黄昏的沙滩边,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在风中显得异常萧索。

只因为他脸上的表情既焦急又寂寞,只因为他久久找不到自己的爱人,眼神沧桑而憔悴。

他找不到她!

能找的地方他都去过了,她却都不在。

他知道这是老天在惩罚他,惩罚他的愚蠢,惩罚他的随性。

可是,他从来都没有忽略过自己心中对她的感觉。

之前他已经打定了主意,就算她一辈子不喜欢男人,他也要让她一辈子在自己身边。

他想要照顾她,爱护她,早已跟她的“喜好”无关。

可是,她却躲起来了,她不肯再见他。

“宁儿!”

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他苦苦呼唤着刻入心底的名字。

泪水,在心尖淌过。

他疲累的在沙滩坐下,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。

“乐哥哥,”是筱曦的声音:

“找到雪宁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

牧筱曦叹道:

“雪宁会不会已经离开这里了?”

他亦摇头:

“没有...”

因为没有查到出境记录,但是...

脑海中灵光一闪,他倏地站起身来。

“曦儿,不跟你说了,我想到了,想到了...”

想到去哪儿找她了。

挂断电话,他发足狂奔到车边,开始一个个机场的找。

这城市有三个机场,每个相距大约两百里,待他到达最后一个机场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。

这时候机场大厅的人不多,那个熟悉的声音一下子就映入了眼帘。

只见她正坐在大厅一角的休息位上,怔怔的看着售票处滚动的信息。

她是在犹豫着要不要离开这里吗?

抽痛的心让他加快了脚步,直接来到了她的面前。

“宁儿!”

他轻叫了一声。

她抬头,用红肿的泪眼看着他,浑身微颤:

“你...你怎么来了?”

他苦涩的笑着,在她面前蹲下来,“我真笨,找了你一整天,才想到你有可能在这里。”

“找我干嘛?”

她摇摇头:

“不要找我,我们...”

他抬手,用食指轻点她的唇瓣,封住了她想要分离的语言:

“你是我的老婆,我当然要找你。”

说着,他在她身边坐下,伸臂将她搂入了怀中。

“宁儿,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。虽然那天我去了纽约,但是,我什么都没做。”

她一怔。

他也顿了一下,似有些不太好意思,但仍继续道:

“在纽约那两天,我满脑子都是你,我什么也做不了,我...宁儿,我还没有孩子。我想让你给我生一个小宝宝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!”

孰料她不假思索的回答,贴在他怀中的脸,已是一片泪湿。

他笑了,真是个别扭的小丫头!

他捧起她的脸,轻轻为她拭着泪水:

“那我们不生小宝宝,生一个小乐乐好不好?”

“不好!”

她更猛烈的摇头,伤心的指控他:

“再生一个乐乐,这世界上岂不是多一个女生要伤心痛苦?”

“怎么会?”

他亲着她的脸,一边抗议:

“你不知道我小时候有多可爱,妈咪经常叫我小宝贝呢!”

“那也不要!哼!”

她撇过身子去不理他。

他宠溺的从后面搂过她,柔声问:

“宁儿,为什么要到这里来?”

沉默片刻,她终于还是道:

“我好想回到那时候...”

“难道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,就已经想要嫁给我了吗?”

这...

闻言,她的脸上闪现一丝羞赧。

果然是这样!

他心里不禁笑开了花。

“小傻瓜!”

他亲她的鼻子,“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我们的缘分是天注定的,无论是什么样的形式,我们都会在一起的。”

“不,”她摇摇头,“如果在机场那天我主动一点,也许这以后的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。”

也许他们会像正常恋人那样相爱,甜蜜,然后结婚生子。

没有利用,没有误会,也没有伤心。

“宁儿,对不起。都是我的错。”

他歉疚的一叹:

“虽然我们没有像正常的恋人那样按部就班,但以后我都会补给你,加倍的补给你,好不好?”

“怎么补?”

她仰着红红的小脸问道。

是不是他们重新开始,学着先做一对恋人?

这个嘛...

他勾唇,俯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。

(本书完)

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!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