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61章:情人节(6000字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61章情人节(6000字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两人走到餐厅的北区,郑心悠四处看着,“我刚才明明看见那人带着欢欢往这边来!”

牧思远也四下观察,欢欢没看到,倒看见顾宝宝正和一个男人在吃饭。

情人节,情人餐馆!

他挑眉。

“你真是看错了,心悠,我们…”

话没说完,郑心悠忽地松开他的手,往顾宝宝的方向走去。

“心悠?”

他赶紧跟上前,却见她停在顾宝宝身边,看着她对面的那个男人,叫了一声:“文皓!”

闻声,顾宝宝和申文皓同时抬头。

“心悠…”

申文皓有些讶异的站起身,看到她身后的牧思远后,又露出浅笑:“你们…来这里吃饭啊。”

顾宝宝坐着没动,只抬眼微微一笑,算是跟他们打了个招呼。

“那你们呢?”

奇怪的,郑心悠的声音里带了一丝颤抖。

“我们…也在这里吃饭啊!”

申文皓依旧笑着回答,却见她的脸色已渐渐发白。

“文皓,昨天你说今晚有约…就是,”

她转头看看顾宝宝:“就是和顾小姐吗?”

“你们认识?!”

申文皓爽朗的笑道,巧妙的躲过了她的问题:“我也认识牧总吔,那真是太巧了,不用介绍了!”

听得出他是没话找话,一般的朋友这样打过招呼后,应该就离开的,但郑心悠却依旧定定的站着不动。

顾宝宝有些担心了,最怕这时公孙烨带着乐乐回来,她站起身:“那你们聊,我去洗手间...”

她想去找到乐乐先离开。

然而,郑心悠意外的往前走了一步,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“郑小姐...”

她疑惑,郑心悠却只看着申文皓,美丽的双眼陡然蒙上了一层水雾,“文皓,回答我!我...只想知道答案。”

顾宝宝一呆,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,那绝望、痛苦、挣扎的眼神居然出现在郑心悠的双目之中--在她看着申文皓,苦求一个答案的时候。

她似陡然明白了什么,赶紧开口想要解释:“郑...”

“心悠,”

申文皓却伸手抓过她的胳膊,“你看到了什么,就是什么!”

说完,他便拉过她往外快步走去。

“喂!”顾宝宝挣扎几下,却听他在耳边低吼:“别说话,跟我走!”

她只能跟着他走出了餐厅。

“文皓!”

刚走出餐厅,郑心悠却已经追出来,慌声叫着。

顾宝宝不禁心乱。

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郑心悠,她一直那般羡慕的郑心悠,其实却有着自己当年的影子。

“文皓!”

她顿住脚步,拉住了他:“起码...说清楚!”

申文皓一愣,片刻他转身,看着追上来的郑心悠。

“心悠,”

他深吸了一口气,“不关宝宝的事,是我,我以为拒绝了你今晚的邀请,你就会明白。”

“明白什么?”

她问,泪水沿着脸颊滚落。

“我们...”

他一直不想出口伤她的话,现在却不得不说了,“不合适。我配不上你。”

郑心悠的身形一晃,险些站立不稳,一个高大的身影及时扶住了她。

顾宝宝垂下目光,不愿去看牧思远如此疼惜郑心悠,“悠儿,”

她听见他的声音,像在很遥远的地方响起:“我们走!”

她松了一口气,希望他快点走,千万不要看到乐乐!

“我不走!”

忽地,郑心悠哭喊着推开了他,几乎是扑到了申文皓的面前,“文皓,为什么,为什么?”

她的双手紧抓着他,仿若他是她救命的那根稻草。

“心悠,”

他试图让她平静,却做不到,他只能说:“你别这样,你这样,会让很多人担心你的。”

说着,他下意识的往牧思远看了一眼。

她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牧思远,惶然回头,拼命解释:“不是的,他不是...文皓,我跟他只是朋友,不是你想的那样,不是...”

话说间,她的脸庞已被泪水浸透,而牧思远的双眼,也一点点黯淡了下去,直至灰暗无光...

猛地,他走上前,一把抱起了她,“心悠,我们走!”

容不得她反抗,他将她丢上车,疾驰而去。

他...一定也是才知道吧,今天他是不是准备跟她求婚?

他有说出口了吗,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。

他一定很难过,因为她的心,也为他痛了。

“宝宝!”

她回过神,看着申文皓。

他淡笑:“一定很奇怪吧!”

她不语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他靠上路边的围栏,“在法国,我们是同学。她很好,真的很好,只是我心里...已经有了另一个女人。”

他说了什么,顾宝宝没有仔细听。

她只觉心口被什么紧紧揪住,迫使她迈开了脚步。

“你去哪里?宝宝。”

他拉住她。

“我...”

她胡乱找了一个原因:“我想回去了...”

“你撒谎!”

他却说,“你想去找牧思远对不对?”

“我...”

他为何能一针见血的道破她的心事,连她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她其实是想去找他,看看他好不好。

“顾宝宝,多少年了,多少年了?”

他忽然提高了声调,“你还爱他?还爱他?还为他生了一个孩子!”

“你...”

她呆住,他怎么能,怎么能猜到?!

“顾宝宝,你别傻了!”

他继续说:“你害怕他受委屈,你害怕他受伤,那你受伤,受委屈的时候呢?你去,你去了有什么用,他需要你吗?需要你吗?”

大滴大滴的泪在她脸上滚落,她抬手擦干,一言不发的往前走。

“顾宝宝,你真的疯了?”

他追上前。

“那么郑心悠对你呢?”

她转头反问,“她也疯了,对吗?”

不,她没有疯,她只是又一个“顾宝宝”。

“你不懂的,”

她摇头,“如果你没真心爱过一个人,你永远也不会懂。”

说完,她走到路边,拦下一辆的士。

“去哪?”

司机问,顾宝宝想了想,去郑心悠的家。

她没有猜错,牧思远果然送郑心悠回家了。

她不敢让的士靠近,自己步行来到了郑家大门,躲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后。

“心悠,你先回家吧,不要再说了。”

她听到了牧思远略带嘶哑的声音。

“不,思远,”

郑心悠倔强的摇头,“今天我要把话说清楚。以前我也拒绝过你的,你为什么一直不相信?现在我再跟你说一次。”

“别说了。”

他低吼,掩盖了心中的伤痛。

“我要说!我一定要说!”

郑心悠几乎是用了所有的力气在喊着:“思远,我对你没有爱情,我只把你当哥哥,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!”

牧思远一怔,抬起通红的双眼凝视她,“悠儿,这些话再说一遍。”

再说一遍他就会相信吗?

他只是想让自己伤到彻底!

顾宝宝几乎就要喊出声:别说了,别说了,郑心悠,请不要再说了。

但郑心悠已经开口:“牧思远,你听着,你好好听着,我对你没有爱情,我不爱你,我爱的人是申文皓,是申文皓...”

她说不下去了,掩住满面的泪水转身跑进了家里。

她的身影消失得如此决绝,不带一丝一毫的留恋。

牧思远是如此沉稳内敛的人,也呆站了很久,很久,才转身,缓缓的往回走。

顾宝宝清楚的看见了他的脸,他的眼,满布从不曾属于他的伤。

脚步不自觉的上前,双手不自觉的轻拍着他的车窗。

他血丝密布的眼朝她狠狠一瞪。

“滚开!”

他怒吼。

顾宝宝愈发着急,“思远哥哥,你开门,开门!”

他没有理会,发动车子飞快朝前驶去。

“思远哥哥!”

她赶紧跑上前拦下一辆的士,紧紧的跟着他。

牧思远停在了一间酒吧门前,顾宝宝在后面看了,快速的跑下来,好歹在他未进去之前追上了他。

这酒吧实行VIP制度,如果不由他带着,顾宝宝是不能进去的。

“思远...”

她叫着,一边跟着他往里走,到了门口,却被他伸手推开了。

“滚开!”

他低吼着瞪了她一眼,眼里的孤独与痛苦让他看上去像一只受伤的猛兽。

“思远哥哥,”

她哽咽:“让…让我你一起…”

话没说完,他已经走入了酒吧,只给她留下一个背影。

她焦急的追上去,被门卫拦下:“小姐,请出示VIP卡!”

她没有,“我是牧先生的朋友。”

门卫礼貌的一笑:“小姐,没有VIP卡不能进去,请见谅。”

话说间又有几个客人进来,她便被挤开了。

无奈,她只能在外面等着。

冬夜如冰,风像刀子刮在她的脸上,她只能不住搓着手,又不住的朝酒吧门口张望,希望他不会喝太多酒,马上就出来。

夜渐渐深去,城市上空陆续燃放着烟火,将墨色的天空点亮。

她抬头看着,体味着别人在情人节里的幸福。

忽地,片片冰凉拍落在脸上,她回过神来,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,下雪了。

路上行人的脚步变得匆匆,她却只能找一个可以避雪的角落,继续等待。

这时,一个提着卖花的少女站到了她身边,小姑娘顾不上将自己衣服上的雪花拍落,而是先清理着玫瑰上的雪籽。

“还好没有被雪籽打坏。”

她松了一口气,转头冲顾宝宝笑道:“小姐,您需要买花吗?现在下雪了,我赶着回去,便宜一点卖给你。”

可是她买花来要做什么呢?

她没有可以送出去的对象。

“谢谢你!”

她带着歉意冲小姑娘一笑。

小姑娘了然一笑,低头抽出了一朵玫瑰递给了她:“我送给你,情人节的礼物!”

说完,便抱着花篮走入了纷纷白雪之中。

--情人节的礼物—

看着手中的玫瑰,顾宝宝苦笑,不是情人送的,也算是情人节的礼物吗?

终于,当顾宝宝手脚几乎麻木的时候,熟悉的身影从酒吧里出来了。

他看似很多,脚步差点不稳,扶着墙一点点踱了出来。

谢天谢地,他还知道出来!

顾宝宝赶紧跑上前去扶住他,“思远哥哥,你怎么样?”

他醉了,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,便没有再瞪她、吼她,而是踉跄着朝自己的车走去。

“思远哥哥,你这样子不能开车!”

她拖着他,抬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

一上车,牧思远便倒靠在椅背上醉晕了过去。

“去哪儿?”

司机有些嫌恶的皱眉,唯恐他会吐在自己车上。

去哪儿呢?

这样子不能送去牧家,公司更不能送,他的公寓她又找不到,只能……

“去最近的酒店吧!”

在服务生的帮助下,顾宝宝总算将牧思远扶上了床。

她去浴室洗了热毛巾想给他擦脸,却见他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,拿着她放在床头的那一朵玫瑰发呆。

“思远哥哥……”

她轻叫了一声,看看他是否已经酒醒。

却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玫瑰,双眼迷茫,只沉浸在他自己的思绪之中。

还醉着呢!

她微微一叹,坐着为他擦脸。

“玫瑰……”

他喃喃自语,“最喜欢……”

顾宝宝淡笑:“你喜欢吗?送给你好了!”

话音刚落,双手忽然被他捉住,她对上他如星的眸子,一阵心慌。

“思远哥哥……”

还好他醉了。

这夜晚,这气氛,像是回到了六年前…

她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跳,心里对自己催眠好几遍:他没事了,她可以走了,直走大门,出去。

深吸一口气,她走出去,说好直接往门口走的,目光还是忍不住瞟向他,他还拿着那朵玫瑰,却似已睡着。

还是忍不住走上前,想拿开他手里的玫瑰,怕他在睡梦中被刺扎伤。

然而,她刚伸手触到花茎,他的眼倏地又睁开。

四目相对,她觉得他似在看她,又似已穿过她,看在了别的某一处。

带着浓烈酒精的气息重重的拂刷她的脸,将她的心也要烧出一个洞。

“思远哥哥……”

“喜欢吗?”

她浑身一颤,他的喉咙里即发出低声吃笑,似发现一个异常好玩的游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文文今天开始上架了,希望亲们继续多多支持哦!某影出品,每天每更最少最少六千字!亲们看好字数哦,相当于以前三四更啦~~~别以为是影偷懒哈~~~今天还有一更哦,乐乐和爹地终于要见面~\(≧▽≦)/~啦啦啦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天才宝宝的舞台上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