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64章:你就是这样做妈咪的?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64章你就是这样做妈咪的?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她将俩小孩的碗里各夹了一个鸡腿,“来,咱们吃。”

王妈只好闭嘴,恰巧这时电话响了,她便去接电话。

牧初寒先一步抢过电话,“肯定是哥哥,我来接。”

“思远,是你吗?”

然而,电话那头传来的,却是顾宝宝的声音。

牧初寒皱眉,想听听她会说什么,便沉着嗓子答了一声“嗯”。

顾宝宝心力交瘁,也不能仔细分辨了,赶紧说道:“思远,我求你了,把乐乐还给我吧,求你了...”

说着,她又忍不住哭了。

牧初寒顿时火大:“顾宝宝,你又在玩什么?自己做了这样的事,现在又来求我哥的同情?你的花样也太多了吧。”

顾宝宝一愣,没想到接电话的居然是牧初寒,“初寒,不是的,不是...你听我说,”

她又急又慌,“我只要乐乐,只要乐乐,求你们不要抢走他,不要...”

听着她的哭声,牧初寒不知想到了什么,眼珠一转,低声道:“好,那你赶快到我哥的别墅来,要快哦!否则我哥回来了,我也帮不了你了!”

牧初寒偷偷拉开围栏的后门,一个身影猛地窜了进来,着急着想往里面走。

“等等!”

她赶紧拉住,低声道:“家里有佣人在,你怎么进去?”

模糊的灯光下,顾宝宝那双焦急的眼特别明亮:“那怎么办?”

“你跟着我,”牧初寒走在前面,“我先支开佣人!”

两人走到台阶下,她让顾宝宝先躲起来,自己则跑了进去。

不多会,佣人出来了,走出了花园的大门。

顾宝宝怕她会突然回头,不敢马上上前,却听牧初寒在门口低喊:“快进来,还磨蹭什么?!”

她赶紧跑进去,四下看去,并没有看到乐乐的身影。

“在楼上!”牧初寒推了她一把,“你快点,我哥随时可能回来!”

她带着顾宝宝来到二楼的玩具室,只见成堆的玩具中,两个小身影正玩得忘乎所以!

“乐乐!”

顾宝宝叫了一声,两人都回过头来,其中一个随即起身,扑到了她的怀中。

“乐乐!”她的眼角不禁湿润,只是一个下午,却像是分别了一个世纪,她紧紧的抱着乐乐:“妈咪以为会失去你了!”

“快走吧!”牧初寒在一旁道,“否则真的会失去了!”

顾宝宝一怔,立即起身朝外走去。

然而,脚步还未走出房间,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妈咪!”

她愣住,转头,只见欢欢正抬头看着她,大眼睛里满是受伤:“你是我的妈咪对不对!”

“我...”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如果说是,她却不能陪伴着他;如果说不是,却是硬生生的欺骗。

“妈咪!”

欢欢走上前两步,“你要带着乐乐走,是不是不要欢欢了?”

“欢欢!”顾宝宝心痛难忍,蹲下来将他搂入怀中,流泪道:“欢欢原谅妈咪,妈咪...妈咪不是不要欢欢...”

她只是要不起。

“妈咪。”

欢欢搂住了她的脖子,他也好伤心,好伤心。

“别这样!”

见状,牧初寒赶紧将他们拉开,她只想让顾宝宝带走乐乐,可没想过让她带走欢欢!

“顾宝宝,你到底走不走?等会走不掉了!”

她催促。

顾宝宝抹去眼泪,“欢欢,你要乖乖的,听爷爷和爹地的话,妈咪会来看你,一定会来看你...”

再次深深的看一眼,她咬牙起身,准备离开。

“妈咪!”

欢欢哇的哭了,红扑扑的小脸皱成一团,伤心的泪珠让顾宝宝肝肠寸断。

而他一哭,她怀中的乐乐也开始掉眼泪了。

“都别哭了!”

牧初寒急得直跺脚,“不想走就继续哭。”

欢欢抽着气,哽咽着道:“妈咪,你...带着乐乐走吧,欢欢会乖乖的。”

“欢欢...”

他还这么小,却如此懂事!

顾宝宝心如刀绞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狠下心转身离开。

“谢谢你,初寒!”

匆匆走出后门,顾宝宝还是回头说道。

虽然她们从小就认识,却一直合不来,她没有想到,初寒今天会帮她。

“不必谢!”

牧初寒挑眉,“我这样做都是为了我的哥哥,我希望你带着儿子离开这里,不要再来烦我哥。”

原来如此!

但她还是要说:“我真心谢谢你,初寒!你放心,我不会再纠缠他了,永远也不会了!”

说完,她转身朝前走去,片刻便消失在了浓黑的夜幕之中。

牧初寒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顾宝宝带着突然冒出来的孩子走了,再也没有什么阻拦哥哥娶心悠了,一切又恢复正常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欢欢趴在窗台看着妈咪和乐乐离开,他抹去脸上的小泪珠,飞快的朝爹地的书房跑去。

虽然客厅里有电话机,但姑姑一定不会让他给爹地打电话,所以他只好偷偷跑进书房。

电话那头响过三声,传来爹地的声音:“欢欢?你去我书房干嘛?”

“爹地!”

欢欢赶紧说道:“爹地不好了,刚才妈咪有来,把乐乐给带走了!”

牧思远正在开车,闻言立即将车停在了路边,“欢欢,怎么回事?”

顾宝宝怎么能进别墅里去?

“爹地,”

欢欢急了,“你先去把妈咪和乐乐追回来好不好?”废话何必再说!

牧思远拧起眉头,将车疾速掉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顾宝宝抱着乐乐快速走出了别墅区,坐上了一辆的士,直奔机场。

出来的时候她将所有证件都带在了身上,行李什么的她都不要了,她只想要马上、立刻离开这里!

她的焦急似传染给了怀中的乐乐,她感觉到他的小身子正在发颤。

“乐乐别怕,”

她低头亲亲他,“妈咪带你回美国去,好不好?”

乐乐将脸贴在她胸前,小手紧紧抓着她的衣领,没有任何反应。

这一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,他一定被吓坏了。

顾宝宝心疼的搂紧他,脑海中忽然闪现她在电视上看过的画面,那时候...

他与牧思远和欢欢相对的时候,他开口说了一句话:爹地、哥哥,我终于找到你们啦!

“乐乐,乐乐,”

她轻轻松开他,问道:“你会说话了?今天妈咪听到你说话了。”

慌乱的一天,她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!

“乐乐,你什么时候会说话的,跟妈咪说句话好不好?”

乐乐眨眨眼,他该说什么呢?

他会说的只有那两句话而已,还是哥哥逼着他学会的!

哥哥说如果他不学会说这两句话,他就不再理他了,他心里一着急,不知怎么的就说出来了。

但现在,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,无法发出一个字音!

“怎么回事?”

忽地,出租车强烈一震,司机骂道:“前面的人会不会开车!”

她抬头,透过挡风玻璃,一眼便认出了挡在前面的,是牧思远的车!

她大惊,为了不让他有可能找到,这件事她甚至连公孙烨也没有告诉。

可是现在,他为什么准确的拦下了这辆车!

“你等一下,我去看看车有没有被刮到!”

司机大声说着,怒气冲冲的下了车,大力的敲着牧思远的车窗。

眼见着他就要下车,顾宝宝赶紧俯身,推开没有正对着他车子的那扇车门,溜下了车。

她一直弯腰朝前跑,不敢回头,也不敢加速,唯恐引起牧思远的注意。

只要,只要能跑入不远处来往的人群之中,她就能逃过了!

“顾宝宝,你站住!”

然而,他已经看见她了!

她一愣,继而更加快速的往前跑,一边挥手想要拦下一辆出租车,片刻,一辆车真的在她身边停住了。

“宝宝,上车!”

探出头来的不是司机,而是申文皓!

她来不及奇怪,赶紧坐上了车。

回头,牧思远也已发动车子追来,将喇叭按得震天作响,警告顾宝宝赶紧下车。

“文皓,快走,快走!”

她心里害怕,却不肯屈服,双唇狠狠发颤。

申文皓看了她一眼,将油门踩至最大,拐上了环海公路。

“滴滴滴...”

忽然,申文皓放在仪表台的电话响起,顾宝宝下意识的瞟了一眼,脸色不由发白:“...是他!”

牧思远?!

他淡淡一笑,接了电话。

牧思远阴沉的声音传来:“我警告你,马上停车,放下我的孩子,否则我立即报警!”

“哈哈!”申文皓居然笑了:“牧思远,想报警?你追得上我再说!”

说完他丢掉电话,方向盘一转,将车子开进了一条小路。

这条路不陡却狭窄,申文皓的小车还能灵活通过,牧思远的大车就有点吃力了。

当他终于穿过小路来到大路,却已不见了申文皓的车影。

“该死的!”

他将车头大灯打开,才发现这是一个私人码头,岸边停了大大小小的游艇。

他心中一动,继续将车往前开。

果然,片刻之后他找到了申文皓的车,里面已是空无一人,而不远处,传来隐约的马达声!

他快步跑上前,借着车灯,模糊的瞧见了海面上泛起的波纹,他们乘游艇走了!

他赶紧拿出电话,“快,把飞机快过来,我在黄金海湾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凛冽的海风吹来,顾宝宝将乐乐紧搂在怀中,还是不放心的往后看看,唯恐牧思远又追来。

申文皓在一旁笑道:“宝宝,你放心吧,他的车虽然不错,但还不会潜水!”

她感激的冲他一笑:“谢谢你,文皓。”

申文皓面露微笑,伸手拍了拍她的头,张张嘴似乎说了些什么,却被海风吹散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顾宝宝没有听清。

“我...”

他提高了声音,顾宝宝却还是没有听见。

这一次淹没他声音的不是海风,而是从上空传来的轰鸣声。

两人抬头,强烈的灯光立即刺痛了双眼,好一会儿他们才看清,是一架直升机正朝着游艇追来。

顾宝宝吓住了:“牧...思远...!”

话说间,直升机忽然飞低,从他们上方二十来米的高度一掠而过,带起的狂风翻起了阵阵大浪,剧烈的拍打着游艇的尾翼。

“不好!”

游艇驾驶员大叫:“游艇进水了,失去了平衡,必须马上靠岸!”

申文皓愤怒的捏起了拳头,“最近的海岸在哪里?”

驾驶员看了看雷达显示仪,“是附近的吉吉岛!”

游艇在吉吉岛靠岸,驾驶员和申文皓一起将游艇拖上来。

顾宝宝抱着乐乐,忧心忡忡的看着轰鸣声传来的方向。

渐渐的,灯光愈近,带起一阵阵冷风,直升机也降落在了海滩上。

她怔怔地站住不动,看着牧思远走下飞机,她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。

可是,看着他越走越近,看着他盛着沉沉怒气的脸,她还是不由自主的转身,拔腿就跑。

“顾宝宝,你还敢跑!”

他在身后沉喝一声,她心中一慌,腿忽地崴了一下,和乐乐一起猛地摔倒在沙滩上,摔倒了她也不忘逃,爬起来继续,终究还是因为脚疼站稳不住,滚落在沙滩上,和浪花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“乐乐,没事吧!”

她赶紧爬起来,检查乐乐的衣服被浸湿了多少,却发现他和自己一样,被冰冷的海水湿透了。

冷风吹来,乐乐禁不住打了个寒颤!

“你就是这样做妈咪的?”

牧思远上前,暴怒的推开她,一边给乐乐将湿衣服脱下,用自己的外套将他裹住,抱入了怀中。

“乐...”

她想将乐乐抱回来,却被他狠狠瞪了一眼,她愧疚的一怔,看着他将乐乐抱上了飞机。

就这样...被他带走了!

她失去了他,失去了欢欢,现在连乐乐也要失去了。

想到这里,顾宝宝再也忍不住心痛,抬手蒙住脸,任泪水无声滚落。

“别这样,宝宝。”

申文皓来到她身边,将外套披在她身上,“孩子他今天带走了,明天我们还可以想办法啊。”

明天想办法?

今天都不能带走,以后还会有什么机会?

顾宝宝伤心的摇摇头。

“别胡思乱想了,”

申文皓继续安慰她,“你是孩子们的妈咪,无论发生什么事,这一点都不会改变的。”

他伸手为她理着湿乱的发,“游艇可能明天才能清理,今晚我们就住这里的酒店,你赶紧洗个热水澡,不然会感冒。”

话说间,直升飞机的轰鸣声又响起,顾宝宝心乱如麻,起身跑到了飞机下。

“牧思远,牧思远,”

她乞求着,“你要好好照顾乐乐,你要好好照顾他,他和一般的孩子不同,他...”

话到一半,牧思远忽然出现在机舱门口,一步步走下来,目光顿在她身上的外套。

“上飞机。”

忽然他说。

顾宝宝一愣,不明白他在说什么。

“上飞机!”

他重复,伸手打掉了她身上的外套,将她拉上了飞机。

走进机舱,牧思远不耐的一甩手腕,顾宝宝差点磕在机身上,但一抬头,便看见乐乐正瞧着她,大眼睛里闪现着高兴,她便顾不得许多了,上前抱住了儿子。

“乐乐,冷不冷?”

她使劲为他搓着小手。

牧思远在一旁冷声道:“你再抱着他,他会更冷!”

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浑身都已湿透,赶紧放开了他,将一旁的毛毯裹在了乐乐身上。

“飞机到了市区,你就马上消失在我面前。”他又说。

顾宝宝垂下目光,忽而抬起往机舱门外看去:“等等,可不可以带文皓一起离开?”

“不行!”

牧思远不假思索的回绝。

顾宝宝还想说些什么,他冷睨了她一眼,“顾宝宝,你和申文皓是什么关系?”

“只是...同学关系。”

她回答。

“那就永远保持同学关系,别变了质!”

她一呆,有些迷惘的看着他,他为什么要这样说?

她跟文皓会怎样,跟他有什么关系?

他在乎吗?

他是不是有一点点的在乎?!

“那天你也在场,你知道心悠对申文皓的感情,我不希望你从中插一脚!”

顾宝宝浑身一颤。

一句话,让她的心也跟着掉入了寒潭,他在乎吗?

是的,他在乎,只是他在乎的那个人,永远都只是郑心悠。

她不再说话,手轻拍着乐乐胸口,开始哄他睡觉。

这时,螺旋桨的轰鸣声嘎然而止,飞机驾驶员扭过头来报告:“牧总,飞机没油了,今晚可能飞不走了。”

“没油?”

牧思远怒道,“你是怎么办的事?还犯这么低级的错误。”

驾驶员解释道:“今天老爷一直在用飞机,您打电话之前,我还来不及检查。”

言外之意,他刚才那个电话实在太匆忙了,不能怪他这个驾驶员没做好准备啊!

“那今晚怎么办?”

牧思远冷静下来,问道。

“这里有个度假酒店,”

驾驶员赶紧报告:“牧总,不如今晚就住酒店吧。”

只能这样了。

他抱起乐乐,一行人来到酒店,只见申文皓和游艇驾驶员已经在前台开.房了。

前台服务员看着他们三大一小进来,面露抱歉:“不好意思啊,先生,只剩下二间房,这两位先生刚才已经定下了。”

申文皓接着道:“没关系,宝宝,你带着乐乐来我的房间吧!”

牧思远皱眉,“我的儿子凭什么住你的房间?”

说着,他猛地大步上前,一把抢过申文皓手中的门卡。

“我和我儿子,还有顾宝宝住一间,至于申先生,就请你和两个驾驶员挤一晚吧!”

说完,他拉过顾宝宝,径直朝电梯走去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乐乐有什么问题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