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66章:他生命中的宝贝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66章他生命中的宝贝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郑心悠走到乐乐跟前,柔声道:“乐乐,我是心悠阿姨。”

或许是因为她的声线温柔,像极了妈咪,乐乐终于抬起头,眨眼看了看她,目光忽然变得慌乱。

他开始挣扎,大眼睛四下打量。

终于,当他的目光找到了一个目标,他便拼命的挣脱了牧思远的怀抱,爬上了顾宝宝的病床,紧紧的依偎在了她的身边。

似有心灵感应般,顾宝宝在迷糊中翻了个身,伸手抱住了乐乐。

郑心悠也跟着上前,试着用手指轻触乐乐的脸颊。

一般来说,这样的动作多少会引起孩子们的反应,何况乐乐已经五岁,反应更应该灵敏和迅速。

但她看到的却是一个毫无反应的乐乐!

她担忧的抬起头,看着牧风铭和牧思远:“乐乐恐怕,真的和一般孩子不同…”

“有什么不同?”

牧思远问。

郑心悠想了想,“我不敢断言。但从临床经验和我以前处理过的个例来看,他可能患有轻度的自闭症。”

—自闭症!--

牧思远不相信的一笑:“悠儿,你别搞错了,乐乐会说话,昨天我亲耳听到他叫我爹地,还叫欢欢做哥哥!”

他似有些激动,又转过头来看着牧风铭:“昨天你也听到了,不是吗?昨天很多人都听到了。”

“思远,你冷静点!”

郑心悠叫住他,“所以我说他只是轻度的。重度的自闭症患者完全不具备学习的能力,他们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理解世界,但乐乐不同,他知道妈咪是谁,并且依赖她,所以我认为他的自闭症不是先天的,而是后天环境造成的。”

后天环境!

他的目光顿在顾宝宝脸上,眸光阴晴难定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“思远。”

郑心悠知道他很难过,想说什么宽慰他,却被他打断:“别说了,悠儿。”

他抬头看看她,看看牧风铭和申文皓,“你们可以先回去吗?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就可以了。”

他的脑子从来没有如这一刻混乱过,他想一个人静一静。

牧风铭拐杖一敲,大叹了一口气,转身走了,郑心悠跟了出去。

申文皓虽然担忧着不舍离开,但乐乐毕竟是牧思远的孩子,现在对他来说,并不是个好机会,便也先离开了。

病房里陡然安静下来,牧思远走近病床,与乐乐的大眼睛撞个正着。

但乐乐很快就闪躲开了,紧紧的闭上了双眼。

他怕他!

一阵心痛掠过牧思远的心口,他伸手,大掌疼爱的抚着乐乐的小脑袋。

“乐乐,”

他轻声叫着,在床沿坐下,“我是爹地呀,你别害怕!”

小人儿没有反应,或许是根本听不懂他的话。

如果他真像悠儿说的那样患有自闭症,在电视台演播厅的那一幕又是怎么回事?

如果真的是后天环境让他患上了这样的病,又是什么样的环境让他变成这样?

他不明白,他只知道如果是和欢欢一样的成长环境,是不可能得这样的病!

但这样的环境,公孙烨也有能力提供!

他抬眼,怔怔的看着顾宝宝,唯一的答案就是--

事实并不是他看到的那样,她和公孙烨的亲昵,只是她用来欺骗他的假象!

“来,乐乐!”

他起身,小心却坚定的将儿子抱起来,“和爹地回家。”

乐乐不愿意,使劲的挣扎着,双眼一直看着妈咪。

他亲亲他的额头,“乐乐乖了,我们带妈咪一起回家,好不好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文皓!”

申文皓刚打开车门,便听见了郑心悠的声音。

他转头,只见她面颊红扑扑的喘着粗气,显然是快速跑来的。

“心悠,有事吗?”

他露出好看的微笑。

郑心悠眼神一顿,想说的话突然便忘记了,“我…”

她只好说:“文皓,送我回去吧。”

申文皓点头,示意她上车。

“文皓,”

半晌,她终于鼓起勇气,问道,“你...这么早,怎么在医院?”

申文皓淡淡一笑,“昨天我和宝宝,还有牧思远在吉吉岛,早上宝宝发高烧了,所以我们就送她来了医院。”

除了他们为什么去那岛上原因,他没有任何对她隐瞒的。

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。

只是他似乎没意识到,从他嘴里说出来的“宝宝”二字,像是一颗颗炸弹,将她的脸色炸得惨白。

“文…皓,”

她转头,抑住心中翻滚的醋意,“你跟…顾小姐很熟哦?”

“是啊,”他说,“我们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桌,我想如果那时候我没出国,可能高中和大学也能和她是同桌!”

可能是想象到了那样的有趣场景,他的脸上不禁浮现笑容,犹如一把利剑,刺中了郑心悠的心窝。

因为那笑容,是如此的幸福。

她扭过头,不忍再看,也不忍再问任何问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王妈妈,爹地和妈咪、还有乐乐怎么还不回来?”

欢欢焦急的在台阶上踱步,从爹地打电话回来到现在,他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。

“别着急啊,小少爷,”

王妈笑道:“你爹地说跟他们一起回来,就能把她们带回来,这会儿可能有些堵车,所以慢了点。”

欢欢瘪着小嘴,“那只好再等等啦!不过,”

他又说:“王妈妈,拜托你一定做好多番茄肉泥好吗?乐乐也很喜欢吃呢!”

“小少爷,遵命!”

话说间,只听得“滴滴”两声汽车喇叭响,别墅的门应声而开。

“回来啦!”

欢欢大呼,飞快的跑下台阶。

却见司机下车时抱着乐乐,而爹地则抱着妈咪,另有一个人则高举的药水瓶子,瓶子上连着输液管,直通妈咪手背上的血管。

“妈咪生病了!”

他惊讶的问道。

牧思远冲他点点头:“欢欢,我们先进去。”

王妈赶紧迎上来,问道:“少爷,是不是要收拾客房?”

牧思远几乎就要点头了,余光却瞟见了欢欢和乐乐,他立即改口:“不用了,她住我的房间就可以了。”

几人将顾宝宝安顿在了他的大床上,跟随而来的护士又挂上了一瓶药水。

欢欢爬上床,摸了一下妈咪的额头,“爹地,妈咪的额头好烫哦!”

牧思远皱眉,“欢欢下来,让妈咪好好休息。”

欢欢点头,又跑到乐乐身边,“乐乐,你为什么围着毯子?”

乐乐高兴的看着他,两只小手臂从毯子里伸出来,欢快的拍了拍小手掌。

欢欢吃惊的看着他:“乐乐,你怎么没穿衣服!会冷吔!”

说着,他赶紧扯过乐乐跑出了这间房,来到了他的房间,有条不紊的找出保暖内衣、毛衣、外套让他穿戴好。

当牧思远从房间里出来,看到的便是穿戴整齐的乐乐,正和欢欢坐在台阶上玩儿。

“谁给他穿的衣服?”

他能认出欢欢和乐乐,因为两个小人儿的发型不同。

欢欢拍拍自己的胸口:“爹地,是我啊!”

他诧异的看着欢欢:“乐乐听你的话?”

“当然啦!”

欢欢是伸臂勾住乐乐的肩头,神奇十足的宣布:“我是哥哥,他是弟弟,弟弟当然听哥哥的话!”

牧思远看着他们,又惊又喜,太好了!

太好了!

这样是不是代表乐乐的病并非没有希望?!

这时,王妈走过来:“少爷,十二点多了,是不是开午饭?”

牧思远点头,欢欢也站起来,拉住弟弟的手:“乐乐,跟哥哥去吃午饭吧!”

见乐乐乖乖的点头,他又牵过牧思远的手:“爹地,我们去吃午饭吧!”

“好!”

他的脚步意外的颠簸了一下,他似从来没有如此欢喜过。

三人坐上饭桌,拿起筷子的两个小人儿齐刷刷的伸入那一大盘番茄肉泥,然后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。

说也奇怪,欢欢三岁前都非常挑食,什么都只肯吃一点点。

偶然有一次,王妈给他做了这道味道有些怪异的番茄肉泥,从此他便胃口大开,身体也慢慢壮实起来。

没有想到,他们俩居然有同样的爱好,这是不是可以解释乐乐为什么这样听欢欢的话?

“乐乐,你要不要吃鸡丁?”

欢欢夹了一块鸡肉,一边问道。

乐乐看了看他筷子中油白色的鸡肉,点点头。

欢欢一笑,正要给他夹一点,爹地比他动作快,已经将一大勺的鸡肉勺入了乐乐碗中。

乐乐一愣,似乎还没反应过来,牧思远疼爱的摸摸他的小脑袋:“乐乐,多吃点。”

欢欢在一旁看着,他好羡慕乐乐哦,爹地总是对他说,要他像一个大人一样,所以都很少给他夹菜哦!

可是乐乐怎么都不动筷子?

“乐乐,快吃啊!”

他催促道,“爹地一般可是不给人夹菜的哦!”

乐乐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碗里的鸡肉,低头开始吃起来。

牧思远看着,嘴角露出一丝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笑意。

吃过晚饭,就是欢欢的学习时间了。

乐乐根本不懂他做的功课,只待在他旁边撕纸玩儿。

不一会,手里的纸撕完了,他便小手伸到了欢欢的书上。

“乐乐,这个不能撕的!”

欢欢给了他一张废纸,“你玩这个。”

闻声,牧思远从文件中抬起头来,看着乐乐接过欢欢给他的废纸,什么也没说继续把它撕碎。

这张撕碎后,他却没有再问欢欢要,而是跳下椅子,往牧思远的书桌走来。

牧思远心中一愣,赶紧低头假装看文件,偷偷注意着他。

乐乐走到这张大书桌前,小脸蛋上露出欢快的神采,因为这桌子上有好多好多的纸啊,供他撕一年都不成问题。

于是,他伸出手,看见纸张就抓。

“乐乐!”

牧思远不得不出声了,这些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合同,“这些都不能撕的!”

然后他学着欢欢的样子,另外递给他一张纸:“来,给你这个玩儿。”

他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证明一下刚才心中突然冒出来的想法。

闻言,乐乐走上前,从他手里拿过废纸,又开始撕着玩儿。

片刻,这张纸又撕碎了,没得玩儿了。

他看看这房间,再没有别的地方有纸可以撕了,便爬上墙边的沙发,躺下准备睡觉。

“乐乐,还不能睡哦,”

欢欢合上书走过来:“要洗澡了才能睡觉。”

说着,他拉起他朝门外走。

“等等!”

牧思远起身上前,伸出左右臂将他们抱起来:“今天爹地给你们洗澡,好不好?”

欢欢睁大了眼睛,他没有听错吧,爹地要给他们洗澡!

看来乐乐来了,他的福利也增加了不少哦!

“欢欢,”牧思远给他们抹上沐浴露,一边说道:“明天乐乐跟你一起去上学好吗?”

“真的吗?”

欢欢高兴的扬起小脸,“爹地,乐乐真的可以跟我一起上学吗?”

他不敢相信爹地会让有点自闭症的乐乐跟着他一起。

牧思远挑眉:“爹地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说着他也露出了笑容,想起刚才乐乐在书房里的表现,他心里很高兴。

因为他的乐乐只是自闭而已,智力完全没有问题!

对于乐乐之后的治疗,他充满了信心。

时间来到九点半,欢欢兴致勃勃的听爹地讲完故事,一旁的乐乐却已经睡着了。

“乐乐好喜欢睡觉!”

他翘起小嘴,都不知道爹地能给他们讲故事是多么难得呢!

牧思远疼爱的摸着他的小脑袋:“欢欢,爹地跟你说,乐乐跟你不同,他现在患有轻度的自闭症,生活和学习上,你都要教导他,迁就他,知道吗?”

欢欢暗中一愣,原来爹地已经知道乐乐生病的事情了,难怪爹地对乐乐不想对他那么严格。

“爹地,我知道了。乐乐是我的弟弟,我一定会保护好他的!”

他拍拍小xiōng部发誓。

牧思远被他逗笑了。

他竟从未料到,顾宝宝给他生下的这两个儿子,已经成为他不可代替的宝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夜深了,他才走入房间,床上的人依旧昏睡着,他伸手抚上她的额头,还是那样滚烫。

“牧先生,你带顾小姐出院也可以,但明天一定要来复查。因为今晚如果不退烧,我担心病毒会伤及她的肺部。”

想起医生交待的话,他沉沉一叹。

他不过以为来到这里,有欢欢乐乐陪在身边,她会好得快些。

“宝宝。”

他轻声叫着,褪去长睡衣躺下,伸臂搂住了她。

肌肤相贴,最开始觉得她是滚烫的,渐渐的却感觉她异常冰冷,或许这就是高烧不退的原因?

“宝宝,”

他伸手顺着她额前的乱发,“认识你这么久,还真没看你得过这样的重感冒。”

他眼里的顾宝宝,永远都是那样充满活力,什么样的困难面前都不会退缩。

只要他一句话,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,她似乎都愿意。

小时候,她总是跟在他后面。

每天中午她会爬上六楼给他送便当。

虽然他一次次当着全班同学和她的面扔掉,第二天午休,同学们还是会起哄:“便当妹来了,便当妹来了。”

他烦躁的转头,却真的看到她拿着便当站在门口,冲着他微笑。

“以后你不要给我送便当了,我自己家的便当不知道比你家的便当丰富多少倍,我从来都不吃你带来的那种青菜。”

他下了狠话,也如愿的伤了她,他以为她不会再来了。

没想到第二天,她给他送来了小份的蛋糕。

还那样信誓旦旦的保证:“思远哥哥,这种蛋糕你绝对没有吃过!”

他气极了,“是不是我想吃什么你都给我弄来?”

她似看不懂他的怒气,还高兴的点头。

“好,那我要吃天上的星星!”

闻言,她终于沉下了脸,泪水大滴大滴的滚落,“思远哥哥,”

她哀求他,“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,求求你不要生气。”

真的是做什么都愿意吗?

他从往事中抬头,看着她并不安稳的睡颜,“顾宝宝,”

那么现在,我要你:“好起来。”

这次她却没有遵守诺言,依旧沉沉的睡着。

牧思远将她紧紧搂入怀中,用自己的体温熨帖着她。

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只知道如果不这么做,今晚,他一定会睡不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亲们,评论区给点力啊,某影才有力气码字哦\(o)/~欢迎给偶抛花抛钻抛票O(∩_∩)O哈哈~

推荐本人完本作品:

《斩婚:逃跑娇妻晚点名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94243/

《五年:错惹腹黑总裁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23713/

推荐【宝宝系列文】

芥末绿:《拉风宝宝:神秘爹地现身符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514/

落茶花:《契约:恶魔宝宝小妈咪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44551/

卜影:《单身妈咪:1个宝宝2个爹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017/

玉馑:《邪魅宝宝:爹地,你老了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376/

不打瞌睡的虫:《霸道总裁,不许和我抢妈咪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376/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走还是留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