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67章:走还是留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67章走还是留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口好渴。

迷糊中,顾宝宝使劲咽了咽口水,直觉喉咙里像火烧一般,疼得她睁开了双眼。

视线里,蓦地出现一张熟悉的男人脸,她大惊,才发现自己整个儿被他搂在怀中。

这是哪里?

发生了什么事?

她的目光上移,触及到了悬挂在床头的药水瓶。

她渐渐想起了在吉吉岛上发生的事,她记得在房间里,他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,然后把她丢上.床,跟乐乐睡在一起。

现在,她身边的人,为什么是他?

乐乐呢?

“乐…”她试图出声,才发现自己的喉咙疼得厉害,无法说话。

“想喝水?”

她的动静惊醒了牧思远,发现她已经醒来,他暗自松了一口气,语调却依旧那么平淡。

对顾宝宝,这样的语气似乎已经被磨炼成了习惯。

顾宝宝一呆,点点头,又摇摇头,“乐乐呢?”她嘶哑的喉咙挤出这几个字。

牧思远看了看时间,“和欢欢在睡觉。”

---跟欢欢一起---她惶然的四下仔细打量,终于看清这已不是在酒店的房间,而是他的别墅里。

牧思远下床给她端来一杯水:“喝吧。”

却见顾宝宝往后缩了一缩,眼里闪烁着诧异与惊慌。她不敢喝他倒来的水?!

这倒是个新奇的发现。

“喝下去!”他上前,准确的托住她的后脑勺,迫使她张开嘴,他便将水不疾不徐的给灌了下去。

然后他坐上.床,不再抱她,只问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和他躺在同一张床上,她感觉很不好。

然而,他的大掌却伸过来,探在了她的额头,她本能的想躲开,他已将手收回,一边说道:“好像退烧了。”

她发烧了吗?难怪她一直做噩梦。

牧思远看看她,“你现在能说话吗?我有些事想问你。”

她的喉咙还是涩痛难当,但她不愿意在他面前显露脆弱,立即点点头。

“乐乐的病是怎么回事?”

他知道了!他迟早也会知道的。顾宝宝撇开目光:“乐乐我会照顾好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你照顾好?”他大力的扳过她的肩头,逼视她的双眸:“我问你,乐乐的自闭症是先天的,还是后天的?”

她有些慌乱,却并不隐瞒,“后天的。”

他一岁前,还是那样活泼,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份活泼也渐渐消失。

直到他二岁半的时候还不能说出一句话,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,送去医院检查后,才知道是自闭症。

牧思远冷冽一笑:“后天的!你还敢说你能照顾好他?!”

她推开他的手:“我能照顾好他!”

她坚定的回答,“他已经慢慢开始好转了,医生说过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就会慢慢好起来!”

“顾宝宝,你还很有道理!”他拧起眉头,隐忍着自己的怒气,“你现在倒是说说,当年你到底做了什么?你是怎样把乐乐偷走的?快说!”

“我没有偷,乐乐是我的孩子,我为什么不能带走他?”

“你到底是怎么带走他的?”牧思远逼问。

他还记得五年前,当他得知她已生下孩子之后,用了最快的速度赶过去,他明明只看到了欢欢一个!

而且医生和护士也都没有提过乐乐的存在!

“我自然有我的办法!”她含糊的回答。

她也记得五年前的那一天,当医生告诉她肚子里有两个孩子时,她是多么的高兴。

她拿着B超照片,兴冲冲的赶到公司,她想要见他,以为他知道了以后,会和她一样快乐。

但是,当秘书打电话进去请示他之后,他让她在会客室里等着。

等了好久,好久,她忍不住走出了会客室,却正好看到他从办公室出来,和郑心悠一起走进了电梯。

在电梯门关合的那一刹那,她与他四眸相对,他看到她了,但他却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。

她明白,只要他身边有郑心悠,天大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无关紧要,何况…何况只是她顾宝宝。

于是,她撕碎了那张B超照片,她从那一刻就打定主意,她要带走另一个孩子,一个流着他的血液,却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孩子。

“你有你的办法?”牧思远冷笑,“顾宝宝,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?不要让我找出那个帮你偷走我孩子的人,否则我也难保我会做出什么事。”

顾宝宝没有接话,他不可能查出来的,因为那个人是公孙烨,只要她和公孙烨都不说,他不可能查出来。

“爹地,妈咪,”话说间,欢欢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,“你们起床了吗?乐乐他赖床不肯起来,可是上学就要迟到了!”

牧思远敛住自己的愤怒,高声道:“欢欢,乐乐是弟弟,你要照顾好他,这点小事自己想办法!”

“哦。”欢欢答应了一声,汲着拖鞋“啪嗒啪嗒”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闻言,顾宝宝却快速起身想下床,“你去哪儿?”牧思远抓住她,“起床这样的小事,他们可以自理。”

“你要送乐乐去哪里?”她担心的是这个。

牧思远不答,顾宝宝着急了,使劲挣扎着想要抽出自己的手臂。

牧思远瞧了她一眼,忽地放手,顾宝宝一个重心不稳,跌趴在了床上。

“你…!”

她怒瞪了他一眼,却没察觉睡衣上的二颗纽扣在挣扎中松开,她此时半趴的这个角度,正好让牧思远将泄露的春光尽收眼底。

牧思远一怔,奇异的感觉自己心头有什么在一点点骚.动,他竟然觉得,她在病中有些发白的唇,居然也对他散发着迷人的韵味。

该死的!他一定是太久没有碰女人了。

掀开被子,他起身:“乐乐跟欢欢一起去上学!”

说完,他抓起睡袍,快步走出了房间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乐乐,你快起床哦,哥哥等会请你吃灌汤包。”

“乐乐,你快起床啦,不然哥哥要生气了。”

他来到欢欢的房间,只见乐乐还赖在床上,任凭欢欢如何“威逼利诱”,他就是不动。

“爹地,”见他走进来,欢欢马上求救,“乐乐是不是生病了?”

他走上前伸手一探乐乐的额头,体温是正常的,应该没有被顾宝宝传染感冒。

“乐乐。”他柔声叫着,正准备将他抱起来,乐乐却往后缩了一下小身子,非常抗拒他的触碰。

见状,欢欢大眼珠一转,转身跑了出去。

片刻,他拉着顾宝宝进来了,大叫着:“乐乐,妈咪来了,你快起床哦!”

奇迹般的,乐乐陡然坐直了身子,可爱的大眼睛看着顾宝宝,伸出了双臂。

“乐乐!”顾宝宝上前抱起他,亲了又亲,“都是妈咪不好,妈咪生病了,乐乐不要怪妈咪。”

乐乐紧紧的抱着她的脖子,小脸贴在她的肩头,乖巧极了。

牧思远看了心里不是个滋味,翁声道:“你快给他穿衣服,上学时间马上就要到了。”

闻言,她担忧的看着乐乐,都说双胞胎心灵相通,她也希望他能和欢欢一起,但再次融入到一个新环境,他能适应吗?

“妈咪,”欢欢扯着她的衣角,“妈咪你放心吧,在学校里我会照顾乐乐的。”

顾宝宝心头一暖,蹲下来摸着欢欢的小脑袋:“妈咪相信你,一定会把弟弟照顾得很好。”

得到妈咪的信任,欢欢高兴极了,“妈咪,”他凑上前在她耳边说道:“那你可不可以也抱抱欢欢?”

当然可以,顾宝宝伸出另一直手,将欢欢也搂入了怀中。

感受这两个柔软的小身体,顾宝宝的心中无比满足,曾几何时,这样的场景只能出现在梦里啊,而今却如此真实的存在着。

她闭上双眼用心感受,不愿漏掉一丝一毫。

牧思远看着,他觉得自己似乎也应该上前,拥抱这两个孩子,但…他是否也应该拥抱她?

他犹豫着,最终还是走出了房间。

吃过早餐,王妈将准备好的肉脯和水果放入了欢欢和乐乐的书包,司机则早已将车子开在门口等候了。

“等等。”看着他们俩手牵手的往外走,顾宝宝走上前,再次抱紧了他们。

“乐乐,”她有一次嘱咐乐乐,“在学校一定要听哥哥的话,只能跟着哥哥,千万不要乱跑,好吗?”

乐乐眨眨眼,算是对她肯定的回答。

顾宝宝一笑,心里的悲伤却阵阵上涌,无法抑制。

“好了,快去上学吧。”她起身,不愿意让他们看到她的眼泪。

两小孩走下台阶,忽然,欢欢在上车前转过头,冲她问道:“妈咪,下午我和乐乐回家,你会在家等我们吃晚饭吗?”

顾宝宝一愣,她不知道,该如何回答欢欢的这个问题。

怔忪间,欢欢已经上车,车子缓缓的开出了大门。

她怔怔的看着,即使再也看不到车影,她还是呆呆的看着,直到牧思远来到她身边,轻声道:“你在这里住下吧。”

她浑身一颤,有些讶异的转头,“你…你说什么?”

牧思远撇开目光,低声道:“你住下来吧…”

顿了顿,他继续说:“这里很多间房,能让你住下。”

顾宝宝皱紧眉头,又忍不住发笑:“我能住到什么时候?你结婚的时候?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牧思远问,心里暗自诧异,这样就可以留在他身边,这难道不是她一直期盼着的?她不应该高兴吗?

顾宝宝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为什么让我住下来?”

“为了欢欢和乐乐。”他不假思索的回答,顾宝宝一笑,“然后有一天,我告诉他们,妈咪要走了,因为爹地将要和别的女人结婚,或者是妈咪将要和别的男人结婚。对吗?”

牧思远不答,她又问:“这样做对他们是不是太残忍了?”

“残忍?”牧思远逼上前一步,“那怎么做,才是对他们不残忍?我跟你结婚?”

“不,”她打断他,不让他再说出什么,他将要说的,她都知道,都明白,“牧思远,我不会住在这里,不会的。”

她不会住在这里?

她是放弃了乐乐?

他的心里忽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但他选择视而不见,“你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…你已经答应让乐乐留在我身边?”

是啊,尽管她心痛难当,万分不舍,但当乐乐已经知道自己有一个双胞胎哥哥,她又怎能再将他们分开?

事到如今,如果她再跟他争抢下去,一定会让欢欢和乐乐的生活也不得安宁。

五年前她狠下了心将他们分离,因为她还没真正做过妈妈,但现在,她实在没有办法再自私残忍一次。

现在,她唯一的愿望,就是乐乐的病能快点好起来,让他能和欢欢一起,健康快乐的长大。

“牧思远,”她抬头看着他,眼里是放弃,是妥协,是渴求:“我可不可以…随时来看他们?”

见他默然不语,她又加了一个条件,“如果哪一天你结婚了,你的妻子能对欢欢乐乐好,我就消失在欢欢和乐乐的生活里。”

她真的愿意放弃,像他盼望的那样,但真正听她从嘴里说出,牧思远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心里像是有些气恼、烦躁、愤怒和…无措。

他转开目光,把心里有这些想法的原因都归结为她眼里的焦急,她眼里的焦急似让他有点…动摇了。

他应该答应的,欢欢和乐乐需要妈咪。

“顾...”他张嘴,刚吐出一个字,大门处忽然传来一个女声:“宝宝,宝宝!你真的在这里?”

两人至台阶处望去,只见一男一女正站在大门口,那女的使劲的按着门铃,一边喊道:“牧思远,你给我把宝宝放出来!”

“盼盼!”

顾宝宝一愣。

盼盼是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,六年前就飞去国外留学了,后来她也去了美国,两人便失去了联系,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此时此地见到盼盼。

她飞快的跑下台阶,来到大门口,因病苍白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:“盼盼,你怎么来了?”

说着,她拉开大门。

“宝宝,你还好吗?”盼盼跑上来亲热的抱住她,又陡然放开:“你的手怎么冰凉的?”

公孙烨跟着走进来,闻言,他一把拉过顾宝宝的手,眉头紧皱:“宝宝,你怎么啦?”

“我...”她不着痕迹的将手抽出来,冲他微微一笑:“我没事,阿烨。”

江盼盼才不相信她没事,她走上前挡住顾宝宝,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牧思远,“喂,你是不是又欺负我们家宝宝了?”

她和顾宝宝一起长大,和牧思远也是认识的,至于他和宝宝之间的事,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牧思远睨了她一眼,目光便越过她,落在顾宝宝身上。

“宝宝,”他挑起唇角,“你该回房间去吃药了,好容易退烧了,你更要多注意身体。”

他突来的、异样的温柔让其余三人均是一愣,江盼盼一副你是不是吃错药的表情看着牧思远:“喂,你又想耍什么花招?哦,我知道了,你说,是不是你把宝宝弄生病的?”

她越说越气,直接用手指对着他:“牧思远,我警告你,你敢再欺负宝宝,你是大公司总裁又怎么样?我一样不放过你的!”

可惜,她说了这么多,牧思远统统当做没有听到,大步上前,抓过了顾宝宝的手:“跟我去吃药!”

顾宝宝被他拖动了几步,突觉另一只手腕也被抓紧,回过头,是公孙烨抓住了她另一只手。

“放开她!”他怒视着牧思远。

牧思远看看他的手,又看看自己的,“办不到!”他说。

他没有任何目的,他只是忽然奇怪的觉得,如果真的放开,顾宝宝就要从他身边永远的消失。

“我再说一次,”公孙烨定定的看着他:“放开她!”

牧思远上前,强势的将顾宝宝搂入怀中,同样定定的看着公孙烨:“我也再说一次,办不到!”

“牧思远,你放开我!”

顾宝宝挣扎着,一边冲公孙烨说道:“阿烨,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!”

公孙烨怕伤了她,赶紧将手放开了。

“我不送客了!”牧思远冲他们冷冷的丢下几个字,便转身拉着顾宝宝往里走。

“牧思远,你放开我!”

顾宝宝拼命挣开他,“我不跟你进去了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牧思远陡然一怒,脸色顿时铁青。

==========宝宝是留下,还是离开呢~~~~~~~~~~~~~~~=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你得把孩子要回来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