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68章:你得把孩子要回来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68章你得把孩子要回来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深吸一口气,顾宝宝重复了一遍:“我不跟你进去,我不留下来。”

她的坚决让公孙烨和江盼盼也微微吃惊,他们谁也想不到,顾宝宝真能对牧思远这样说话。

“顾宝宝,你考虑好了?”牧思远阴挚的目光顿在她的脸上。

她却不敢看他的双眸,垂下目光点点头。

她在害怕,她在逃避,她只是在逼自己这样做!公孙烨走上前,疼惜的抓过她的手,“宝宝,我们走吧。”

她点头,脚步跟着他挪动。

她必须走了,不想让牧思远看到她的泪。

“顾宝宝!”

他突然出声,“你走可以!但是你记住,今天你若走出那扇门,以后你和欢欢、乐乐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!你不准来看他们,也不能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之中!”

闻言,顾宝宝狠狠一颤,她惶然转头,对上他黝黑的双眸。

她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,竟在那其中看到了一丝受伤...不,不可能,她立即否定自己的想法,她绝不可能伤害到他,因为在他的心里,根本没有她的位置。

“你...你一定要这么做吗?”

“对!”他斩钉截铁的回答,“顾宝宝,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。”

说完他转身,走进了别墅,将这个艰难的选择丢给了她。

“宝宝,我们走!”

江盼盼实在不忍看她苍白的脸色,搂过她的肩头,便往外走,一边安慰她道:“他说不能看就不能看?宝宝你放心,孩子是你生的,没有人能阻止你关心他们!”

话音刚落,顾宝宝却突然停住了脚步,走出她的怀抱,又转过身去往回走。

“宝宝!”

她着急的想拉住她,却被公孙烨拦下,只听他低声道:“让她自己去选,别勉强她!”

江盼盼愣然的看了他一眼,若有所思的转开了目光。

顾宝宝一步步往回走着,目光没有焦距,脑海里浮现的只有他刚才那一句话------你记住,今天你若走出那扇门,以后你和欢欢、乐乐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!你不可以来看他们,再也不能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之中-----

她怎么能?怎么能做到这些!

而他又怎么能,怎么能如此苛求她!

她睁大双眼不让泪水滚落,眼神却空洞无物,甚至看不到眼前的路,突地,她一个脚步不稳,跌坐在了地上。

牧思远一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,只是这玻璃经过特殊处理,外面的人无法看到里面的景象。

他看着她转身,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,刚才他已经想要答应了,她可以随时来这里看欢欢和乐乐。

只是他看到公孙烨对她的关心,只是看到他们想握的手,心里聚集的怒气让他骤然改变了主意...

突地,她摔倒了!

他心口一紧,正要迈出脚步,却见江盼盼和公孙烨已经上前,扶住了她。

“宝宝起来。”江盼盼心疼得有些发怒了:“先跟我回家去!”

说着,她不由分说的扶起了顾宝宝,公孙烨微微一叹,弯腰将她抱起,往停在大门外的车子走去。

牧思远赶紧追出来,脚步似不受控制的快速跑下台阶,但车子在这时已经发动,呼啸而去。

他走上前,站在她刚才摔到的地方,听着车声渐渐远去,消失...

偌大的花园安静下来,仿佛刚才的一切...没有发生过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你让我说你什么好,啊?我怎么就生下你这么个女儿?”

才下午三点钟,顾家的馄饨店已经关门打烊,顾妈妈双眼通红的坐在沙发上,不时的哽咽几句,这样的情形哪还能做生意!

顾宝宝坐在墙角的椅子上,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
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也不敢说什么。

在回家的路上,盼盼已经告诉她了,顾爸顾妈那天看电视,也看到了欢欢和乐乐。

本来他们只是当一桩新鲜事来看,可顾妈却越想越不对劲,她不明白啊,那两个小孩的岁数怎么跟宝宝出国进修的时间一样啊?

加上两个小孩的爹地又是牧思远,顾妈就更加放心不下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她特地去买了报纸,想仔细看看那两个小孩的模样,这一看不得了,两个小孩的眼睛和宝宝的大眼简直一模一样,这能蒙过别人,还能蒙过她?

她和顾爸赶紧给女儿打电话,却总是打不通,这才找到了江盼盼。

江盼盼也不知道去哪儿找她啊,只好又找到了公孙烨,才找到了顾宝宝。

“你说话啊,”顾妈生气的看着顾宝宝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几年你到底去干什么了,你快说!”

顾宝宝抬眼看看她,嘴巴动了动,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。

顾爸沉沉的叹气,“宝宝,你说句实话,那两个小孩是不是你生的?”

顾爸从来没有用这样严肃的语气跟她说话,她心中一酸,淌着泪点点头。

顾爸的身形不稳的颤了颤,再问:“孩子的爸爸是...老牧总的儿子?”

顾宝宝紧咬着唇,点点头。

“你啊!”顾妈伤心的抢呼了一声,“我这...不知道该...”

话未说完,只见她身形一偏,“噗咚”倒在了地上,双手紧紧的捂住心脏,表情痛苦万分。

顾妈有高血压!顾爸和公孙烨、江盼盼赶紧上前扶住她,顾爸则慌忙拿出药,给她喂了下去。

“阿妈,阿妈...”顾宝宝泪流满面的叫着,心痛犹如刀绞,却又无可奈何--如果到了现在她还不说实话,以后爸妈知道,只会更加生气伤心。

“你别叫我阿妈!”

顾妈太伤心了,她抚着自己的心口,继续说道:“从小到大,我劝过你多少次,不要做牧思远的白日梦,你有没有听过我一次?”

“别说了。”顾爸为她顺着气,劝慰道:“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你生气也没用了,先上楼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
说完,他冲江盼盼示意,让她扶着顾妈先上楼去了。

顾宝宝担忧的看看阿妈,转回目光,伤心的顿在顾爸身上:“阿爸,对不起,对不起...”

“宝宝啊,”顾爸摇摇头,“你不该这样瞒着阿爸阿妈啊!”

说着,他的眼圈陡然一红,抬手擦一擦,也起身上楼去了。

“阿爸,阿妈,对不起!”她用手蒙住了脸,泪水又从她的指缝中流出。

顾爸走上楼,只见顾妈一定不肯躺下休息,见他进来,忍不住淌泪道:“他爸啊,宝宝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?”

顾爸忍住心中的担忧,仍宽慰她,“不和现在一样过?你别太担心了。”

“我怎么能不担心?”顾妈抹着泪,“她还没结婚,就生了二个孩子,这以后…”

说到这里,她猛地顿了一下,忽然问:“他爸,那俩孩子呢?孩子呢?”

“阿姨!”江盼盼在一旁道:“你别着急了,那俩孩子现在在牧家。”

“在牧家?”顾妈讶异的看了她一眼,“在牧家是什么意思?”

江盼盼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,支支吾吾的不肯再说,顾妈着急的起身,又走下了楼梯。

“宝宝,我问你,”她直接来到顾宝宝面前,说道:“孩子为什么在牧家?为什么不跟着你?”

顾宝宝看看阿妈,不敢说。

可看她这模样,顾妈还猜不到?

“你说,”她痛心的看着女儿,“孩子是不是在牧家?你是专门去给牧思远生孩子了对吧!你…”

她伸手指着她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顾阿姨,请您先冷静一下。”公孙烨走上前将她扶到沙发坐下,“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。”

他把这五年来到最近发生的事情给顾爸顾妈说了一遍,顾妈听着来龙去脉,情绪倒慢慢平静下来了。

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顾妈看着顾宝宝,“就把孩子留在牧家?”

顾宝宝心乱如麻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!

看着她苍白的脸,顾妈终究心软,沉沉的叹了一口气,“宝宝,你怎么这么傻?你以为生下孩子就能拴住牧思远的心?我告诉你,男人要是心里有你,你就算生不出孩子,他照样娶你,疼你!”

“阿妈,您别说了,都是…都是我的错。”

顾妈眉毛一挑:“那你打算就这样错下去?”

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,难道顾妈有什么想法?

顾宝宝抬眼看着她,“阿妈,您的意思是…?”

“把孩子带回来,我顾家的孩子,不需要牧家来养。”

闻言,顾宝宝低下头没有说话,江盼盼问道:“顾阿姨,怎么带回来?牧思远会那么轻易的放人?”

“他凭什么不放?”顾妈气愤道:“宝宝,你不要回孩子,难道让你自己的孩子以后和后妈生活在一起?俗话说得好,十个后妈九个坏,你能那么狠心?”

“阿妈,别说了。”她摇摇头,心绪倒腾翻滚,她怎么舍下?她能怎么办?找他闹?跟他抢孩子?当着欢欢和乐乐的面?!

她做不到。

“宝宝,你去哪儿?”见她起身往外走,公孙烨担心的问道。

“我没事,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说完,她走出了馄饨店。

她走出去了,顾妈并没有放弃,继续说道:“我这就去找个律师询问一下,看怎样才能把孩子带回来。”

“顾阿姨,你别着急了,”公孙烨赶紧道:“如果宝宝真想把孩子的抚养权争取过来,这些事情我去安排。”

一旁沉默已久的顾爸忽然抬起头:“大家都先别忙,我先去…找找老牧总。”

他曾在牧家做了三十年的厨师,与牧风铭相交甚深,顾宝宝也因此才认识了牧思远。

碍于这些情面,也总不能把事情搞砸吧!顾爸心里如此希望着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在街上转了一圈又一圈,她没有目的,却又不自觉的坐上了281路车,来到了欢欢和乐乐所在的学校。

她到达时正好是放学时间,看着一个个孩子往学校外走来,她的目光也焦急的寻找着那两个熟悉的小身影。

忽地,只见一大群学生熙熙攘攘的朝校门口走来,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,总是有稚嫩的笑声逸出,而被围在中央的,正是欢欢和乐乐。

“牧何欢,你弟弟叫什么名字呀?”

“他叫乐乐!”欢欢笑着回答。

马上又有人问:“你弟弟看上去好害羞,都不说一句话的?”

欢欢双手叉腰,翘起小嘴儿:“我弟弟才不跟你们说话,他只跟我一个人说话!”

“那你们为什么不穿同样的衣服?”

“牧何欢,你可好了,下次你不想上体育课,就可以叫你弟弟代替你去了。”

“对啊,牧何欢,你怎样才能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?那样我每天就可以不用来上学了。”…

孩子们的问题新奇而又繁多,乐乐有些害怕的抓住了欢欢的小胳膊。

“乐乐别怕!”

欢欢拍拍他的小手,加快了步子,很快走出了校门,身边的同学便渐渐散去了。

欢欢、乐乐!

顾宝宝迈出脚步,多想立即上前抱抱他们,眼角却忽然闪过一个人影,牧思远率先走到了欢欢和乐乐的面前。

“爹地!”欢欢高兴的叫了一声,今天爹地怎么会有空来啊!

牧思远弯腰将他俩抱起,“今天在学校乖不乖?”

欢欢赶紧点头,“乐乐很乖的,也很听话。”

乐乐则眨着大眼睛看着他,清澈的目光中透着些许欢快。

牧思远忍不住亲亲他的面颊,“我就知道我的乐乐会很乖的!”

说完,他又笑着问,“今天晚上你们想吃什么?爹地带你们去。”

“我要吃大螃蟹!”欢欢说着,大眼睛却四下里看,小嘴儿渐渐瘪了,“爹地,妈咪在哪里呀?她不和我们一起去吗?”

说到妈咪,乐乐也着急了,扭动着身子,用目光四处寻找。

牧思远转过身,一边往车子走去,一边想着该如何跟孩子们说,忽地,他眼角的余光似捕捉到了一抹熟悉。

他立即转头,正好瞧见顾宝宝慌忙转身的背影。

他看到她了,看到她了!

顾宝宝慌乱的转身想逃,身后那个清脆稚嫩的声音已经响起:“妈咪,妈咪!”

她一怔,逼自己露出了笑脸,才转身:“欢欢,乐乐!”

她上前抱过乐乐,亲了又亲,小人儿被她弄得痒痒的,亲昵的在她怀里扭动着小身子。顾宝宝瞧着,心里一阵阵抽疼。

抬头,牧思远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她以为他又会用冰冷狠毒的话骂她,赶她走。

但久久的,他只是看了她一眼,什么也没说,只道:“上车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四个人坐在餐桌边,可爱的双胞胎吸引了很多客人的惊羡的目光,大概谁都以为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人吧!

顾宝宝有些失落,不自禁的抬眼看他,却发现他也正看着她,目光交错,两人都立即躲开了。

“乐乐,螃蟹是这样吃的!”

欢欢从美味中抬起头,才发现乐乐的小脸已经被螃蟹腿涂抹得油兮兮,却连一点儿螃蟹肉还没吃到!

他赶紧发挥好哥哥的风范,为乐乐做了几次示范,乐乐学得很快,不一会儿也吃到鲜美的螃蟹肉了,还用小手晃着一只蟹腿,得意的看了欢欢一眼。

顾宝宝欣慰的想哭,自从和欢欢相认以来,乐乐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丰富了。

看来,能治好他自闭症的可能不是医生,而是这个与他心灵相通的哥哥!

她真不该因为自己的自私,而将他们分开这么久!

“乐乐,看你吃得满脸油,”牧思远起身抱起乐乐,“爹地带你去洗脸。”

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,她将目光落回欢欢的身上,“欢欢,”她忍住眼泪,“妈咪有些话想对你说,好不好?”

“妈咪,你说啊!”他赶紧放下筷子。

顾宝宝转过身,扶住他的小肩头,“欢欢,今天妈咪已经从爹地那里搬出来了。”

欢欢一愣,“为什么?”

他是个小天才,早已学会冷静的对待任何问题,所以不哭也不闹,这也是顾宝宝选择只对他说这些话的原因。

“你听妈咪说,虽然妈咪生下了你和乐乐,但是妈咪和爹地并没有结婚,所以…不能生活在一起。”

欢欢皱起小眉头,尽管顾宝宝已选择比较好懂的词句,在他的认知里,还是无法理解她说的话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我不再爱你了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