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70章:欢欢乐乐是兄弟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70章欢欢乐乐是兄弟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她一愣,走进厨房问道:“阿爸,你和阿妈两人还送外卖?”

顾爸点头,笑道:“只送五公里以内的,我和你.妈就当锻炼身体喽。”

顾宝宝心里发酸,“阿爸,等会我帮你送去吧,反正我在家也没事。”

顾爸一愣,随即笑着点点头:“好啊,好啊。”

说完便转身忙着做锅贴了。

提着外卖来到八楼,只见墙上的贴着大大的几个烫金字:启蒙早教。

虽然时间还早,已经有家长带着小朋友进进出出了。

顾宝宝将外卖拿到前台,“你好,我是顾氏馄饨的。”

前台只有一个人,正忙得四脚朝天,闻声赶紧翻开一个蓝色的本子,然后转头冲她道:“麻烦你,帮我送去A1会议室,那里有人会结账给你。”

说完,她朝右边匆匆一指,示意自己说的地方在那边。

顾宝宝点头,提着外卖又走进去了。

会议室的门半虚掩着,顾宝宝走到门口,便听见一个女人在说话。

她不是故意偷听,只是当她敲门,里面的人却没有回应。

然后那说话的声音便传了出来:“文皓,你是法国吗?我倒了时差才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
她一愣,这听上去怎么是…郑心悠的声音?!

原来郑心悠在这里上班。

她赶紧退了出来,但还是听到了郑心悠的略微惊讶的声音:“你没在法国呀?我昨晚去公寓找过你,你怎么也没在家?”

郑心悠的语速异常的快,像是害怕对方挂电话似的,“文皓,明天晚上你有空吗?公司里有些事情,我想跟你商量一下…明天没空啊?下午?那好吧。”

顿了顿,她又说:“文皓,其实明天是我的…喂,文皓?!”

话还没有说完,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她失望的放下手机,呆若木鸡的坐下来。

“叩叩…”

突来的敲门声响起,她才回过神来,转头看到了来人手中提着的外卖,微微吃了一惊:“顾小姐,怎么是你?”

顾宝宝一笑,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更加自然些,“馄鈍店是我爸妈开的。”

她将外卖放到桌上,“你们趁热吃吧,我先走了。”

郑心悠点点头,看她走到了门口才反应过来:“等等,多少钱?”

“不用了,一点小意思。”

顾宝宝转头来看着她:“这几年,谢谢你把欢欢照顾得那么好!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。”

“顾小姐,你别这么说。”

郑心悠走到她面前,微笑道:“以后,你就可以亲自照顾欢欢了,欢欢什么都不缺,只需要一个妈咪!”

顾宝宝能感觉道她是好意,但她实在不能对她说更多的什么,便冲她微微一笑。

“郑小姐,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郑心悠捕捉到她眼眸深处的那一抹伤痛,她应该同情她的不是吗?

但她就是没有这种情绪,或许是因为…文皓。

想到这里,她浑身陡然颤抖了一下,似想到了什么,脸色渐渐发白…

顾宝宝回到馄鈍店,只见阿爸一个人忙得团团转,阿妈却没见着。

她赶紧上前帮忙,一边问道:“阿爸,阿妈的血压是不是还没退?”

顾爸摇头,“你阿妈一大早就出去了,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”

等吃早餐的人渐渐散去,顾妈回来了。

“阿妈!”

顾宝宝叫了一声,她没理会,径直在一张空桌子坐下,“他爸,你快过来,我有事要跟你说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顾爸走过来,却见顾妈拿着自家的房产证,还有两本存折,一一摆在桌上。

他不由好奇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顾妈没回答,问道:“你老实跟我说,你有没有私房钱。”

顾爸皱眉,他怎么会有私房钱?

顾妈又说:“你把你股票里的钱都提出来给我。”

未等顾爸反应,她又转头对顾宝宝说:“你还有多少钱?”

顾宝宝一愣,“几…几千美金…”

“什么?”顾妈妈挑眉,不耐的转过头,“你那点钱就算了。”

“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顾爸疑惑的问道,房产加存折,再加他股票的钱,也有近二百万,顾妈拿这么多钱做什么?

顾妈哼了一声,“我问过律师了,想要把孩子要回来,就要证明我们养得起,我把这些钱都给法官看一看,让法官知道,不是只有牧家才养得起孩子!”

顾宝宝一听,脸色都吓白了,“阿妈,不要这么做…”

“不要什么?”

顾妈打断她的话,“你愿意把你的儿子给后妈养,我还不愿意把我的外孙给牧家呢!孩子还那么小,当然是跟阿妈在一起,难道你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吗?”

她知道,她知道,只是“阿妈,不要打官司,不要!”

“是呀,千万不要打官司。”

顾爸也不赞同顾妈的想法,“我们和老牧总主雇关系三十年,怎么能打官司?!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顾妈火大的问道。

“我去说,”顾爸解下围裙,“我去找老牧总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佣人敲开书房的门,“老爷,少爷来了。”

牧风铭“嗯”了一声,眼皮都没抬,“他来做什么?”

佣人一笑:“当然是带着小少爷…两个小少爷来看您来了!”

“什么!”牧风铭惊喜的丢开手中的书,赶紧站起来走出了书房。

“爷爷!”刚走到客厅,一个欢快的小身影便扑在了他腿上,另一个小身影则站在沙发边,眨着大眼睛打量着他。

他心中欢喜异常,“乐乐,来,到爷爷这儿来!”

乐乐不动,虽然在来的路上,欢欢已经跟他解释了“爷爷”的意思,但“爷爷”对他来说就像“爹地”一样陌生,他不想靠近。

“乐乐,快过来呀!”

可是欢欢催促着他,他只好走上前。

牧风铭抱起他,比欢欢稍矮的他更显瘦弱,自闭症让他的双眼透着对外界的畏惧与恐慌,连想在医院看到的那一幕,他就愈发心疼。

“给乐乐找了医生没有?”

他问。

牧思远点头:“心悠有介绍一个权威专家,约好了后天见面。”

闻言,牧风铭才放心下来,又吩咐佣人晚饭做得丰盛些,却对牧思远道:“没事了,你去忙吧!”

牧思远知道他想把欢欢和乐乐留在身边,以前欢欢是为了上学更方便才住在这里,现在有了乐乐,他却想把这两个孩子带在自己身边了。

于是他毫不退让的说道:“我明天早上来接他们去上学。”

“你…!”

牧风铭浑水摸鱼没有得逞,脸色有些不好看,但他是孩子们的爹地,这个要求无可厚非。

牧风铭只好道:“明天早上再说。”

说完,他便带着两个孩子去玩具房了。

看着他的身影,牧思远的双眸忽明忽暗的闪烁了几下,才转身离去了。

一来到玩具房,两个小孩儿就有些乐不可支了,特别是乐乐,这里的很多新奇玩具,他从来都没有见过,立即玩得着了迷。

见状,欢欢赶紧暗中推推他,然后冲他悄悄眨眼,示意他可不要忘了他们在学校里商量好的事情。

乐乐一呆,马上放下玩具,走到墙角蜷缩了起来。

牧风铭赶紧走上前:“乐乐,你怎么啦?”

乐乐不理他,呆呆的看着某一处,犹如老僧入定。

牧风铭有些着急,“欢欢,乐乐他怎么啦?”

欢欢叹了一口气,皱起小眉头:“他肯定是要找妈咪了,每天他要找妈咪的时候,就是这个样子!”

找妈咪?!

牧风铭一愣,这时佣人在外敲门道:“老爷,楼下有位顾先生想要见您。”

“谁?”他愕然。

佣人重复了一遍:“一位顾先生,他说自己以前是别墅那边的厨师。”

他点点头,“你让他上来。”

说完,他想了想了,又特别嘱咐欢欢:“欢欢,你带着乐乐在这儿玩,爷爷要和一位很重要的客人见面,你们一定不要出来打扰,知道吗?”

见欢欢点头,他才走了出去,并低声吩咐佣人在门口注意着,千万不要让两个小孩出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爸在佣人的带领走入公寓,他暗中四下打量了一番,虽然这公寓很大,装修也异常豪华,他还是不明白老牧总为什么不住别墅。

走入书房,只见牧风铭已经在等他,他赶紧走上前,笑道:“牧总,好久不见,您还好吗?”

牧风铭笑吟吟的点点头,“快坐,快坐!”

顾爸有些紧张的搓着手,却不坐下,只道:“牧总,这么久没来看你,这次来就有事情麻烦你,我真是...过意不去。”

牧风铭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,表面却不动声色:“老顾,你有什么事就直说,只要我能帮你,我一定尽力。”

顾爸点点头,又微微一叹,“牧总,我没别的意思,但孩子不懂事,我只有厚着脸皮来求你,您看...欢欢和乐乐那两个孩子...”

说着,他不自禁走上前几步:“牧总,这件事...您...您是知道了的吧!”

乐乐在电视上曝光,他要说不知道也不可能的!

牧风铭依旧面带微笑:“老顾啊,你先坐下吧,这件事我们慢慢说。”

顾爸只好坐下,等着他有什么话说。

“老顾,”牧风铭开口了:“你说欢欢,欢欢今年都五岁了,你怎么才来跟我说这件事?”

顾爸伤心的叹了一声,“牧总,不瞒你说,要不是前几天乐乐那孩子冲进电视栏目里,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自己居然有了两个外孙,宝宝...我女儿她瞒得我们好苦啊。”

说着,他把顾宝宝这几年谎称被公司派去美国进修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原来是这么回事!

牧风铭模糊的想起那个总是跟在儿子左右的小女孩,他只记得那小女孩很顽皮,很外向,也很聪明,谁能想到她对儿子用情居然如此之深。

他一改原本想尽快将顾爸打发走的想法,缓缓道:“老顾,说起来这件事,还是怪我啊!”

“牧总...?”

牧风铭微笑着摆摆手,继续说下去:“最初,牧家的公司是我和舍妹一起创立的。舍妹福薄命薄,嫁人后虽然生下一个儿子,但没几年就患病去世了。我那个妹夫拿着舍妹留下来的钱,没几年就挥霍一空,还打起了公司的主意。还好我及时察觉,并将他赶出了公司,他就带着儿子去英国了。”

“六年前我那个侄子回来了,希望能继承妈妈在牧氏集团的股权。在我心里,始终不愿意跟我妹夫有关的人进入公司,况且当时舍妹留有遗嘱,她名下的公司股份,是交由我管理的,我可以全权处置。”

“所以,我对他和思远说,家里男孩太少,如果他们谁能先拥有自己的骨肉,我就把公司的管理权交给谁。后来,宝宝就有了思远的孩子,也就是欢欢!”

顾爸呆住了,“牧总...”

他没有想到,欢欢和牧家居然有这么重大关联。

牧风铭明白他的讶异,点点头:“老顾,我不管欢欢的妈妈是谁,我始终是将他作为牧家的继承人来培养的,即使思远以后没能和你的女儿结婚,欢欢的地位也不会改变。”

顾爸哑然,如果是这样,他还能要回欢欢吗?

他的心一点点下沉...

忽地,他抬头,沉眸中闪过一丝惊喜:“牧总,那乐乐...”

牧风铭打断他的话:“老顾,你忍心吗?他们是双生兄弟,和一般的兄弟完全不同,你忍心把他们分开吗?”

顾爸垂下目光,彻底沉默了,面对着牧风铭的问题,他无言以对。

“老顾,”他站起身,“你跟我来!”

顾爸跟着他走出了书房,走入另一间房。

满目的玩具里,只见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坐在中央,他们拥有一模一样的容貌,却一个活泼,一个安静。

顾爸看着,眼角渐渐湿润。

在报纸上看到是一回事,这样面对面的看着,又是另外一回事,血缘的力量是如此强大,能够让人对素未蒙面的亲人,也是如此疼惜与爱怜!

“欢欢,乐乐!”

他颤抖着叫出这两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。

欢欢立即回头,疑惑的看着这个老叔叔,目光一转,冲爷爷征求答案。

牧风铭一笑,“欢欢,乐乐,这是外公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爸有些踉跄的走入家里,顾妈马上走上前:“他爸,你去了这么一整天,有没有见着老牧总?”

闻声,正在厨房洗碗的顾宝宝也走出来,站在门口,手心都紧张得发抖。

但见顾爸点点头,声音嘶哑的回答:“见着了。”

“那说了什么?”顾妈赶紧问。

顾爸摇头,说不出话来。

他只觉自己的怀里,还是欢欢和乐乐那柔软的气息,脸上还是乐乐伸出小手,怯生生的摸着他胡茬的亲切。

他几乎是第一眼,就爱上了那两个天使般的小家伙!

当他搂着他们时,当欢欢甜甜的叫着“外公”时,他心口只有一种感觉--

那是在宝宝出生时才有的:

他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保护这两个孩子,只要他活着一天,他就不会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!

所以,他没有再说任何想要回孩子之类的话,跟欢欢乐乐告别之后,他就离开了公寓。

“到底说了什么呀?”

顾妈着急了,顾宝宝也紧张的绞着衣角。

顾爸吐了一口气,嘴巴张了张,终究没有说出一个字,他起身回房去了。

顾妈一愣,却没有再上前追问,她和顾宝宝都明白,这是顾爸为难时候的反应。

顾爸年轻的时候和人做生意,被骗走了所有的积蓄,多亏老牧总赏识,聘请他做给牧家做厨师,他才能养活家人。

现在要阿爸去跟老牧总说这件事,他一定很难,很难才开口。

“阿妈,对不起。”

顾宝宝愧疚的说道。

顾妈看了她一眼,一言不发,也回房间去了。

顾宝宝难过的坐在沙发上,天色渐晚,她的心就像被人揪紧,透不过气来。

她想欢欢,想乐乐,想到心痛欲裂,无法呼吸。

这时,摆在一旁的电话响起,她有些惶然的抓起,看到来电显示后,又觉得自己可笑,她怎么会以为是欢欢打电话来?

他还那么小。

“喂,文皓?”

她将自己的痛苦压下。

“宝宝,你电话一直打不通?你好点了吗?”

申文皓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嘶哑。

“我没事,你呢?”

“我很好啊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“我...”她下意识的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便随口说:“我在外面闲逛。”

不料他却接过她的话:“我正好也在街上,你在哪个位置,我来接你。”

顾宝宝一呆,赶紧回答: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马上就走到家门口了。”

“你住家里去了!”

最终还是被他问出了想要的答案。

顾宝宝无奈,“是啊,我在家里,我累了,想回家休息了。”

“那你好好休息。”

他便不再说什么了,挂断了电话。

顾宝宝呆呆看着手机,当时她用“初中同学申文皓”这个名称随意存了他的号码,但他们真的仅仅只是初中同学?

她想起牧思远说过的话--

你知道心悠对他的心思,我希望你不要从中插上一脚--

心中一阵烦闷,“我没有这样的想法!”

她低吼着,将电话远远的扔开了。

她在沙发上蜷缩起身子,自己给自己一点温暖,心才不会那么痛。

迷蒙中,她听到手机铃声阵阵作响,睁开眼看看时间,已经晚上九点多,这时候谁会给她打电话?

她拿起来一看,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“喂,你好?”

没有想到,那边居然传来她魂牵梦萦的声音:“妈咪,我是欢欢!”

=====为了谢谢各位亲的支持,今天某影加更,大概中午发上来,哦也,请亲们继续支持我哦,亲亲,抱抱,\(o)/~==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当初签订了一份协议(加更6000字求各种奖励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