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71章:当初签订了一份协议(加更6000字求各种奖励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71章当初签订了一份协议(加更6000字求各种奖励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没有想到,那边居然传来她魂牵梦萦的声音:“妈咪,我是欢欢!”

“欢欢!”她一呆,“欢欢,这么晚了你在哪儿?”

看这是个座机号,他不会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打公用电话吧。

“我在爷爷家。”

欢欢小声说着,大眼睛一边不住的四下观察,他可是等爷爷和佣人阿姨们都睡着了,才悄悄跑出来打电话的。

确定依旧没被人发现,他才继续说道:“妈咪,今天我和乐乐见到外公了。”

闻言,顾宝宝开心一笑:“欢欢喜欢外公吗?”

“喜欢!”欢欢立即点头,“因为外公身上有妈咪的味道,妈咪…”

小声音更小了,欢欢有些伤心的说道:“我和乐乐都好想你。乐乐刚才不肯睡觉,我说这几天我们一定可以见到妈咪,他才睡着了。”

“欢欢乖!”

顾宝宝哽咽,“妈咪也很想你和乐乐,妈咪一定去看你们。你现在…挂上电话,快去睡觉,好吗?”

“好!妈咪晚安。”

欢欢点头,又说:“妈咪,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嗯!”她好想抱抱他,亲亲他,他的懂事让她如此心疼。

她不敢想象,如果她和牧思远真的对簿公堂,争夺孩子的抚养权,欢欢知道后,心里会怎么想?

他懂事这么早,爹地和妈咪像仇人一样的争斗,一定会在他心里留下深深的伤痕!

欢欢依依不舍的放下电话,慢吞吞的走回了房间。

他知道爹地和妈咪在吵架,如果爹地知道他跟妈咪联系,一定会生气。

但他实在太想妈咪了,只好偷偷的打电话。

真想和妈咪多说一会儿话!

他有些失落的走进自己的房间,将门轻轻关上,始终没有注意到,光线模糊的角落里,一双黑眸始终疼惜怜爱的看着他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妈一早就不见了人影,顾宝宝就一直在馄鈍店里帮忙,除了端盘子洗碗,她还跟着顾爸学做锅贴。

忙得像一只陀螺转个不停,她才不会去想那些伤心的事情。

“宝宝,歇会儿吧。”

顾爸心疼的说着,从口袋拿出一串钥匙,“这是家里的钥匙,你晚上回家去住。”

馄鈍店上面只有一卧室,顾宝宝昨晚在沙发上蜷了一夜。

“不用。”她摇摇头,“阿爸,晚上你和阿妈回家里去,晚上我在这儿守着,早上我帮你们开店门,你们可以多睡一会儿。”

顾爸叹了一口气,在她身边坐下,“宝宝啊,你是不是怪阿爸昨天去找老牧总,没有把孩子要回来?”

顾宝宝一呆,立即使劲的摇摇头,“阿爸,你说什么呢!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想法?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让你们操心,我实在太不孝了。”

“你啊,”他拍拍女儿的肩:“平常做事都挺聪明,为什么一遇上思远少爷,就糊涂了呢?”

顾宝宝不语,心里闷闷发痛。

“宝宝,”顾爸继续说:“阿爸昨天看到那两个孩子了,阿爸心里真的很喜欢。”

他沉稳的脸上浮现一丝温柔的笑意,“那可爱的模样像你小时候,也像思远少爷小时候,阿爸抱着他们,真是疼到了心窝里。”

“阿爸…”顾宝宝好高兴。

“宝宝啊,”想起欢欢和乐乐,顾爸心里也是一千一万个不舍,可是:“老牧总也是把欢欢放在心尖上疼,我怎么能逼着他把孩子交出来?乐乐和欢欢又是孪生兄弟...”

他无力的一叹,“加上乐乐又生病,我实在不忍心将他们分开啊。”

“阿爸,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她紧紧握住了阿爸的手,“阿爸,你别伤心,有机会我一定带您去看他们…我…”

这样的机会一定很少吧。

顾爸心里明白,她和思远少爷一直没有缘分,如果思远少爷以后和别的女人结婚了,他们和孩子相处的机会更只能是寥寥无几。

“宝宝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。”

顾爸拍拍她的头,不忍给她压力。

“人都去哪儿了?”

话说间,厨房外的用餐区传来了顾妈的声音,顾宝宝赶紧擦干泪水走出来,叫了声阿妈,却见公孙烨也一同来了。

“阿烨?”

他有事?

怎么没有提前给她打电话。

顾爸也跟着走出来,冲顾妈说道:“这一整天你又去哪儿了?”

“我还能去哪儿?”

顾妈没好气的说道,“我去办正经事了!”

说着,她坐下来,从包里抽出了一份东西放在桌上,看了一眼宝宝:“过来,在上面签个名字!”

签名?

顾宝宝疑惑的上前拿起那份东西,一行大字陡然映入眼帘—关于请求孩子抚养权的诉讼书---

她大惊,只见诉讼人一栏赫然写着她的名字,而通篇文字所阐述的诉讼请求,便是关于欢欢和乐乐抚养权!

原来阿妈这一天出去,是找律师去了!

“阿妈,你…”

“你什么都别说,”顾妈打断她的话,“只要在上面签字就行了!”

若不是律师说,抚养权的官司只能由孩子的父母提出,她早就自个儿签字了!

顾宝宝双唇颤抖着:“不,阿妈,我不签字,不能打官司…”

顾爸抓过她手里的诉讼书,还给了顾妈:“你别搞这么多事了,我们和牧家来往这么多年,难道你真的要撕破脸?”

顾妈抬头看着他:“我知道你为难,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女儿?”

她顿了顿,才又道:“不争夺抚养权也可以,你让牧思远娶了宝宝,这件事就算了。”

“你到底在胡说什么?”

顾爸紧紧皱眉,真是越说越乱。

“我胡说?”顾妈眉毛一挑,“宝宝连孩子都给他生了,他为什么不娶我家宝宝?他把我家宝宝当什么?”

“阿妈…求您别说了。”

她知道阿妈都是为了她好,她不能反驳什么,但阿妈的话还是像一把刀子,把她努力遗忘的伤口硬生生的割开了。

她好痛!

好痛!

“这…这是怎么了?”

公孙烨正想上前安慰顾宝宝,却见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。

顾爸顾妈一愣,还以为是上门来吃东西的客人,却见顾宝宝抬头看了来人一眼,立即冲他摇摇头,有些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。

公孙烨皱眉:“申先生,你来做什么?”

申文皓没功夫搭理他,转身朝顾宝宝追去。

“宝宝,你怎么了?”

他终于在巷口追上了她,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顾宝宝赶紧抹干了泪水,她就是不想让他看到她的泪水才跑出来的。

转过头,她想装作若无其事,“我没事啊,”

说着,又觉得自己这个谎言太拙劣,便补充道:“刚才我妈骂了我几句,好糗的,你知道…”

她挤出笑意:“我最怕被我妈骂了。”

看着她假装的笑,他的心阵阵发疼,他能猜到顾妈为什么骂她,“宝宝啊,”他柔声道:“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人帮忙,一定要告诉我,知道吗?”

顾宝宝敷衍的点点头,“对了,你来找我?有什么事吗?”

申文皓浅笑,双眸幽黑却发亮,锁定她的眉眼,“我来看看你,上次你重感冒,好些了没有?”

顾宝宝不敢瞧他的眼,低头道:“好多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申文皓不相信,伸手去探她的额头,“我来看看。”

顾宝宝下意识的慌忙躲闪,可能是动作太大,竟有些脚步不稳,差点摔趴到地上。

“小心一点!”

申文皓长臂伸过,一把将她搂在了怀中,四眸相对,两人的呼吸瞬间交缠在一起。

他的呼吸混乱,是因为心跳加速;

而顾宝宝呼吸混乱,则是因为惊慌失措!

“没关系的!”她赶紧推开他,脸颊不自觉通红了一片。

申文皓看着她,忽然笑了:“宝宝,我有那么可怕吗?让你犹躲不及?”

“我…”她张张嘴,却不知道要说什么,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马上收回目光。

他的星眸,居然像一个拥有强大吸力的磁场,强势的、霸道的,似要吸走她的灵魂才肯罢休。

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目光,她只是害怕的想躲。

“我没事了,我想回去了。”

她转身要走,申文皓跟上来,柔声细语的说着:“宝宝,有什么事你一定要说出来,别一个人扛着。难道你不相信我吗?”

“我相信你。”她赶紧回答,他帮过她那么多次,她怎能说不相信?

“不过我真的没事,你别担心了。”

申文皓始终浅笑,没有再说话,陪着她走到了馄鈍店门口。

“进去坐一坐吧!”

她客气的邀请他。

但他摇头,“算了,我还有点事,先走了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那你去忙吧。谢谢你文皓,再见。”

看着她的背影走入馄鈍店,申文皓唇边的笑意渐失,他有些失落的转过身,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揉成一团,丢入了街边的垃圾桶。

顾宝宝走入馄鈍店,阿爸阿妈不见了踪影,只有公孙烨坐在桌子边。

见她进来,公孙烨看看楼上:“阿姨不舒服,叔叔在楼上陪她。”

顾宝宝点点头,在桌边坐下继续剥蒜。

抬眼,只见那份诉讼书还摆在一旁的桌子上,又起身去拿。

公孙烨先一步伸手压住了诉讼书,黑眸沉沉的看着她:“你真的决定了?”

她也抬眼来看着他:“阿烨,这件事是你帮我阿妈做的?”

公孙烨点头,“如果想要回孩子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顾宝宝摇头,“没用的。”

“没用?”公孙烨拔高了语气。

顾宝宝不想多说什么,诉讼书也不想拿了,转身往回走。

公孙烨却起身抓住了她的胳膊:“宝宝,你说清楚,你是放弃了孩子,还是放弃了你自己?”

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异常,像是滚怒的海底,表面却佯装平静,“如果你放弃了你自己,随便跟一个人就可以生活一辈子,那这件事确实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。”

顾宝宝讶然的回头,她听出了他的怒气,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发怒,“阿烨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懂我的意思!”

他从来没在她面前铁青过脸色,今天第一次看到,顾宝宝觉得是那么的惶恐不安。

“阿烨…我…”

她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能打官司,他却打断她的话:“你不用说了,什么也不用说了,如果你觉得牧思远好,你就去找他:如果你觉得刚才那个申先生不错,你也可以跟他走!反正我…我…”

他心口膨胀着一口闷气,让他说不下去了。

顾宝宝一呆,才明白他指的是申文皓,“阿烨,你搞错了…”

说着,她又觉得自己有些奇怪,为什么要对他解释?

为什么要给他幻想?

她不如什么都不说。

“阿烨啊,”她想了想,轻声道:“你先回去吧,等会有客人来,我还要忙。”

“宝宝!”

话音未落,一股巨大的温暖顿时包裹了她,公孙烨紧紧的抱住了她。

她浑身一僵,本能的想要挣脱,他的双臂却收得更紧。

属于他的气息扑鼻而来,袭满她身体的每一个感官。

他的怀抱不似牧思远那般淡漠冰冷,他的怀抱很温暖,透着淡淡的薄荷香味,就像他一直对待她的方式。

“阿烨...”她张张嘴,正努力寻找着可以说的话,他已将脸靠在了她的肩,声音如同呜咽般在她耳畔细喃:“对不起,对不起...”

他以为自己可以一直不远不近的守候在她的身边,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出现,在她不需要他的时候消失,他以为他可以。

然而,刚才他跟着追出去,看到申文皓那般对她,看到申文皓那充满占有欲的眼神,他所有的以为顿时不再成立。

原来,他也是想要独占她的。

“他...那个姓申的...太过分了...”

他有些颤抖的说道,那是害怕失去她的恐惧,“你...宝宝,你也太过分了...”

顾宝宝彻底僵住,大脑一片空白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你怎么样?还是吃点药,休息一下吧!”

顾爸扶着顾妈在沙发坐下,将药片和水递到她手上。

顾妈吃了药,却不肯休息,想着女儿事情,她除了气恼,更多的还是伤心。

“他爸,孩子的事你到底有什么打算?”

她推了顾爸一把,逼问道。

顾爸默不作声,刚才对宝宝说过的话,他不能对她说啊,她要是知道他不打算强争孩子,万一血压升高危及心脏,那可怎么办?

可是,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!

他苦闷的点燃一支烟,狠狠的抽了几口,才道:“宝宝的事,我看我们就不管了吧!”

“你说什么!”顾妈从沙发上一振而起,“你还是不是咱女儿的阿爸?这话你也说得出口!”

顾妈焦急的在沙发边踱着步子,一边道:“不行!宝宝不肯签字,我还要去问问律师,看有没有别的法子!”

说完,她便朝楼下走。

顾爸正要叫住她,却见她自己顿住了脚步,侧耳往楼下一听,“宝宝回来了。”

她叫过顾爸,“你快一起下楼,帮着我再劝劝宝宝,让她在诉讼书上签字。”

顾爸无奈,只好跟她一起走下楼。

刚刚走到楼梯口,顾妈还未及出声,却见宝宝挣开了公孙烨的怀抱,看着他轻声道:“阿烨,争夺抚养权的事情不要继续了,别说我不愿意签字,就算签字了,让律师告到法院,我也争不到抚养权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公孙烨不解。

顾宝宝咬唇道:“因为我曾经和他签过一份协议。”

“协议?什么协议?”

“协议上注明了,生下孩子后归他,他给我一张五百万的支票,从此孩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!”

公孙烨讶异的一呆,更惊讶的却是正站在楼梯上的两个人。

“你说什么!”

顾妈的脸色青白交加,大声怒问。

顾宝宝惶然转身,她以为阿妈和阿爸在楼上,她以为...

来不及以为什么了,只见顾妈身形一晃,骤然晕倒在了地上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他的焦急为谁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