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72章:他的焦急为谁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72章他的焦急为谁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顾氏馄饨店外不远处的拐角,一个长相甜美,穿着清秀的女孩已经站在那儿大约二分钟了。

她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儿,却不是在等人,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距离自己两三步远的那个垃圾桶。

片刻,她眼里闪过坚定的目光,走上前,精准的从垃圾桶里拿出了一团被揉nīe过的纸。

渐渐展开来看时,她的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起来。

这是两张昂贵的音乐剧门票,却被买下它们的人当成废纸般扔进了垃圾桶。

他是没有约到想要一同去看音乐剧的人吗?

即便如此,他也可以将门票转卖,或者送给别人,他却将它们丢在这里。

就像他的性格----

要不到想要的,宁愿不要,绝不找代替品---

她颤抖着捏紧了手中的门票,情绪有些激动的迈出步子,朝前疾走而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申文皓上了车,却不立即发动,他从储物盒里找出一根烟点上。

这烟还是别人留下的,有点受潮了,吸在嘴里阵阵苦涩。

就像他现在的心情。

他一回国就在探听她的消息,见到了,她却还没有忘记牧思远,甚至还给他生下了两个孩子。

没关系,只要他们没有在一起,他就还有机会。

无论她身边是还有个公孙先生,或者什么别的男人,他都不在意。

只要她能接受他,他愿意照顾她一辈子。

可是,她的态度让他有些进退两难了。

或许,他还应该给她多一点的时间,来适应他的存在。

掐灭烟头,他发动了车子,转睛查看路况时,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后视镜里。

“心悠?”

他奇怪的推开门,探出头去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郑心悠一言不发的走到他面前,他这才看见了她苍白的脸色,“心悠,你怎么?”

郑心悠怔怔的看了他一眼,忽地伸出手,将手上的东西摊开来给他看。

虽然有些艰难,她还是问了出来:“今天...你是想要约顾宝宝去看音乐剧的吗?”

申文皓一愣,她手上的门票不是他刚才扔进垃圾桶里的那两张吗?

为什么出现在她的手上?

看着她的双眼泛起淡淡讶异与薄怒:“心悠,你跟踪我?”

这就算是对她肯定的回答!

他今天果然是想要约顾宝宝出去,他心里的那个人,竟然真的是顾宝宝!

她不敢相信的摇头,泪水倏地滚落,“不,不会的,文皓,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,不是...”

“心悠!”

他赶紧下车,“你冷静点,你到底怎么啦?”

她猛地抓住他的胳膊,“文皓,你心里那个人不是她,不是她对不对?一切都是我搞错了,是我搞错了...”

“心悠,”

他抓住她的双肩,想要使她平静下来,“你跟着我到这里来,就是为了这个?”

郑心悠点头,又摇头,昨天她给他打过电话后,正好遇上顾宝宝来送外卖,她的心里便有一种莫名的预感----

他在电话里说今天没时间,推掉了她的邀约,却一定会来找顾宝宝!

虽然这样想,她始终不敢在心里确定,好奇折磨得她一晚上都睡不好,所以她跟来了!

也证实了那些预感居然是真的!

“文皓,这是为什么?”

她无法平静,“为什么是她?我...我有哪里比不上她?”

明知这个问题太傻,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口。

她是如此的想要知道原因,但当他真正开口,她又退却了:“不要说,不要说,文皓!”

她惶然的退开,“求求你,不要说!”

但他的眼神却定定的落在她的脸上,那是一种决然的目光:“心悠,我心里的那个女人,就是顾宝宝!”

不顾她苍白的脸色,该说清的,越早说出来越好,“说起来也许你不相信,但是这么多年来,我始终忘不了她!”

虽然只是同桌一年半,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被她的什么所吸引,只到身边来去那么多的女人,形形色色,他却一直无法将她忘记。

当然,这些话只能对顾宝宝说,对郑心悠,他虽然不喜欢,也不希望伤害到她。

“我让你别说的!”

然而,伤害却是不可避免的。

郑心悠突地冲他吼道:“我让你不要说的,你为什么还说,为什么是今天?为什么?”

“心悠!”

她的模样有些不对劲,他伸手想抓住她,她却更早一步后退,转身飞快的跑开了。

“心悠!”

他追上前去,她已经跑过了马路,迅速的坐上一辆出租车离去了。

他一呆,想着刚才她说过的那句话--

为什么是今天?

为什么?

--

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吗?他疑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小姐,你去哪儿呀?”

看着后座上泪流满面的女人,司机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但见她抹着眼泪,却迟迟不说话,司机正准确再问一次,她的电话响起来了。

郑心悠拿出电话,本来打算直接关机,看了看来电显示,才擦干眼泪按下了接听键。

等她电话讲完,司机才开口:“小姐,请问你去哪儿?”

她想了想,拨通了牧思远的电话。

接电话时牧思远刚去学校接了欢欢和乐乐放学,一听是为乐乐请的专家提前来了,正好约定一起吃晚饭,一边可以讨论乐乐的病情。

挂断电话,他伸手从储物盒里拿出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。

欢欢眼尖,立即问道:“爹地,那是什么?”

他微微一笑:“一份礼物。”

“是谁送给你的吗?爹地。”

他摇摇头,“是爹地打算送给心悠阿姨的,”

说着,他看了欢欢一眼,“等会我们就要见到心悠阿姨,今天是她的生日,你要祝她生日快乐,知道吗?”

原来是给心悠阿姨的!

欢欢心里有些失落,但还是听话的点点头。

到达约好的地点,郑心悠已经到了,专家还没来。

欢欢走上前,第一句话便道:“心悠阿姨,祝你生日快乐!”

郑心悠一愣,一份礼物送到了她面前,她抬头,对上牧思远微笑的脸:“悠儿,生日快乐!”

看着她接过礼物,他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每年她生日,他都会送礼物。

但上次她在家门口对他说了那么多关于申文皓的话之后,他就有些捉摸不定,今年还要不要在生日当天把礼物送给她。

也许,今天她最想得到的祝福并不来自于他,他又何必惹她不开心?

“谢谢你,思远。”

郑心悠看着手中的盒子有些出神。

世事难道总是如此?

她想要的要不到,她不喜欢的却对她用心备至。

“不用谢,只要你喜欢就好。”

牧思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目光中满是宠溺。

在今天这个日子,在这样的晚餐时间,她能跟他一起用餐,是不是代表她和申文皓之间,并没有...

“爹地,”

忽然,欢欢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遐思,“乐乐饿了!”

他回过神来转头一看,乐乐果然拿着一把空勺子放在嘴儿里咬,嘴边吧嗒吧嗒的流出了口水。

他赶紧抽纸巾给他擦干,一边道:“乐乐,勺子不能吃,快放下。”

乐乐瞧都没瞧他一眼,小手又抓起杯子,放在嘴边咬。

牧思远赶紧夺过他手里的勺子和杯子,一边叫来服务员:“先上两份竹笋浓汤来!”

郑心悠有些抱歉:“那个医生说得办完一点小事才过来,大概还要等十几分钟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他并不介意。

欢欢在一旁暗中撇嘴,爹地好偏心哦!

上次他想让爹地陪他玩几分钟的对战游戏,爹地就说他很忙没时间!

“你饿了吗?要不要来个巧克力?”

又听爹地对心悠阿姨说道。

巧克力吔!

欢欢心里又不平衡了,他最喜欢吃巧克力,可是爹地从来都不准他吃!

“不用了,谢谢!”

郑心悠赶紧摇头,心里却是阵阵闷痛。

生日的巧克力,应该由情人来送不是吗?

可是她得到的却是--

心悠,我心里的那个女人,就是顾宝宝!

--这样一句话。

“悠儿,悠儿?”

牧思远连叫了几声,她才抬起头来,迷惑的看着他:“嗯?”她走神了,在想什么?

牧思远皱眉,下颚往前一点,“你说的那个医生就是他吗?”

郑心悠一愣,赶紧回头,但见一个衣着异常整洁的中年男人正走进了餐厅。

“秦医生!”

她赶紧将他招呼过来,给他和牧思远做了介绍。

几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乐乐的病,牧思远特别强调:“乐乐只是有些自闭而已,但智力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”

秦医生微微一笑,伸手摸了摸乐乐的小脑袋。

或许是因为他是这方面的专家,接触过很多类似的孩子,乐乐似从他身上闻到了不同的气息,居然仰起小脸,冲他笑了一下。

牧思远为之非常振奋,“秦医生,你看,乐乐的病应该不太严重吧!”

秦医生点点头,“牧先生,你的儿子很可爱!”

说着,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欢欢身上,摇头笑道:“既然是双生儿,一个是天才,一个是自闭儿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见到。不过,既然乐乐的智力没有问题,治疗起来应该不难!”

郑心悠也松了一口气,“思远,秦医生都这么说了,你就不用太担心了。”

牧思远点点头,正准备说些什么,手机响了。

不知他听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,脸色猛地一变:“你说什么?在哪家医院?”

听清楚了地址,他便站起了身,“好,我马上过去看看。”

郑心悠奇怪:“思远,是不是牧叔叔...?”

他却说:“不是!”

然后抱起了欢欢和乐乐,一边对秦医生说道:“秦医生,突然有点急事我先走了,我会再跟你联系!”

郑心悠还有些反应不过来,不是说了要研究乐乐的病情?

既然不是牧叔叔有事,还有谁能让他如此着急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跟着他来到医院,陡然看到病房外的顾宝宝,她...

更加不明白了。

“妈咪,妈咪!”

陡然听到熟悉稚嫩的声音,顾宝宝一呆!

从焦急的等待中回过头来,她看着两个朝她奔来的小身影,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“妈咪!”

不是做梦,她清晰的感觉到了两个柔软的小身子贴住了她的腿,用小手紧紧抱着。

“欢欢,乐乐!”

她蹲下来将他们抱入怀中,在每人的小脸上亲了好几口。

她好想,好想他们!

“宝贝,你们怎么会来?”

听她问着,乐乐只顾在她怀里撒娇,欢欢早已伸出小手指着某一处:“是爹地带我们来的!”

顾宝宝一怔,抬头,果然看见他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。

而他身后站着的女人,是郑心悠。

她以为自己可以伪装得很好,双唇还是微微一颤。

该说些什么的,也有想问的,但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牧思远看着她,也什么都没说。

“顾阿姨怎么样了?”

还是郑心悠走上前问道。

“医生还在做检查。”

顾宝宝抬头看着她,“谢谢你们过来!”

郑心悠微微一笑。

一旁的公孙烨走上前来,“乐乐,”

他叫着,伸出双手:“让公孙叔叔抱抱!”

闻声,乐乐瞅了他一眼,往顾宝宝怀里缩了缩,示意他不要!

“乐乐真不乖哦!来,我们坐下,跟公孙叔叔玩会儿好吗?”

顾宝宝笑着,却没勉强他,抱着他俩在长椅上坐下。

长椅上四个座位,坐了他们三个之后,刚好有一个空给公孙烨。

然而,他还没走到长椅前呢,一个身影抢先上前,在乐乐身边坐下了。

公孙烨一呆,郑心悠也是一愣,怔怔了看一眼抢先坐上长椅的牧思远。

他怎么...

看上去那么的不对劲?!

“阿姨怎么样?”

隔得近了,牧思远才开口问道。

顾宝宝垂着头,始终没看他,只淡淡道:“医生还在检查,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
话说间,顾爸从病房里走了出来,看到两个孩子,双眼不由地一亮:“欢欢、乐乐!”

他快步走上前,这才注意到了牧思远:“思远少爷,你也来了!”

牧思远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。

他除了对郑心悠,对其他人应该都是这样冷漠吧!

顾宝宝赶紧开口打破了尴尬:“阿爸,阿妈怎么样了?”

阿爸吐了一口气:“还好没有中风,医生给她降了血压,等会应该就醒了。”

“外公,”

欢欢甜声问道:“是不是外婆生病了?”

顾爸疼爱的看着他:“是啊,外婆生病了,不过不是很严重,欢欢不要担心。”

欢欢从椅子上跳下来,“外公,我和乐乐可不可以去看看外婆?”

顾爸看看顾宝宝,顾宝宝看看牧思远,都不知如何回答。

半晌,牧思远眉毛一挑:“去吧!”

顾爸挺高兴的,牵过两小孩便往里走。顾宝宝起身抓过他的胳膊:“阿爸,阿妈会不会...”

她害怕阿妈看到孩子后,会再受刺激。

顾爸却冲她一笑,“没事的!”

他明白顾妈,她逼着宝宝要回孩子,不就是因为自己想念这两个孩子吗?

两人带着孩子走进病房,顾妈已渐渐转醒了过来,单手捂着额头,可能是因为药物的作用还有些眩晕。

“外婆!”

欢欢走到病床前,甜甜的叫了一声。

顾妈浑身一颤,双眼不明所以的睁开来,缓缓转至床沿。

只见两个长相可爱的孩子正站在她的床边,漂亮的大眼睛盯着她瞧。

她一愣,坐起身来:“这是...”

欢欢非常乖巧的自我介绍:“外婆,我是欢欢,他是乐乐!”

“欢欢,乐乐...”

顾妈呢喃着这两个名字,双眼渐渐明亮起来,“你是欢欢,你是乐乐?”

她想起来了,想起来了,她在报纸上看到了两个孩子就是他们!

再抬头,又看到了顾爸和顾宝宝,那便更加确认无疑!

“欢欢,乐乐啊!”

她张臂抱住他们,高兴的大哭:“外婆的心尖尖哟!外婆可算是见到你们了!”

“阿妈...”

顾宝宝担心的劝道:“您别激动...!”

顾妈不理她,只管和两小孩说话:“宝贝儿,你们怎么到医院来啦?”

闻言,顾宝宝一阵焦急,千万别让阿妈知道牧思远也来了,那样阿妈只会更加激动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还有一更,祝亲们周末愉快哦!

再一次呼唤,评论,评论,亲们给点力呀!

你们对文文有啥想法,某影都想知道哦!\(o)/~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莫名其妙的第一拳(加更6000字求花花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