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73章:莫名其妙的第一拳(加更6000字求花花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73章莫名其妙的第一拳(加更6000字求花花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她想要阻止,已来不及,欢欢已快速的回答:“是爹地带我们来的!”

果然,顾妈一听,脸色便沉了下来,“牧思远也来了!”

她转头瞪着顾宝宝:“去把他叫进来,我有话要说!”

“阿妈...”顾宝宝惶急的摇摇头,“你刚刚醒,就好好休息,我...”

“我说让你把他叫进来!”顾妈火大的打断她,“你不去?那我自己去!”

欢欢和乐乐显然被这个突然变凶的外婆吓住了,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妈咪。

顾宝宝赶紧点头,“阿妈,你不要生气,我去,我去就是了...”

说着,她转身走出了病房。

“阿姨怎么样?”公孙烨迎上来问道,他怕人多吵到了顾妈,便没有进去。

“她醒了,状态还可以。”

顾宝宝说着,目光转至牧思远身上,却见他也正看着她,深邃的目光叫人猜不出他心中所想。

她走到他面前,张张嘴,还是说不出要说的话。

“什么事?”他问。

“我...”她说不出来,她不愿让阿妈见到他,如果阿妈让他选择,是娶她还是还回孩子,她该怎么办?

他会说什么,阿妈会不会被他刺激?

“到底什么事?”他追问一次。

“你走吧!”

顾宝宝浑身打了个激灵,是啊,如果他现在离开了医院,阿妈不就不能见到他了!

“你快走,快走!”她着急的催促,却被他推了一把,“顾宝宝,你在说什么?”

她面色焦急的看着他:“你先离开这儿,晚点我把欢欢和乐乐送到你别墅去!”

牧思远皱眉,忽然大步往病房内走去。

“你...”顾宝宝尽力想要阻拦,在身材高大的他面前却使不出半分力,反而被他抓着半拖半走的来到了病房。

公孙烨和郑心悠见情势好像不对,也赶紧跟了进去。

牧思远站到床边,看着顾妈:“顾婶,你要见我?”

他从小到大都是这么称呼顾妈的,只是顾爸不在顾家做事后,他们倒有好几年没见了。

顾妈微微一愣,熟悉的称呼让往事浮上心头。

她可还记得,牧思远三岁时阿妈去世了,小小的他在雷雨夜总是在梦中被惊醒,然后下楼来敲开她和顾爸的房间,哭着叫她阿妈。

她那个心疼啊,总是要抱着他,哄着他,等他睡着了她才睡。

“思远少爷,”顾妈的语气硬不起来了,只是撇开眼不看他,“我问你,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阿妈,你别说...”顾宝宝尽力想要打断,却被牧思远一眼瞪住了。

然后他转头,冲顾爸说道:“顾叔,麻烦你带欢欢乐乐出去,我不想让孩子听到这些。”

顾爸也赞同这一点,带着俩孩子出去了,至于顾妈想跟思远少爷说些什么,就让她说吧,否则她心上压着一块石头,总是放不下。

“外公,”走出病房,欢欢问道,“爹地要和外婆说什么?为什么不让我们听?”

顾爸爱怜的摸摸他的小脑袋,“欢欢乖,他们要说些大人之间的事,小孩子听不懂,不如出来玩一会儿,你说好不好?”

欢欢点头,冲他伸出小手:“外公,我想喝饮料,你给我几个硬币吧!”

“好!”顾爸一笑,将口袋里的硬币都给了他,“外公带着你去买吧!”

“不用,”欢欢摇头,“饮料机就在走廊入口那儿,我知道怎么用!”

说着,他便跑开了。

饮料机确实就在二十米远的拐弯处,从这里就可以看到,顾爸便没有跟上去,抱着乐乐在坐在了长椅上。

欢欢来到饮料机前,高兴的看着饮料机旁的电话机,太好了!

他赶紧扯住一个过路的护士小姐,“漂亮阿姨,”他举着硬币,嘴儿像抹了蜜,“我够不着电话机,你帮我拨个号好不好啊?”

“好啊!”谁能抗拒欢欢这样可爱又聪明的小正太,护士马上就拨下了他说的号码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现在孩子出去了,你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牧思远面无表情的在一旁的沙发坐下,看着顾妈。

顾妈点头,“我先问你,你们是不是有个什么协议,说你出钱,让宝宝给你生孩子!”

牧思远挑眉,当初确实有这么个协议!

他正要实话实说,余光之中,却见顾宝宝满脸焦急的看着他,十指紧紧的绞在一起,关节几乎发白。

他一愣,转睛看了她一眼,那双眸之中的哀求立即传至了他内心深处。

她是在请求他不要说吗?

她以为他的请求会有用?

如果他现在不说出协议的事情,将孩子与她撇个干净,这之后的事岂不是很麻烦?!

“到底有没有?”顾妈急了。

“阿妈...你别急...”

顾宝宝赶紧劝慰着,却被顾妈一把扯住胳膊:“宝宝,你到底跟我说句实话,那协议到底有没有?”

话说间,顾妈因为激动,一张脸立即被往上走的血液充得绯红。

顾宝宝快要急哭了:“阿妈,没有,没有...真的没有,你别着急!”

“真的没有?”顾妈不相信。

顾宝宝只好说:“真的没有,不信你问他...”

说着,她转头来,泫然欲泣的眼看着怔怔的看着他,期盼着他。

他那张本来想说实话的嘴,微微的张开,居然牵痛了他的心。

他挫败的暗叹,“没有。”

他说:“她生下孩子后,我才给了她五百万做补偿,不过她没动那笔钱。”

顾宝宝一怔,他怎么知道她没动那些钱?难道她离开之后,他有去查账吗?

不管如何,他能这样说,阿妈也不用着急了,她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然而,这口气还没松下来,顾妈紧接着的一句话又把她的心吊到了嗓子眼。

顾妈接着说:“那也就是说孩子宝宝也有份,你可不能一个人占着孩子!”

牧思远觉得好笑:“顾婶,那你的意思是什么?把孩子分成两份,我们各拿一份?”

虽然笑着,眼里却是冰冷的寒意。

顾婶并不怕他,“如果孩子能分倒是还办,问题是他不能分。孩子还那么小,需要阿妈在身边,你把孩子还回来。”

“办不到!”牧思远斩钉截铁的拒绝。

顾妈脸色一沉,顾宝宝猜到她要说了什么话了,赶紧想要阻拦,还是慢了些许:“那你就和宝宝结婚!”

顾妈看着他:“宝宝给你生下了两个孩子,你是男人,总要给她个交代!”

“阿妈!”顾宝宝着急了,“你别说了,别说了...”

因为孩子而能嫁给他的梦,她不是没有做过,但那是五年前的顾宝宝,现在的她,再也再也不会有那种不着边际的梦了。

“我不会嫁给他,不会嫁给他的,”她着急却坚定的申辩,不想阿妈再说这样让他听来可笑的话,“阿妈,你不要再说了,哪怕要不回孩子,我也不要跟他结婚!”

牧思远的眸光陡然一冷,不知是因为顾妈说的话,还是顾宝宝说的话。

但郑心悠站得那么近,她清楚的看到了,当顾宝宝说出--我不会嫁给他--之后,他的目光有一丝的紊乱,然后变得冰冷。

她有些呆住了,她无法相信,当牧思远对着顾宝宝,也会有心绪难平的时候?!

顾妈奇怪的看着女儿,刚才那些话真的是从她的女儿嘴里说出来的?还是她耳朵不好使给听错了?

“顾阿姨,”公孙烨也开口了:“其实只要那份协议不存在的话,想要回孩子还有很多办法,根本不需要宝宝和牧先生结婚。”

“你们还有别的办法?”

牧思远冷冷一笑,他缓缓的站起身,闪烁着危险光芒的黑眸一直停留在顾宝宝身上,久久不动。

顾宝宝觉得自己的身体几乎被他的目光看穿一个洞,他还是看着她。

“顾宝宝!”半晌,他终于开口:“你有什么办法,尽管使出来,只要结果是你承受得住的!”

说完,他不再废话,转身便要离开。

“牧先生!”公孙烨低声喝住他:“你刚才那句话,是威胁?”

牧思远不答,他走上前一步:“孩子的抚养权归谁,看财富,看环境,甚至...看法官的判决,你觉得...哪一样可以稳胜我?”

牧思远仍没有转身,只道:“这是我跟顾宝宝之间的事,好像跟你这个外人无关!”

公孙烨低低吃笑:“是不是外人,你也管不了!”

“砰!”

话音刚落,未防牧思远猝然转身,狠狠的一拳挥在了他的脸颊。

他一个脚步不稳,高大的身躯摔倒在地,发出令人心惧的闷响。

在场的人都被这突来的一拳吓住了,顾宝宝首先反应过来,赶紧跑上前扶住公孙烨,“阿烨,阿烨,你没事吧,你...”

话没说完,领口忽然被人揪住,牧思远大力的将蹲着的她拖起来,凑近自己的脸:“顾宝宝,你敢跟我争孩子,你试试看!”

“你疯了!”

他陡然血红的双眼让她害怕,此时的他像一只受伤的猛兽,随时可以把她吞掉。

“你放开我,放开我!”她使劲挣扎着,他的力道却越大,揪住她衣领的手更加收紧。

她被他眼里那慑人的目光怔住了,她知道他生气了,可他为什么生气?

他这么不客气的跟阿妈说话,又打了公孙烨一拳,该生气的应该是她!

“你放开她!”公孙烨站起来,过来使劲推他,郑心悠也在一旁劝:“思远,你快放开顾小姐啊!”

难道他没有发现顾宝宝已经面色发紫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吗?

然而牧思远似对这一切都没有感觉,任凭公孙烨如何掰他的手,任凭郑心悠如何劝说,他的眼里只看到了顾宝宝。

他也不明白他的心里从何突然聚集如此多的恨意,但他就是恨,恨,恨!恨到想要与她同归于尽。

“住手!”忽地,一个熟悉的苍老男声划空喝响,牧思远一愣,一阵剧痛从肩头传来,他不得已放开了她。

转头一看,是牧风铭拿拐杖打了他一棍!

他一放手,有些缺氧的顾宝宝便立即往地上倒去,公孙烨赶紧扶住了,伸手拍她的脸,“宝宝,宝宝,你怎么样?”

“妈咪,妈咪!”

欢欢和乐乐被刚才看到的吓坏了,飞快的扑到了她身边。

乐乐看了妈咪一眼,忽地起身跑到牧思远面前,张嘴咬住了他的膝盖。

“乐乐!”牧思远把他抱起来,他咬不着了,就用小手小脚儿使劲的踢他,倔强的脸上则挂满了小泪珠。

他是在怪他对妈咪那样吗?看着他这模样,牧思远又心疼又好气,伸手来给他擦眼泪。

乐乐不让,挣扎着从他怀中跑下,又来到了妈咪身边。

顾宝宝已经清醒过来了,“乐乐乖,”她抱住他,柔声道:“别这样,别对爹地这样,妈咪没事,没事的。”

他虽然揪住了她的衣领,但并没有勒住她的脖子,她会缺氧,只是...

只是被他目光瞪着,揪着,忘记了呼吸。

“臭小子,你想干什么?”牧风铭骂道,“一个是看着你长大顾叔,一个是疼着你长大的顾婶,你要干什么?干什么?”

牧思远默默站着,不出声。

顾妈叹了一口气,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。

“牧老爷,”她奇怪他怎么也会来,但既然来了,正好把事情说清楚,“我们在你手下做了三十年的事,不想为难你,但孩子是阿妈的心头肉,这样下去,我家宝宝该怎么办?”

闻言,顾爸歉疚了看了牧风铭一眼,女人的想法跟男人总是不同的,顾妈和宝宝是他至亲的人,他也不能因为这件事和她们翻脸。

如果真的要争夺孩子的抚养权,他也只能站在顾妈这一边。

牧风铭对他点点头,表示明白他的心情。

“顾婶啊,”他安抚似的说道,“这件事当然不能这么下去,思远虽然是我的儿子,但他很多事我也不能做主,这点请你原谅。”

顾妈点头,她知道他指的是牧思远和顾宝宝结婚的事,牧思远不愿意的话,他也不能勉强。

牧风铭顿了顿,才道:“但孩子的事,我有个想法,希望你们能同意。”

顾妈也点头:“牧老爷,你请说。”

“两个孩子跟我一起生活,你们谁想去看他们,随时都可以。以后思远和宝宝各自结婚了,规矩也不变。你们看怎么样?”

“我不同意!”牧思远第一个出声。

牧风铭瞪了他一眼:“这儿轮不到你不同意,我是在征求顾叔顾婶的意见。”

“我同意。”顾宝宝接着说,“牧叔叔,欢欢和乐乐就跟着你吧。”

不用打官司,爸妈也可以去看孩子,她和牧思远也不用因为孩子的问题再争吵不休,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。

顾妈叹气:“牧老爷,就按你说的办吧。”

牧思远铁青着脸起身,来到顾宝宝的身边。

顾宝宝抬头看他,他却未曾瞟了她一眼,只是弯腰抱起了欢欢和乐乐,大步走出了病房。

“这...”顾妈担忧的看着牧风铭,“牧老爷,思远少爷他...他能同意吗?”

牧风铭一笑:“顾婶,你就放心吧,牧家还是我当家的!你先好好休息,什么时候想孩子了,就去我那儿。”

顾妈这才稍稍放心,“好,谢谢你了,牧老爷。”

从医院出来,只见牧思远的车子已经开走了,他倒不担心思远不肯把孩子跟他一起生活,他只担心乐乐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切,会不会对情绪有什么影响。

“老爷,去哪儿?”

听司机问着,他便道:“去少爷的别墅吧,我得跟他谈谈。”

车子行驶在平坦的大路上,眼看着就要进入别墅区,忽地一个颠簸,把闭目养神的牧风铭给震开了眼。

“怎么了?”他问,司机还没回答,前排一个助手的电话响了。

他的心头,忽地涌上一股莫名的感觉。

果然,助手接过电话,扭头对他道:“老爷,表少爷来了。”

“谁?”他惊讶。

助手重复了一遍:“刚才那边来电话,表少爷回来了,他的手里拿着一份至关重要的招标书,是特地来找您的。”

“什么招标书?”他讶异。

助手回答:“之前少爷和美国一家公司争夺一个项目,标的大概有两个亿,二天前有了结果,是美国公司赢了。而那份成功的竞标书就在表少爷手里。”

闻言,牧风铭大怒:“什么美国公司!他怎么会有标的书!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心为谁乱了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