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74章:心为谁乱了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74章心为谁乱了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思远把车停在别墅的花园,郑心悠先下车。

因为车子是越野车,有点高,所以她转头想抱欢欢下来。

却见欢欢冲牧思远说道:“爹地,乐乐不肯下车。”

牧思远一看,乐乐正紧紧抓着车门,倔强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儿。

他心中发疼,伸出手去:“乐乐,下车来。”

乐乐才不要听他的,反而晃动着小脚踢他。

他亚麻白的西服马上着了几个小脚印。

“乐乐别闹,很晚了,该回家睡觉了。”

他耐心哄着,掰开了他抓在门上的小手,一把将他抱了出来。

乐乐不让他抱,猛烈的扭动着小身子。

牧思远怕自己的力气伤到他,只能快速的往别墅走去。

欢欢也跑着小步子追上去,剩下郑心悠一个人在后面。

她走上台阶,一时倒拿不定主要要不要进去。

在牧思远的身边,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--

感觉自己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外人--

“乐乐乖好不好?”

他没办法了,只能柔声哄着他,这样还是没有效果,一旦来到房间,乐乐得了自由,便开始抓起他能抓起来的一切东西扔他。

书包、笔、枕头...

他像一只暴怒的小狮子,一件件往牧思远身上扔。

“啊...!”

忽听跑进房间的欢欢叫了一声,那个枕头没扔中牧思远,倒把欢欢的额头砸了一下。

乐乐一愣,怯生生的看了欢欢一眼,不敢再扔了。

“欢欢,没事吧?”

牧思远焦急的蹲下去,查看他的额头。

“没事,没事...”

欢欢揉揉额头,冲乐乐说道:“乐乐,你再调皮,哥哥就不理你了!”

闻言,乐乐小嘴儿一瘪,小脸儿皱成一团,眼泪吧嗒吧嗒掉得更凶。

牧思远皱眉。

乐乐什么都没学到,就学会了她爱哭的习惯!

欢欢走上前,抓住乐乐的小手:“乐乐,别哭了。妈咪会来看我们的,难道哥哥跟你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?”

他没忘记吔!

他只是好想妈咪。

乐乐低下小脑袋,慢慢不哭了。

“好了,快睡觉吧。很晚了。”

牧思远上前为乐乐换上睡衣,他闹了一晚上,确实有些累了,躺下后便睡着了。

还真是个孩子!

牧思远微微一笑,亲了亲他的额头。

然后他抬头看着欢欢:“欢欢,刚才在医院,是不是你给爷爷打的电话?”

正在换睡衣的欢欢一愣,心儿怦怦直跳。

居然被爹地猜到了,这该怎么办啊?

然而,爹地并没有骂他,而是伸手摸着他的小脑袋,问道:“欢欢,爹地问你,爹地不让你们和妈咪一起,你心里有什么想法?”

他们从来都是这样平等的对话,欢欢并不隐瞒,说道:“我想和爹地在一起,也想和妈咪在一起。”

牧思远轻轻一叹,“欢欢,如果爹地和妈咪不能在一起,那也是因为我和妈咪之间的问题,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,明白吗?”

欢欢点头,又问:“爹地,你真的不能和妈咪在一起吗?是不是因为心悠阿姨?”

牧思远语塞。

他真的不能和顾宝宝在一起吗?

即使为了两个孩子?

还是他一定非心悠不娶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走下楼梯,只见门外的台阶上还站着一个人。

他一呆,这才想起心悠是跟他一起过来的。

他忙着哄乐乐,居然给忘记了。

“悠儿,你怎么不进来?”

他快速走到门口,“外面很冷。”

“没事,”

郑心悠转过身来冲他一笑:“乐乐怎么样?睡着了吗?”

牧思远点点头,“我送你回去吧,要不,你就在客房睡?”

郑心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问道:“思远,你怎么知道顾阿姨被送入了医院?”

一晚上她都很好奇这个问题,想想顾宝宝看到他之后的反应,肯定不是她打电话告诉他的。

牧思远抿唇不语,那天晚上他看到她躲在巷子里哭,追上去她却已经离开,心里一直很担心。

所以,他派了个人随时留意她的状况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,但若不这么做,心里便总是有些不安。

“悠儿,很晚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这些,他并不准备跟她说。

郑心悠微微一笑,心里是有些失落的。

什么时候开始?

他也有对她隐瞒的事情了。

“悠儿,”

他捕捉到她眼里的失落,心中有些着急,“其实...”

他想要解释,她却打断了他的话:“思远,顾小姐在你心里,地位已经不同了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他不假思索的否决,换来她揶揄的笑意:“以前当我问你,顾小姐对你一往情深,你是否考虑看看的时候,你总是不以为然的一笑,何曾这般着急的否认过?”

牧思远一怔,随即烦躁的摆摆手,“悠儿,真的很晚了,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吧。”

这会儿又换成司机送了,他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?

还是为了顾小姐,他的心已经乱了?!

车子缓缓的开出大门,开至拐角处,她突然出声:“师傅,请你稍稍停一下。”

她转头,透过后窗看见他还站在台阶上,双眼似在目送她,其实根本没有注意她。

否则她让司机停下车,他怎会不奇怪?

接着,她看到他拿出了电话,拨下了号码放至耳边。

她也拿出手机,等待了半分多钟,电话却没有响起。

不是打给她的。

目光一转,她拨下了他的号码,回答是:用户正忙。

然后她又拨下了顾宝宝的号码,心里期待着什么,却因这期待而有些呼吸紊乱。

这一次她得到的回答,依旧是:用户正忙。

她双手不自觉的一颤,电话至手腕滑下,摔落在了车厢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到打来的号码,顾宝宝被吓了一跳,他打电话来做什么?

要跟她说孩子的事?

难道他不同意老牧总的提议?

她赶紧按下了接听键,不让铃声吵到阿妈,一边快速跑出了病房。

“喂?”

她在走廊的长椅坐下。

那边却迟迟没有声音,只传来他细细的呼吸声。

“喂?”

她奇怪。

他打电话来不是因为有事要说吗?

为什么又不说话。

“牧思远?”

她只好先开口:“乐乐怎么样?他睡了没有?”

“你还有心思关心乐乐?”

他淡漠的声音总算传来,“我还以为你忙着找男人,都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个有孩子的女人。”

说完他就后悔了。

他拨通了她的电话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说出来了,却是这样的话。

但说出去的话,已无法收回。

顾宝宝狠狠的噎住了。

他莫名其妙的打电话来,就是为了多羞辱她一次?

“牧思远!”

她深吸了一口气,“那拜托你下次打电话之前,先想一想我是不是在找男人,你的电话会不会打扰到我!”

说完,她紧紧按下了挂断键,再用力,直至手机关机。

牧思远一愣,“顾宝宝,你...”

他怒吼一声,电话传来的却是“嘟嘟”的忙音。

他再拨过去,一次一次,都是关机的提示音。

“顾宝宝,你敢挂我电话!”

他怒不可遏的捏紧了拳头,忽地手臂一甩,电话应声而落,摔成了两瓣。

他愤怒的走进别墅,把门摔得啪啪响。

他跑上楼梯,本来想去三楼的健身房,脚步在路过孩子房间时,又停住了。

调整了呼吸,他轻轻推门走进去。

淡淡的灯光下,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都进入了梦乡。

在这恬静的呼吸之中,他的怒气似不翼而飞,一颗心变得如此柔软。

他伸出手,疼爱的摩挲着乐乐尚有泪痕的小脸,“真是个爱哭鬼。”

察觉到有人在身边,乐乐嘟了嘟小嘴儿,不耐的翻了个身,嘴里忽然发出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。

他一愣,赶紧俯身贴近他的小嘴儿去听,是真的,是真的!

他听到他的喉咙里有声音逸出,那个声音叫着--

妈咪!

“乐乐!”

他激动又欣慰的握住了他的小手,低声道:“明天,明天我就送你们去爷爷那儿。”

让你们可以经常见到,见到妈咪。

他对自己说,不断的对自己说,才能说服自己:

只要乐乐的病能好,他可以不再坚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宝宝,你怎么啦?”

公孙烨提着宵夜走进来,奇怪的发现她居然坐在走廊的长椅上,走近一看,眼圈居然也是红的。

“我没事,”

闻声,顾宝宝赶紧抹了抹双眼,挤出一丝笑意,“我只是...只是想乐乐了。”

公孙烨在她身边坐下,“如果你想他,明天就去老牧总那儿去看他吧。”

说着,他把买来的宵夜放到了她手上:“快吃吧,你最喜欢的酱辣羊肉粉。”

双手接住,她却讶异的看着他,“你...你怎么知道?”

好几年没吃过,她自己都给忘记了。

公孙烨微笑着,“你不记得了吗?有一天晚上,我带着你出去,在市区转了大半圈,就为找一碗酱辣羊肉粉。”

她一怔,慢慢想起来了。

那时候她已经怀孕五个月,住在牧思远的别墅。

那天佣人请假了,他去了国外出差,说好那天会回来的,却迟迟不见人影。

可是她好想吃一碗酱辣羊肉粉!

都说孕妇的口味最叼,不想吃的,再美味都吃不下,想吃的了,吃不到就睡不着,当时她就是这样的。

没办法,她只好自己走出别墅区去打的,没想到在别墅区的入口碰上了公孙烨。

“顾宝宝,这么晚了你去哪里?”

他看着她的大肚子,疑惑的问道。

她倒没有想到能碰上他,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想吃羊肉粉。”

闻言,公孙烨立即被她打败:“你从牧思远的别墅走出来的?就为了吃羊肉粉?你不会叫外卖?”

“孕妇也应该多锻炼一下嘛,”

她故作轻松的说:“我想吃的那家,不送外卖。”

“上来吧,我送你去。”

她以为来去不会很远,便坐上了他的车子。

没想到那家羊肉粉搬家了,他带着她转了大半个城市,她坐都坐累了,靠在椅子上沉沉睡去。

“喂,顾宝宝!”

忽然,她被他的叫声惊醒,立即闻到了牵缠挂肚的羊肉香味。

“就是这里!”

她高兴的大叫。

两人来到餐馆,公孙烨给她点了羊肉粉,还点了羊肉羹,羊肉卷,羊肉汤,凉拌羊肉...摆了一大桌。

顾宝宝看了看,哭丧着脸说:“我...我现在又不想吃了...吃不下了...”

她还记得他的脸色,简直比乌云压境时还要黑,他恶狠狠的说:“顾宝宝,你要不把这桌上的东西给吃了,我就给你灌下去!”

“哈哈!”

现在想起,她还是忍不住笑起来,“阿烨,你当时是不是特别恨我?”

公孙烨也笑:“恨倒不至于,就想塞几头羊在你肚子里,好让你别在那么折磨我了!”

“阿烨,谢谢你。”

她抹去眼角的泪,谢谢你一直陪着我。

公孙烨依旧微笑着,抬起手,他为她拭去残余的泪水,“不用谢我。你记住,如果我有为你做什么,那都是我心甘情愿的。”

“阿烨,”

这一次她没有逃避这个话题,而是勇敢的看着他的双眸:“别这么为我,我...不值得。”

“傻瓜!”

他敲她的脑袋,“值不值得你说了不算,我说了才算!”

顾宝宝一愣,没有再说话,低头打开盒子,一口一口吃着羊肉粉。

多少年了,这味道一直没变,她和阿烨的关系,难道...要改变吗?

“宝宝,你别想太多,”

她的沉默让他不安,“你只要记得,你身边还有一个我,就行了。”

他愿意等,一直等,等到...有结果的那一天。

无论是什么结果,他都愿意承受。

顾宝宝还是低头不语,她能说什么?

说不要他等,太残忍;

说要他等,她却给不起这样的承诺。她该怎么办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早上醒来,只见阿妈已经起来了。

顾宝宝赶紧起来走上前,“阿妈,你好点了吗?”

顾妈点头,一边换上自己的衣服,“我没事了,我们回去吧,你阿爸一个人在店里肯定忙不过来。”

顾宝宝一愣,“阿妈,你不怪我了!”

这几天阿妈都不太搭理她,现在这样,是不是阿妈已经不再生气了?

顾妈叹道:“你这个傻孩子,阿妈那么做,不都是为了你?你一颗心放在牧思远身上,你有没有为自己想过?”

“阿妈,我没有,我...”

“你别说了。阿妈还看不出来吗?”

顾妈心疼又好气的看着她:“你为什么不愿意打官司?我知道你怕给孩子心里留下阴影,我也知道你是怕官司打起来,坏了他牧思远的公众形象!”

顾宝宝一呆。

她真的有这样想过吗?

为什么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走吧。”

顾妈已换好了衣服。

“哦。”

顾宝宝回过神,赶紧跟上了顾妈的脚步。

两人搭车回到店里,却见店里今天没有开铺。

见她们进来,顾爸赶紧道:“你们回来了,也不打电话,我正准备去医院接你们。”

“今天怎么不开铺?”

顾妈问道,却见顾爸摇摇手,又指了指楼上:“宝宝,老牧总派了人来,在上面等你!”

老牧总?

派了人?

顾宝宝奇怪的一愣,却见两个穿着黑西服的已经走下楼来,其中一个冲她一笑:“顾小姐,你回来了。我是老牧总的助手,牧总有些话想对你说,请你去公寓一趟。”

“去干什么?”

搞得这么神秘,顾妈有些担心。

助手笑道:“两位别担心,顾小姐总要去一趟公寓的,不然以后去看两个小少爷的时候,又怎么能找到呢?”

难道牧叔叔是找她去商量孩子的事情吗?

“那我们走吧。”

她说,又冲爸妈点点头,示意不用担心,才跟着他们走了出去。

“顾小姐,”

坐上车,助手又对她说道:“牧总让我们特意来这里找你,是有原因的。”

“原因?什么原因?”

她疑惑。

助手微笑:“牧总说,他要跟你说的事,希望你回来后也跟你爸妈商量一下。”

这是什么意思?

难道牧叔叔居然都已料到,她会对爸妈隐瞒他们的谈话内容?

这到底,要说的是什么事?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你可以保护他(加更6000字求票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