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75章:你可以保护他(加更6000字求票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75章你可以保护他(加更6000字求票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牧叔叔。”

顾宝宝走入书房,只见牧风铭正坐在书桌后,面露笑容的看着她。

“坐吧。”他示意她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,两人的距离顿时拉近了不少。

“牧叔叔...”顾宝宝也冲他露出笑容:“您找我...有什么事吗?”

牧风铭点头,将手边的一份文件递给她:“以前你做过思远的特别助理?”

她愣着点点头,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。

低头一看,他给她看的正是六年前她在牧氏集团任职的记录。

“牧叔叔,这...”她疑惑的看着他。

牧风铭笑着,“听说当时帮思远拿到了几个大项目,让几个业务部经理都因为脸面无光而辞职了?”

他的笑意让他稍稍放松了些许,“牧叔叔,这...我不是故意的...”

“你做得很好!”

她一愣,原来他不是要怪她,而是要夸奖她。

“宝宝啊,你的工作能力很不错,我很欣赏。”

听着他的夸奖,顾宝宝有些不好意思,“牧叔叔,你过奖了,跟您比起来,我这些不算什么。”

而且当初她做成这些事,也许并不是依靠能力,而是因为她死缠烂打的功力。

那时的她只要想到拿不下这些项目,牧思远就会烦恼,她就有无限的勇气与毅力去“缠”着那些客户,她觉得,那些客户可能都是被她“缠”怕了,才把项目给牧氏的。

“宝宝,别谦虚。”牧风铭起身走到她面前,和蔼的看着她:“我想拜托你,再次出任思远的特别助理,可以吗?”

顾宝宝浑身一震,原来他叫她来,是说这件事。

“牧叔叔!”她立即起身,坚决的摇头:“不,我不行!”牧风铭挑眉,需要她一个解释。

“我...”顾宝宝垂下眼眸,说出了心底的实话:“我没有当初的那种心情了。”

不想再为讨好他而努力工作,不想再为让他开心而拼命做好每一件事,也不想再为了他,勉强自己做那份根本不喜欢的工作。

牧风铭若有所思的点头,“因为...昨天在病房里的那个男人?”

他说的是公孙烨吗?

如果他这样以为,可以不再让她为牧思远工作,不再接近他,那就算是吧。

她点点头。

“牧叔叔,很抱歉拒绝您。”她礼貌却淡然的说道:“如果没有别的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她把他的沉默当做默许,抬步往门外走去。

“如果是他有危险呢?”忽地,牧风铭再次出声。

危险?她顿住脚步转头,脸上泛起的笑,是在笑自己:“牧叔叔认为我能保护他?”

他却点头:“对!我相信你能保护他。事实上,你曾经就保护了他。”

他看着她:“六年前,古信扬回来了,威胁到了他在牧氏的地位,不就是你保护了他吗?”

古信扬?!再次听到这个名字,顾宝宝难免不震惊:“他...他又回来了?”

牧风铭点头,将另一份文件递给了她。

她低头惶然一看,这是一份合同,上面清楚的写明受标人是美国古扬建筑公司,而法人代表正是--古信扬--。

再翻开来看,她大吃一惊,之前那天早上她在牧思远的办公室碰上的那个贼,就是为了偷这个项目的标的。

没想到,牧思远费尽心力做的这个项目,居然被古信扬竞标成功了。

“昨天古信扬回来了,”她抬头,听牧风铭继续说道:“他拿着这份合同,说可以把这个项目转给牧氏,但他有个条件,他要进入牧氏做副总裁。”

他真的还没有死心!上次来想要分割股份,这一次来想要做副总裁!

“牧叔叔,您不能...”她问,“不能拒绝他吗?”

“拒绝?”

牧风铭摇头一笑,“我拒绝了这一次,下一次他还是会想办法来威胁我。我不怕他进入公司,副总裁的位置也可以给他。我只担心,他会暗中动手脚蚕食公司,搞垮公司,他身居副总裁的高位,做这些事情是很容易的。”

顾宝宝点头,他说的话很有道理,但她还是不明白,这些跟她有什么关系?

“牧叔叔,”她只能建议,“您可以多派几个人在公司牵制他,这样他手脚被缚,就不能为所欲为了。”

牧风铭摇头:“我派十个人,也顶不上你一个。只有你,才能真心为思远,而不是因为一份薪水。”

“牧叔叔,我真的...”她摇头,“我真的不想去。我和思远之间无缘无份,您又何必这样?”

闻言,牧风铭笑叹:“你这个傻孩子啊!缘分这个事情是你能说定的吗?再说了,难道你不知道,如果你在公司里的话,你想见孩子们也容易得多啊。”

顾宝宝一愣,不能理会他话中的深意。

他没有再逼她,“这样吧,你回去考虑一下,一天后你给我一个答复。”考虑。

顾宝宝深吸一口气,“好,谢谢您,顾叔叔,无论怎么样,我会打电话给您的。”

走出书房,走过长长的过道,佣人见她出来,便上前为她开门。

“少爷?小少爷?”没想到门打开,居然一大二小站在门口。

“妈咪!”欢欢眼尖,惊喜的看到了顾宝宝的身影。

牧思远放下敲门的手,也有些惊讶的看着与欢欢乐乐相拥的她。

她来这里做什么?不会这么快就来看孩子了吧。

“妈咪,你是来看我们的吗?”

欢欢高兴的问道,乐乐则搂着她的脖子,将小身子贴在她怀里不肯放开。

顾宝宝亲亲他们,问道:“欢欢,乐乐有没有乖乖听话?”

欢欢立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没有!乐乐晚上不肯睡觉,每天晚上都吵着要找你。”

听欢欢这么一说,乐乐又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了。

“妈咪,你看,”欢欢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,“他又哭了,他每天晚上都要哭,哭累了才睡觉。”

顾宝宝的心像刀割一样疼,“乐乐乖,”她柔声哄着,“乐乐不哭,不哭哦。妈咪最喜欢了乐乐,乐乐不哭...”

话说间,牧风铭也走了出来,看着站在门口的牧思远大声道:“你是送孩子来的?”

闻声,顾宝宝才意识到牧思远也来了,她看了他一眼,立即将目光收回。

心里不太相信,他真的愿意把孩子送到这儿来住吗?

但听他闷声道:“今天周末,就把他们送过来了。”

牧风铭见他只说话,又不进来,心里好笑:“那你把他们送来了,你可以走了,还是你要吃晚饭才走?”

顾宝宝希望他马上走,这样她就可以和孩子们多待一会儿了。

然而,这时欢欢却大叫起来:“爹地你说好今天教我玩剑的,你说话要算话!”

牧思远一愣,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教他玩剑?

怔忪间,牧风铭又说话了:“你答应了欢欢就要做到,公司里那些应酬,都推了吧!”

说着,他瞅了一眼佣人:“还不给少爷拿拖鞋换,让他进来?”

看着牧思远走进来,顾宝宝失望之极,只好对孩子们说:“欢欢、乐乐,妈咪今天还有点事,明天再来看你们好不好?”

“妈咪你要走了啊!”欢欢好失望,说得好大声,牧风铭几乎要笑出声来。

这孩子,人小鬼大却不看人来,他老爸那个傲性子,会出口留女人吗?

果然,牧思远听了,看都没看顾宝宝一眼,自顾在沙发坐下。

欢欢不怕,老爸不说话,还有乐乐呢!

看,乐乐的眼泪掉得更凶了,大眼睛哭得红红的,就是不放手。

“乐乐,妈咪明天来看你好不好?”顾宝宝好为难,她多想带着乐乐一起回去。

“妈咪,你别走啊,”欢欢叹气,“你真要走的话,等乐乐睡了再走吧,不然他晚上又会哭的。”

等乐乐睡着?难道她要在这和牧思远待上一整天吗?

顾宝宝有些失措。

“等乐乐睡了再走,”忽然,沙发上的人开口了,“他会哭。”

顿了顿,他又说:“昨晚上他做梦,出声叫了你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顾宝宝不敢相信,“他又出声说话了?”

牧思远沉默,算是肯定的回答。

“乐乐,你真的叫妈咪了吗?”顾宝宝开心极了,“再叫一次给妈咪听好吗?”

乐乐看看爹地,又看看妈咪,小脑袋困惑极了,他真的叫了吗?可是他感觉自己的喉咙还是被什么堵住,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呀。

“你急什么?”牧思远站起身,看着她:“那只是做梦时的反应,只能说明他的声带没有受损,要想让他说话,得通过系统治疗。”

“好了,好了,先不说这个了。”

牧风铭打断他,“欢欢,乐乐,你们先去玩具房玩好吗?爷爷有点事想跟爹地妈咪说。”

乐乐却使劲搂着顾宝宝的脖子不放手,怕妈咪会偷偷溜走。

牧思远看着他那小模样,心疼道:“有什么事你就说吧,孩子们不用回避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

牧风铭将刚才给顾宝宝看过的合同书丢给他,“你自己看吧,这次竞标,你怎么连这么小公司都赢不了?”

牧思远瞟了一眼,冷笑道:“我就是想要看看他想干什么。怎么,他对你提出了什么条件?”

“集团副总裁的位置。”

“副总裁?他的胃口还不小。”

牧思远勾唇一笑:“你让他来,反正我们也缺一个副总。”

牧风铭摇头:“你别太自信了,我看你这件事就做得不对。你为什么要故意给他机会?”

“这次不给他机会,他下次不一样找机会...”

“你真有本事,你次次拦着他呀!”

父子俩三言两语就要吵起来,顾宝宝听得有些迷糊,牧思远话里的意思,不就是老牧总刚才对她说的那个意思吗?

为什么现在老牧总要否定牧思远的做法?

“爷爷,爹地,你们又吵架哦,”欢欢走上前,大声道,“你们不是说过,如果再吵架就让我惩罚你们吗?现在我要打你们的手板!”

说完,他笑嘻嘻的伸出小手。

又吵架?难道他们经常吵架吗?顾宝宝疑惑,以前好像没听说有这么一回事。

牧思远拍了一下欢欢的手,将他扯过去抱在怀中,不耐的冲牧风铭说道:“你说吧,把你的目的说出来,别扯这些没用的。”

牧风铭生气的说:“我没什么目的。我让宝宝去给你做特别助理,帮着你。”

顾宝宝一呆,“牧叔叔...”

不是说给她时间考虑吗?为什么这时又跟他说?

牧思远也是一呆,张嘴想说什么,被牧风铭抢断了:“宝宝以前在公司里做出的成绩我都知道,你也不用拒绝,因为宝宝根本就还没答应!你想让她帮你,她还未必愿意!”

说完,他拐杖一点,气呼呼的回书房去了。

“爷爷,别生气。”欢欢立即跳下爹地的怀抱,追着爷爷进了书房。

这样的状况他已经非常有经验了,安慰爷爷的事就是他的责任啦!

牧思远将目光落回她身上,“你没答应?”

乐乐在这里,她不想跟他争执,淡淡道:“我家的馄饨店很忙,我没空出来工作。”

“你家馄饨店一个月赚多少钱?”他蔑笑了一声。

顾宝宝有些生气,抱着乐乐往阳台走去。

他一怔,心里有些后悔,可是她为什么,为什么一开口就要惹他生气?!

他跟着走到阳台,逼着自己松了语气:“来公司上班!”

她当做没有听见,不理他。

“你要多少薪水?”他又问。

她依旧没理他。

他有些急了,“你要怎么样?你说句话。”

她总算转过头来看着他:“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这个问题。”

说完,她抱着乐乐走回沙发坐下,打开了电视机,并将音量调高了些,示意不想再和他说话。

牧思远气闷,转身走到另外一间房去了。

顾宝宝垂下目光,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连睫毛都在发颤,她的伪装能骗过他,却骗不了自己。

当他说第一句--你没答应?--的时候,她的心就已经乱了。

她以为他会很排斥牧叔叔的这个主意,她以为他会立即出声,断然拒绝。

她怎么都没想到,他会让她去上班。

“啪”“啪”随着电视机里欢快的音乐声,乐乐高兴得拍起小手来,他看上去好高兴,大眼睛里都是笑意。

“好看吗?乐乐。”她也笑了。乐乐点头,小手又拍了两下。

--你这个傻孩子啊!难道你不知道,如果你在公司里的话,你想见孩子们也容易得多啊。--

牧风铭的话再次浮现脑海,她深吸了好几口气,混乱的心却再也难以平静。

下午,他和欢欢在剑术室里练剑,她则带着乐乐在玩具室里玩。

吃过晚饭,她给欢欢乐乐洗澡的时候,欢欢叫他也来,他却说他有事要出去了。

然后她听到了大门响的声音。

房子里好像顿时安静下来,看着欢欢乐乐开心的在浴缸里玩水,她也感觉好开心,但她的一颗心,却是空的。

“...最后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。”合上故事书,乐乐已经睡着了,小手不再抓着她的衣襟。

“妈咪,这世界上真的有王子和公主吗?”欢欢小声问道。

“有啊,可是...”她淡淡一笑,“并不一定是王子和公主,才会有幸福的生活。”

“还有谁会有幸福的生活呢?”欢欢继续不解。

“还有...”她想了想,“相爱的人。相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就会很幸福。”

“哦,”欢欢点头,“那么不相爱的人生活在一起,就不会幸福,对吗?”

“...对。”就像她跟牧思远。顾宝宝,你不能再胡思乱想了。不能了。她站起身,不断的告诫着自己。

走出房间,她一边穿上了外衣,看看时间已经九点,还好这不是别墅区,这时还有公交车回去。

“顾小姐,你要走了?”从客厅走来的佣人问道。

她点点头:“牧叔叔睡了吗?”

“老爷出去了。”佣人说道,“他已经跟司机交代了送你回去。”

“不用了,我送她回去。”忽地,沙发处站起一个人,接过了佣人的话。

佣人转头:“好的,少爷,我会告诉司机。”

她微微愣住,他不是已经走了吗?

“不,不用了。”她赶紧摇头,“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可以了。”

他没理会她说的话,“走!”简单的丢下一个字,他迈步往门口走去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你们爱她什么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