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76章:你们爱她什么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76章你们爱她什么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顾宝宝跟着他来到车边,看他坐上了驾驶位,她便拉开了后座门。

“坐前面!”

未及上车,只见他从驾驶位转过头,黑目如星,紧紧的盯着她。

她下意识的低头,不敢看他的眼睛。只有这样,她似才能坚持自己,坐上了后排坐位。

“你...!”牧思远瞪了她一眼,似要再说什么,正好旁边一辆车要掉头,冲着他狂按了一阵喇叭。

他只好转头,发动了车子。

一路无语。

顾宝宝怕他说去公司上班的事情,便靠上坐垫假装睡觉,估计着快到家了,才睁开眼来。

车子在顾家馄饨店门口停下,她推门,才发现门还锁着。

“你...”她想让他开门,他抢先说道:“明天来公司上班!”

“我说过了没时间!”

她一口回绝,“牧思远,难道我不答应,你就锁着不让我下车?!”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!

他转头来盯着她,一字一句的重复:“我再说一次,明天来公司上班。”

她也盯着他,用尽所有的勇气,“我也再说一次,我没时间!”

话音未落,他倏地出手,紧紧钳住了她娇小的下颚,“顾宝宝,还要让我再说一次吗?”

他的力道渐收,顾宝宝的下颚被捏得生疼,伴随这痛的,还有阵阵委屈。

她不明白,为什么他对她,从来就是如此蛮狠、霸道、无礼!

“牧思远,你放开我!”她吼着,拼命挣扎,抬手用拳头捶他,他没反应,她又抓起随身包冲他砸去。

可能是被包包上的金属扣刮到了,他皱眉骂了句:“疯女人!”然后转身,再次发动了车子。

“你干什么!”车子又开动了,她着急的扯住他的胳膊:“让我下车,我要下车!”

他没有理会,反而将速度加快,飞一般的冲出了街道。

“牧思远,你放我下车,让我下车啊...”

她一边喊,一边大力的推门,无奈门被锁住了,她就是再大力气也推不开。

“别吵!”他在前面喝了一声:“再吵我就把扔下车。”

“好啊,你把我扔下车,我正好想要下车,你把我扔下去,扔下去啊...”

说着说着,泪水就忍不住滚落下来,她的声音梗咽了,不愿再说下去。

不想让他发现她的眼泪,一个人低头躲在车椅后,用力的擦掉。

可他还是听到了,她压抑的抽泣声让他心中烦乱,他将方向盘一拐,开出了市区。

“下车!”

不知过了多久,车子才停下来,她以为他把车开回了顾家馄饨店,头也不抬的下车,才发现脚下踩着是草地。

她奇怪的抬头,一片璀璨的星空顿时占据了全部的视线,像极了黑丝绒上的钻石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她环顾四周,发现自己正处在山顶之上,整座城市都在她之下。

而山顶的四周,处处搭着帐篷,很多帐篷的外面,都架着高倍望远镜。她明白了,这里就是本市最好的观星地--星星崖。

他带她到这里做什么?

山顶的温度比市区低很多,冷风出来,顾宝宝有些受不了,“如果你是想来看星星,我就不奉陪了。”

她裹紧大衣的领口,说完就转身。

牧思远拉住她,拖着她的胳膊往前走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她一边挣扎,一边不耐的问道。

或许是声音有些大了,帐篷里一些还没睡的人都探出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。

牧思远忽然伸出手臂搂住她的腰,将她拉近,薄唇凑至她的耳瓣:“不想更多的人看到我吻你的话,就乖乖跟我走。”

他的话字字都似蘸着蜜糖的毒药,直逼她内心深处,她的脸色顿时绯红,身子却不由发颤。

“你...”她很艰难才问出一句话:“要做什么?”

牧思远勾唇一笑,却不答话。

走了几分钟,他才在一顶帐篷前停下了。

这帐篷很大,比这里的任何一顶都要大,而帐篷的前面也放了一架高倍望远镜。

看着他坐进了帐篷,顾宝宝顿住脚步,原来他真是来看星星的!

她一愣,往事浮现心头,那个傻傻的女孩曾用尽各种办法,想要他带她来这里,这个属于情人的地方,从来没有达成心愿。

现在他带她到这里,又是为什么?是可怜?是补偿?还是嘲讽?

她一步步缓缓退后,她想要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。

那些美丽的梦做得太多,最后都会办成利剑,一刀刀的将她割伤。

“你...”她尽力压住内心的颤抖,“你慢慢看,我先走了!”

“你站住!”他喝住她,又慢条斯理的说:“你不是很想我带你来这儿吗?怎么,现在来了,你连坐到我身边的胆子都没有?”

“是啊,我没有。”她早已心灰意冷,不再从他这里奢求任何东西。

“你没有什么?”他冷笑。

她转过身来,逼着自己直视他的双眸:“我没有幻想了,没有白日梦了,这么久以来,我没有再想过你。牧思远,这个答案你满意吗?”

见他抿起双唇不答,她继续说:“这不是你一直的愿望吗?我帮你实现了!看在这一点上,我请求你放过我吧,放过我吧!”

风一直在山顶呼啸,吹透了她的心,也吹走了她的泪,她狠狠的打了个寒颤。

她不能再待在这里,她会被冷风冰冻,她会窒息而亡。

她转身,匆匆朝前走去。

忽地,伴随一阵匆急的脚步声,一股温暖将她包裹,是他追上来,将她搂进了他的大衣之中。

“宝宝!”他的声音有些嘶哑,带着魔力穿透她的心,“别乱走了,很冷!”

顾宝宝有些想哭。

他会担心她冷吗?还是他比较喜欢给了她一个梦之后,再亲手毁灭?!

“够了,够了,”她挣脱他的怀抱,在冷风中,在寒星中看着他的脸,“牧思远,你为什么做这些?你是真心想要这样做吗?这些对你有意义吗?”

他没有回答。

她的问题都是他从未思考过的,他想说点什么,却无话可说。

他却不知道,他的沉默在她的眼里,是冰冷,是拒绝,是伤害。

“我从来都不喜欢什么星星,”她继续说着:“只是他们说在星星崖许下愿望的情人可以天长地久。我也不喜欢在公司里上班,只是我以为那样能有更多的机会在你身边,让你爱上我。”

现在想来,她觉得自己真是可笑,所以她笑了,眼角带着泪,“从爱上你的那一天起,我就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我想,我喜欢,我愿意。我甚至以为这样失去自我的爱一个人,就会得到那个人的真心,我真是太天真,太幼稚了,不是吗?”

“所以你变了?”他问,“因为你的爱得不到回报,所以你决定收回?”

她笑着摇摇头,眼底是失望与遗憾,“每个人都只有一颗心,只能被伤害一次。”

她的心已经在伤痛中变得战战兢兢,再也没有能力去爱。

“你明白吗...你不明白。永远也不会明白。”

因为你从未曾想要弄明白。

她转过身,身影渐渐消失在冷风凛冽的黑夜之中。

这一次,他没有再阻拦,他的双腿突然无力,高大的身影颓然的坐倒在了草地上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疯狂舞动的身影,震耳欲聋的音乐,充斥在空气里的暧.昧与酒精味重重将他包裹,他却似与这一切无关,只是一杯杯往胃里倒酒。

“帅哥,”一个女郎贴住他,以手划过衬衫下精壮的肌肉,“今晚上没地儿去吗?要不去我那儿?”

他醉眼朦胧的瞟过她,吐出一个字“滚!”

“别这样嘛,”女郎不死心,纤细白嫩的手大胆的抚着他宽厚的胸膛,“我保证让你满意!”

“让我满意?”他低声醉笑,“你知道怎样才能让我满意吗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
女郎双眼放光,双手却被他猛地抓住:“你知道?那你猜猜,我现在想和谁上.床?猜到了,我给你十万块!”

“那还不容易?”女郎一笑,“让我看看你的电话,把哪个女人的号码设置成了一键速拨,不就猜到了?”

闻言,他的脸色陡然一变,狠狠推开了她:“滚开,别让我再看到你!”

他凶狠的表情让女郎心惧,瞪了他一眼,她赶紧走开了。

他气恼的拿出电话,挫败的看着自己设置成一键速拨的号码,是她,是她,是顾宝宝!

以前她是他的特别助理,他设置成一键速拨是为了有事方便找她。

前段时间她回来了,得知她的新号码后,他就习惯性的设置成了一键速拨!

这完全只是习惯!只是习惯!

能吸引他的女人,只有悠儿!只有悠儿!

他快速找到了郑心悠的号码,不管是几点,使劲按下了拨打键。

“喂?”郑心悠被吵醒,不悦的问:“思远,什么事啊?”

伴随他声音传来的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,“悠儿,你过来,我在俱乐部。”

她皱眉:“思远,你喝酒了?”应该喝了不少,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。

“少废话,你快过来,马上!”他急切的想要证明什么。

她揉着太阳穴,“好吧。”他很少有这么失态的时候,难道发生了什么事?

看看时间,凌晨两点半。

她匆匆赶到酒吧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,她在鼎沸的人群里找了好一会,才找到坐在吧台前的牧思远。

“思远,你怎么喝了这么多?”她讶异的看着他面前数十个酒瓶子。

闻声,牧思远从酒精中抬起头来,哈哈一笑,伸臂将她搂入了怀中,“悠儿,陪我喝酒吧。”

他将酒杯凑到她唇边,给她灌了一口。

她皱眉咽下,伸手推开他,“你别喝了,早点回去休息。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?”

“别废话,”他将一瓶酒推到她面前,“陪我喝!”说着,他自顾又大灌了一口。

然后他转头看着她,“悠儿,我们结婚吧。”

郑心悠一愣,不明白他为什么又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“思远,你别说胡话了,我让人来带你回去。”

她拿出电话,却被他抢了过去,“悠儿,我有什么不好?你为什么不肯嫁给我?”

他用醉红的双眼看着她,她却发现其中不是惯常的温柔,而是深深的痛苦。

她看得很清楚,那痛苦里深藏的人,不是她。

“思远,你醉了。”

“我没醉!”他拍打着大理石吧台,“我想跟你结婚,一直都想。你是我...我心中的新娘,我...我们结婚后,我就可以摆脱...摆脱这一切...”

摆脱这些充斥心间的奇怪感觉,摆脱那些梦里莫名的思念,摆脱每次见到她,那些沸腾在血液里不受控制的冲动...

“摆脱什么?”她奇怪,“思远,婚姻可以让你摆脱什么?”

其实他不用回答,她马上就猜到了,“你想摆脱顾宝宝对吗?”

牧思远没说话,一口气灌下了一瓶酒,算是回答。

郑心悠失笑:“思远,你爱上她了,你早就爱上她了。你怎么能这样?”

她在他身上抡了一拳,“你嘴里口口声声说你爱我,你心里装的却是另一个女人?”

“我不爱她,不爱她,”牧思远申辩,“我爱她,就不会那么讨厌她,就不会把她气跑,她...她就不会对我说什么...我伤害了她,我把她的心伤透了...”

“那是因为你在抗拒,你在抗拒你自己!”郑心悠冲他吼着,抓过一瓶酒,灌入了自己的喉咙。

好辣,好辣,辣得她眼泪都流出来了,“顾宝宝,又是顾宝宝,”她再抓过一瓶酒,“她的魅力真挺大的!”

说完,她仰头,又将一瓶酒灌下。

“悠儿,”牧思远有些神智恍惚了,呆呆的问:“你说什么?你说...我爱她...我...”

“别说了,别说了!”她将酒推到他面前,“喝酒!”说完,她继续往喉咙里灌酒。

牧思远见她喝,也给自己灌了一口。

几瓶酒下肚,酒劲慢慢的上来了,郑心悠开始头晕,但心里还是清楚的。

她想着牧思远刚才说的话,又想起申文皓那天说的话,阵阵闷气在心里翻滚。

“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她再次喝下一瓶,将瓶子往吧台上一摆,转头看着牧思远:“思远,你倒是说说,你喜欢顾宝宝什么?她有什么值得男人喜欢的?你说,你说啊...”

牧思远嘿嘿一笑,整个人被酒精灌晕了,哪里还说得出话来?

“你不说?好,那我问他,我来问他...”

她也差不多晕了,胆子倒比平常大了几倍,拿起电话便拨下了申文皓的电话。

电话接通,她便大吼:“申文皓,我问你,你...到底喜欢顾宝宝什么?”

申文皓睡得迷迷糊糊,听到顾宝宝三个字才清醒了些:“心悠?这么晚了你在干嘛?”

好吵的音乐声,难道是在酒吧?

“我问你啊,你快说!”

郑心悠大吼的声音又传来,他皱眉:“心悠,你喝醉了?你在哪里?你一个人吗?”

“我问你啊!”迟迟得不到回答,她着急了,被酒精浸泡的脑子一转,大声道:“你说不出来?那你过来,看着她说,你快过来...”

“宝宝也在?”申文皓奇怪的坐起来,“你们在哪家酒吧?”

郑心悠说了酒吧名字,挂断电话,又开始找顾宝宝的号码。

“悠儿?你在做什么?”牧思远从间歇性的清醒中抬起头来,抓起瓶子继续喝,一边问道。

她带着深深醉意看了他一眼,“我现在...要叫顾宝宝过来,我...”

电话接通,她将手机凑近耳朵,大声道:“顾宝宝,你快过来,到俱乐部来。”

顾宝宝困得睁不开眼,拼命的挣扎起来,“郑小姐?”

“别小姐不小姐的,你赶快过来。”

顾宝宝大奇,这声音确实是郑心悠的,怎么这语气却完全走调?难道是她一个人在酒吧喝醉了?

可是她喝醉了,也不至于打她的电话啊?

挂断电话,她想打电话让牧思远自己去酒吧处理,可是左打右打,他的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。

虽然她们不太熟,可是她在喝醉的状态下既然打电话过来,她不管好像总是不太好。

只能换衣服去酒吧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她是我的女人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