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77章:她是我的女人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77章她是我的女人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远远的她看到了郑心悠,正拿着酒瓶子平空甩舞。。。

“郑小姐?”

她上前叫道,不确定她在这样的状态下,是否还能认出自己。

但见她转头来,瞪着醉红的双眼看着她,“顾宝宝…你…你来了!”

她脸上带着笑,却比哭还难看,她将一瓶酒塞到顾宝宝手中:“来,先喝酒。”

顾宝宝把酒放到一边,“郑小姐,你喝太多了,要不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“我不回去!”她猛烈的摇头,一边灌酒一边道:“我还要等…等…”

她说什么顾宝宝没有听清,只觉胳膊突然被人紧紧抓住,阵阵酒味夹杂温热的气息。

她惶然转头,对上牧思远幽如深潭的眸子。

此刻,这眸子也在她脸上巡寻,忽地现出一丝怒意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他低吼一声,将她拉至了吧台。

“你放开我!”他怎么也在这里?

他圈住了她,让她无可逃避:“说,你怎么在这里?你又跟着我?”

“对啊,我跟着你。”

顾宝宝没好气的回道:“你可以放开我了吗?”

“为什么跟着我?”

他一开口,满嘴都是浓烈的酒精味。

顾宝宝差点不能呼吸,伸臂使劲的推他:“我喜欢跟着你,我爱跟着你,你管的着吗?你放开我…咳咳…”

她连泪水都呛出来,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!

闻言,他哈哈一笑,拉近她的脸。

顾宝宝浑身一颤,听他呢喃:“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小东西,我要好好惩罚你。”

她完全被吓住了,愣在原地无法动弹。

她惊骇无比的推开他,“牧思远,你疯了吗?”

还是又把她当成了郑心悠?

“我疯了…”

他重复着她的话,眼神陡然一变,冷冷的放开她:“我是疯了,你滚远一点,滚远一点…”

说着,他用力一推,便将顾宝宝推开了好几步,落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。

“宝宝?你怎么啦?”

熟悉的声音响起,她一愣,“文皓?你怎么也来了?”

“我…”

申文皓自己也是莫名其妙,他看看吧台边一个在喝酒,一个趴着不动的两人,有些愕然:“这到底是在搞什么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她摇头,“我来的时候,他们俩就已经喝得烂醉了。”

申文皓摇头一叹,走到郑心悠的身边:“心悠?心悠?你还好吗?”

闻声,郑心悠抬起头来,怔怔的看了他半晌,又伸手触了触他的脸颊。

发现站在眼前的是个真是的人而非自己的幻想时,她忽地抱住了他,“文皓,你总算来了。”

申文皓一愣,从她浑身散发出来的酒气判断,她已经喝得烂醉。

“我是来了,”

他顺着她的话说,“我现在送你回家。”

“回家?”

熟料,听到这两个字,她似猛然又清醒过来,“我不要回家,不要回家!”

她挣开他,目光四下搜寻,大叫道:“顾宝宝,顾宝宝,你在哪里?”

“郑小姐?我…我在这儿呢!”

顾宝宝也走上前,却不敢太靠近,喝醉后的郑心悠和平常真的判若两人。

目光跟随声音搜寻到了她,郑心悠跳下吧椅,步子虽然摇晃,但将她抓过的力道却很大。

“你过来,”

她将顾宝宝推到申文皓的面前,“文皓,你好好看看,这下…这下你能说出…你喜欢她什么了吧?”

申文皓一呆。

顾宝宝一愣,有些尴尬的撇开了看着申文皓的目光。

“心悠,你喝醉了!”

申文皓推开她抓在顾宝宝肩头的手,大声道:“要不我送你回去,要不你留在这里继续喝!”

郑心悠没听明白他说什么,只知道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,“你快说…快说啊…”

她着急了,抓着申文皓的肩头使劲摇晃。

“疯子!”

申文皓不耐的推开她,抓过顾宝宝的手:“我们走!”

顾宝宝一愣,被他拖着往前走了几步,“喂,真的不管她啦?”

牧思远一个男人,喝得烂醉都不用担心。

郑心悠喝醉在这里,她担心有危险……

“宝宝?”

申文皓错愕的看着她。

“她把我们半夜叫起来,就为了陪她无聊?我们为什么还要管她?”

“可是…”

“别可是了,跟我走!”

然而话说间,郑心悠已经踉跄着扑了上来,“文皓,你不能走…”

她紧紧的抱着他,不知道心里想到了什么,居然呜呜的哭起来,“你不能走…文皓…你别不要我…”

她的哭声扯动了顾宝宝心头最敏感的神经。

她早就觉得郑心悠身上有她的影子,却没想到她们两个居然这么像。

“文皓,你把她送回家去吧。”

她心疼的说。

申文皓看看她,看看郑心悠,又看看吧台边的牧思远,忽然道:“宝宝,你记住,如果你不喜欢一个人,就永远不要给她希望。”

说完,他狠心推开了郑心悠,转身要走。

“文皓!”

可是她更快的,又扑了上去。

酒醉的她再没有平日的自持,一切但凭内心最深切的渴望。

“郑心悠你松开!松开!”

他掌着她的肩头,居高临下的瞪着她:“我问你,我是谁?”

郑心悠眨眨醉眼,“文皓,你是文皓。”

“好!”

然后他扳过她的身子对着一旁的顾宝宝,“现在你看看她,她是谁?”

她认得,她都知道,“是顾宝宝!”

“很好!”

他放开她,大声的,清晰的,一字一句的:“对不起,我没办法爱你。你记住了,我爱的是她…”

说着,他忽地伸手将顾宝宝拉入了怀抱。

顾宝宝瞪大了双眼。

一切来得太快,她甚至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啊………”

郑心悠抬手蒙住脸,痛苦的尖叫起来。

紧接着,更多的尖叫声四起。

顾宝宝只觉身子受到了一股冲力,冲开了她和申文皓,她往人群里扑倒,还没站稳,身子又被一双大手拉了过去。

她抬头,这次对上的却是牧思远盛怒的双眸。

他一只手紧搂着她,一手紧握拳头,沾染了申文皓的鲜血。

而申文皓已扑开人群,摔倒在了地上。

她听到身边有声音不断的说着:“打人了,有人闹事,快去叫人来...”

身边的牧思远身形晃动,还想上前给申文皓补上一拳。

她拼命的拖住他,大叫道:“牧思远,你疯了吗?你住手...”

“砰!”

话说间,申文皓已然起身,挥着拳头疾速冲上前,重重的还了牧思远一拳。

牧思远本来已喝醉,哪里还受得了这样的力道?

脚步连连后退,手臂挥舞,将吧台上酒瓶、杯子尽数打落在地。

当他自己也仰摔在地时,整只手臂便狠狠的拍打在了这一地的碎玻璃上,鲜血立即将白色衬衫染红。

顾宝宝一惊,他自己却浑然不觉,快速爬起来,似想要继续还击。

申文皓绝不甘示弱,冲上前想要先出手,被顾宝宝拦住:“文皓,他喝醉了,你...你别...”

话未说完,腰身猛然一紧,牧思远将她拖进了怀里,双眼怒瞪申文皓:“姓申的,你敢碰我的女人!”

说完又是一拳打中了申文皓的下颚。

申文皓倒退几步,立即又冲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:“牧思远,你说谁是你的女人?你也配!”

手随音落,他狠狠的推了一把。

牧思远身形一晃,额头“砰”的撞上了大理石吧台,立即渗出了血。

“思远……”

顾宝宝被吓住了,大步上前在他面前蹲下,“你怎么样?怎么样?”

他没回答,双手抓着吧台的边缘,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申文皓抓过她的胳膊:“宝宝,别管他了。跟我走!”

走不了了,围观的人群中忽然让开了一条道,几个警察走过来,看看他们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没什么事。”

申文皓立即回答。

然而,一直大口喘气的牧思远转过头来,高声道:“谁说没事!”

他扶着吧椅站起来,看看警察,伸臂指着申文皓:“这个人...这个人非礼我...我的...”

还有两个字没说出来,他双腿一软,高大的身躯“噗通”一声倒地,昏死了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病床上,牧思远依旧醉着没有醒来,看着他的被包扎起来的额头和缝了二十来针的手臂,顾宝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
“宝宝?”

门口,申文皓小声叫她。

她起身走出去,“郑小姐怎么样?”

他摇头,“一百毫升血液里有七十多毫克的酒精,完全醉了,现在认不得人,在那儿哭。”

顾宝宝皱眉:“你快送她回家去吧。”

他点点头,“那你呢?”

她的目光往病房里一转,“他一百毫升血液里有九十五毫克的酒精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清醒过来。”

“宝宝...”

他想说什么,她正好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……

酒吧里的那个吻齐齐浮现心头,她立即尴尬的将目光撇开了。

申文皓心中暗叹,现在不是...不是说心里话的好时候。

“那你也注意休息。”

说完,他便转身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头好痛!

牧思远睁开涩痛的双眼,惊讶的发现自己并不在卧室。

这是在哪儿?

他抬手想拍拍脑袋使自己清醒些,才发现右臂被缠上了一层厚厚的纱布。

这。。。

到底是怎么回事?

他使劲的回想着之前发生过的事情,脑袋除了阵阵发疼,只有一片空白。

“你醒了?”

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他一愣,只见顾宝宝正抬起脸,快速的顺了一下头发。

他垂目看了看,难道她就坐在床边趴了一晚上?

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她的问话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他没有回答,而是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他冲她举一举自己受伤的手臂:“我怎么了?”

她看了他一眼,他把醉酒后的事都忘记了吗?

正好可以瞒住他和申文皓打架的事情。

“你喝醉了,然后发生了点小意外。”

她淡淡的答道。

“意外?”

他皱眉,“那你又怎么在这里?昨天在星星崖,你不是先走了吗?”

见她抿唇不语,他挑眉:“还以为你真的走了,原来还是一直跟着我。”

顾宝宝不想理他,转身朝外走:“既然你醒了,我去叫医生。”

“叫医生不用你去,”

他在病床上凉凉的说:“按铃就可以了!我看你是故意想要逃避我的问题!”

她气闷的转身,只见他单手撑着脑袋,眼带挑衅的看着她。

他挑衅?

她有什么让他挑衅的!

“是,我是跟着你!”

她气愤的叉腰,“我自己都不知道,凭我的脚力,可以跟上你那四个轮子!”

闻言,他坐起来:“那你就老实说说,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顾宝宝语塞。

又中了他的圈套。

“既然你没事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

她转身想走。

牧思远勾唇一笑,吐了一口气:“你不敢说,是怕我告申文皓?”

顾宝宝的脚步倏地愣住。

“你凭什么告他?”

明明心里很担心,她还是抱有一丝侥幸。

何况他醉得那么厉害,怎么可能还记得那么清楚?

然而他却说:“凭我这只手!对一个醉酒的人,失去行为能力的人下了如此重手,你说我可不可以告他故意伤害?”

这就是她最担心的事情了。

昨天警察也说了,即便是他先出手,按照他血液里的酒精含量来说,他也没有什么攻击力了。

如果他追究起来的话,申文皓也算是过当防卫。

而现在,听他话里的意思,他好像并没有忘记昨晚发生的事。

“是你...”

她争辩着,“你先出手的!”

他走近她,黑眸里闪烁着愤怒与危险,“我为什么要先出手?”

“你...”

她答不出来。

不是因为她不知道,只是她说不出口,她不敢相信。

他将她的脸拉近:“顾宝宝,昨晚上我说的话,你记住了吗?”

她受不住,撇开目光。

他一字一句打在她的心尖:“公孙烨?申文皓?你都离得远点!否则别怪我...”

“你疯了吗?”

顾宝宝抽身退开,喝断了他的话,却又被他抓住了双腕,“你放开我!放开我!”

她又踢又咬,他任凭她闹,手臂却一直在用力,不让她有一丝一毫挣脱的机会。

“牧思远,你放开我!”

“不放!除非你亲口说,你已记住我刚才说的话!”

“你这个疯子!我爱跟哪个男人在一起,不关你的事!”

牧思远眸光一冷,“那你倒说说,你想跟哪个男人在一起?”

“我...”

她一愣,随即答道:“反正不是你!”

“不可能!”

她拼命的挣扎。

她心慌,那颗故作坚强的心似随时都会土崩瓦解,她不要,不要...

她在挣扎中碰到了他的伤口,白色的纱布立即被鲜血渗透,渗到了她的心里。

她心疼,心慌,心惧,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,“你...”

她哭了,“是要把我逼疯了,你才高兴,才满意对吗?”

他伸出手想给她擦眼泪,她侧身避开,转过身去了。

看着她手臂抬动,快速的擦着泪,身子却久久因为抽泣而止不住发颤。

他垂下目光,发现自己的心里掠过一丝疼痛。

“宝宝...”

片刻,他抬起头:

“刚才我说要告申文皓的事情作废。你来公司上班。”

顾宝宝一愣,冷冷一笑:“你这是威胁我?”

威胁?

他只是把两件事放在一起说罢了,不过,他从来不习惯解释,只道:“那你来不来?”

“我来!”

她说,“我请求你早点把我逼疯了,我就可以彻底摆脱你了。”

说完,她便往外走去。

“你去哪儿?”

他追上几步。

她头也不回,声音冰冷:

“我去做好上班的准备。”

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,他折回坐在床上,伸手按下了呼叫医生的电铃。

他自己都没发现,他的唇边露出了一丝孩子般开心的笑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咱们的思远哥哥有点后知后觉啦,宝宝进公司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请大家继续期待啦!也可以给我留言,好的建议会参考的哦,谢谢大家阅读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说了不准这样打扮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