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78章:说了不准这样打扮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78章说了不准这样打扮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你说什么?”

顾爸停下手中的活儿,惊讶的看着顾宝宝:“你答应了?”

顾宝宝点点头,“明天…我就去上班。”

“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?”顾妈瞪了顾爸一眼,在顾宝宝身边坐下,“这是老牧总的意思,还是牧思远的意思?”

顾宝宝踌躇,“是…是老牧总的意思…”她只能再一次对阿爸阿妈撒谎了,逼她去的人,其实是牧思远。

顾妈拍拍她的手:“既然是老牧总的意思,你就去吧。”

“不行!”顾爸斩钉截铁的反对,“宝宝,你不能再去牧家的公司上班。”

他始终觉得,六年前如果女儿没去给牧思远做什么特别助理,与他朝夕相处,就根本不可能发生现在的这些事情。

“阿爸…”顾宝宝轻轻皱眉,“我…我已经答应了!”

既然跟阿爸阿妈说了这件事,她就没打算告诉他们其实自己也很为难。

让她再去公司上班是老牧总提出来的,如果她不答应,牧思远岂不是让老牧总看了笑话?

如果她不答应,他一定会再想任何办法来逼她。

阿爸是心里那么敞亮的人,很容易就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,她又怎么忍心阿爸阿妈再为她担心?

闻言,顾爸沉默半晌才道:“宝宝,你想好了?”

她垂头咬着嘴唇,点点头。

顾爸便没再说什么,继续和着肉馅。

这时被丢在一旁的电话响起,她拿起一看,又看看阿爸阿妈,神色有些不自然。

顾妈就猜到是谁了,小声道:“去房里接!”别惹你阿爸生气。

顾宝宝点头,拿着电话走进了房里。

“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?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她的心口有些发热。

伸手紧紧捂住,才能让自己的声音不外露一丝一毫异样的情绪,“什么事?”

“明天你来上班…”

“我已经答应来上班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她打断他的话,烦闷的情绪带着点儿委屈。

自己可能没有察觉,牧思远在那边却听得非常明白。

他一愣,无声的笑了。

“我的话还没说呢,你急什么?还是你不满我只打电话,没有亲自来找你?可是…”

他把声音拖得老长,手里折下身旁花瓶里的玫瑰,一下一下的揉捻着那拥有温润触感的花瓣,“这么晚了我如果要找一个女人,你说我会干什么!”

揉捻花瓣的手指顿止,他想起情人节那个晚上…

“如果你打电话来是为说这些,恕我不奉陪了。”顾宝宝大声说着,用怒气遮盖了满脸的羞红。

他低声一笑,才说出打电话来的目的:“顾宝宝,明天你来上班,不能再穿那些宽大老旧的套装,头发也不能只随便的扎起来…”

“无聊!”话还没说完,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他一愣,再打过去,居然又是关机!

“顾宝宝,这是第几次了?”他把玩着手机,深邃的黑眸里闪烁着点点亮光。

忽地,他停住,按下了另一个号码。

“给我准备一套女装。要最漂亮的。”

“尺寸?34、24、36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他就知道她不会乖乖听话,依旧穿着这宽大老旧的套装,头发随意的挽起来就来上班。

“牧总,”秘书主任问道,“顾助理安排在哪间办公室?”

既然是特别助理,就不能坐秘书室那张桌子了。

牧思远抬头,目光似看着秘书主任,实则已放肆的在顾宝宝身上巡视了一圈,看到她的脸微微发红了,才略微思考了一下:“当然是安排在我的办公室。”

“嗯…?”

秘书主任愣住,总裁的眼神已经够诡异了,现在说出来的话更加诡异。

“不行!”顾宝宝赶紧抬头说道,却见秘书主任微微讶异的转头来看她,她失态了!

“我是说我…”她赶紧纠正,“我是说,我怎么能跟总裁一个办公室…”

“我说可以就可以!”牧思远转过手中的笔指着秘书主任:“你可以去办了。”

“哦,好好!”秘书主任赶紧出去了,留下顾宝宝一个人对着牧思远。

“你用不着拿公事来戏弄我吧。”她冷着脸说。

“戏弄你?”牧思远一笑,“顾宝宝,如果说我真有心戏弄你,那么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!”

说完,他握住笔,继续在文件上签字。

昨晚刚缝针的右手总有些不方便,他停停写写划了几笔,总是不得要领。

顾宝宝瞧着,心中一怔,赶紧转身朝外走。

“站住!”

还是晚了一步,他一定...也想起来了。

“我去帮忙搬桌子!”她找了理由,依旧往外走。

“喀...”这是办公室门落锁的声音,她呆然转头,只见他面露得意的摇了摇手中的遥控器。

“我怎么忘了,”他说,“你会模仿我的笔迹。”

她不安的摇摇头:“我...这几年我都忘了。”

真荒唐!

还有女人会像她这样,痴恋一个男人到这种地步吗?

--连他的笔迹都反复模仿,没有任何目的,完全出于对他的爱慕--

她不想提起这个,她不愿再想起那些让人心痛的时光。

“忘了?还是你根本不想帮我工作?”他不相信的哼了一声,“现在你是我的特别助理,我是你的上司,你能公私分明吗?”

“你…!”顾宝宝无奈,只能走上前,在他的办公桌前站定。

“站过来!”他指着身边的位置,“那儿太远,我看不到你写字。”

她只能绕过办公桌,站到他指定的位置。

他将文件和笔丢到她面前,指着某个空白处:“现在我念,你写。”

她拿笔弯腰,听他说了一句话,正要提笔写下,他忽然凑近她提醒:“要用我的字体来写!”

这样的近距离让她艰难的吐字:“说过…我忘记了…”

笔尖顿在文件上,晕出黑色的墨点,他却迟迟没有再出声。

她不得已转头,对上他幽深却泛着危险之光的眸子。

她一愣,本能的想要躲开,终究还是慢了一步。

大手抬起,他快速的取下了那外婆的老花镜,丢在地上摔了个粉碎。

“你…”

他封住了她的抗议。

然后,他的目光如一把锋利的刀子,当他从上至下将她打量了一遍,她觉得自己的衣服似已被这目光无情的划开。

“顾宝宝,”他啧啧摇头,“你就要以这样的形象每天跟在我身边?”

“顾宝宝!”他却那般得意的坐在椅子上,还冲她戏谑的挑眉:“五年不见,你的身材更好了,一点也不输给酒吧里那些女郎呀!”

“你闭嘴!很好玩吗?”

她羞怒交加的瞪着他:“你还不让秘书主任进来?”

再晚一点,秘书主任一定要怀疑他们的关系了。

说着,她拉了拉窗帘,还好这窗帘够长够大,可以把她藏起来。

闻言,牧思远起身了,但他不是拿起遥控器,而是一步步朝她走来。

“你…你要干什么?”

虽然隔着窗帘,他的目光却让她感觉到自己似避免不了。

他的唇边挑起笑意,“昨晚我忽然想起情人节那天晚上,在酒店…”

她的脑子轰的一声,小脸红如熟透的西红柿。

他现在说这个干什么,他…他渐渐逼近,呼吸若有若无的拂在了她的脸上,她想逃开,却已无路可退。

“咚咚咚…”

敲门声再次响起,急促且不耐,“哥?哥?”牧初寒的声音随之传来。

那灼人的气氛瞬间消失,牧思远皱眉,原本放在身后的手臂抽出,丢给她一套裙装:“去休息室换好!”

顾宝宝呆然的接住衣服,又被他催促的瞪了一眼,赶紧跑进了一旁的休息室。

关上门,休息室里的灯应声而开,这还是她的创意。

如果卧室开着灯,他就会睡不好,但如果他用到休息室来休息,就一定是因为工作繁忙,累到不行。

好多次他都会忘记关灯就睡着,却又因为刺眼的灯光在梦里辗转,所以她把这里的灯改成了声控灯。

再走进一点,是铺着墨绿色丝绸床单的大床,像是有某种魔力吸引着她,她走上前,缓缓地坐在了床沿。

六年前,她在这里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了他,虽然…这是一份他并不想要的礼物。

“哥,听说顾宝宝又来公司了!”

牧初寒尖锐的声音传来,她回过神,抹去了眼角的泪。

“这跟你有关吗?”牧思远睨了她一眼。

“当然跟我有关!”牧初寒翘起下巴,朗声道:“因为我现在也是公司的一员了,将会和什么人共事,我当然有权知道!”

“你?”牧思远转头看着她,“你又胡闹什么?这次又想买什么?我开支票给你!”

说着,他果断的拿出支票簿,抬笔就要写。

“慢着!”牧初寒抢过他手中的笔,“哥哥!从今天起我要自己赚薪水,不再找你和爹地妈咪拿钱了!”

“你到底搞什么鬼?”牧思远不耐的说道:“你回家去,公司不是给你玩儿的。”

“谁说我是来玩的!”牧初寒大声抗议,“顾宝宝都可以来公司,还做你的特别助理,我为什么不能来做你的秘书?再说了...”

她故作神秘的眨眨眼:“难道你不知道古信扬这次带了个很厉害的助理来吗?没有我帮忙,你小心被他打败!”

牧思远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,如果对方不是他的妹妹,他难保不会出拳…

“顾宝宝,你换好衣服没有,还磨蹭什么!”他忽然想到,他应该要靠特别助理来解决这件事情。

顾宝宝一愣,其实她已经换好衣服了。

而且这衣服跟她的尺寸刚刚吻合,宽大套装里的身材再也遮盖不住了,所以她迟迟不敢出去。

“你说什么?”犹豫间,但听牧初寒惊讶道:“哥哥,你还真是饥不择食,今天才做助理第一天。”

这是什么话?

顾宝宝气闷,打开门走了出去,“初寒,”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,她说不出更狠的话来,只道: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牧初寒不屑的瞟了她一眼,“你穿成这样来上班,还让我往好处想?”

顾宝宝难堪的低头,这衣服确实有点…

“顾宝宝,”牧初寒又道:“今时不同往日了,我觉得你哪怕只要想一想欢欢和乐乐,都不会穿成这样来这男多女少的公司晃荡!”

闻言,顾宝宝的脸色陡然一白,她抬头看着牧思远,希望他能说句话,哪怕就一句。

--说着衣服是他让她穿的--

孩子经常跟牧初寒见面的,她不想要欢欢乐乐听到这些话。

但是,他的目光只是淡淡了扫了她一眼,然后开口:“还愣在这里干什么?董事会半个小时后举行,还不去准备!”

她的身形顿时有些不稳,但她咬牙坚持住了,“是!牧总!”她踩着步子快速走出了办公室。

原本以为不会再受伤的心,还是隐隐的痛了。

“那衣服有什么不对吗?”

待她出去,牧思远冲牧初寒问道。

牧初寒耸耸肩,“没什么不对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说那些话?”

“我不喜欢她,看她不顺眼,行吗?”

“砰!”

一声闷响,把她吓了一大跳,只见牧思远将拳头捶打在办公桌上,眼神阴怒的看着她:“以前怎么样我不管,现在她是我孩子的妈妈,我希望你的嘴巴收敛一点。”

牧初寒一呆,那双冷冽如刀的眼睛是让她害怕的,但她心里不服气,骂了一句“神经病”后,才转身往外走。

走到门口,还是不怕死的转过头来,“牧思远!你的心有多大?不要告诉我你准备同时爱着两个女人!”

说完,才怕死的跑了。

爱?!他对顾宝宝会有爱?

不可能,这么多年了,如果他能爱上她,不早爱上了吗?

但如果不爱,看到别的男人对她亲热,一想到她可能成为其他男人的女人,他心里就怒不可遏?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来到秘书办公室,“请问,谁负责半小时后的董事会?”

翻译琳达抬起头看了她半晌,惊讶的瞪大了双眼:“顾宝宝,真的是你!”

她走上前,盯着她身上的衣服瞧:“你这衣服真漂亮,特别适合你。你以后不要再穿那些暗色的衣服了。”

顾宝宝苦笑,连琳达也要挖苦她吗?

抬头,只见秘书主任正从办公室走出来,脸上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。

“董事会是我负责的,”她走到顾宝宝身边:“新来的副董事长应该来了,我们代表总裁下楼去接他。”

顾宝宝点头,跟着她走入了电梯。

来到一楼,只见公司的房车已经开到门口,几个保安上前打开车门,一个身形高大,气质冷峻的男人走下车。

秘书主任没见过古信扬,不由低声道:“新副总这么帅,跟我们总裁有得一比哦!”

顾宝宝无谓的笑笑,目光忽然怔住,只见跟着古信扬下车的,居然是一个熟悉的身影!

“文皓?!”她惊讶的叫出了声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给他一个下马威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