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81章:梦一场泪一场(2)求月票哟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81章梦一场泪一场(2)求月票哟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我不去!”她一口回绝。

倔强的背影中透着深深的寂寞,牧思远心中一颤。

脑子里蓦地浮现很多这样的背影,类似的场景,相同的理由,她是不是曾经太多次这样,因为他要找的人是郑心悠而寂寞的转身?

“宝宝…”他顿了顿,“你跟我去吧。”

“我不去,你走吧。这么晚打电话来,她…一定等着你呢!”说完,她继续朝前走。

从这里到顾家的馄鈍店有一条短巷,灯光渐暗,当她的身影逐渐模糊在短巷之中,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预感—他就要…就要真的失去她。

而这一次的失去,将会是永远…

“宝宝!”他一颗心提到嗓子眼,脚步飞快的上前,在黑暗中伸出手。

还好,还好,他抓住了她,鼻间又萦绕了她馨香的气息。

顾宝宝奇怪的一愣:“怎么…?”

他微微喘着气,黑眸对上她的双眼,“宝宝,你跟我去吧,等会我再送你回来。”

“为什么一定要我去?”她不解,“郑小姐生病了,她需要的人不是我。”

“她需要的也不是我!”一句话脱口而出,他自己也怔了一下。

奇怪,他一直不愿意面对的,居然可以在她面前坦白。

心像是被蚂蚁蛰了一下,有点疼,她觉得牧思远不见了,此刻她面前站着的,也只是一个得不到所爱的普通男人。

他是不是很无助?是不是很伤心?就像她一样?

“好吧。”她点头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如果他只是需要人陪,只是需要一点勇气。

两人在郑家花园下车,郑爸已经站在台阶上等着了。

看他们来便说道:“昨晚上申先生把她送回来后就一直昏迷不醒,后来又发高烧,现在烧退了些,却不吃不喝,哎!”

牧思远拍拍他的肩:“您别着急,我们进去看看她。”

顾宝宝轻叫了他一声,道:“我还是不上楼去了。”

她皱眉朝他轻轻摇头,她不认为郑心悠见到她之后,情绪会变得更好。

他可能也想到了这一点,便不再勉强,“那你在楼下等着。”说完,他便和郑爸一起上楼去了。

她在客厅旁的椅子坐下,看着这装修精致的小别墅。

郑心悠的爸妈有自己的设计公司,生活条件很优渥,她还记得十二岁那一年,在牧思远的书房第一次看到郑心悠,她还以为是白雪公主从童话书中走了出来。

相比自己,她经常帮阿爸和面的手还沾着面粉呢!

所以,她从来都不问他为什么喜欢郑心悠而不喜欢她,她心甘情愿的付出,只是奢望有一天能打动他…

“宝宝。”忽地,牧思远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,她起身,“郑小姐好些了吗?”

他点头,眉间却积聚了浓烈的痛苦,“宝宝,心悠说想见你,单独见你。”

他低哑的声音让她听了难受,本能的想逗他笑,“见就见呀,你放心,我不会吃了郑小姐的。”

闻言,他撇撇嘴,伸臂在她肩头搂了一搂,“我在车上等你。”

她来到二楼,发现一扇粉红色的门是虚掩着的,应该就是郑心悠的房间吧。

她轻轻敲过门,听到里头传来微弱的一声:“进来。”

推开门,淡粉与玫瑰色大片的袭来,她以前觉得郑心悠像一个公主,才知道她原来就是住在公主的房间。

此刻,公主正半躺在欧式雕花的大床上,脸色苍白的看着她。

“郑小姐,你还好吗?”她在床前站定,关切的问道。

郑心悠冲她一笑,却是冷笑,“顾小姐,我看到了你,觉得更加伤心。”

她一愣,倒不知怎么接话了。

郑心悠继续说道:“这两天我一直在想,却怎么也想不明白。我跟文皓四年同学,朝夕相处,却比不上你们年少无知时同桌的一年半。”

“郑小姐…”

“你听我说完!”她大口的吸气,眼角陡然泛起了泪光,“我从来没有喜欢一个人像喜欢文皓这样,我把他藏在心里,对朋友和家人从来不提,因为我...舍不得与任何人分享他的点点滴滴,我…我一度以为这一辈子,我只会是他的女人。”

顾宝宝心中一颤,伤到深处,郑心悠的泪水看上去如此的令人怜惜。

“可是…”她用手蒙住了自己的脸,呜咽道:“他不要我…不要我…”

“郑小姐…”看着她的伤心,顾宝宝束手无策,不知道能做些什么。

然而,她很快擦干了泪,红肿的双眼瞪过来,“顾宝宝,”她声音强硬的问着:“你告诉我,你会不会珍惜他,会不会?”

顾宝宝惶然,她又问:“你会对他好吗?你会不会辜负他?你回答我!”

“郑小姐,这…”她赶紧解释:“我和文皓,不是…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郑心悠一愣,“你是什么意思?文皓这么好的男人,你不要吗?你不要吗?”

她连声说着,情绪异常激动,开始不停的咳起来。

“郑小姐,你冷静一点…”

她想着要不要去叫郑爸上来,郑心悠却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,你的心还在思远那儿,你真是又蠢又笨,文皓那么好的男人,你…咳咳...”

她说不下去了,猛烈的咳起来。

顾宝宝赶紧走出门叫来了郑爸,郑爸拿药给她吃下,她的情绪才慢慢恢复过来。

顾宝宝松了一口气,“郑小姐,你好好休息吧,别胡思乱想了。”

郑心悠闭着双眼,没有回答她。

她只好跟郑爸说了声,走出了别墅。

坐上车,牧思远奇怪的没有问她郑心悠怎么样,而是沉默着将车开出了别墅。

一出别墅花园,他便立即踩下了油门,狂飙在了寂静的马路上。

顾宝宝紧紧抓着安全带,车速已经快到她根本看不清窗外的景物了。

“牧思远,你停下,停下!”她在车身的呼啸声中大喊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,反而更快的加速。

他的眼狠狠的瞪着前方,他的唇紧紧抿着,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,想要寻求一个解脱。

她害怕的大叫,他几近癫狂的状态让她恐惧:“牧思远,你停下呀,停下来呀!”

“牧思远,你听到没有…”

不得已了,她伸出手,重重的甩了他一巴掌!

“啪…”响亮的耳光声在车厢中炸开,牧思远浑身一震,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路边。

她倾身上前揪住他的衣领,大声骂道:“你在干什么?你什么意思?要是...”

骂着,她的眼泪滚落满脸,“欢欢和乐乐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牧思远抬头看着她,她才瞧见他的眼眶红了。

她一字一句的问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他摇摇头,头低下,贴进了她的怀抱。

安静的车厢内,顾宝宝如此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伤心与无助,是郑心悠对他说了什么吗?

郑心悠是否也像当年的他对顾宝宝那样,说了很多很多绝情的话?

她温柔的双臂轻轻环住了他,希望能尽力给他些许温暖。

因为她比谁都清楚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!

在这熟悉的温暖中,牧思远痛苦的闭上双眼,一颗心却已渐渐平静。

郑心悠说过的话一句句浮现在脑海,她说思远对不起,就算他不爱我,这辈子我也只能爱他。

她说抱歉,这么多年来,一直没有对他说清楚。

她说思远你走吧,我不希望你再来打扰我的生活。

他紧紧的抱着顾宝宝,像抱住了一个温暖的源头,因为郑心悠的话,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。

却因为此刻的温暖,什么东西又悄然而生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车子缓缓开至顾家馄饨店外的小巷前停下,顾宝宝看了他一眼,推门下车了。

走了几步,他从车窗探出头来,叫了一声:“宝宝。”

她转身走到车窗前,咬唇犹豫了一下,才道:“今天可以...不去喝酒吗?”

他抬头,黑眸里的星光投射在她的双眼,浮现淡淡笑意。

她怔怔的看了一会儿,突地,也露出了笑容。

他抓握了一下她的手,大掌里的粗糙磨过她柔嫩的肌肤,短短一瞬,她的心跳已漏去。

没有拥抱,没有亲吻,两颗心却从未如此刻这般贴近过。

她知道他今夜他不会去酒吧买醉,他也知道自己不会去,因为他的心是如此满溢,并不需要酒精来填充和麻醉。

然后她抽回手,在他的注视下没入了短巷的黑暗,她听着自己高跟鞋的声音打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而他的车声也在这响声中渐渐远去。

她转身,走回到巷口,只能来得及看到一个模糊的车影,消失在霓虹灯中。

唇角露出一丝笑意,心里却是满满的失落。

愿意回头,愿意转身的,永远都只有她...一个人。

走到店门旁的小门,她正拿出钥匙,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宝宝!”

她转头,讶异的看见公孙烨从柱子后转过来,面带疲惫的看着她。

“阿烨?”这么晚了他怎么在这里?

公孙烨走到她面前,脚步显得有些不稳和沉闷,“你才回来。”他说。

她张张嘴想回答,他又说:“和牧思远一起。”

他既然这样说,刚才在巷口的情景他都应该看到了,顾宝宝不语,只点点头。

公孙烨沉沉的吐了一口气,心里是什么感觉?他说不出来。

但是既然已经这么晚,他也不预备说了。

“宝宝,快上楼去休息吧。”

她一呆,倒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。

她不以为他会像文皓那样,带着指责意味的劝说她,她以为至少他会问一问关于今晚的事,但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像平常那样揉揉她的发,“很晚了,快上去,我等你关门了就走。”

“阿烨...”

“什么都别说了。”他轻轻摇头,“没有什么比你休息好更重要,快上去。”

她心口一酸,觉得自己几乎要落泪了,赶紧转身打开门。

走进门内,她还是回头来看着他,他却冲她一笑,示意她赶紧上去休息。

于是她关上了门。

几乎是在门被关上的同一刻,公孙烨伸出了手臂,终究是不舍的,心里也有很多疑问,但她并没有看到他的这个动作,高跟鞋的声音“咚咚”上楼去了。

他退后几步,看着楼上房间的灯被打开,隐约的他听到了她说话的声音,应该是跟顾爸顾妈在说话吧。

他微微一笑,又靠上了石柱,听着楼上的水声,脚步声,然后才是关灯的声音。

估计她睡着了,他才发动车子离去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早上起来时间还挺早,顾宝宝梳洗好了之后便下楼,这时间吃早餐的人多,她可以帮阿爸阿妈做点事。

走进厨房,却见阿爸阿妈正互相递眼色,气氛非常怪异。

“阿爸阿妈,”她奇怪的问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顾妈瞪顾爸一眼,转头煮饺子去了。

顾爸咳了两声,才道:“宝宝,昨天晚上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?我们打你电话也打不通。”

电话打不通?她奇怪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,才发现手机不知什么时候自动关机了?

她开机,关机期间来电的提示音一浪高过一浪,震得她手心发麻了才停止下来。

她打开一看,三个是爸妈的,二十多个是公孙烨的。

“宝宝啊,”顾爸在一旁接着说:“昨天晚上公孙先生来找你,等了你三个多小时,后来怕打扰我们休息,才离开的。”

他在店里等了三个小时,加上店外等的时间,岂不是等了一晚上?

顾宝宝微微一愣,想起昨天下午在超市碰到他时,他说过晚上给她打电话之类的话。

一定是因为电话打不通,他才来这里的吧。

可是他昨晚等了那么久,等到她了,却只字未提。是怕她觉得歉疚吗?

顾妈走到她身边,“宝宝,阿妈觉得公孙先生对你真的是没话说,你自己觉得怎么样?”

“阿妈,你别乱说,”她赶紧摇头,“他的身世背景你们都知道的,我跟他怎么可能?”

说完,她匆匆找了一个借口,早早的来到了公司。

还有一个小时才上班,公司里当然还没来人,她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,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!

牧思远这么早就来了?

她奇怪,伸手正要推门,里面却传来说话声。

“你去看看她吧!”明明是牧思远的声音,她却不太敢确定,因为这语气透着哀求,怎么可能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?

然而,回答他的人却是文皓,“我不会去的,牧思远,你不用再说了。”

“你...”他一拳敲在桌上,尽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,“申文皓,难道你眼睁睁看着她这样病着?她毕竟是因为你才...”

“真是好笑,”申文皓冷冷撇嘴,“如果是别的什么人来跟我说这样的话,我或许会心里愧疚一下,而你?牧思远?你觉得你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?我问你,当宝宝为你受伤心碎的时候,你有发挥过你一丁点儿的同情心吗?”

办公室里安静了片刻,她不自觉的揪住了自己的领口,希望他说一句话,说是或不是都好。

但他没有,只道:“你去吧,你去看看她,并不意味什么的!”

“我不会去的。”申文皓再次肯定的回答:“没有我,她一样能活下去。如果我去了,却不打算接受她,她反而会更加痛苦。”

闻言,牧思远呆呆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...你还真狠!”

“我是狠,”他回答,“另外我也奉劝你,应该这样对宝宝!你爱的人不是她,就不要再对她做那些让人误会的事情!”

“你教训我!”牧思远冷笑。

“不是教训,是劝告。”他一样用冷眸睇着他,“你能给宝宝什么?你的心可以给她吗?可以吗?”

牧思远沉默,内心情绪翻滚,他分不清那些都是什么。

申文皓继续道:“如果不可以,就停止你那些荒唐幼稚的行为,不要让宝宝更恨你!”

“她不会恨我的!不会!”闻言,他陡然抬头,大吼。

申文皓逼视他的双眸:“可你能爱她吗?能吗?”

能吗?他也在问自己,他能爱她啊?在他的心如此摇摆不定的时候,他能冒然说爱她吗?

沉默像一张大网,让网中人无法呼吸。

顾宝宝仰头忍住了泪,悄声离去。

===还差五张票票就加更哦,谢谢给我票票的亲们,我爱你们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为什么这么对她(第二更求鲜花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