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82章:为什么这么对她(第二更求鲜花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82章为什么这么对她(第二更求鲜花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下午五点,学校门口停满了车子,变得异常热闹起来。

忽然,一辆熟悉的房车缓缓开至校门口,她知道那是牧家的车。

又等了片刻,两个熟悉的小身影结伴走到了校门口。

欢欢不知道说了什么,惹来乐乐愤怒的小拳头,他灵敏的躲开了,往车上跑去。

乐乐便在后面使劲追,被司机疼爱的抱住了。

她的眼眶发热,多想亲自上前抱一抱他。

往前走了两步,她还是顿住了,呆呆的看着车子远去。

她慢慢的往前走着,拿出手机给阿爸打了个电话,“阿爸,今晚上有个朋友过生日,我去她那儿,不回来了。”

然后关机,让谁也找不到她。

天色渐晚,牧思远匆匆下车,走入了公寓楼的电梯。

“爹地!”

正在吃饭的欢欢扭过头来,高兴的叫了他一声。

乐乐也转头看了他一眼,又面无表情的继续吃饭。

他焦急的目光扫过餐厅,只有孩子和佣人。

他又走到厨房门口一看,也只有佣人。

“爹地,妈咪没跟你一起来吗?”

“欢欢,妈咪没来吗?”

两人异口同声,都愣愣的看了对方一眼,摇摇头。

牧思远暗骂一声,散会后他回办公室就没看到她的人影,打电话也是关机,还以为她到公寓这边来了,害他匆匆赶来。

“爹地,妈咪去哪儿啦?”

欢欢问道,乐乐也瞪着大眼睛看他。

他抓抓头发,“我也想知道妈咪去哪儿了!”

再打电话,还是关机。

“妈咪是不是在外公家?”

欢欢帮着想。

他点头:“爹地去那儿看看,”

说着,他上前亲了亲乐乐,“乐乐乖,爹地找到了妈咪,就马上带她过来,好吗?”

乐乐眨了眨眼,表示同意。

他心头一软,再亲亲他,才起身走出了公寓。

一路上他开得很快,心里像是燃着一团火,焦急愤怒。

他想起来了,今天一整天她其实都有些不对劲。

中午他想要带她出去吃午餐,她却说她去各个部门送文件时,顺便去员工餐厅吃过了。

下午他和秘书忙着和客户见面没空和她说话,回到办公室才发现她已经下班走了。

她去了哪儿?

她为什么要这样?

之前她虽然气他,因为他而伤心,却不会像今天这样不理他。

他的心里涌现阵阵惶恐,一直以来他只要转身,就可以看到她。

但是今天,他转身,却发现她不见了。

走入顾家的馄鈍店,顾妈见了他吃了一惊:“思远少爷,你怎么来了?”

他将餐厅环视了好几遍,却没见着顾宝宝的身影,“顾婶,宝宝呢?”

顾妈正要回答,顾爸在一旁抬起头来,“思远少爷,现在是下班时间了,你找宝宝,是有公事吗?”

“顾叔…”

牧思远皱眉,“是孩子们吵着要妈咪,但宝宝的电话又关机。”

“电话又关机?”

顾妈摇头道:“她的手机肯定是坏了。思远少爷,宝宝说她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,今晚上不回来了。”

牧思远一愣,生日聚会?!

牧思远离开后,顾爸不由地埋怨:“你跟他说那么多干嘛?”

“可是他…”

顾爸打断她:“该断的就要断,照我说,宝宝和他不应该再见面。”

顾妈叹了一口气:“你觉得宝宝和公孙先生真能在一块儿?”

顾爸沉默,半晌才道:“我希望可以,公孙先生是个好男人。”

如果他的女儿能先碰上公孙先生该有多好,这一切的烦恼就都没有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顾宝宝在夜市转了一圈,几串肉串便填饱了肚子。

身边好多小情侣来来往往,男孩买一个仿冒的戒指,也能讨得女孩欢心。

是啊,为什么不开心?

世界上还有很多像她这样的女人,连一个假的都讨要不到。

她走出夜市,来到沿海大桥,初春夜晚的风料峭冰寒,她并不介意。

或许,只有这样的冷风,才能让她那一颗浮躁难安的心,彻底的平静下来。

让她明白,让她清醒,有些东西她永远无法得到。

让她可以继续伪装自己,直到伪装成为她脱不下的外衣。

她走过长长的沿海大桥,桥头是一间叫“赎心”的咖啡厅。

她微微一笑,十多年了,她已经变成一个大人,这间咖啡厅却还在这里。

记得第一次来,她还在读初中。

那天生日她逃课提前出了校门,守在牧思远的学校门口苦苦等待了几个小时。

终于当路灯亮起,他从学校里慢慢走出来了。

“思远哥哥!”

她欢快的跑上前去,抱住了他的胳膊。

他皱眉,“你又来做什么?”

那时候她的双眼有自动过滤的功能,过滤了他眉间的不快,说着:“思远哥哥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”

“哦,”

他淡然,“那祝你生日快乐!”

“谢谢思远哥哥!”

她好高兴的摇着他的手臂:“思远哥哥,那你请我喝咖啡好不好?”

“你小小年纪,喝什么咖啡!”

“不嘛,不嘛,今天我是寿星,我最大哦,你要听我的!”

“我没空,我爸和继母不在家,我得回去看着初寒。”

“我有叫阿妈帮你照顾她。”

“我还要给我的狗洗澡。”

“我有拜托阿爸帮你给小狗洗澡。”

“我要回去整理书房。”

“我阿妈也会帮你整理的!”

“…”

她就这样赖着他,让他带着她来到这里。

喝了咖啡吃蛋糕,吃了蛋糕吃水果,吃了水果吃螃蟹。

他说她太能吃了,他却不知道她只是想要和他多待,哪怕一分钟。

而她的胃,其实都快给撑破了。

“小姐,您的咖啡和蛋糕。”

服务生笑容可掬的为她摆好。

她喝了一口咖啡,皱起眉头,好苦!

和记忆中那带着甜味的咖啡相差太远。

再吃一口蛋糕,太腻,太甜,完全没有了记忆中那可口的美味。

或许以后,她都不会觉得咖啡和蛋糕好吃了。

结账起身,她从偏门走了出去,没入了人来人往的商场大厅。

“欢迎光临!”

服务生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,牧思远从前门走进,挑了个位置坐下,瞟了一眼正在收拾邻桌残剩杯盘的服务生。

目光转过,环视咖啡厅几遍,失望的收回。

他几乎找遍了所有可以聚会的大型娱乐场所。

突然明白根本没有什么人的生日聚会可以让她彻夜不归,她分明是在躲他!

可是她为什么要躲他?

为了躲他连欢欢和乐乐都不去看了?

他不明白,他以为昨晚以后,他的心可以靠近她的了。

昨晚以后,她也这样以为。

她以为她伤痕累累的心,可以再次试着去爱他,事实却并非如此。

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做到,去爱一颗永远都装着别人的心。

那颗心,可以为了爱的人离开,可以为了爱的人放下骄傲,可以为了爱的人伤害所有的人。

只是,他爱的人不是她。

如果付出只会让人伤心痛苦,她愿意,将这份爱一直埋藏在心底,任由它慢慢的消失。

拉开旅馆床铺上的薄被,她紧缩成一团。

明天,她对自己说,顾宝宝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顾助理,你总算来了!”

她刚踏进公司大门,秘书主任便着急的跑上来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她惊讶的问道。

秘书扯着她走入电梯,连声道:“让你去救火啊!”

救火?

疑惑间,她已经被拉入了总裁办公室,“牧总,”

秘书主任朗声说道:“顾助理来了。”

闻声,他倏地抬头,眼神阴鸷的瞧着她,摆摆手,示意秘书主任出去了。

“昨天你早退!”

他冷冷的说道。

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
顾宝宝垂下目光,“对不起,牧总。昨天我有点私事,所以先走了。”

她的语气乖顺的一如犯了错的员工,在请求他的原谅,“今天我一定会把时间补回来。”

“你…!”

她这样说,等于掐灭了他的话头。

她看看他,“牧总,如果没事的话,我先工作了。”

说完,她非常恭敬的又等了一会,确定他不再说话,才在办公桌边坐下。

她的态度不对,却又无懈可击,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索性直接问:“昨晚上你去哪儿了?”

她写字的手没有停,有礼却不失淡漠的说道:“牧总如果关心我的私下生活,非工作时间的时候,我可以跟您汇报一下。”

“你…该死的!”

他猛地起身走到她面前:“你是吃错了药还是脑子被什么撞糊涂了?”

她皱眉,“牧总,你如果弄伤了我,我会告你…我…”

他没有听到她说的话,他忽然发现,自己居然有点儿想念…

“牧总…”

秘书主任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可是…

牧思远放开了她,神色自若的抬头看着秘书主任,“什么事?”

她看看低着头的顾助理,自己就不进来,站在门口说:“机票已经订好了,下午一点的飞机!”

他点头,目光转回,“你准备一下,跟我一起去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她不得不问了。

“去法国,一个星期。”

他简短的答道,却听她立即拒绝:“我不去!”

他一愣,先让秘书出去了,才居高临下看着她:“你是我的特别助理,你不跟我去,谁跟我去?”

话说间,他的唇边抹出一丝好笑的折痕。

顾宝宝不看他,只道:“按照惯例,应该是秘书陪您去,特助留下来帮您处理一般事务。”

“谁的惯例?”

他的眼底浮现一丝薄怒。

她没出声,下属怎能和上司吵嘴?但她实在是不想去,便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递给他,“牧总,我身体不太舒服,不太适合出差,我正想跟您请假呢!”

他一把扯过她递来的这一张薄薄的纸,只见上面写着

--医生诊断书--,内容大概是说她贫血,不能过度劳累,建议休息几天的话。

该死的!她果然是特意躲着他!

他抬起手,在她眼前将这一张纸撕得粉碎,“现在让我来看看你的身体有多不好!”

“牧总,就你一个人去吗?”

然而,秘书主任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
牧思远嗯了一声,“我三天后回来,公司周年庆的事情你要办好。”

片刻,他们都出去了,休息室陡然安静下来。

她抬手蒙住脸,泪水大滴大滴的滚落,是羞愤,是痛苦,是恼恨!

她恨自己,好恨好恨自己!

哭累了,她又睡着了,迷蒙中却又梦见了他,她摇摇头不想要看见他的脸。

她用力推他,他那般温柔的笑笑,说:“悠儿,别闹!”

她心中又惊又痛,猛地睁开眼,才发现是个梦。

看看时间,居然已经快下午一点!

她坐起来,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字条,上面的字歪歪扭扭,显然是他用受伤的右手写的--

衣柜里有衣服--!

她双目怒瞪,咬牙将这字条撕得粉碎!

===哦也,有十九张票票了,某影的加更送上,亲们,别忘记了继续用票砸我啊,花花钻钻更喜欢呵呵=====

推荐本人完本作品:

《斩婚:逃跑娇妻晚点名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94243/

《五年:错惹腹黑总裁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23713/

.

推荐【宝宝系列文】

芥末绿:《拉风宝宝:神秘爹地现身符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514/

落茶花:《契约:恶魔宝宝小妈咪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44551/

卜影:《单身妈咪:1个宝宝2个爹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017/

玉馑:《邪魅宝宝:爹地,你老了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376/

不打瞌睡的虫:《霸道总裁,不许和我抢妈咪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376/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路边捡到一个怪叔叔(6000字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