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83章:路边捡到一个怪叔叔(6000字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83章路边捡到一个怪叔叔(6000字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秘书主任走出办公室,便看见牧初寒在总裁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,她轻轻走上前,“牧小姐,看什么呢?”

“啊...!”牧初寒做贼心虚,被吓了一跳。

看清来人是秘书主任,马上回复了正常,“你来得正好,快把这门打开!”

秘书主任咳了两声,“牧小姐,这间办公室的钥匙在牧总和他的助理手里,秘书室是没有钥匙的。”

牧初寒不相信的看着她,“你会没有钥匙?还是办公室里有什么不能见人的?”

秘书主任耸肩:“我都不能进去,怎么能知道里面有啥呢?”

说完,她面露无聊的走开了,走了两步才回头:“牧小姐,其实我想提醒你,今天你的工作任务还没完成呢,等会老牧总打电话来问我,我该怎么说呢?”

“你...!”爹地曾经有交待,来公司可以,但一定要完成秘书主任交待的任务,否则就回家乖乖做大小姐。

她才不要!她好容易进公司,接近心上人,才不要回家去闷死。

“我去工作就是啦,”她瞪了秘书主任一眼,“小心你的嘴巴,别乱在我爹地面前嚼舌头!”

说完,她踩着高跟鞋走进了秘书室。

秘书主任耸耸肩,无奈的看了一眼总裁办公室的门,顾助理,希望你干脆晚点出来,反正大小姐不出四点,就要下班去做SPA了。

果然,三点五十分,牧初寒招呼也没打便提包走人,开着她的敞篷跑车,直接来到了本市最豪华的女子塑身馆。

换好衣服走入她预定的温泉池,里面已经有一个女人的身影了。

但见她趴在浴池边,娇丽的小脸写满了忧郁,让人看了心生不忍。

“心悠,你怎么啦?”牧初寒哗哗的泡入温泉池,一边问道。

郑心悠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“我跟你说,”牧初寒一边洗脸一边道:“你还不把我哥盯紧点,我早说顾宝宝那女人不简单,这不才回来没几天吧,我哥就好像有点不对劲了。”

“怎么个不对劲?”郑心悠总算出声。

牧初寒挑眉:“今天我早上看见我哥呢,还冷着个脸,后来顾宝宝来上班了,两人不知道关着门干了什么事,我哥出来就神采飞扬了,连衣服都给换了啦!”

“神采飞扬?”

郑心悠喃声重复着这四个字,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她满脑子里都是申文皓的身影,他的每一个动作早已铭刻在了心间。

牧初寒看着她的反应,觉得有戏,凑近道:“心悠,这些天你是不是和我哥闹别扭?我哥那人最爱面子了,不过他心里喜欢你,或许今晚上他就会去找你的。”

闻言,郑心悠抬起头来看着她,“初寒,你现在在公司上班,就帮我多注意她和思远有什么不对劲。”

“那还用说,”牧初寒高兴的笑道:“我当然会帮你注意的,不光是顾宝宝,只要我哥身边出现了别的女人,我都会及时帮你铲除的!”说

着,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,又嘻嘻笑了。

看她这模样,郑心悠心里有些疑惑。

以前她不是死活都不肯去公司?现在怎么对上班这么感兴趣?

她不会愚蠢到以为她真是仅仅为了她和思远的事。

“初寒啊,”她挤出一丝笑意:“看上去你在公司上班过得不错,我都有点羡慕了。也许在你家那样的大公司上班,会轻松许多吧。”

闻言,牧初寒陡然色变,慌忙的摇着手:“不是啊,不是啊,心悠,我们那儿不招人了。”

说完了才觉得自己太过激动了,又马上补充道:“你也知道公司招聘,很久才一次,而且前不久招聘会才结束,短期一定不会再招人了。而且...而且我哥刚让顾宝宝做了他的特别助理,他身边应该也不要人了。就算需要,我哥也不会让你去,怕...怕累着你嘛!”

郑心悠眯起美目,欲盖弥彰说的就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吧!

她这么惶然的阻止她去公司,难道...

“初寒啊,昨天我有见到文皓吔,他说他现在有在上班,而且是在...”

她故意慢条斯理的说着,惹出牧初寒一阵冷汗,自己主动招供:“是啊,是啊,他才没到我家公司几天,是跟着新来的副总一起,那个副总是我的表哥...”

温泉下的手紧紧捏成了拳头,郑心悠低下头,脸色变得冷然。

她知道牧初寒也一直喜欢着文皓,但她知道,牧初寒这样的大小姐,他一直都没放在眼里。

让她觉得难以忍受的是,顾宝宝去了公司以后,他便也去了。

是巧合?还是他故意为之?

他对顾宝宝的在意,让嫉妒在她心里顿时生根蔓延。

“心...心悠,”她的沉默让牧初寒有些惶恐:“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,只是...我光顾着跟你说顾宝宝了...”

“初寒,”她抬起头,脸上已经带了笑意,“这样很好啊,文皓去了公司,你不是就有多点机会跟他在一起了?这样你可以更好的了解他哦。”

她心中冷笑,初寒到现在还不知道文皓喜欢的人是顾宝宝?

还单纯的以为只要她嫁给了思远,文皓就归自己莫属了?

果然,牧初寒听了两眼放光,却又故作犹豫:“心悠,你...你不生我气...吧?”

她知道心悠其实也喜欢文皓啦,虽然从没听她说过,但每次她们和文皓在一起的时候,她的眼神都会不同,久而久之,也就瞒不住人啦。

“你真傻啊!”郑心悠捏了她一把,“我不是你已认定的嫂子了吗?我当然希望你和文皓有个好结果。”

“真的吗?心悠!”她激动的抱住了她的胳膊,“太好了,谢谢你,心悠。”

郑心悠露出笑容,心中却阵阵发冷,别太高兴了,等你知道文皓的心,你哭还来不及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快步走入公寓的电梯,想起刚才牧叔叔说可以让她带着欢欢乐乐回家住两天,她的心情总算好些。

佣人打开门,欢快的小声音马上响起来:“妈咪!”她快步走进去,抱住了扑上来的两个小人儿。

“啵。”

“啵。”两个结实的吻落在她的左右脸颊,她高兴得差点要落泪了。

“来,来,把这个带上。”牧风铭给欢欢乐乐每人准备了一个小提包,里面塞满了他们爱吃的零食。

“谢谢爷爷!”欢欢接过来,乐乐还不会说话,则上前用小脑袋撞了一下爷爷,表示谢意。

这些日子住在这里,他心里也已经接受了这个爷爷了。

“乖啦!”牧风铭宠溺的揉着他们的小脑袋,一边对顾宝宝说道:“我让车送你们过去。”

她一笑:“牧叔叔,我想带他们坐出租车。”

不想让他们太过娇惯了,外公外婆和妈咪都不是有钱人,他们也不应该有大少爷的娇气。

牧风铭了然的点点头,“那去吧,等会天黑了。”

她点点头,牵着欢欢乐乐往外走。

牧风铭不舍的追上前两步,又道:“好好照顾他们,欢欢晚上睡觉喜欢踢被子。”

她转身点头,心中一热,其实在来的路上,她想过无数次,她要趁机带着欢欢乐乐逃走,逃去一个牧思远找不到的地方。

但现在她知道,她根本做不到。

不是她不能吃苦,独立抚养他们长大,而是如果她真的带走了他们,该会有多少人伤心!

她不能,不能这么自私。

“妈咪,爹地去哪里啦?”和妈咪在一起,欢欢又想爹地了,乐乐听了,也将小脑袋贴过来,大眼睛看着她。

想到牧思远,她的笑容变得勉强,“爹地出差去了,要三天后才能回来。”

“哦。”欢欢点头,又说:“妈咪,你昨晚上去了哪里?”

“嗯?”她一呆,不明白他为什么也这么问。

欢欢故作深沉的一叹,“昨晚上爹地到处找你哦,都没有吃晚饭。后来他回来,也没有去房间睡,就在我和乐乐身边趴了一晚上。”

说完,他总结性的陈词:“爹地昨晚急坏了!”

他...他有吗?他...他会吗?她不敢相信。

忽地,她想起了什么,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,好多好多未接来电,几个是公孙烨的,一百来个是...他的。

她的心一颤,他为什么这么做?为什么?!

出租车只能开到巷口,她将两个小提包拿着,欢欢和乐乐则手牵手走在前面。

“妈咪,”欢欢似从来没有走过类似的小巷,新奇的说道:“这路好小哦!”

她一笑,“还有更小的路呢!只能走一个人。”

“什么路?”他好奇的问。

“田埂。”

他皱着小眉头点点头,“那妈咪下次带我去走走看哦。”

说着,只觉乐乐牵着他的手直晃,他转头,看乐乐指着身旁一个小杂货店里的棒棒糖。

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棒棒糖,做成大辣椒的模样,红红的看上去好辣哦。

“那会比肉干好吃吗?”他问。

杂货店老板一看这一对可爱的双胞胎,立即笑道:“来来,小朋友,阿姨给糖吃。”

怎么能白拿呢?顾宝宝赶紧上前去付钱。

她没有零钱,给了一张大钞,老板娘找了一小会儿才将零钱给她,她转头,赫然发现身后空了!

她惊出一身冷汗,立即放声叫道:“欢欢,乐乐?欢欢,乐乐!”

“妈咪,我们在这里!”欢欢的声音从巷子的拐角处传来。

她飞快奔上前去,却只见了欢欢一个人。

“欢欢,”她蹲下来,着急的问:“乐乐呢?”

欢欢转头伸手一指,“乐乐在那儿呢!他一定要跟那个怪叔叔跑来这里!”

她抬头,视线终于捕捉到了另一个小身影,心中却疑惑无比,怎么那个男人,好像是...古信扬?!

她走上前一看,果然是古信扬!

只见乐乐把小手放在他的大手里,小身子软软的黏着他。

“副...总?”她叫了一声,突地想起牧思远那天对她说过的话,心里有些不安。

古信扬冷冷撇嘴:“放心,我不会对一个孩子怎么样的。”

说着,他将乐乐往她这边一推,自己则站起身来。

欢欢赶紧抓过乐乐,小声数落他:“乐乐,你怎么跟这个怪叔叔玩儿?你看他,都不会笑的!”

“欢欢,别乱说话!”顾宝宝赶紧小声喝止他,但古信扬还是听到了。

“牧何欢,”他叫着欢欢的名字,冷声道:“不会笑的就是怪人?这是牧思远告诉你的吗?”

欢欢立即挡在了乐乐前面,毫无畏惧的看着他:“爹地说你是坏人!如果你欺负我弟弟,我饶不了你!”

顾宝宝两眼发黑,这孩子,怎么学了牧思远一身的臭脾气?

“副总,你别介意,”她赶紧说,“小孩子不懂事。”古信扬什么也没说,转身便走。

忽地,他感觉脚边有什么软软的,转头一看,是乐乐跑上来抱住了他的腿。

“乐乐!”欢欢着急的追上前,想拉乐乐走,无奈他就是紧紧抱着不肯松手。

“乐乐,你再这样,哥哥不理你了!”无奈,他只能发挥哥哥的权威身份。

乐乐看看他,他不想哥哥不理他,又看看古信扬,他也不要叔叔走,两相为难之下,他的眼泪又吧嗒吧嗒开始往下掉了。

欢欢几乎要晕过去了,谁能告诉他,他这个到底是弟弟,还是妹妹啊?

“乐乐乖,不哭不哭,”他的眼泪格外让人心疼,顾宝宝上前抱住他,“副总,如果您方便的话,不如到我家吃顿便饭吧。”

乐乐很少这么喜欢一个陌生人,她不忍让他失望。

闻言,古信扬疑惑的看了她一眼,“你说什么?”

顾宝宝一笑,“我家里比较简陋,但阿爸的手艺非常好,一定不会让您没有胃口的。”

话说间,乐乐也伸出小手去牵他的衣袖。

顾宝宝便顺势往回走,古信扬就这样被牵到了顾家。

走到家一看,公孙烨也在!

见她带了个男人回来,公孙烨和顾爸顾妈都愣住了。

“宝宝,他是...?”顾妈瞧着这人怎么和牧思远有几分相像?

“阿爸阿妈,他是牧思远的表弟,公司新来的副总古先生。刚才在路上碰到,就请他来家里吃晚饭了。”

原来是这么回事,顾爸顾妈暗中失望的对视了一眼,好好的晚饭就被这样一个不速之客给破坏了。

“古先生,请坐吧,坐吧。”顾爸抱着欢欢,高兴的说道。

顾妈则抱着乐乐亲了又亲,剩下顾宝宝进厨房去把菜端上桌。

来到厨房,她不由惊讶的瞪瞪眼,今天是什么日子?阿爸阿妈做了这么多菜,而且都是拿手好菜!

“我来帮忙吧!”公孙烨温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她赶紧转身摇头:“不用,不用,总裁大人请远离厨房。”

他在自个家里连洗碗机的开关在哪里都不知道,怎能让他来这里端菜?!

公孙烨伸手刮刮她的小鼻子,“我来帮忙!”说完,他已经卷起衣袖,将砂锅猪蹄端出去了。

她撇撇嘴,灵敏的嗅觉告诉她,阿爸阿妈准备这顿晚餐,一定不简单。

“副总,你喝啤酒还是饮料?”顾宝宝左手一罐啤酒,右手一罐果汁,冲古信扬问道。

古信扬微微一呆,眼里的陌生表明,他似很少面对有人这样问他。

餐厅里的服务生都是彬彬有礼,而工整的写着菜单。

坐在他身旁的乐乐伸出小手,往她手里的啤酒抓去。

她赶紧拿开左手,将果汁放在了他面前,“乐乐在您旁边,请您还是喝果汁吧。”

乐乐有偷袭别人盘中食物的习惯,她不想乐乐偷喝啤酒醉倒。

古信扬看看她,又看看乐乐,生硬的点点头。

顾爸热情的招呼着:“古先生,自己夹菜吃吧,都是些家常小菜,看合不合您胃口。”

说着,他夹过一块鱼,小心的把刺都挑出来,才放到了欢欢碗里。欢欢摇摇头,“外公,我会吃鱼,这个给乐乐吧。”

他又将鱼肉夹给乐乐。乐乐眨眨眼,用小脑袋撞了撞他,表示感谢。

欢欢咯咯一笑,“妈咪,乐乐过不久肯定就会说话了。”

顾宝宝面露惊喜:“为什么?”

“你看他,肚子里的话已经冲上来了,暂时用喉咙说不出,只能在脑袋里打滚,所以他就用脑袋撞人。过不久啊,肚子里的话找着路了,就会从喉咙里出来了。”

此话一出,立即惹得大人们都哈哈大笑。

古信扬看着这一切,眼底深处,渐渐柔软起来。

===话说还要六张票票,就加更鸟\(o)/~==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助理的职责(6000字加更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