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84章:助理的职责(6000字加更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84章助理的职责(6000字加更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都说欢欢是个小天才,我看一点儿也不假。”顾爸高兴的搓着手,“我顾家世代为厨,想不到居然出了个天才!”

说着,他高兴的眯起双眼,喝了一口自家酿造的烈酒。

欢欢仰起小脸,认真的说道:“外公,我不要做什么小天才。我现在有爹地妈咪,弟弟,爷爷、外公外婆,我每天做梦都笑醒呢!”

没想到他的小嘴儿里还能说出这样窝心的话,顾宝宝紧紧了搂着他,“我的欢欢,永远都是最棒的!”

“对对!”顾爸顾妈赶紧在一旁点头。

公孙烨一笑,夹了鸡腿放入他碗中:“来,最好的东西给最棒的欢欢!”

“谢谢叔叔!”欢欢看着他,心里打着小鼓儿,好几次看见这个叔叔和妈咪在一起,难道他是妈咪的“心悠阿姨”?

“来,古先生,请尝尝我的绝活,冰糖猪蹄。”顾爸客气的为他夹了一块放入碗中,古信扬瞪着看了一眼,才放入嘴里嚼。

片刻,他冰冷的脸上现出一丝松弛,“很好吃,顾先生,你的手艺不错。”

顾爸美滋滋的咪了一口酒,厨师嘛,最高兴莫过于别人称赞自己的手艺好了!

顾宝宝冲他微微一笑,还以为他会冷着脸默不作声,现在看来,他也并不是没有一点人情味。

相较她的微笑,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,然而从他这个角度,正好却瞧见公孙烨正看着她,浅笑的唇角揉着宠溺与疼爱。

他心中微微一怔,原来这女人还有这么多的爱慕者!

吃过饭古信扬便要告辞了,乐乐不让,依旧紧紧抱着他的腿,眼泪汪汪的看着他。

欢欢都不想理他了,每次爹地离开公寓的时候,都没见过他这样呢!

顾宝宝走上前冲乐乐伸出手,“乐乐,妈咪抱好不好?”

相比之下,他当然还是最喜欢妈咪啦,二话没说便扑进了她怀中。

她柔声道:“乐乐,我们送叔叔出去好吗?”

闻言,古信扬立即拒绝:“不用了。”

话刚说完,却见乐乐翘起了小嘴儿,眨着大眼睛看着他,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触动了他内心深处最脆弱的一根弦,没再说什么,他转身往外走。

顾宝宝便抱着乐乐跟在一旁。

他没有开车来,走到了最近的公交站牌。

远远地,可以看见公交车缓缓开来。

他要离开了,乐乐伸出小手想让他抱抱,顾宝宝见他没有拒绝的意思,便挪上前两步,口中说道:“来,咱们让叔叔抱一下好不好?”

他几乎就要伸出手,不知想起了什么,却又猛地撤回。

够了!

他在心头低吼,他今天已经超过太多!

“顾宝宝!”他的脸色陡然阴冷,“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?”

她一愣,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,”他冰冷的眼神直指她的心底,“我是跟踪你来的,关于牧思远的一切我都要知道得清清楚楚!包括他的女人和孩子!”

顾宝宝惶然,下意识的退了几步,乐乐却不能理解他说的话,继续努力的朝他伸出小手要抱抱。

她一看,赶紧想将乐乐的手臂抓拢,但他却快一步重重的将乐乐的小手推开了。

“看好你的孩子!”他冷喝,“否则他将和我的儿子一样!”

又提到了他的儿子!

他眼中的残酷让她心生恐惧,一边后退,却忍不住问道:“你的儿子...?”

“他死了!”他吐出这三个字。

顾宝宝一怔,赶紧伸手去捂住乐乐的耳朵,不让他听到这样恐怖的事情。

古信扬冷冽的扬眉,转身窜上了刚开来的公交车,迅速消失了。

他的儿子...怎么会?为什么?

她抱着乐乐走回家,公孙烨已经先离开了,顾妈放水给孩子们洗澡,顾爸则把早已买好的玩具摆满了一地,她这个妈咪倒像是个闲人。

“宝宝啊,”忽然,顾爸开口了,“这个周末你有时间吗?”

她点头,“应该有啊。”

“嗯,那好,”顾爸一笑,“这个周末咱们一起去海边度假。”

顾宝宝一愣,“咱们…?”

“对啊,”顾爸点点头,“我跟你,还有你阿妈!周末咱休息两天,你阿妈老说想吃新鲜的海鲜,都念叨好多次了。”

阿妈有念叨吗?不过她很少和阿爸阿妈一起度假是真。

“嗯,那好吧。”她点头答应了,这时欢欢乐乐洗了澡走出来,她赶紧忙着拿睡衣给他们穿上,丝毫未见阿爸偷偷的冲阿妈做了一个V字手势。

晚上,顾爸顾妈回家去了,把这里的大床让给了母子三人。

欢欢兴奋极了,缠着妈咪讲故事不肯睡觉,“欢欢,该睡觉了。”这是她第三次催促了。

“妈咪,”他贴着顾宝宝撒娇,“你再跟我说说凯撒大帝的故事,我就睡觉。”

这小孩,还跟大人谈条件!

顾宝宝正想跟他说说道理,放在一旁的电话响了。

奇怪的,欢欢一听到电话铃声,就来了一句:“肯定是爹地!”

她心中突突直跳,拿起电话一看,还真是牧思远打来的。

她不太想接他的电话,欢欢却在一旁说:“妈咪,快接电话,接电话!”乐乐大概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也把小脑袋凑上来。

她便把电话给了欢欢,听他兴奋的叫道:“爹地!”

牧思远奇怪:“欢欢?妈咪还在公寓?”

“没有,我们在外公家。”欢欢回答。

“什么?”闻言,牧思远沉下脸,“让妈咪接电话。”

顾宝宝听出他的声音有些不对,拿过电话去了阳台。

欢欢贼贼的一笑,“乐乐,你知道妈咪为什么要去阳台吗?”

乐乐撇着小嘴儿,不明白。

“因为…”欢欢凑近他的耳朵:“爹地要跟妈咪说悄悄话,也就是情话哦。像我们小孩子,是不能听的啦!”

情话是什么?乐乐撅撅小嘴儿,还是不明白。

顾宝宝走到阳台,才道:“你干嘛对欢欢大吼大叫。”

牧思远气结,“你犯规了,顾宝宝!”说好孩子放在老头子那儿生活,她怎能把他们带回家。

顾宝宝不以为然,淡淡道:“你回来后,可以来接他们回去。”

“我真的能接到吗?”牧思远挑眉冷笑,“你该不会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带着孩子们走吧。”

她之前确实有这个想法,现在听他从嘴里说出来,她却感觉心底发酸。

“你能这样想最好,”她冷声道:“下次你再出差,最好派个人二十四小时监视我。”

说完,她挂断电话,关机。

“顾宝宝,你…”他再拨过去,又是关机!

“顾宝宝,你还有更新鲜一点儿的招数吗?”他冲着酒店房间怒吼,“啪”的一声,才买来的新电话又摔成了两瓣。

怎么会这样?

怎么会这样?

他明明是想她了才给她打电话,怎么会变成这样?

他疲惫又恼恨的吐了一口气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走进办公室,没有牧思远在,她显得轻松多了。

今天她的工作就是将文件统统搬到办公桌,按照他的留言,在每一份文件上模仿他的字体签名,写意见。

“咚咚咚…”听这不客气的敲门声,只能是牧初寒。

她抬头,看着牧初寒走进来,连余光都没扫过她一眼,无谓的笑笑,继续工作。

牧初寒看看办公桌那儿没人,又到休息室看看也没人,不禁奇怪,这才看着顾宝宝:“喂,我哥哪儿去了?”

“去出差了。”她抬头回答。

“出差?”牧初寒惊讶的大叫,“他不知道心悠病了吗?他怎么能去出差?”

真是气死人!这样子他怎么能追到心悠。

顾宝宝淡然一笑,这好像跟她没有关系,低头继续工作。

“喂!”但是牧初寒就是不放过她,走到办公桌前拍住了她正在写的文件,呵斥道:“是不是你搞的鬼?”

她疑惑的抬头,听牧初寒继续说道:“你是负责安排我哥行程的,你故意让他这几天去出差,不让他去看心悠对不对!”

真是荒谬!“初寒,我根本不知道你哥这几天要出差!”

“你会不知道?”牧初寒轻哼,“谁相信!不过我告诉你,顾宝宝,”她双臂环抱,居高临下的睨着她,“你搞这些小把戏是没用的,你都不知道我哥有多喜欢心悠,你呀,还是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她不知道?她怎会不知道?她就是太知道了!

“初寒,”她沉下脸,“如果没事的话,你先出去吧,我还有很多事要做。”

“很多事要做?”牧初寒看了一眼她桌上堆积的待处理文件,故作怜悯的摇摇头,“没用的,顾宝宝,你做得再多再好,在我哥心里还是等于…”

说着,她用手做了一个o字,凑到了顾宝宝的眼前。

“看清了吗?”她还这样逼问。

顾宝宝看着,不知道如何回答,“顾助理!”忽地,一个熟悉的男声在门口响起。

她赶紧起身,“文皓”两个字还没出口,却见牧初寒以更快的速度转身,几乎是用扑的到了申文皓的面前。

“文皓哥!”柔甜的嗓音让顾宝宝有些错愕,好似…这一刻眼前的人不是牧初寒,而是另外一个温柔的女人占据了她的皮囊。

“初寒。”申文皓淡淡一笑,“你也在这里上班?”

“对啊,文皓哥。”她亲热的缠住他的胳膊,“我去副总那儿找你好多次,你都没在,想见你一面还真难啊。”

顾宝宝暗吐了一口气,该不会…初寒也喜欢文皓?!

“想见我确实不太容易。”申文皓脸上继续浮着笑容,眼神却毫无温度,“我最近实在太忙了。”

说着,他一扬手中的文件,“你看,我这儿还有个急事需要跟顾助理协调呢!”

“哦,”牧初寒满脸失望的松开了他,“那文皓哥你有事,我就不缠着你了。有空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哦。”

她心中百般不愿,但又知道他最喜欢善解人意的女孩,只好松开他,三步一回头的走出了办公室。

待她走出去了,顾宝宝才笑道:“你们...?”

申文皓耸肩,“现在你知道我多有魅力了?”言语像是一句玩笑,他的眼神却炙热的流连在她的脸庞。

她下意识的撇开脸,一边问:“刚说你有急事?”

申文皓点头,拿给她一份合同,“这个很急,需要联系到牧思远让他签名,不然我们就找不到这么便宜的供货商了。”

她为难的皱眉,就算现在联系到了牧思远,也不能得到他的签名啊,不过她还是拿起电话,先找他请示。

顾宝宝打来电话的时候,他刚拿到新手机把手机卡装了进去。

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号码,心中的怒气似一扫而空,“怎么?是不是打来跟我道歉?”他问,唇边抹过一丝自己也未察觉的笑意。

然而,那边的声音却是冰冷冷的,“牧总,这里有个急件需要您处理。”

他一愣:“什么?”

“是副总那边的,我让申助理跟您说。”她将电话给了申文皓。

她和申文皓一起!牧思远暗骂了一声,什么急件!一定是申文皓借机接近她。

于是,当那边传来申文皓的声音:“牧总,是这样的。我们跟供货商已经谈妥了价钱,但是需要你的签名和印章,你看怎么办?”

他想也没想便说:“这样的小事,你让我的女人做就可以了。”

申文皓一愣,“顾助理?”没有搞错?!签名的事也能由别人来代替吗?

疑惑间,牧思远已不耐的说:“你把电话给她,我跟她说话。”

顾宝宝疑惑的接过电话,听他说着:“你看看价格,然后用我的字体签名,我的印章在保险柜里,密码是...欢欢的生日。”

她一愣,“这...这也行吗?”

“我说行就行!”他说:“你快去把这件事做完,我这边还有很多事,半个小时后你上线找我。”

他把时间算得精准,下意识的不想让那个姓申的有机会和她相处。

她只好挂上电话,按照他说的把合同处理好了。

看着她的笔下写出与牧思远一样的字体,申文皓有些吃惊,“宝宝,难道助理要做到这个份上吗?”

她淡淡一笑,把苦涩藏在心里。

“好了,给你吧。”申文皓接过合同,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。

她一愣,“文皓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申文皓笑道:“没,就是想今晚能不能约你吃晚餐?”

他的心里很期待,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,他谁也没有告诉,谁也没有邀请。

但看着她眼里的犹豫,他便没再说什么了,只道:“如果你没时间的话,就算了。我们下次再约。”

她抱歉的点头,“不好意思啊,文皓,今晚我真的没时间。”她的欢欢乐乐在家里,她哪儿也不会去。

“你忙吧,我也忙去了。”

说完,他便走出了总裁办公室,眼角似瞟见走廊的角落里有个人影闪过,他勾唇冷笑,默不作声的走了。

牧初寒大步跑进秘书室,怎么办?怎么办?

刚才她躲在门外,怎么听见文皓想要跟顾宝宝约会?

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!

她在心里反复的对自己催眠,刚才听到的话却真实的浮现在脑海,一句一句的特别清晰,想忘也忘不掉!

天啊!她该怎么办?才确定心悠不会是情敌了,居然又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顾宝宝?!

那个顾宝宝,不是一直喜欢着哥哥的吗?

她心中惶乱的抓起手机,对了,对!她应该找心悠商量,她们俩那么好,心悠会给她出主意的!

于是,她抓着电话来到顶楼天台,偷偷的给郑心悠打了个电话。

“什么?”

听牧初寒说完,郑心悠从床上一振而起,纤细的葱指紧紧抠住了枕头。

今天是他的生日!牧初寒不知道她却知道,今天是他的生日!他邀请了顾宝宝!

“初寒,”她尽量使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,“那顾宝宝答应了没有?”

“后面的话我没听清。”牧初寒焦急的说,“我哥那办公室太大了。”就这一两句,她还是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听来的。

“你听我说,你别急!”郑心悠提高了声音:“你暗中好好看着顾宝宝,看看她下班后去哪儿!然后打电话给我!”

===哦也,三十九张票票了,加更奉上~~~我期待亲们继续用票票来砸我,哦也\(o)/~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残酷的表白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