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85章:残酷的表白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85章残酷的表白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下班时间一到,顾宝宝就急匆匆的走出了办公室。

阿爸刚才打电话来说他已经接欢欢乐乐回家了,今天要早点吃晚饭,然后带着孩子们去附近的游乐场玩儿。

看看时间已经五点半,她真的快点了!

刚走到门口,一辆车却猛地在她面前停下,车窗摇下,对上她的,是古信扬冰冷的脸。

“上车!”他简单的吩咐。

她一呆,有点反应不过来,“去哪?”

“送你回家!”

她心里惊讶,脸上还是堆着笑:“谢谢你,副总,我自己回去就可以...”

他抬手撑着车窗框,冰冷的眸子浮现一丝嘲讽:“怎么?不会因为我和牧思远的敌对关系,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?”

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,却也不知要怎么再拒绝,只能上车。

车子驶入市区,开始还是往馄饨店走,但出了市区,他一拐方向盘,却驶上完全相反的方向。

“副总,你这是...”她奇怪,“你开错方向了。”

“没错!”他却笃定的回答。

她一愣,似明白又不明白,“副总,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

但他却没有再说话,而是加快了车速。

她有点慌了,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会不会用她来要挟牧思远,心里觉得有些悲哀,“你不必这么做,”她说,“我对牧思远来说,什么都不是。”

古信扬挑眉,“你这么认为?”

“当然...”她点头,又觉得自己荒谬,她怎么跟他讨论这种问题。“总之,无论你想做什么,我对你来说,根本没什么用处。”

“还不知道呢!”他冷冽的勾唇,想起今天看到的那份合同,她可以写出与牧思远完全一样的字,就有很大的用处。

但是今天不是为了这个,“顾助理,”他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,“今天只是为了私事。”

“私事?”她疑惑,也抬头从后视镜里看他。

他却没有再说话,将车开进了驶往海边的大道。当他终于停下车,天已经黑透,不远处的海滨餐厅灯火通明,传来阵阵柔美的音乐声。

她无意欣赏,心里只有疑惑与恐惧。他走在前面,冷声道:“跟我走!”

她的手机却在这时响起,是阿爸催她回家了,她正想着找个什么理由不让他担心,手机却倏地被他抢过,快速的拔下了电板。

“你...?!”

他将手机和电板放入了自己的口袋,冷眸盯着她:“今晚是个很重要的日子,你应该专心。”

“你到底要干什么!”她有些怒了,“你强迫我来这里,我随时可以报警。”

“你当然可以报警!”他的唇角牵出一丝难得的笑意,却是冰彻心头的冷笑:“那样的话,明天你就可以看到你自己的照片上了头版,至于标题...我会尽量让人写得下.流一点。”

“你...!”她握紧了拳头,他却不以为然的转身,继续往前走。

海滨餐厅没有包厢,只用宽大的玻璃墙挡去海风,一排排的座位间,让椰子树自由生长着,颇具天然风味。

但见他对服务生说了句什么,服务生便带着他们往后排走去,拐个弯,她的目光一怔,那不远处的餐桌边,那个站着的人,居然是申文皓!

申文皓也看见了他们,他立即面露惊喜的迎上来,“宝宝,你来了!”说着,他又兴奋的看看古信扬,眼里满是感激。

古信扬挑眉:“生日礼物!”

顾宝宝一愣,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。

申文皓已拉过她在餐桌边坐下,高兴的对服务生说:“可以上菜了!”

可以上菜?顾宝宝起身看着古信扬:“你让我来,是为了吃饭?”

但见他点头,在对面坐下,不以为然的说:“文皓去请你没请到,我倒要看看,我的方法是不是凑效。”

顾宝宝心头一怒,正要发作,却见服务生端上来一个蛋糕,问道:“先生,是不是现在点蜡烛?”

古信扬点头,看看申文皓,“今年你几岁?点几根蜡烛?”

申文皓还因为顾宝宝的到来而兴奋着,随口道:“随便几根吧,真要按岁数插蜡烛,蛋糕会变成马蜂窝的。”

服务生因为他的话笑了,便随意插了几根蜡烛,点燃。

顾宝宝压下心头的怒气,转睛看着他:“今天是你的生日?”

申文皓点头,一边拉她的胳膊,“所以才想要请你来,宝宝,你快坐下吧。”

顾宝宝没有坐下,而是道:“我不是被你请来的,我是被古先生骗来,威胁来的!”

气氛微微有些尴尬,申文皓一笑:“宝宝,你别怪信扬,他只是...只是为我着急。”

服务生当没听到他们的对话,继续道:“先生,可以吹蜡烛了,我去给各位传菜。”

服务生走了,顾宝宝依旧不肯坐下,古信扬也没管她,而是自顾斟了三杯红酒,放到每人面前,“来,文皓,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和顾小姐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说完他举杯,冷眸紧盯着顾宝宝。

顾宝宝看了他片刻,伸手端起酒杯,对着申文皓:“文皓,今天既然是你的生日,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,祝你生日快乐!”

说完,也不管他未及举杯,只管自己拿着杯子在他的杯缘碰了一下,然后一口将杯中红酒饮尽。

“谢谢你,宝宝!”他以为她不生气了,也端起红酒来要喝。

却见她将杯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放,冷眼看着古信扬,“古先生,现在你达到目的了吗?我先走了!”

说完,她毫不犹豫的往前走,古信扬却快一步起身挡住了她,“顾小姐,你何必急着走!菜都还没上呢!”

“信扬,你别这样!”申文皓也赶紧起身,却被他挥手拦住,“文皓,你别说话,我有些话想跟顾小姐好好说一说。”

“可我不想听呢!”她说。

“你必须听!”他如铁的大掌钳住她的胳膊,迫使她坐下,才道:“文皓在法国有更好的发展,更优渥的生活条件,他从来不缺女人,随便挑一个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。他为了你放弃这一切,难道你不应该给他一点回报吗?”

她心中一震,却不知是气愤还是惊讶,片刻,她才敛住了自己的心神,问道:“古先生,不知道我应该拿什么作为回报?”

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冰冷,申文皓有些担忧了,“宝宝,你别说了。吃完饭我就送你回去。”

古信扬却不肯就此打住,“最好的回报,当然是投其所好。”

她半晌无语,转过头来看着申文皓,“文皓,这也是你的意思吗?”

申文皓一愣。

是他的意思吗?他没想过在今天对她说这些,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和她一起度过这个生日;不是他的意思吗?为什么上午在办公室,信扬说他想办法让她来的时候,他没有拒绝?

其实以他对信扬的了解,他大约能猜到信扬会用什么样的方式。他没有阻拦不是吗?

或许是因为他的心里很着急,在知道她身边有个公孙烨,在感觉牧思远一天天对她的态度不同之后...他心里是很着急的。

他的迟疑让她彻底失望,她明白他不再是以前那个会逗她笑的可爱男孩了。

“文皓!”她缓缓却不容置疑的出声,“你这样对我,我真的受宠若惊,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之间会有什么,我不适合你,你也不适合我。”

“宝宝...”她的话让他惊惶:“我的方式是有点不对,你...你别生气...”

“我没有生气,”她看着他,毫无杂念的双眸让他心碎,“是你教我的,不喜欢的人,就不要给他希望,难道我...有给你希望吗?”

他愣住,摇头。“对不起,文皓。”

她坚决的起身,大步朝餐厅外走去。

“宝宝...”他着急起身,“我送你回去...”

“文皓!”古信扬伸手按住了他,“说清楚了,何必再纠缠。”

他一愣,顿时恍然大悟:“信扬,我以为你是帮我...我...”

古信扬冷冷一笑,把顾宝宝的手机拿出丢在桌上,“一定是要让你得到她才是帮你吗?”

“你...!”申文皓恼恨的瞪了他一眼,拿过手机快速追出去了。

服务生走来,看着空掉的两个座位愣道:“先生,还需要上菜吗?”

“当然!”他点头,让服务生将美味菜肴摆满了一桌,独自一人为何不能享用?!他拿起刀叉,悠然的吃着美味,眼里的冷光却盯着右斜角座位上的两个女郎起身,匆匆走出了餐厅。

两个女郎走出餐厅好远,才各自将长长的假发取下,露出自己的真面露。

她们一个是牧初寒,一个是郑心悠。

牧初寒从公司一直跟着古信扬的车,发现他可能带着她去海滨餐厅后,就马上给郑心悠打了电话。

郑心悠很快赶来,并带来两顶浓密的假发,两人乔装以后便跟着来到了餐厅,发现申文皓和顾宝宝之后,她们便找了个靠近的位置坐下。

当时他们正在说话,加上她们有改变发型,所以没有被认出来。

“真是可恶!”牧初寒大声骂道,“顾宝宝不知使出了什么手段,连文皓哥也被她骗!”

郑心悠垂着头没出声。

牧初寒继续说道:“她骗了文皓哥,又不跟他在一起,她是什么意思?耍着文皓哥玩吗?”

她越说真是越气愤,“她是不是想要证明自己多有魅力?心悠,你可要好好看紧我哥,不要让他被顾宝宝得手了!我敢肯定,她一定会把用在文皓身上的手段也用在我哥身上的。”

说到这儿,她不禁又笑起来,“看来文皓哥还真是聪明,顾宝宝一定是见他没有上钩,所以先反咬一口,好给自己留个面子。”

闻言,郑心悠总算抬头不可思议的看了她一眼,难道她到现在还不明白?

她在心里嘲讽牧初寒,却又羡慕牧初寒,如果她能自欺欺人到这个地步,她就不会这么痛苦了。

“喂,心悠?”一直呱呱讲个不停的牧初寒总算意识到郑心悠的异常,借着海滨路的灯光,她奇怪的问: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

“心悠,”她安慰她,“你放心啦,如果顾宝宝是你的对手,我哥早就爱上她啦,她不行的!”

郑心悠敷衍的一笑,脸色却愈发铁青。

忽地,她说:“初寒,现在顾宝宝和文皓一起上班,就算她现在没有成功,难保以后不会!”

牧初寒一呆,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,“那,那该怎么办?心悠!”

“唯一的办法...”郑心悠一咬牙:“就是把她赶走!让她离开这里,越远越好!”

顾宝宝,我对你说过的话,你都当耳边风吗?

我不愿看到他痛苦,不愿看到他为难,所以我放手我最心爱的东西给你,只希望你可以让他快乐幸福!

可你敢拒绝他?你敢不珍惜他?就不要怪我!

*********

顾宝宝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家里,之前申文皓把手机还给她后,她就给阿爸阿妈打了电话,让他们不用担心,先和欢欢乐乐睡觉。

然而,走到卧室一看,欢欢乐乐还在床上蘑菇,拿着变形金刚拆来拆去。

“妈咪!”看到她,两人立即丢下玩具,跑下床抱扑入了她的怀中。

“宝贝!”她紧紧抱着他们,心里才得到了一丝安宁。

“妈咪你去哪里了?都不回来吃晚饭!”欢欢捏着她的鼻子问道,乐乐有样学样,伸出小手捏她的耳朵。

她挤出一丝笑意:“妈咪有点事,现在欢欢乐乐乖乖的,去床上睡觉好不好?”

乐乐乖巧的点头,欢欢却不干:“今天我都还没有和爹地通电话!”

她一愣,现在都十一点多了,他应该不会打电话来了。但她没有这样跟欢欢说,而是道:“如果现在给爹地打电话去,爹地看你这么晚不睡觉,一定会骂人的哦!”

爹地骂人吔!想到这个欢欢就怕了,“那我还是先睡觉吧,明天再给爹地打电话。”

说完,他抓过乐乐的胳膊,两人爬上床,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她俯身亲了亲他们,脑子里一团乱,打算洗澡睡觉。手机就响了,她赶紧接起怕吵醒欢欢乐乐,没想到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顾宝宝,这么快接电话,难道一直在等我的电话?”他的声音带点戏谑,实则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。

她微微愣住,这声音犹如雨后第一道阳光,不经意的闯入了她的心。

泪水就这样无声滚落,她梗咽着,说不出话来。

半晌的沉默让牧思远意识到了不对,“顾宝宝?怎么?为什么不说话?”他的焦急让她愈发难过,泪水很快浸湿喉咙,伴随阵阵刺痛。

“顾宝宝?宝宝?宝宝?”他着急了,仔细凝听,捕捉到一丝强压不下的抽咽。

“你在哭?”他忽然说,“你怎么了?为什么要哭?”她一愣,立即回过神来挂断了电话。

急急的抹去泪水,她觉得自己太可笑了,居然在他面前哭。是想让他以为她想要再次获得他的可怜吗?

可是他早已说过,她在他面前哭得再多也没用,可怜永远无法变成怜爱。顾宝宝,不准哭!至少不能在他面前哭。

她抹干了泪水,刻意没有关机等他再打开,她就告诉他刚才是信号不好。然而这一次,他没有再打过来。

忽然,她悲怅一笑,她怎么就忘了,他最厌烦的,其实就是她的泪水。他怎么可能再...打过来?!

还好及时止住了泪水,第二天不用顶着核桃眼去上班,也不用担心看到申文皓会尴尬。

昨晚他追出来还她手机的时候,他说让她忘掉今晚的事,她忘掉,他也忘掉,以后他们还是好朋友。

真的还会是朋友吗?她不敢奢望。

走进总裁办公室,她继续昨天没有完成的工作,写入了神,她似乎听到耳边有人叫着“牧总早!”

她奇怪,难道自己出现了幻听?无谓的笑笑,她继续处理文件,却听办公室的门“砰”的响了一下,似被人大力推开。

她猛地抬头,不禁瞪大了双眼。原来刚才那不是幻听,而是真实的人站在了门口。

她起身走过去,不禁问:“你不是...要明天才能回来吗?”走近了,却发现他满脸憔悴,双眼通红。

“宝宝!”他一手扶着门,一手伸出来抚着她的脸颊,双眸深深的凝视她,“你昨晚...”

话未说完,只见他身形一晃,直直的往前倒下,扑入了她的怀中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我只信这是梦(加更求月票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