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88章:乐乐的病,我的错(求各种奖励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88章乐乐的病,我的错(求各种奖励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可能是医生催眠时说的场景太美妙了,治疗结束后乐乐还舍不得醒来,卷长的睫毛安静的合拢,示意他正沉醉美梦之中。

回到公寓,她将他轻轻的放到床上,盖好被子。

“宝贝,”

她柔声细语的说着,“希望你能快点说话,快点叫妈咪,好不好?”

睡梦中的小人儿翻了个身,似乎对她的肯定回答。

她略带伤心的一笑,轻轻走出了房间。

他正坐在沙发上,黑眸盯在某一处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见她出来,唇边突然露出一丝笑意,“他睡了。”

顾宝宝被他的笑容晃花了眼,愣了一愣才记得点头,又问:“欢欢呢?”

他冲浴室挑眉,示意欢欢在洗澡,然后他伸手拍拍身边的位置,对她说:“过来!”

她站着不动,“干嘛?”

他的笑意更深,带了点戏谑:“放心,有佣人在呢,我不会吃了你的。”

他刻意强调了那个“吃”字,坏坏的冲她眨眼,顾宝宝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。

为什么明明是这么“猥.亵”的表情,在他的俊脸上却这么的...好看。

她的脸颊微微泛红,更不愿坐到他身边,只在身边的沙发坐下,故意冷着声音问道:“什么事,快说,我还要回去。”

他忽地起身,挤入了她所在的单人沙发。

顾宝宝一愣,赶紧想逃,却被他有力的大掌钳在了身边,“说了不会吃了你。”

他话是这样说,喷在她脖颈的呼吸却愈发滚烫。

他自己也觉得奇怪,越来越喜欢亲近她,逗弄她,虽然这对自己也是一种折磨。

难道真的是那句话,在你身边时不懂珍惜,失去了才知珍贵?

他对她,真的也是这样的心情吗?

不是?

为何此刻他要紧紧的抱着她?

是?

又为何他对她,说不出“爱”。

“你别这样,”

顾宝宝推他,“欢欢随时会出来的。”

他没有理会,反而凑得更近,深邃的黑眸望进她的美目,“宝宝,跟我说,”

他用低哑的声音问道,“在美国你带着乐乐,是怎么过的?”

她一呆,推在他胸膛的手顿住,“为什么...问这个?”

“因为我想知道。”

想知道她在美国受了多少苦,他知道她,只要有半点办法能让她爱的人不受苦,她都会拼命去争取。

乐乐成为自闭儿,一定是因为她没办法了,不得已。

这些他都明白,因为他经历过,他得到过她最多的爱。

所以他想要知道,她在那边到底是过着怎样的生活。

但是她不愿意说,她摇摇头,“没什么,”

她自责,“反正我不是个好妈妈,你怪我,也是应该的。”

他一定怪她吧,偷走了孩子又没好好抚养,她知道他在责怪她,这个她也无话可说。

看她渐沉的眼神,他就知道她误会了,“宝宝,我...”

“爹地,妈咪!”

欢欢从浴室走出来,打断了他们的话。

顾宝宝赶紧起身走上前,给他穿上睡衣。

欢欢搂着她的脖子亲昵:“妈咪,今晚上你不回去了,跟我睡好不好?”

她一笑,“上次欢欢还说自己是个男子汉,怎么今天又要妈咪陪着睡?”

欢欢大眼睛一转,“反正你别回去了,不跟我睡,跟爹地睡也可以啊!”

她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,“欢欢...”

她快速的用毛巾给他擦干了头发,“很晚了,快去睡觉。”

“哦,”欢欢乖乖点头,又不放心的说:“妈咪,真的很晚了,你别回去啦,就跟爹地凑合睡一晚吧。”

说完,他冲爹地妈咪眨眨眼,转身走入了房间。

他一定是故意的!

顾宝宝百分百确定,她的欢欢不但是个小天才,还是个小人精!

她尴尬得不敢看牧思远一眼,把毛巾递给佣人后,便准备回去了。

牧思远忍着笑叫住她,“别回去了,今天老头子不回来,你就在这睡吧。”

顿了顿,他补充:“还有客房。”

见她依旧摇头,他不再勉强,起身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他一定坚持,她只好让他跟着。

车开出停车场,他接了个电话,神情不耐的敷衍了几句,便将电话丢在一旁,“老头子,真啰嗦。”

她在后座听了,心里有些疑惑,他嘴里的“老头子”就是牧叔叔吗?

牧思远瞄了一眼后视镜,挑眉:“怎么?奇怪我对老头子的态度?”

她撇嘴,“你对牧叔叔不尊敬,欢欢乐乐跟着你有样学样。”

他讥讽的一笑,“你放心,老头子对欢欢乐乐好着呢!他现在老了,也做不出让他们记恨的事情了。”

他这样说,顾宝宝就不知道怎么接话了,车内的气氛陡然冷了下来。

在红灯前停住,他才又开口:“我讨厌老头子,当初他和初寒的妈妈不清不白,我.妈整天郁郁寡欢,才生病死了。”

顾宝宝一愣,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这些,他也从来不在她面前提起。

“对...对不起。”

她只知道他和初寒同父异母,却不知还有这么一段往事。

他勾唇一笑,看似满不在乎的摇头,此时绿灯亮起,他发动了车子。

顾宝宝偏头对着窗外,一直不敢看他。

他一定很难过吧,她明白他,好强要面子,很少在人前表现脆弱。

车子在巷口停住,她便下车了,表现得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一样。

“宝宝!”

他却忽然叫住了她。

她疑惑的转头,只见他从车窗里探出头来,黑眸看着她却不立即说话,等着她自动走上前。

“干嘛?”

她只好走上前,总不能僵着。

他抬头看她,“乐乐的事...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...”

他似说得很艰难,毕竟她从美国回来以后,他们之间像这样说话的时候太少了,往往不是他大吼大叫,就是她懒得理会。

她怔住,听他继续说:“乐乐的事...我也有责任,对吗?”

说着,他伸手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,粗糙的大掌传来阵阵温暖。

不知怎么的,她一直不愿表露的委屈就这样一点点崩溃。

她点头,“嗯...那时候医生给了我B超照片,我去找你...我...”

想起那伤心的一幕,她说不下去了。

他握了握她的手,眼眸如星,照亮着了她的双眼,“说吧,说出来会不会好受一点?”

她又点头,“你和郑...小姐在一起,我那时...没机会告诉你,后来,我...我又不想告诉你了。”

那时候的她已知道,她此生无法跟他在一起,她带走乐乐,只是想要留住一点点,跟他有关的东西。

闻言,他微微低头,沉默半晌,才道:“乐乐的事,我有全部的责任。宝宝,我从来没有怪过你。”

她看着他,不可思议的看着,难以相信这样的话竟然是从他的嘴里说出。

“你...”

心里涌荡阵阵莫名的情绪,让她说不出话来。

他拍拍她的手:“很晚了,快回家去休息吧。”

说着,他又忍不住低头,在她的手上留下一吻。

她一愣,看着车子渐渐远去,嘴里忽然喃喃出声:“思远...哥哥...”

他看上去好难受,让她的心也跟着...难受了。

她默默的走回家,阿爸阿妈已经睡了,估计她会回来,客厅已经给她摊好了一铺床。

她蜷在被子里,隔一会儿又不自觉的看看手机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一个声音在告诉她,今天欢欢乐乐不在这里,他不可能再打电话来;

一个声音在告诉她,他看上去那么难过,会不会想要打电话,再问一问关于乐乐的事?

可是过了好久好久,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又醒来,手机也没有响起。

她笑自己好傻,拿起电话准备关机好好睡觉,手机却突地震动。

她几乎是立即看清了是他的来电,还想着接或不接,铃声开始响起。

她赶紧缩入了被子,按下接听键,小声道:“喂?”

他的低笑声传来:“这么小声,在做贼?”

她没好气的回答:“我的阿爸阿妈都睡了。”

“哦?”他啧啧的遗憾出声,“那我今天不能爬上来了,否则顾婶会把我当贼抓起来。”

他说什么?

她一愣,“你在楼下?”

她讶异的爬起来,轻声走到阳台一看,果然看到了他的车子远远的停在巷口,而他正靠着车子给她打电话。

“你回来干什么?”

她依旧很小声,不时的往客厅里瞧,怕吵醒阿爸阿妈。

“别那么害怕呀,”

他远远的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,笑道:“你来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她几乎是马上就答应了,突然又觉得不对,为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?

她再不要这样。

“我不下来了,”

她拒绝,“我已经洗澡准备睡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。”

“那我上来!”

他不以为然的接过她的话。

她挂断电话,无语。

她慢吞吞的走出巷口,瞪着他:“干什么?”

修身的西装让他在灯光下看上去更加帅气,当他一步步朝她走来,俊脸在她眼里渐渐放大,她暗中捏紧手心,有点...想逃。

如果不逃,她害怕心中那些被刻意尘封的感觉,又一一苏醒。

他却抓过了她的手腕,让她逃无可逃,一只粉红色的盒子放到了她的手里,他说:“拿着。”

“什么?”

她皱眉去看,微微吃了一惊,粉色盒子上居然写着卡地亚的英文。

看这盒子的大小,难道里面是卡地亚的项链吗?

他说,“你最喜欢的,leve。”

她惶然的打开,钻石的光芒顿时闪痛了她的眼,这是她最喜欢的leve,但让她惊讶的是,他居然记得。

“你...”

她吃惊到说不出话来。

他知道她的疑惑,不屑的挑眉:“你每天都在我耳边说,难道我的记忆力有那么差吗?”

她每天都说?

是的,她每天都说--

思远哥哥,你送我卡地亚的珠宝吧--

---思远哥哥,我什么都不要,就要卡地亚的项链,那对你来说,不是很贵哦---

“为什么...”

她有很多很多疑惑,最疑惑的是:“为什么现在送我?”

他耸肩,“突然想到了就给你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。”

“办法?”

他点头,若有所思的说:“下次你没钱用了,就把它给卖了,这样就不会那么辛苦了。”

什么?

她愣住,他送她这个,不是因为她想要,而是因为怕她如果重新过上在美国的那种生活,而做个准备吗?

“你呀,”他从盒子里拿出项链,“从现在开始就戴着它,以后想到国外去,也不至于忘记了。”

说着,他双臂抬起,绕到了她的脖子后面,脸随之贴近她的。

熟悉的气息传来,虽然只是戴项链,他的胸膛却紧贴她的,像是故意在...占便宜!

她气结,伸手捶他,“走开啦,谁说要帮忙!”

“好了!”

他站起身子拍拍手,“我打了个死结,你解不开的。”

胡说八道!

她瞪着他:“你都给我想好退路了,不怕我带着欢欢乐乐逃走吗?”

闻言,他笑了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转身坐上了车。

“你...”

她追着他的车跑了几步,他那意味深长的笑是什么意思?

拿准她不会那么做?

脖间冰凉的触感传来,她低头看着她最爱的钻石吊坠。

这个从他手里拿过来的东西,这个由他送给她的东西,真的属于她了吗?

她呆呆的看着,任由钻石璀璨的光芒真实的点亮了她的双眸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牧总,今天上午你有两个会,中午跟营业部有个商务餐,下午有三个卖场需要视察,晚上跟远茂的总裁有个饭局。”

待顾宝宝汇报完毕,牧思远才从文件中抬起头:“晚上那个推掉。”

她点头,按下删除键,“牧总,你有另外的安排?”

如果是公事,她就得记上一笔,供以后查询。

却见他摇头,起身将手中的文件放入她手中:“你把这个放好,马上把开会用的资料送来,我先去会议室了。”

她赶紧答应着,跟着转身往办公桌走。

他却突地转过身来,让她的额头重重的撞上了他坚硬如铁的胸膛。

“你...”她抬头摸着额头,眼泪都要疼出来了。

他却伸手,直入她衬衣领口,摸到了那已被她的体温捂热的项链后,才抽出手来,薄唇冲她轻吐:“有带项链,这才乖!”

说完,他凑上来似就要吻她的唇,她惊惶的伸手挡住:“不要!”

这样一定弄花口红。

他转而将吻落在了她的额头,才转身走开,留下一抹狡黠的笑意。

她愣愣的走回自己的办公桌,将手上的东西一放,心思却随着他走出去了。

刚才他是在戏.弄她吗?

该死的他!

“顾助理,快点!”

秘书主任来催了,“拿资料,对方的人已经来了!”

“哦,好,好的!”

她赶紧点头,着急的找出放在一旁已准备好的资料,匆匆朝外走。

那份刚才他要她放好的文件,就那样和PDA被她遗忘在了桌子上。

她刚走进电梯,牧初寒就走进了总裁办公室。

走进来看办公室内空空无人,她还以为顾宝宝在休息室,立即大叫了几声:“顾宝宝?顾宝宝!”

她气愤顾宝宝自由出入休息室,就算知道她哥已经去开会了,顾宝宝就算在休息室也做不了什么,她也气愤。

“顾宝宝,你给我出来!”

她将要送的文件丢在牧思远桌子上,又把桌子拍得啪啪作响,好半天却没人理她。

她一愣,难道办公室没人?

她一边往休息室里瞧,一边走到了顾宝宝的办公桌前。

她是被桌上的PDA吸引过来的,二话不说拿起来看看牧思远的行程安排。

“这个顾宝宝!”

她的眉头渐渐皱紧,“怎么做助理的?居然不给我哥安排时间跟心悠见面?她还敢说她已经死心?”

她气愤的将PDA摔在桌上,正准备在这儿等着顾宝宝回来质问一番,目光却又落在了一旁的文件上。

才看了两行,她的脸色便发生了变化,急急的拿起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她立即惶然的将文件放回了原处。

她的手脚开始有些发颤,本来是想出去,却往休息室走,猛然间反应过来,她赶紧踩着高跟鞋跑出了总裁办公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心悠,我哥做生意真的太狠,那个价钱我想都想不到!”

牧初寒猛喝了几口水。

刚才一口气将今天上午在总裁办公室,她偷看到价格标的的事情说完,她还真有些口干舌燥。

郑心悠无趣的翘起唇角,目光淡淡转过,透过包厢的玻璃墙往外看,“你把我叫出来吃晚饭,就是为了说这件事?”

牧初寒一愣,“心悠,这事还不够劲爆吗?那可是机密文件吔,顾宝宝就那样随意的丢在桌上,我哥知道了,还不立即开除她?”

郑心悠心中叹气,那你当时怎么不叫你哥看?

现在说还有什么意义?

她还是第一次发现,原来牧初寒这么笨!

“心悠,”

似觉得她有点不高兴了,牧初寒赶紧说,“你别这样嘛,下次我再多多注意就是了。顾宝宝的性格其实很迷糊的,一定会有不少错误让我抓到!”

“再说吧!”

郑心悠不太感兴趣,她伸手抓过随身包准备离去,目光忽然顿住,捕捉到了四个熟悉的身影。

那是牧思远和顾宝宝,两人带着欢欢、乐乐正从餐厅大门进来。

郑心悠赶紧抓过遥控器,让玻璃墙的窗帘缓缓合上。

===对于思远还没发现自己爱宝宝的问题,亲们表急哈,要虐虐他嘛。如果现在他意识到了,宝宝也爱着他,两人一拍即合,再生个小宝宝,不就没我啥事了吗?

===话说票票毫无动静~~~我遁走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任何人可能,除了你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