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89章:任何人可能,除了你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89章任何人可能,除了你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心悠,你怎么啦?”

牧初寒讶异的问,好好的可以欣赏海景,为什么要关窗帘?

“你小声点!”

她赶紧摆摆手,示意她往外看。

顺着她的目光,透过窗帘之间的缝隙,牧初寒也看到了他们,正走进了另一间玻璃包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大海吔!”

欢欢一走进包厢,便立即扑上沙发,小手臂冲着广阔的海面张开,似要将它拥抱。

乐乐也学着他的样子张开小手臂,却打到了他的手。

“乐乐!”

欢欢推了一下他,“别跟我抢大海!”

乐乐不甘示弱,也打了他一下,不过打完后,他马上就躲到了顾宝宝身后。

“乐乐乖,”

顾宝宝揉着他的小脑袋,“不能跟哥哥打架,听到吗?”

“没事,”

牧思远在沙发坐下,一边道:“你们来打一架吧,我看谁更厉害!”

顾宝宝瞪了这个奇怪的男人一眼,他推掉晚上的商务饭局,说是要带乐乐去看欢欢的钢琴演奏表演,把她也给一起骗上了。

没想到钢琴演奏没看,居然被拐到了这里吃晚餐。

“瞪我干嘛?”

牧思远与她相对而坐,用脚碰了一下她的,“学校把钢琴演奏给推迟,临时才通知我,我怎么能提前预知?”

“是啊,妈咪,”

欢欢扭过头来帮爹地说话,“有几个小朋友说自己还没准备好,不敢上台,所以老师才临时决定把演奏会推迟的。不怪爹地哦!”

她微微一笑,“来,看看要吃什么?”

欢欢贴到她身边,跟她一起看菜单,“妈咪,我要吃大螃蟹。”

说着,他伸手指着菜单上的螃蟹照片,小嘴儿砸吧砸吧像是要流口水了。

一旁的乐乐见了,也伸手指着螃蟹照片,小嘴儿也砸吧砸吧的。

欢欢咯咯笑:“乐乐,你老是学我,是不是也想当哥哥?”

乐乐眨眨大眼睛,忽然,奇迹发生了,他居然摇了摇小脑袋!

顾宝宝和牧思远都愣住了,“乐乐,”

牧思远先反应过来,重复着欢欢的问题:“告诉爹地,你是不是想当哥哥?”

乐乐又摇摇头。

像是一种求证,顾宝宝也跟着问:“乐乐,你是不是想当哥哥?”

乐乐看看她,好烦哦,为什么他们三个都问同一个问题?

都说了人家不要当哥哥啦!

他伸出小手抓起桌上的筷子,使劲往地上扔,表达他强烈的不满。

“乐乐!”

顾宝宝一把抱起他,激动的泪水滚落眼眶。

治疗是有用的,乐乐会表达自己的情绪了!

医生说他可能会用皱眉、捏拳头来表达自己的反对意愿,医生也没想到,他这么快就学会摇头了!

牧思远也很高兴,他凑近狠狠的亲了亲乐乐的小脸蛋,又伸手拂去她眼角的泪,笑道:“你看你,欢欢和乐乐都在这儿呢,也不怕被孩子们笑话。”

欢欢看明白了,问道:“妈咪,乐乐是不是有了很大的进步?是不是快要开口说话了?”

顾宝宝使劲的点点头,一定是这样!一定是这样!

她伸出另一只手搂住欢欢,“欢欢高兴吗?”

欢欢点头,“我当然高兴,我想听乐乐叫我哥哥!”

“很快就可以了!”

她含泪笑道,抱住了她的两个宝贝。

牧思远心中一暖,伸出长臂将母子三人搂住,“好啦,”

他俯头在她耳边道:“难道你要吃一顿咸水饭吗?”

走开啦!

顾宝宝瞪他,他却不生气,还抽出纸巾为她擦泪。

顾宝宝伸手抢过他手里的纸巾,转过脸去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是什么?”

牧初寒越看越气愤,“我没看错吧?那个人真是我哥吗?”

那个对顾宝宝百般亲昵、眼神温柔的男人真的是她哥?

还是只有她哥的皮囊而已?

她蓦地起身,“不行,我要去看看!”

“那是你哥没错!”

郑心悠忽然出声。

别人不知道她却知道,牧思远表面看上去很厌烦顾宝宝,实际上呢?

或许不久以后,他连表面上都不会再对顾宝宝有一丝一毫的厌恶了。

“心悠!”

牧初寒看着她,“那我们就更要过去了,我倒要去问个清楚,她顾宝宝这样算什么?我哥是不是昏了头啦!”

说着,她真的去拉郑心悠的手,决心要过去问上一问。

然而,郑心悠却挣开了她的手,冷静的说道:“别胡闹!”

“我...”

她错愕,惊讶,“我胡闹?我...”

“你坐下!”

郑心悠打断她的话,简短的命令。

她只能气呼呼的坐下,心悠既然都不急,她一个人总不能过去吧。

再说,欢欢和乐乐在那儿,她还不至于当着他们的面大吼大叫,那多毁坏形象啊!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她问。

郑心悠的唇边勾出一丝冷冽,怎么办?

她已经想好了。

“你去,把你看到的底价告诉给文皓。”

她说。

闻言,牧初寒不解,“为什么告诉文皓?他也是公司里的人啊。”

她点头,知道她心里担心的是告诉文皓,有没有用?

便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这个供货商一定是古信扬选的,思远把价格压得这么低,就是为了让这个供货商自动放弃,你告诉文皓,就是帮了他。”

话虽如此,她还是有些担心的,毕竟思远是初寒的哥哥,她不确定初寒会这么做。

熟料,她的话刚说完,牧初寒的眼里便闪出莫大的惊喜,“心悠,你说如果我真的告诉文皓哥,他会不会特别开心?”

她一愣,随即点点头,“当然,当然会开心…”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

牧初寒高兴的握住她的手,“找个机会,我一定尽快告诉他。不过……”

她皱皱眉,“哥哥那儿,你一定要为我保密哦!”

这还真是……

简单!

让初寒等着文皓的高兴吧,她只要顾宝宝离开,就可以了。

这样想着,她挤出一丝笑,“当然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顾助理,前两天让你收好的报价单拿来。”

闻言,顾宝宝赶紧起身,打开带锁的文件柜拿出了他要的东西。

牧思远起身,一边道:“你把报价单记熟了,开会时供货商要是问你,不要闹出笑话。”

闹笑话?

她看着手里的报价单,还真是!

出乎意料的低。

两人走进电梯,在十八楼的时候停了一下,不用看,和他们一起去开会的,只有古副总和申助理。

“副总,申助理。”

她代替牧思远冲他们打了个招呼。

申文皓冲她一笑,站到古信扬身后,正好和她并排。

“顾………”

然而,他还来不及说句话,顾宝宝已经被牧思远扯到自己身边去了。

他抬头,牧思远也正斜睨了他一眼,眼里写着无声的警告。

他不由好笑,短短几十秒,至于吗?

古信扬瞧着这一切,忽然开口:“牧总,像顾助理这么漂亮的助理,你也舍得带出来?不怕自己看不住吗?”

牧思远冷笑两声,“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。我不像有的人,女助理带不住,现在学聪明了,带了个男助理。”

闻言,顾宝宝一愣,难道古信扬身边也有过女助理吗?

她莫名觉得那个女助理应该不是一般的女人!

因为牧思远的话,电梯陡然安静下来,她偷偷往古信扬那儿瞟去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那脸色……

真恐怖!

可她又偷偷忍不住再看,这一次她觉得有些奇怪,为什么她看到古信扬的唇角,掠过了一丝残忍又得意的笑?

来到会议室,供货商的人已经来了,见了牧思远,当然都很客气,又打招呼又递烟的,只是他好像不吃这一套,在总裁的位置上坐下,便不出声了。

顾宝宝只好让他们都先坐下来开会。

这时候他才不紧不慢的开口,“说说你们的报价吧,如果我们能接受,就可以签合同。”

供货商代表客套几句,便说出了一个数字。

顾宝宝心里打鼓,这么高啊!

比她刚才看的价格要高了二三倍。

“牧总,您看怎么样?”

听对方问道,他冷冷挑起唇角,“顾助理,这个价格离我们的低价怎么样?”

顾宝宝看看他,又看看对方,摇摇头表示不行。

“不行就走吧,别在这儿浪费时间。”

说着,他便要起身,对方也立即跟着站起来,“牧总您别急,我们可以商量。”

“商量?你们还可以少多少?能少到我需要的数字吗?”

说着,他示意顾宝宝,“把我们的底价告诉他。”

还未等她说话,对方已然说出了一个数字,并十分为难的道:“牧总,这个数字就不能再少了。”

她一愣,明显的感觉身边的牧思远也是一愣,怎么这么巧?

对方刚才说的数字,居然跟她手上这份底价单的数字一模一样?!

“牧总,”

古信扬在一旁凉凉出声,“人家都报了一个不可能的价格了,你还不把合同给他?这样的事情传出去,人家还会相信牧氏是个大集团吗?”

“你...!”

牧思远转身怒瞪了他一眼,拳头紧握,他压下了所有的怒气,冲顾宝宝说道:“你和他们商量一下合同细节!”

说完,他先走出了会议室。

顾宝宝担忧的看了他一眼,呆呆的点点头,心里似明白了什么,只是不敢确定。

不多时,合同便搞好了,她拿去给牧思远签名盖章,轻轻推开办公室的门,她走进去,却见牧思远和秘书主任正站在窗前,面对着窗外的大楼说话。

或许是办公室太大,他们非但没有听到她的脚步声,更没有意识到她已经走了进来。

她疑惑的走上前,正想叫他们一声,却听到秘书主任说道:“牧总,照您这样说,那份底价单除了您,只有顾助理看过。”

闻言,牧思远没有出声。

秘书主任继续道:“一份底价而已,说机密也不算机密,但对于副总来说,掌握了这个供货商,他以后想要做什么,就方便多了。”

牧思远点头:“这正是我担心的。”

说着,他似有灵犀的转过目光,顿在了顾宝宝身上。

“顾助理!”

秘书主任也立即看到了她,赶紧冲牧思远点点头,走出去了。

牧思远瞧着她皱眉的模样,在办公椅坐下,“你都听到了?”

她点头,“我…不是我…”

不是她说出去的,她甚至只是在刚才会议前才看了一下那份底价表。

她记得那天他把低价表交给她的时候,她马上又去给他送会议资料了。

回来后她就马上把它给收起来了,直到刚才才拿出来!

她……

她真的不知道这底价是怎么泄露出去的。

可是,既然只有她和牧思远看过,她终究是逃不脱嫌疑。

“我………”

她急促的低下头,不安的说,“我…我引咎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只觉他高大的身影已经来到她面前,“你什么………?”

他问。

她抬头看着他,咬唇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这件事必须有解决的方式,我…”

“你什么?”

他再问,眼底伸出已经带了淡淡笑意,伸手握住了她娇小的下颚,他将大拇指抵在她的唇间,忽然道:“不要再咬了,我可不想吻有伤疤的唇!”

她一愣,小脸通红。

眼神楞楞的看着他,这是怎么回事?

他们不是在说底价的事情吗?

怎么又……

大掌撤离,他拿过她手中的合同,签字盖章,交还给她,“拿去给他们。”

“牧…总…”

她猜不透他的心思,事情要怎么解决?

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…

“我倒是有个好办法,”

他说,“你想不想听?”

“什…么?”

她疑惑的问,却见他坐上办公桌的一角,下颚微扬,示意她靠近,好像他要说出来的话,是一个秘密。

她赶紧上前想听,在距离他一步之遥时,衬衣的领口忽然被他抓住,手臂用力,她便滚落在了他的怀抱。

“牧………”

她惊慌出声,他的唇却已凑到了她的耳畔,小声的说了一句话。“什么?”

她没听清。

他的手臂紧紧抱住她,再说了一遍。

“你…!”

这回她听清了,拿起合同便往他身上拍,他哈哈一笑,“那你同意还是不同意?”

“我不同意!你这个…流.氓,小偷!”

她骂道。

“好了,我若想进去,你挡也挡不住!”

他霸道的说着,唇角的笑带着邪恶,“你快去送合同吧。”

她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,转身便走,胳膊又被他抓住了。

“还要干嘛?”

她转头怒目相对,他看着她的眼神却如此清朗,“宝宝,我知道跟你没关系。”

她一愣,“什么…你…”

他什么意思?

他淡淡一笑,“我知道,任何人都有可能,你没有。”

她呆呆的愣住,感觉像是在做梦,心底的欢喜却如此真实。

但是下一秒,他居然伸手拍了一下她的粉臀,手指还那么轻佻的在上面揉了几下,“快去送合同,别拿薪水不做事!”

她气得差点想要跺脚,哪有上司像他这样的?!

刚才还说什么?

说:让她把混沌店偷偷架个梯子,让他不至于爬得那么辛苦!

她巴不得跌断他的腿才好呢!

这个流.氓,无赖,小偷!

可是为什么…她的心里,又这样满满的,好像装的都是他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的眉很浓,有点轻轻往上挑,所以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很凶哦。

不过她一点儿都不怕,小时候她就认定他是个“纸老虎”!

他的眼睛是浅而窄的双眼皮,眼神很深很深,没有人能猜到他在想什么。可是她就这样沉醉在了这一双深邃的双眸之中。

他的鼻子好挺,有点像欧洲人,但没有欧洲人那么大,都说鼻子挺立的人性格坚毅,他好像也是这样的。

就是经常发脾气,喜欢大吼大叫,害得乐乐也跟他一样,有一点小暴力!

哼!

至于他的嘴……

薄薄的……

笔在这里停住,顾宝宝画不下去了,脑子里都是被这张薄唇吻住的画面,她浑身像是要着了火。

“顾助理?”

忽地,他的声音遥远的飘入她的耳膜,她一怔,赶紧扯过几张废纸遮住了这张画,抬头往他的办公桌看。

画上深邃的那双眼正紧锁她的小脸,疑惑的问道:“你在干什么?我叫了你好几声!”

她不自觉的又去看他的薄唇,惶然又低下头,“没…没干什么…”

说着,她赶紧拿起秘书提供的资料,给他安排这几天的行程。

牧思远狐疑的看着她,不对劲!

明明已经到了给他安排午餐的时间,她怎么还一个劲儿的做事?

看她那认真的模样,他不得不提醒她,“顾助理!”

“嗯?”

她赶紧抬头,没察觉已露出红透的小脸。

他目光一怔,“你是不是该给我安排午餐了?”

午餐?她窘然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真的已经十二点了!

她居然花痴了这么久吗?

“今天中午没饭局,”

她赶紧起身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“没饭局?”

真是难得啊,他起身走过来,邪魅到迷死人的微笑看着她,“那你就跟我走吧。”

跟你走?

“去哪里?”

她嘴里问着,脚步却已随他走到了门口,晶亮的双目里,只有他的身影。

他好笑的停下脚步,“顾助理,我要提醒你,外面的温度是八度!”

她一呆,看看自己身上的薄衬衫,赶紧往办公室里跑去了。

她的背影在他眼里,与记忆中的那个慌张又急切的身影渐渐重叠。

同样的地点,几乎时间也相同,她也为了追随他的脚步而忘记了大衣、随身包。

只是那时候他没有提醒她,任由她跟到大楼外,冷得直发颤,跟他说:“思远哥哥,你等一下我,我去穿了大衣马上来。”

当然,那时候他并没有等她。

“好了,走吧,去哪儿?”

她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,他一笑,伸手搂过她的腰,将她紧紧的贴在自己身边。

“喂!”

顾宝宝着急想推开他,小声道:“同事们会看到!”

他笑着,手臂却箍得更紧,像是挟持一般将她拖进了电梯。

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,只是因为心里深处,忽然有一种害怕,一种担心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铡碎的合同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