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90章:铡碎的合同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90章铡碎的合同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天!

她没有看花眼吧!

牧初寒站在秘书室门口,惊骇的瞪大了双眼。

她不过是想去员工餐厅吃午饭而已,顺便看看可不可以碰到文皓哥,没想到居然让她看到这么……恶心的画面!

顾宝宝到底给哥吃了什么?

还是哥的脑子给坏掉了?

顾宝宝管理的底价泄密了,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还和她越来越亲近?!

看他们那亲密的样子,一定是去吃午餐!

她恨恨的拿起电话,拨下了牧思远的号码。

“哥!”电话一接通,她马上撒娇加撒泼,“你在哪儿?人家想跟你一起吃午饭!”

那边简短的传来几个字:“我现在没时间!”

然后挂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牧思远将电话往旁边随手一扔,才想起顾宝宝在他的“胁迫”下,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位上,手机扔过去,不偏不倚打在她的手上。

她看见了,是初寒的来电。

她将手机放到仪表台上,猜测着问道:“初寒她...她是不是有事?”

他不以为然:“她会有什么事?不要无事生非就行了!”

“她……”

她欲言又止,不知道该不该说。

“有话就说。”

他眼睛一瞟,就能看出她那点小心思,“否则等会吃饭会噎到。”

他这是什么话,把她当成欢欢乐乐吗?

她瞪了他一眼,“初寒有没有男朋友?”

他一愣,这个他还真不知道。

他空余的时间都管着欢欢了,哪里还有精力管她这些琐事?

“我估计没有,”

他想了想,“她刁得很,脾气又太差,她看得上的男人,估计没有能看上她的。”

她淡笑,“难道你不知道吗?初寒有喜欢的男人。”

“谁?”

他转头看了她一眼。

她这才猛然反应过来,心里不禁懊恼,她怎么一下嘴快差点说出来!

如果他知道初寒和郑小姐喜欢的是同一个男人,不是刻意勾起他的伤心事吗?

而他会不会以为她别有用心?

“没有啦!”

她赶紧摆手,“我也是胡乱猜的,”

说着,她赶紧转个话题:“去哪儿吃饭?快到了吗?”

他却停下车,使劲的按了几下喇叭。

只见前面车队排起长龙,可能是堵车了。

他又按了几下喇叭,暴躁的脾气似要立即爆发,“我们去那儿吧!”

忽地,听她指着车窗外某处说道。

他顺着她的手指看去,只见不远处有一个大大的招牌,上面写着:望海桥美食街。

路边摊?

他皱眉,她却已推门下车了。

“快点啊!”

见他迟迟不下车,她索性跑过来来开车门,又来拉他的胳膊,“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再磨蹭就不能吃午饭了!”

他黑眸一眯,随着她下车,走入了在他眼里就是“路边摊”的美食街。

他四下打量,烧烤太脏,海鲜不新鲜,蔬菜没洗干净,碗筷貌似没有消毒,总之没一样能入眼的。

“你到底要让我吃什么?”

他不耐的问道。

“吃那个!”

她指着不远处的一家丸子店,兴奋的说:“很好吃的,百年老店了哦!”

他随着她拐弯,一阵浓密的烧烤油烟腾腾扑来,他差点被呛出声。

百年老店?

吃一碗丸子,他几万块的西服就作废了!

可是对面这个“间接祸首”却兴致勃勃的用勺子将丸子送入嘴中,津津有味的嚼着。

他呢?

这张小桌子让他坐着脖子和腰一起疼,更别说让他吃东西了!

气闷的看着她,目光忽然在她嫣红的小嘴儿顿住,紧绷的神色渐渐出现一丝满足的笑意。

可能是被注视得太久,可能是他的目光太过炙热,顾宝宝终于有所察觉,抬头愕然的看着他:“怎么,你不吃?”

他面前还是满满的一碗丸子!

他勾唇一笑,“我吃!”

说着,他用勺子勺了一颗丸子放入薄唇中轻轻嚼动,丸子吃在嘴里是什么味道?

他不知道,因为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红唇上,泛出阵阵饥渴的光芒,像是野兽已找到最可口的猎物。

顾宝宝奇怪的瞟着他,他为什么老看着她?

虽然是一颗颗吃着丸子,她却感觉像是自己正被他一口一口吃掉...

她禁不住浑身一颤,赶紧低头不敢再看他。

可却能依旧感受他的目光,几乎将她的脸烧穿一个大洞!

“你...”她瞥了他一眼,“可不可以专心吃东西?”

“我没专心吗?”他挑眉,又往嘴里喂进一个丸子,慢慢……慢慢的咀嚼着,目光却似一把火,燃烧了她的红唇。

他不是在吃丸子,而是在品尝她的唇...

“你...”她总不能把这感觉说出来吧!

只能低下头,忍着浑身的颤栗,快速的把碗里的东西吃完。

吃过饭,两人从望海大桥往回走,却见堵车的队伍越来越长,车主们都下车来美食街吃饭,周围顿时变得异常热闹。

顾宝宝抱歉的说道:“车子不能开出来了...我们坐出租回公司吧。”

他无所谓的点头,跟她一起来到路边等待,然而此时正是中午人多的时候,过去好几辆的士都已有人乘坐。

她无奈,只好再次提议:“我打电话让公司派车来接吧。”

却见他伸手在口袋里掏,不知道掏到了什么,忽然拉过她的手便往前跑,赶上了正要关门的公共汽车。

原来他掏出来的是两枚硬币。

可想而知公交车已经没有座位了,好在车厢还较空,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站着。

她忍不住笑:“没想到你还会坐公交车。”

她真的以为他甚至不知道如何投币。

他不答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忽地,他低头,快速在她水润的红唇上掠去了一吻。

她一愣,呆呆的看着他,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样。

这懵懂茫然的模样,这无辜的眼神和绯红的脸颊,因疑惑微微嘟起的唇,却无一不是对他致命的诱惑。

“别这么看着我,”

他凑到她耳畔低吼,“否则我继续吻你。”

她吓得马上转开头去了,再不敢看他一眼。

这时,公交车在站台停下,涌上来几十个赶去上学的中学生。

他们的到来使得车厢立即变得异常拥挤,两人也不得已的被挤入了一个小角落,她贴着窗户,他则紧贴着她。

他的温度与气息席卷而来,她感觉热浪一遍遍袭涌着她的脖子,她必须找点话来说,才不至于在尴尬中窒息。

于是她微微抬头,冲他问道:“你怎么会有硬币?”

他看着她,薄唇动了动,她却没听清他说了什么。

她皱眉:“你大声点。”

湿re的气息立即贴上耳畔,他凑上来在她耳边说道:“这是欢欢的,我昨天忘记给他了。”

她用奇怪压住了内心的躁动,“为什么给他硬币?”

闻言,他淡淡一笑:“以前他总是说,他要存钱去找妈咪,所以我每天给他十个硬币让他存起来。现在虽然不用去了,但习惯已经养成了。”

顾宝宝一愣,扭头往窗外看去。

她心里很难过,想到他还那么小,却有着如此深刻的渴望,她不禁伤心又愧疚。

他明白她的心情,一手抓住扶杆,另一只手伸出,紧紧的抱住了她,希望可以分担她的难过。

她没有挣扎,也无处可以挣扎,将脸紧靠在了他的胸膛,在喧嚣的车厢里,仔细凝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。

籍着这一刻温暖,她能再次期望这一颗心,终会有属于自己的一天吗?

她可以吗?

这辆公车只到公司附近,两人下了车,还得走六个多站。

顾宝宝穿着高跟鞋一路站过来,脚有点受不了了,加上她笃定牧思远也一定累了,便道:“牧总,我们打车回公司吧。”

牧思远瞟了她一眼,目光落到了她的高跟鞋上,“你走累了?”

她诚实的点头,五年来她没再穿过高跟鞋,所以现在还是有点不习惯。

“好!”

他答应着,她以为他是同意他们打个车回去,没想到他伸手过来搂住了她的腰,脚步一腾空,她被抱上了街边花坛的边缘。

“来,我背着你。”

他说,真的转身背贴着她的双腿,抬手拍肩,示意她上来。

她愕然,正不知道要说什么来拒绝,忽然,几声响亮到刺耳的喇叭声从不远处的街道上传来。

她和他同时不经意的抬头,却都没有再收回。

只见那个红灯前停下的车子,车窗被摇下,是郑心悠坐在车里。

她看到他背部线条猛然一僵,高大的身形有些呆呆的对着那车子,他是不是想要上前去打个招呼,是不是想要对郑小姐解释一下他和她正在做什么?

她能感觉他有这些想法,只是绿灯亮得太快,郑心悠离开的,也太快。

他来不及。

“牧总………”

看着郑心悠的车影消失在车流之中,她收回目光出声:“我们…回公司去吧。”

说着,她准备走下花坛,他却反手抱住她的腿,继续着刚才的动作。

她趴上他的背,有些楞楞的,“牧总…还是不要了,会…会遇到同事的。”

他背着她往前走,扬声道:“这是总裁助理的福利!让他们看到更好,比较容易激励他们勤奋工作,来争取你这个位置!”

这是什么理由?

顾宝宝愕然,心里却泛过一丝温暖和甜蜜,这一次……

唯一的一次,他没有因为郑心悠而抛下她。

小手轻轻的往前伸,轻轻的环住了他的脖子,小脸贴在他的肩头。

原来,她不曾知道的是,他的怀抱很温暖,他的背也很温暖。

午后的困乏渐渐袭来,她紧紧的趴在他身上,安稳的睡着了。

感觉耳后越来越安静,他就知道她肯定睡着了。

其实他有很多天没有给心悠打电话、见面了,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。

她让他不再去打扰她的生活,他不忍她苦恼,便真的没有再联络她。

只是刚才既然碰上了,他觉得自己应该上前去打个招呼,他应该想念她的,不是吗?

但是刚才,他的脚步像是被什么牵绊住了,他居然迟疑了。

有生以来的第一次,他的脚步在心悠面前迟疑,是为了正趴在他肩头呼呼大睡的女人吗?

还是因为他自身的自尊心?

他…不确定。

他就这样背着顾宝宝走入了公司,惹来众员工将眼珠子掉了一地是意料之中的事,当然,一些稍微冷静的员工还是猜测,会不会是顾助理生病了,崴脚了等等?

尽管如此,看着他走入总裁专用电梯,员工电梯还是出现了拥挤和骚.乱,他微微一笑,关闭了电梯。

忽地,阵阵口哨声响起,还有人在…鼓掌?!

真是一群不太冷静的员工!

相比之下,秘书主任就老练沉稳得多,虽然从秘书室出来,看到这一重大奇观,她也狠狠吃了一惊,但她马上便回过神来,还体贴的帮助他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。

看着总裁走进去,又随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,她浑身一颤,似如梦初醒般捏了捏自己的脸颊。

确定刚才她看到的是总裁和顾助理?

而不是幻觉或者什么人冒充了他们?

这是不是代表身为未婚爹地的总裁好事将近?

“主任,”忽地,一个讨人厌的声音在她身边惊讶的响起,“刚才是我哥进了总裁办公室吗?那个女人是谁?”

她正色道:“牧小姐,能自由出入总裁办公室的当然只有牧总和顾助理!”

“什么!”牧初寒大怒,抬脚便要往办公室里冲,秘书主任赶紧拉住她,“牧小姐,上次泄密的事情还没搞清楚,没有总裁的命令,你不能进去!”

她异常严肃的说道,”否则你也会有嫌疑的。”

她的话正中牧初寒的软肋,这…她做贼心虚,倒真的不敢进去了。

要知道如果这件事让爹地知道了,她一定会被派往规矩最严格的女子军校去受苦受罪!

“哼!”她只能愤怒的挥挥拳头,转身走开了。

看着她的背影,秘书主任不露痕迹的一笑,早在那天晚上,总裁要她给顾小姐准备衣服,并非常准确的报出顾小姐的尺码之后,她就知道,这一对没人能拆散了。

牧初寒小姐,我这也是让你省点力气,为你好啊!

走进休息室,他将她轻轻放躺在大床上,正要为她盖上被子,却见她悠悠转醒。

半睁迷蒙的睡眼,她看着他,思维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,奇怪的吐出几个字:“思远…哥哥?这是…”

话音未落,他湿re的吻已印上她的唇,旋即放开,惹来她毫无防备的咯咯一笑。

他也笑,又印下一吻。

她伸手去挡,他却已经抬起了头,小手正好触到了他的薄唇。

他索性抓过她的手,放在唇边细吻。

可是这样好痒,好痒哦!

她扭动身子挣扎着,“思远哥哥…”

忽然意识到自己叫出了什么,她立即闭嘴。

他曾说过让她不要再这样叫他的,她抱歉的看了他一眼,都怪她一时忘记了。

却见他坏坏的一笑,“宝宝,我刚才才发现,我爱死你这样叫我了。”

她讶然,“为…为什么…”

怔忪间,唇上又着了他一吻。

抬起头,他深邃却发亮的黑眸看着她,闪动着她看不懂的光芒,“因为…”

他想说的,想把心里话说出来的,但话到嘴边,却变成了:“我比你大那么多,你当然要这样叫我!”

这真不像他会说的话,顾宝宝忍不住一笑,“你有大我很多吗?别在我面前装老哦。”

他没接她的话,用手指为她理顺两鬓的乱发,这样的温柔她从未感受,所以也没舍得出声打断,只用心静静感受着。

休息室里顿时安静下来,他们彼此凝视着,他没有三心二意,她也不再羞涩,天地间的这一瞬,仿佛也只为他们二人而存在。

良久,她的唇畔漾出一丝笑意,好多平常不敢说的话,这一刻似乎也有了勇气。

但是突然,他的手机铃声却响起,惊散了满屋子的瑰丽。

他起身接了电话,她也赶紧跟着起身,听他打完电话,然后说:“午休时间结束,该工作了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回到办公桌,陡然看见被自己挡在几张废纸下的涂鸦,赶紧拿起来想要藏好。

“顾助理!”秘书正好走进来,来到她面前:“那份合同总裁签了没?”

说着,她的目光一边往办公桌上找着。

顾宝宝赶紧一把抓起混着那张画像的一小叠废纸,急急的往碎纸机走去,一边问:“什么合同?”

秘书主任耸肩:“就是刚才我让牧小姐拿过来的合同啊?”

碎纸机的刀齿很厉害,虽然她手中的一小叠有点厚度,还是一次给切碎了。

“牧小姐给我的合同?”

她放下心来,努力的回想着,“可是...牧小姐好像并没有给我什么合同啊?”

秘书主任一愣,她当然选择相信顾宝宝,赶紧回身往秘书室走。

然而片刻她回来,却笃定的看着顾宝宝:“牧小姐说给你了。她刚才进来没看见你,就把合同放在桌上了。”

桌上?

顾宝宝赶紧四下找了一遍,秘书主任也帮着找,一边说:“那合同是深蓝色的封面,用烫金的红字在封面简单的标注了内容。”

但是她们找了好半天,看到了红黄蓝各种颜色,就是没看到深蓝色。“初寒真的给我了吗?”顾宝宝皱眉,为什么她一点儿印象也没有?

刚才她来到办公桌前就有收拾了一下桌子,根本没有看到什么蓝色...

等等!

她心中一愣,秘书主任也已经想到,两人快速的来到碎纸机前,秘书主任紧张的问道:“你刚才到底打碎了什么?”

她惶然摇头:“只有一些废纸而已!”

不废话了,既然合同的封面有颜色,那么也可以看看碎纸屑。

她蹲下抽出碎纸机的碎纸盒,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只见白色的小碎纸中,果然夹了蓝红相间的小碎片。

“我...”

她不相信的用手撮了一小把放在眼前,真的有合同的碎片,可是...

她怎么会连合同和废纸都分不清。

秘书主任一呆,“合同真的被铡碎了!”

“什么事?”

牧思远走进来,奇怪的问道。

顾宝宝抱歉又懊恼的说:“我不小心把合同给铡碎了。”

他皱眉:“怎么回事?”

他不太相信,至少顾宝宝还从来没有在公司里犯过这样的错误!

她以为他生气了,语气不由地紧张:“我...初寒把文件放在我桌上,我没注意,铡废纸的时候就把合同一起给铡碎了。”

“什么合同?”他看着秘书主任。

秘书主任焦急的说:“前两天业务部新签的合同,合同标的有二千多万,很难才谈下来的。现在如果要对方再做两份,我怕他们会因为这点小事又挑刺。”

说小也不算小事,如果对方是注重细节的人,就麻烦了。

他抬手松了松领带,每当他烦闷的时候,就会这么做。

“去把初寒叫来!”

他在办公椅坐下,对秘书主任吩咐道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你不知道,他吃醋了(6000字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