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91章:你不知道,他吃醋了(6000字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91章你不知道,他吃醋了(6000字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初寒踩着高跟鞋走进办公室,讥诮的睨了顾宝宝一眼,“怎么?上次底价被人看去了,这次又丢了合同,你这个助理,还真是做得很好!”

顾宝宝没理会她的挖苦,着急的问,“初寒,你真的有把合同放到我桌上吗?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牧初寒瞪着她,“难道你的意思是我存心诬蔑你吗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她赶紧摇手。

她这样问,只是希望初寒或许忘记把合同送来,而碎纸盒里的深蓝色纸屑也只是巧合。

那样的话,因为合同被毁而造成的麻烦就可以避免了。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牧初寒咄咄逼人,“你倒是说说你是什么意思啊?”

顾宝宝不想跟她争,沉默着不说话,脸色却愈发焦急。

“闭嘴!”牧思远忽然出声,目光迥然的看着牧初寒:“你什么时候把合同送来的?”

牧初寒心里打鼓,哥哥这么问,难道是不相信她送了合同?“

刚才!十五分钟前!”她看着秘书主任,“你可以问她,她一把合同给我,我就送来了。”

“谁可以证明?”他继续问。

牧初寒一呆,继而更大声的说道:“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不相信我?你不相信我可以直说啊,何必在这些人面前这样对我?”

她恨恨的说完,转身便想要走。

“你站住!”牧思远冷声喝住她,“今天不把这件事说清楚,你不能走。”

“我还就走,你怎么样!”牧初寒大叫着,继续往前走。

然而,当她走到门口想开门时,却发现两扇门牢固如铁,根本就打不开!

他把门给锁了!难道他今天一定要问出个究竟?

不,不行!她暗自说着,她绝不能被吓住,反正…这办公室里并没有监控不是吗?她做过什么,根本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!

“哥!”她气愤的转头,“你干嘛锁门?你什么意思?你直说好了!

”说着,她大步走到牧思远面前,扬声道:“我看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迷魂药?明明是顾宝宝做错了事,你干嘛对我凶?你就那么宝贝她吗?”

牧思远紧抿着唇不语,紧绷的身体表示他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。

“初寒,你别说了。”顾宝宝赶紧上前想拉开她,却被她用力推开了:

“别用你的脏手碰我!你配吗?”

顾宝宝一愣,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但她说了这些还不够,还要继续说:“顾宝宝,你认清自己的身份吧,欢欢乐乐是你生的,那又怎么样?难道你还想飞上枝条做牧夫人不成?你省省吧你…”

“我让你住嘴!”这是牧思远最后一次警告。

可他越是这样维护顾宝宝,牧初寒偏偏就不服气!

“我为什么要住嘴,为什么?”她变本加厉,还冲牧思远吼起来,“我看你被女色迷昏了头,心悠你也不管了?你以前有多讨厌顾宝宝你忘记了?现在是什么意思?抬手打自己的…”

“耳光”两个字未出口,她倒是瞥见他忽地抬起了手,一个耳光就要在她的脸上拍落。

“啪”!来不及躲闪,她愣愣的看着那耳光落下,这个耳光又狠又重,被打的人立即摔趴在地,发出一声沉沉的闷响。

她惊得跳开了,看着顾宝宝冲上前为她挡下了这一巴掌,看着顾宝宝摔倒在地,她呆呆一愣。

“顾助理!”秘书主任惊呼上前,赶紧将顾宝宝扶起来,但见她左边脸颊红肿,嘴角已泛出了血丝。

“你!”牧思远万万没想到她会突然跑上来,一把抱住她,冲秘书主任大吼:“快去拿冰块来,快去!”

说完,他立即抱起顾宝宝放到了沙发上。

“我…”她微微推开他搂在她腰上的手,“我的手脚没摔伤,不用…”

话说着,牵动了面颊伤,她不由地龇起牙齿,好痛!

“给,冰块!”秘书主任用最快的速度回来,将冰块递在了牧思远的手中。

“你别说话了,”他将冰块轻敷在她红肿的脸颊,生气的问:“你干嘛跑上来?看到有人抢钱的,没看到有人抢着挨揍的!”

顾宝宝忍不住又想笑,被他故作凶恶的瞪了回来,只好憋着。

看着她这模样,想到自己刚才下手那么重,他又不禁心疼,大手在她的额头揉了揉,“痛不痛?”

当然痛啦!但是有他亲自为她敷冰块,她不舍得说痛,便摇摇头。

秘书主任在一旁忍着笑,这两人,还不至于眉目传情吧,她如果多余,她可以马上出去!

目光一转,才发现牧小姐还站在办公桌旁,正冷脸看着他们。

这时,牧初寒转睛,对上秘书主任的眼神,冷冷一笑,又将目光落回顾宝宝身上。

“别假惺惺的!”她走上前,瞪了沙发上的两人一眼,转身走快步走了出去。

“你...!”牧思远面色恼怒,想说出口的话却被顾宝宝拦住了,“别说了。”

见她出去了,顾宝宝才把心里话说出来,“你怎么这么冲动?这一巴掌好歹是打在我脸上,要是打在初寒脸上,还不知道要怎么办!”

“什么怎么办?”牧思远挑眉,“我看她就是该打。”

“你...”她不由气结,如果他要这么想,她这一巴掌不就白挨了吗?

“你什么?”他转头让秘书主任出去叫医生过来,才对她说:“你不用担心我跟初寒的关系好不好,我跟她虽然是兄妹,但因为我妈的事,我永远不会跟她亲的。”

她一愣,没想到他不但能猜到她的心思,还能对她说心里话。

但她心中还是不放心,“你这样对她,你们永远都不可能亲。”

“别说话了!”他截断了这个话题,“等会脸会肿得像个馒头。”关于他的家事,他还不愿意说给她听,她心中有些失落,便也没有再说下去。

医生很快就来了,给她做了消毒之后,脸没那么疼了,就是看上去还有些红肿。

她走出休息室,牧思远已经出去了,出去前让她早点回去休息,可是她怎么能就这样下班回家?

她来到秘书室,正好秘书主任走出来,“顾助理,有事?”

她点点头,跟着秘书主任走进办公室,一边说着:“那个合同,有什么补救办法吗?”

秘书主任看着她:“牧总已经让业务部的人去做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顿了顿,她又补充:“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。”

话还没说完,秘书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,业务部经理走进来问道:“牧总不在公司?”

秘书主任点头:“出去了,是不是合同有什么问题?”

业务部经理焦急点头,“是啊!部门里新来的那个秘书不会做事,不知道说了什么让对方心里不爽,一定不肯再补两份合同过来呀。”

他担忧的皱眉,“我看这事还得让牧总出面才能搞定!”秘书主任瞪了他一眼,“这点小事也让牧总出面,养我们是吃干饭的吗?”

说着,她快速的拨打了几个电话,希望能通过自己的人脉解决问题。焦急的等待中,顾宝宝注意到她桌上的合同副本,上面写着一个熟悉的公司名字。

--金投国际--

她心中一愣,有些高兴,这不就是阿烨的公司吗?

待秘书主任挂上一通电话,她便赶紧指着这四个字问道:“主任,跟我们签这份合同的,就是这个公司吗?”

秘书主任点头,“嗯,是他们的一个子公司。”

“那就不用担心了。”她将副本拿起来,微笑着说道:“你们别着急了,合同的事情我来搞定吧。”

只是重新做两份合同而已,应该不会让阿烨感到为难吧。而且金投国际里她还认识一两个中层管理人员,可能并需要麻烦到阿烨。

“她真能办好?”看着她快步走出去的背影,业务部经理疑惑的问道。

秘书主任耸肩:“应该可以吧。”这也不算什么大事。

只是...她想了想,还是拿起电话,鉴于顾助理与总裁的特殊关系,她觉得汇报一下比较好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孰料,刚听她说完,牧思远在那头居然暴跳,“你再说一遍,跟我们签合同的公司是什么?”

“金投国际的一家子公司。”

“你赶紧把顾宝宝给拦住!我马上回来!”居然拿他的事情去求公孙烨?亏她想得出来,他宁愿不要这个合同,也不会要公孙烨那小子半点人情。

****************

这是怎么回事?把她莫名其妙的在公司门口拦下,秘书主任还拿走了她手里的合同副本,让她不要管这件事,还说总裁马上回来有事交待!

可是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,他还不见踪影。

她拿出手机,觉得要不先给阿烨打个电话,先看看他有没有在公司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忽地,牧思远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她抬头,他已快步走进,抢过她的手机一看,寻找框正顿在公孙烨的号码。

“思...”见他陡然斜瞪了她一眼,她赶紧改口:“牧总,合同的事我有办法啊...”

“你有办法?”他挑眉冷对:“什么办法?”

她察觉到了他态度的怪异,却没多想,只道:“原来那家公司是阿烨的,实在不行的话,打个电话给他就可以了。”

“实在不行?你是说我没能力搞定这件事?”他不自觉加重了语调:“这件小事?”

她一呆,似意识到他在意着什么,赶紧摇手道:“没有,没有...我只是...只是觉得这样会快一点啦。”

“不需要,”他立即否定,大拇指在她的手机键盘上按了几下,才把手机还给她,“你现在回去休息,这件事你不用管了。”

“哦...”她把手机拿在手中,下意识的低头去看,却见刚才翻出来的阿烨的号码没有了。

“你...”想起他刚才在她手机上按的那几下,她陡然明白:“你干嘛删掉阿烨的号码?”

他一点都不觉得不妥,还那样居高临下,趾高气扬的看着她,反问:“你要他的号码干嘛?”

“你每天都跟他联系吗?”他又问。

她下意识的摇摇头,忽然回过神来,又觉得自己可笑,她干嘛要摇头?

“不管我有没有跟他联系,你也不能私自删除我手机里的东西啊!”这在哪里也都说不通啊!

可是他却还是那样拽拽的,摆着一张臭脸说:“我为什么不可以?”

“你...!”早知道他就是这样不可理喻啦,何必再跟他说下去。

顾宝宝也生气了,扭头就往外走。她可以走的,他不是说让她回家去休息吗?!

可是,说出这个话的人现在又让她站住?“你听到没有,给我站住!”他上前大力扳过她的肩,情绪复杂的黑眸紧盯着她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她挣扎着:“我回家啊,你不是说让我回家休息吗?”

他看了看她略微红肿的脸,力道放轻,“回家可以,但别去找那个姓公的男人。这件事不用你管,记住了?”

“什么姓公的男人?”她纠正他,“他叫公孙烨,是我的朋友,我为什么不能去找他?”

也许是他从来没有对她有此要求,她不能适应,也更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。

她以为他只是在无理取闹。

他冷下脸,“这么说你还会去找他?”她想了想,点头:“朋友之间就要有来有往嘛,何况他对我来说,不是一般的朋友。”

他曾经帮过她那么多,除了爱情无法给予他之外,其余的只要她能做到的,只要他开口,她当然义不容辞。

她没觉得这么说有什么不对,却没发现他搂在她肩头的手已经放开,“这么说,你不可能跟他断绝来往?”

她觉得莫名其妙,“我为什么要跟他断绝来往?”

“你...”他怒极的捏紧拳头,“所以刚才你就想着他了!你相信他能帮你解决问题,不相信我?”

她眼中的疑惑更深,“你在说什么?”她完全都不明白,他却伸手推了她一下,“自己回家去吧,明天给你放假,不用来上班。”

这犹防不及的一推让她脚步不稳,她只顾扶着墙,受伤的脸颊又在墙上碰撞了一下,疼得她皱眉。

可让她更伤心的是,他居然又这么粗鲁的对她。

“你...干什么?”她强忍着疼出来的眼泪问道。

“你快走,”他赶她,“想要去找公孙烨随便,我也不管你。”

“你...”她奇怪,伤心,愤怒,“你怎么这么不讲理?”

说完,她恨恨的转身,冲出了总裁办公室。

他狂躁的捏拳在空中擂了几下,大叫道:“秘书,秘书...”

秘书主任赶紧跑进办公室,“牧总,有什么吩咐?”

“快去,不管任何代价,十分钟内把那个合同搞好!”不能让她有任何理由,任何借口去找那个姓公的男人!

*********

顾宝宝气呼呼的走进馄饨店,顾爸正坐在桌边剥大蒜,一眼便瞧见了她红肿的脸,“宝宝,你这是怎么啦?”他心疼的问。

顾宝宝在诽腹了牧思远一句,才道:“没事,今天走路没注意,撞电杆子上了。”

顾爸好气又好笑,顾妈在一旁惋惜:“这怎么好?后天我们去海边度假,这样子照相就不漂亮啦!”

对哦,她都把这事给忘记了,“没关系的,阿妈。”她安慰着,“明天我不用上班,可以在家好好休息,后天脸就不会那么肿了。”

“那好啊!”顾妈一笑,忽然又道:“那不如我们明天就去海边吧,这样可以玩足三天。”

她心里疑惑,勤俭了一辈子的阿妈怎么突然这么热衷度假?她不一直都说海水哪里都可以看到,何必花钱去住那贵得要死的酒店?

不过她不愿扫阿妈的兴,便点点头:“阿妈,你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。”

去海边正好,离得他远远的,不要再想那个自高狂妄的小人!

“还是不要!”顾爸摇摇头,“宝宝明天既然休息,就接欢欢乐乐来吃晚饭吧,度假还是后天再去。”

屈服于欢欢乐乐的魅力,顾妈立即改变主意:“也好,也好!”

*********

他会打电话?不会打电话?会打电话...一朵即将凋谢的玫瑰在顾宝宝手里彻底粉身碎骨,手里捏着最后一瓣,居然是--他不会打电话--!

她烦恼的丢掉花茎,趴在了床上,看来是真的。现在都已经晚上十点多,他不会打电话来了。

看看手机,她又恼恨的丢开了,恨自己为什么要想他,不打来就不打来,她才不要等他的电话!

为表自己的决心,她把手机压在了枕头下,又把自己裹入被子里,睡觉。

夜愈发的深了,顾家馄饨店外的巷口,忽然停下一辆车。

车门打开,一个男人皱眉走下来,远远的看着那个已经熄灯的二楼窗口,恼人的目光忽然变得柔软起来。

===要不要让思远再爬去二楼呢?今天顾爸顾妈可是在家里哦~~~话说票票好久都没动静鸟,某影垂泪遁走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他没有打电话来(求鲜花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