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95章:我给你勇气(6000字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95章我给你勇气(6000字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她依旧摇头。

她怎么能丢下阿爸阿妈跟他就这样离开呢?

“你...你先走吧,”她想了想,做出了让步,“我明天,明天和阿爸阿妈一起回去。”

“你......!”

牧思远额头上的青筋都在暴跳,他冲上前,几乎是将她抓起来扛了上了肩头,往前走去。

公孙烨见情势不对,赶紧跑上来,“牧思远,你放下她,你这样会弄伤她的。”

“你滚开!不用你管!”他怒瞪了他一眼,继续往前走。

公孙烨没想到牧思远发怒时这么可怖,他并不是害怕,而是担心顾宝宝会受伤,便道:“你别误会了,我是碰巧来到这里,遇上宝宝的,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!”

牧思远心中一怔,脚步却依旧不停。

怒气依旧蒙蔽了他的理智,他现在只想带走顾宝宝,绝不能让她跟公孙烨待在这里!

“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!”

但肩头上的人却突然猛烈的挣扎,她对他又踢又打又咬,抓着他的肩头便想挣扎着往下跳。

公孙烨大急:“你快放下她,真的会伤到她的!”

说着,他也不顾不得许多了,趁现在还在沙滩上,就算摔倒也不会很疼,他使劲推了牧思远一把。

牧思远未及防备,脚步打了一个踉跄。

他以为自己会摔倒,赶紧将她放了下来。

不过一直挣扎着的顾宝宝没有体会他的这一用心,双脚一着地,她便跑开了。

“该死的,你回来!”他追上前,一边怒叫道。

她没能跑很快,他三两步就追上了她,然而将她抓过来,却见她已经泪流满面。

“干嘛又哭?”他皱眉。

她倔强的抬手,用袖子狠狠的擦着泪,“我没哭。”

他不想跟她争执这幼稚的问题,“跟我回去,明天我会派人来接顾叔顾婶的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她还是拒绝。

“为什么?”他都解决她心中的顾虑了,她为什么还不肯走?!

“我要是现在离开,”她继续抹着眼泪,“就等于我承认了你说的话,你根本不相信我!”

“不相信你?”他的眉头皱得更深,怎么又说起了这个话题,“你到底要说什么,可不可以说明白一点?”

“好!”她擦干泪水看着他,“我问你,如果今天换做是郑心悠,你会认为她跟别的男人在这里度假吗?她的解释你会不会听?”

她的问题让他有些错愕,说实在的,他从来没有假设过这种可能!

是的,如果郑心悠在哪儿度假,他根本不可能连夜坐飞机赶来!

她却把他的沉默当成肯定,心痛的说:“也许你不但会听她的解释,还会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,又或许,你根本不需要她解释,就会相信她。”

他的心头掠过一丝烦躁,“你别扯远了,我再问你一次,你现在跟不跟我走?”

她没再回答,转身往与他相反的方向离去。

远远的,她听到他在身后叫着:“顾宝宝,你别后悔!”

又走了很远,她突然听到飞机螺旋桨的轰鸣声。

忍不住抬头,只见星光下,熟悉的直升机渐渐飞远了。

泪水再次模糊双眼,她抬手倔强的抹去,走进了酒店。

洗了澡她便躺上.床,把红肿的双眼藏在被子里,害怕阿妈看到。

良久,她听到阿妈进来的声音,走到床边奇怪的嘟囔了一句: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

片刻,顾妈也洗澡睡下,不久便睡熟了。

她却迟迟无法入睡,轻轻起床,她穿上大衣走出了房间。

海滩不再想去,她来到了酒店的顶楼。

黑夜里在顶楼看着大海,像是自己置身在一座孤绝的小岛,心里生出阵阵恐惧。

她微微退后了些,不再看海,而是贴着墙角坐下,双眼看着星空,那架飞走直升机,一直在脑海里盘旋。

她不明白,他的吻可以那么温柔,他的离开为什么也能这样绝情?!

“宝宝?”

突然,公孙烨的声音传来,她一愣,转头看去,他正从门口走上了天台。

“我觉得你应该在这里,所以来看看。”

他在她身边坐下,递给她一罐啤酒,“要喝吗?”

她点头,拉开盖子猛喝了一口,让酒精充斥感官,才不会总是想着他。

公孙烨微微一笑,自己也喝了一口。

“是不是...”沉默片刻,他先开口,“在想他?”

她没有回答,沉默其实已是肯定的答案。

他微微一叹,“宝宝,其实我想跟你说,如果你决定重新接受他,你就应该不再计较以前的事。”

她一愣,呆呆的看了他一眼,“阿烨,你在...劝我?”

他点头,唇边泛起笑意,“很意外吗?爱有两种的,一种是占有,一种是让对方幸福。我的心愿,就是看到你幸福。”

他仰头再灌了一口啤酒,这样想是一回事,说出来却也需要一点点勇气:“如果他能让你幸福,我又何必阻拦你?”

“阿烨...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他拍拍她的肩:“现在你说说吧,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?说出来,或许你就不那么烦恼了。”

“我...”她还是有些迟疑,觉得在他面前说她和牧思远,终究有些残忍。

“说吧,”他柔声道,“不要把我当成公孙烨,把我当成…以前你眼中的那个二世祖,会不会比较容易?”

说完,他忍不住笑了,她也笑了。

那还是六年前了,她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医院里。

那天她陪阿妈去做检查,等在走廊的时候,忽然听到楼梯口传来激烈的争吵声,间或带着一点女人的哭声。

她好奇的走近,听那女人伤心欲绝的说道:“我不想…不想要这样,我想生下这个孩子。”

“绝对不行!”

这无情的男人声音便是阿烨发出来的,“你为什么想要生下这个孩子?如果你是想依靠这个孩子嫁进门,我劝你这个念头想都别想!”

她听了心中好气愤,觉得这个男人也太无情了,弄大了女人的肚子也就算了,逼着女人打掉不说,还说出这样的混账话!

女人继续哭:“你…你别这样说,我…我想要留下孩子,并不是想要嫁…”

“你别说了!”男人粗鲁的打断她,“要不你现在就进手术室,要不你马上滚!”

她实在听不下去了,冲动的冲上前,拦在了女人身前,冲这无情的混蛋男人大吼:“你这个没有人性的东西,该滚的人是你!难道你不知道吗?孕妇的情绪最容易激动,你想要气死她吗?你马上滚开!”

然而男人并没有滚开,而是面露错愕的看着她。

那个女人也在身后说:“小姐,你…你太激动了,我们…”

她讶异的转头,却觉得这女人好面熟,好像在…在电视上看到过吔!

“你,你是…”

她嘴巴长大,眼睛瞪圆,她想起来了,这女人好像是个电视明星。

“小姐!”男人双手叉腰,头大的说道:“多谢你的正义感,不过我只是在帮我的朋友对台词而已!”

“我那时候真蠢!”顾宝宝忍不住大笑,“黑白不分的就冲上去,还好当时走廊上没什么人,不然你那个朋友的绯闻就会满天飞了!”

人家明星小姐本来是敬业,所以才去医院找感觉,被她这么一闹,险些变成她本人怀孕,遭男友逼迫堕胎的丑闻了!

公孙烨目光柔软的看着她,“宝宝,把你这份勇气拿出来吧!”

她收回笑容,大喝了一口啤酒,“我还可以吗?”

她颓然的耸肩,“这么多年了,他就是不会爱上我,他像情人那样对我,但他的心里没有我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这样继续留在他身边,等他厌倦我之后再离开吗?我…”

她痛苦的捂住脸,“我觉得自己已经…我一想到那样的后果,我就害怕,那样的结果我已经…无法承受了。”

看着她的难过,他的心口也阵阵泛疼,“宝宝…”

他叫她,又顿住,如果可以,他愿意带她走,将她保护在自己的臂弯,不再受牧思远的侵扰。

可是他又是如此清楚的知道,有牧思远,她可能在痛苦中快乐;

没有牧思远,她的生活一定只剩下痛苦。

与其期待她在痛苦中麻痹,不如让她再去争取一次,如果能够成功,她会快乐;

如果失败,她会彻底忘了他,她将会得到内心的安宁。

所以,“宝宝,我也是男人,他心里在想什么,我能猜到几分,”尽管有些艰难,他还是继续说下去,“你去吧,勇敢一点。”

“阿…烨…”

她看着他,泪水渐渐模糊,心里的感动与愧疚让她无法言语。

他忍痛微笑,“你不要怕,只要你记得,你还有我,就什么都不要怕。我会…等着你,直到你得到你想要的幸福;”

“但我…我只给他这一次机会,如果他不能给你幸福…我就一定,一定把你抢过来。”

“阿烨…”她顿时泣不成声。

他心痛的抱住她,“别哭,你这个傻瓜,应该笑…知道吗?”

她点头,泪水却滚落得更加汹涌。

他紧紧的抱着她,贪恋这不属于他的温暖,就这一次,就这一次…

泪水,从他伤痛的眸子划出,像寒冷天际的一颗流星,冰冷的浸润了这冬夜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氏集团总裁办公室。

秘书主任打开一个用最精密也是最古老的手段—蜡封—封好的信封,再三确定没有问题之后,才将里面的文件抽出来,递给牧思远。

牧思远一行行看着,脸色也愈发的阴沉,翻过最后一页,他半晌不语。

自从顾宝宝五年前离开后,秘书主任就跟着他,已能从他的表情揣摩事情的严重程度。

看现在这个样子,事情应该大大不妙。

“牧总,”她小心翼翼的问,“伦敦那边怎么说?”

牧思远不答,将文件丢给了她。

她赶紧翻开,仔细又快速的看了一遍,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。

“没想到,”她摇头,“古信扬这次真的是有备而来,我看他真是只白眼狼,牧总你为他做了那么多事,他…”

牧思远眼光严厉的一斜,她立即住嘴,“对不起,牧总,我多嘴了。”

他示意她将文件销毁,一边问道:“在你眼里,我最亲近的人是谁?”

她略作思考,“两个小少爷,老牧总,牧夫人,牧小姐…”

他扬手打断她,“别说废话!你只说能威胁到我的人,你觉得是哪一个?”

“两个小少爷!”

公司里的人都知道,牧总视欢欢为命根子,现在多了一个乐乐,那牧总就有两个命根子了!

然而,牧思远却摇摇头。

双眸对上这位他最信任的秘书,他说道:“刚才文件上说,古信扬已经买通了伦敦最大的黑手党,随时会有人来监视严控我最亲的人,我第一个反应,想到的人,却不是欢欢和乐乐!”

秘书主任一呆,不由好奇:“那是谁?”

他的唇边挑出了一丝宠溺的笑意,黑眸里洋溢的神采让秘书主任微微咋舌。

她知道了!她居然没第一时间想到?!她真是太后知后觉了。

“牧总,”她问,“那您打算怎么做?”

怎么做?

想到这个,牧思远脸上的笑意倏然而逝,怎么做,他确实需要好好考虑一下。

“总之,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!无论用什么代价。”

他沉声吩咐,“你记住,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她知道。”

秘书主任点头,“我们一切配合您的想法。”

话说间,时间已来到八点,员工陆续来到公司,顾助理也差不多要来上班了,她转身离开了总裁办公室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走出电梯,在办公室门口犹豫了半晌,才推门走了进去。

她昨天下午就回来了,但是他都没有再给她打电话。

走上前两步,只见他已经来了,正埋头看着什么。

“...牧总。”她礼貌的打了个招呼,又不敢看他,赶紧转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。

偷偷抬头,却见他也正抬眼看着她,心中一愣,便忘记了躲闪,直直的看着他的双眸。

“顾助理...”

他出声了,她的心怦怦直跳,以为他对前一晚的事,总会说些什么,但他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上午欢欢会来开会,你去准备一下。”

说完,他又将目光落回了手中的文件。

她愣愣的起身,嘴里答应了一声,便往办公室外走去。

心里好奇怪,他好像...变了一个人。

他是不是还在生气?可是他为什么生气?他不相信她,就不相信好了,为什么要生气!

她来到一楼,正好牧家的房车到了,她赶紧迎上去,如愿的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小身影。

“妈咪!”欢欢扑上来便问:“度假愉快吗?”

她心中泛起苦涩,脸上装出开心的笑意:“还不错。你呢?钢琴演奏会怎么样?”

欢欢拍拍小xiōng部,“当然是所向无敌,勇夺第一啦!”

顾宝宝被他逗笑了,“你这孩子,要谦虚懂不懂?”

说着,她又抱起乐乐,“乐乐,妈咪的小宝贝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“他非得跟来,”欢欢无奈的摇头,“我只好带他来啦。”

三人来到总裁办公室,牧思远却已不在这里。

她先拿衣服给欢欢换上,然后道:“今天的会议内容妈咪还要去请示一下爹地,你就和欢欢在这里,不要乱跑好吗?”

欢欢乖巧的点头,等顾宝宝出去了,他便爬上牧思远的办公椅,有模有样的看着文件。

乐乐看看他,忽然爬下沙发,往外走去。

“乐乐,你别乱跑!”欢欢赶紧叫着,他却不听,还一个劲儿的往外走。

“乐乐!”他赶紧跳下椅子,在门口追上乐乐,“乐乐,你去哪儿?”

乐乐看着他,小嘴儿撅着,一副委屈的模样。

欢欢猜测:“你想去找爹地妈咪?不用去,他们马上就回来。”

却见他摇摇头,示意他并不是要去找爹地妈咪。

欢欢疑惑,小手儿已被他牵住往外走。

两人在这一层转了一圈,乐乐的小嘴儿还是撅着,显然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人。

忽然,他伸手指一下电梯,脚步往前走,示意他们去搭乘电梯。

“乐乐!”欢欢拉住他,“你没听妈咪刚才说的,不能乱跑!你不听话,不但妈咪要打你的小屁股,哥哥也要生气哦!”

乐乐撇嘴,不陪我去就算了,我自己去!

他甩开欢欢的小手,自顾朝电梯走去。

欢欢一跺脚,只能跟上。

电梯旁就是茶水间,欢欢看清了正在里面冲咖啡的人,不由一愣,这不是初寒姑姑吗?

他好久都没有见到她,正想着自己应该去打个招呼,却见初寒姑姑忽然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小包白色的东西,匆匆撕开后,便往咖啡壶里使劲的放。

===亲们,评论要给力啊~~~某影继续求月票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你相信谁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