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96章:你相信谁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96章你相信谁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欢欢瞪大眼睛,赶紧拉着乐乐躲到了一边,小心儿砰砰直跳!

直觉告诉他初寒姑姑一定是往咖啡壶里放了什么不好的东西!

看,她把东西放入咖啡壶后,便神色紧张的四下打量了几下,才匆匆离开了。

走出茶水间,牧初寒没有进秘书室,而是径直来到总裁办公室。

走进一看,顾宝宝正站在沙发边四处寻找着什么,“顾助理!”她冷然出声。

顾宝宝正在找欢欢乐乐呢,闻声转过头来:“什么事?”

她耸肩,“秘书室忙得很,等会欢欢主持的会议,就麻烦你冲一下咖啡喽。”

“哦,”顾宝宝没觉得怪异,点头答应了。

牧初寒说完便离开了,她也走出来,一边四处找着欢欢乐乐,一边走进了茶水间。

“妈咪!”刚按下开水键,欢欢和乐乐突然跑进来,一人抱住了她的一只腿。

她笑着蹲下:“你们两个跑哪里去了?妈咪到处找你们呢!”

欢欢闪动着大眼睛警觉的往茶水间外看看,确定没有人之后,才凑上顾宝宝的耳朵小声道:“妈咪,我刚才看到了初寒姑姑!她往咖啡壶里偷偷放了东西!”

她一愣,“真的?”

欢欢严肃的点头,拉着乐乐:“不信你问乐乐,他也看到了!”

她又看着乐乐,却见乐乐使劲的点了点小脑袋。

起身转头,她定定的看着这只咖啡壶。

初寒先在这里面放了东西,然后特意叫她来冲咖啡,是想嫁祸给她!

那么她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?

片刻,顾宝宝便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,打开咖啡壶的盖子,她往里面加了速溶咖啡粉,然后再倒入了热水。

欢欢看不明白,“妈咪?为什么还要用这只咖啡壶冲咖啡?”

她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,他不懂,如果她这次把咖啡壶洗掉,初寒一计未成,就会想出更加狠毒的办法来敌对她。

她不想跟欢欢说这些,毕竟牧初寒是他的姑姑。

“没关系的啦,”她笑道,“初寒姑姑只是先加了糖在里面,妈咪现在直接冲咖啡就好了。”

她将冲好的咖啡先放在一边,“欢欢,爹地应该已经在办公室等你了,他要跟你说一下会议内容,你快去吧。”

闻言,欢欢点头,拉着乐乐往外走。

乐乐只看着顾宝宝,他似知道顾宝宝要做什么一般,抱着她的腿就是不肯放。

欢欢无奈,只好自己跑去办公室找爹地了。

顾宝宝拿起咖啡壶往杯子倒了一杯,却感觉乐乐开始扯晃她的裤子,她低头,对上他着急的大眼。

她一愣,柔声问:“乐乐,怎么啦?”

乐乐看看咖啡壶,又看看她,摇了摇头。

顾宝宝心中一阵欣喜一阵忧,原来乐乐已经能看明白很多事了,可是偏偏却看到这样的事!

“乐乐乖,妈咪没事的。你乖哦!”

说着,她端起咖啡杯将咖啡大口的喝了下去。

她只是想知道牧初寒在里面放了什么,准备嫁祸一个什么样的罪名给她。

一杯咖啡下肚,她便将咖啡壶洗干净了,重新冲了一壶咖啡送去了会议室。

十分钟后会议开始了,乐乐让秘书主任先带着,顾宝宝负责做会议记录,牧思远则坐在欢欢身边做指导。

她一边敲打着键盘,心里一边疑惑,初寒到底在咖啡壶里放了什么?

现在已经二十分钟了,她觉得身体好像并没有不适。

又过了十五分钟,牧思远将手边的一推资料推给她,“顾助理,把这个给各位董事。”

她点头,拿着资料起身,立即又坐了下来,脸色顿时通红。

天啊!

她差点叫出声来,刚才猛然站起,她只觉小腹之中像是有千万条虫子在蠕动,只要她动一下,那些虫子一定立即跑出来。

牧思远皱眉,眼神疑惑的看着她。

她也皱眉,咬牙站起,腹部便立即剧烈的绞痛起来。

“对...对不起!”

她只来得及说出这三个字,然后便快速跑出了会议室。

董事们面面相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牧思远起身,沉声道:“大家继续开会,我去看看。”

说完,他揉揉欢欢的小脑袋,示意他不必担心,便走出了会议室。

走廊上,已经不见了顾宝宝的身影,他又走到办公室一看,也没看到她。

正奇怪间,只见熟悉的身影捂着肚子从洗手间走了出来。

他走上前正准备说话,她却更加痛苦的捂住肚子,又折回了走进洗手间去了。

她终于知道牧初寒在咖啡壶里放了什么,照她这个情况来看,一定是分量大得惊人的泻药!

再次从洗手间出来,她只觉得腿软,扶着墙慢慢走出来,一个黑影立即将她笼罩。

她吃力的抬头,顿时一阵头晕目眩,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你怎么了?”

她竟有些听不清楚,摇头问:“什么?”

牧思远看着她苍白的小脸,表情藏不住心疼,“你乱吃了什么东西?”

居然拉肚子到虚脱?!

“我...”她这才看清了面前的人是他,心里一阵慌乱,说话也嘴巴打结,“我没...没乱吃...”

他没听她继续说下去,弯腰一把将她抱起。

“牧...”她慌乱又无力的推着他,“这是...这是在公司...”

话说间,他的体温渐渐传来,将她整个儿包裹,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没那么疼了。

她不再说话,而是将脸悄悄的贴在了他的心口,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。

他不生气了对不对?她心里好高兴。

“你休息一下,”他将她放在了办公室沙发,一边道:“我给你叫医生来。”

“不用...”

话没说完,肚子又如千军万马般奔腾起来,她面色一僵,赶紧跳起来,往休息室里的洗手间跑去了。

牧思远无奈的摇头,都是做妈咪的人了,还像个小孩一样不会照顾自己!

心里虽然责怪,眼角却泛起了淡淡笑意。

摇着头,他拿出手机给医生打了个电话。

顾宝宝扶着墙走出来,在休息室的床坐下,她面色通红,不想出去。

她才不要他看到她这么糗的样子!

但是门被推开,他居然走进来了,“怎么样?”

他在她身边坐下,伸手探她的额头,松了一口气:“没发烧就好。”

她低着头不说话,听他说着:“是不是在海边吃了路边摊?”

说到这个他就来气,语气带了讥讽,“你跟姓公的那人在一起,他就给你吃路边摊?他不是挺有钱的吗?”

她忍不住抬头,想要分辨几句,“你别这么说,他...”

说不下去了,她的肚子又在强烈抗议,逼得她再次扶着墙,走进了洗手间。

再出来,她已没有力气说话,整个人完全虚脱的蜷缩在了床上。

牧思远又生气又心疼,将她抱进被子里躺好,医生便赶过来了。

给她做完检查,医生并不着急开药,而是问道:“顾小姐,你最近在吃泻药减肥吗?”

顾宝宝昏昏沉沉的,也来不及思考他的问题,直觉让她摇了摇头。

“那就奇怪了,”医生皱眉,“你这个症状,应该是泻药过量服用的反应。”

顾宝宝一呆,肚子又开始雷鸣般作响,她赶紧爬起来,挣扎着跑进了洗手间。

“你说什么?”牧思远转头看着医生,“泻药过量服用?”

医生点头,“一般吃坏东西拉肚子,情况哪有这么严重?”

他一边给针管装入药水,一边奇怪的说道:“顾小姐是不是错把泻药当盐给吃了?”

牧思远双眸一暗,沉默不语。

打过针,顾宝宝也折腾累了,眼皮沉涩的想要睡去,牧思远给她盖好被子,“你睡一觉吧,我继续去开会。”

看着她苍白的脸颊,透着虚弱的薄汗,他俯身,想要亲亲她。

犹豫片刻,却还是放弃,转身往外走去。

她听到他的脚步声走出去,又听到关门声,便咬牙爬了起来。

强撑着身体走出办公室,她来到秘书室。

“初寒!”她叫着,“你来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牧初寒看着她虚弱的样子,不由地微微一愣,她正等着药效发作,那些董事们集体腿发软呢!

没想到半晌没听到动静,倒是顾宝宝像已经虚脱到不行!

“干...干嘛?”她心虚,并不肯马上起身。

顾宝宝皱眉,用少有的严肃口吻喝了她一声:“你最好来一下!”

说完,她便率先转身朝茶水间走去。

牧初寒想了想,还是起身,跟着她来到了茶水间。

顾宝宝开门见山,指着咖啡壶问道:“初寒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牧初寒脸色微变,“你...你说什么?”

她料到她不会承认,扶着椅子坐下来,才继续道:“你看我现在都这样了,你还不肯承认吗?”

顾宝宝疑惑又难过,“初寒,我不想把事情弄大,但我真的很想知道,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?要用这样的方法来针对我?”

牧初寒冷冷一笑,“我为什么要讨厌你?针对你?你说话还真是莫名其妙!我可没空在这儿陪你浪费时间!”

说完,她甩头便要出去,顾宝宝压住翻滚的小腹起身,“你站住!”

她走上前,拦在了牧初寒面前,“你在咖啡里放泻药,还是这么大的分量,那些股东是大人,也许休息一两天就没事了,”

她越说越气愤,不由地提高了声音:“但你想过欢欢没有?他如果喝了这咖啡,会有什么后果?你可是他的亲姑姑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?”

牧初寒面色一僵,“你…你不要乱说!”

她本来确实没有想要让欢欢怎么样,这会儿便有些着急,口不择言了:“欢欢不会喝咖啡的,他根本喝不着。”

顾宝宝一颗心往下沉,不知道是忧是喜,“那你承认了,泻药是你放在咖啡壶里的?”

牧初寒一呆,继而火冒三丈:“顾宝宝,你敢给我下套儿!”

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!”顾宝宝冷下脸来,“你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出来,我真的不能再忍了。”

说着,她实在支撑不住,扶着椅子坐下了。

牧初寒转头瞪着她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她摇头,“我不想怎么样,我只会把这件事告诉老牧总,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!”

“你敢!”牧初寒重重的一拍桌子,“顾宝宝,你要是敢说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!”

顾宝宝垂下目光,淡淡道:“我为什么不敢?”

“你…!”

一股怒气直冲牧初寒心间,她跨上前两步,一双手眼看着便重重的往顾宝宝推去。

顾宝宝垂着头并没有看到,她只是再也忍受不了小腹汹涌的翻滚,提前一步起身想要朝洗手间跑去。

牧初寒就这样扑了一个空,强劲的力道将她自己的身子带了出去,额头狠狠的撞在了柜子的一角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。

顾宝宝疑惑的转头,便听到了牧初寒的尖叫,她一愣,却听秘书主任惊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秘书主任跑到牧初寒身边扶起她,却见她的额头被磕出了一个口子,淌出一道鲜血来。

顾宝宝也是一惊,不明白她为什么莫名其妙的额头就流血了。

“牧小姐,你怎么样?”秘书主任焦急的问着。

牧初寒吃痛的捂住额头,心神猛然回转,她抬起头,脸上摆出一副疑惑、伤心、痛苦的表情。

“顾宝宝,你干嘛推我!”她说。

闻言,顾宝宝和秘书主任都是一愣,秘书主任先回过神来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牧初寒指着顾宝宝,眼泪唰唰的滚落,“她推我,我撞破了她的诡计,她就推我,哇!”

她的哭声像是婴儿的第一声啼叫,响亮但刺耳,立即把秘书室的人都招来了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哎呀,牧小姐,你流血了,快点叫医生啊。”一时间议论声纷纷,狭窄的茶水间立即变得混乱起来。

“都别吵了!”秘书主任朗声道,“琳达你去打电话叫医生,剩下那个谁,去通知牧总。”

牧小姐是总裁的妹妹,顾小姐是总裁的助理兼孩子他.妈,这应该算是牧总的家事吧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总裁办公室内。

顾宝宝浑身发晕,趴在沙发上听牧初寒一边哭一边控诉着,“我看见她往咖啡壶里放东西,我就去问问她在干什么,没想到她二话不说就推我…”

真是颠倒黑白,混淆是非!

顾宝宝想爬起来说两句,无奈就是使不上力气。

牧思远皱眉,“你是说她推你?还把你推撞到了柜子边,把额头给撞破了?”

他的话里透着百分之三百的不相信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此刻的顾宝宝只怕连踩死一只蚂蚁的力气都没有。

闻言,牧初寒推开正在为她上药的医生,“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?当时就我们两个人在茶水间,不是她推我,难道是我自己把自己给撞伤的吗?”

牧思远沉默不语,她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哪个女人愿意让自己受伤,而且还是伤在脸上?!

“初寒姑姑,你撒谎!”忽地,欢欢走上前来,大声道:“我和乐乐都看到了,分明就是你在咖啡壶里放东西,你为什么诬赖妈咪?”

牧初寒心中一惊,不知欢欢说的是真是假,赶紧道:“欢欢,你不要乱说!”

她正好借此机会小题大做,指着顾宝宝骂道:“顾宝宝,你看你把欢欢都教成什么样子了?你没回来之前,欢欢可从来没有撒过谎。”

顾宝宝挣扎着爬起来,双眼愤恨的看着她,正想要说些什么的,小腹又是一阵无法忍受的绞痛。

她无奈,只能迈着虚弱的步子朝洗手间走去。

乐乐见了,赶紧跟了上去,抱着妈咪的腿,想要扶妈咪一把。

她苍白的一笑,伸手揉揉他的小脑袋,“乐…乐,别跟着…妈咪马上就出来…”

见状,牧初寒暗中冷冷一笑,陷害不了你,让你拉掉一层皮,也可以!

“爹地!”

欢欢焦急的转头,看着牧思远:“我没有说谎,我刚才真的有看见初寒姑姑往咖啡壶里偷偷加东西,乐乐也看到了!”

说着,他赶紧挥手叫乐乐过来,“乐乐,你快说话呀,你快跟爹地说呀!往咖啡壶里加东西的不是妈咪,是初寒姑姑!”

乐乐也想说呀,可是他就是不会说!他急得眼泪都掉出来了。

忽地,他转身冲到牧初寒身前,挥起小拳头,对着她就是一阵猛捶!

“乐乐,你干什么!”

牧初寒尖叫,这小孩使起蛮劲来,还挺疼!

她赶紧伸手一阵乱扑,想扑开乐乐。

可是这小子灵活得很,她扑前,他就跑到旁边打她;她扑左,他就跑到右边打她,她急得哇哇叫:“哥,哥,你看这孩子,这孩子…”

她心里又着急又担心,没想到自己刚才在茶水间做的事情居然被欢欢乐乐看到了!

哥哥素来疼爱这两个小鬼头,她的谎言还能站住脚吗?

===亲们,今天还有一更~~~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最痛的保护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