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97章:最痛的保护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97章最痛的保护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终于,沉默良久的牧思远开口了,他说:“乐乐,别闹了!”

他上前单手将乐乐提起来,拎到了一边,用责备的口吻骂道:“你别的不会,就会打架吗?”

说着,他抓住乐乐的小手板,大掌在上面重重的拍了一下,“以后还打不打架?”

可能是被打疼了,乐乐抽噎了一下,大眼睛却恨恨的瞪着他。

“不摇头?”牧思远沉下脸,又在他的小手板上打了一下:“还打不打人?”

乐乐又抽噎了一下,泪珠儿吧嗒吧嗒开始掉。

欢欢冲上前挡在乐乐前面,不解的说道:“爹地,你为什么教训乐乐?明明是初寒姑姑做错了事!”

牧思远的目光斜瞪了他一眼,喝道:“小孩子别乱说话!”

欢欢一呆,他不敢相信刚才的话居然是从爹地嘴里说出来的!

乐乐则推开欢欢,冲上前使劲踢了牧思远一脚,然后转身飞快的朝门外跑去了。

顾宝宝一直呆呆的看着,直到这时才回过神。

“乐乐,你别跑,别跑!”她焦急的想要追上前去,才伸出脚,强烈的眩晕便袭击而来。

双眼一黑,她“砰”的摔倒在了地上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乐乐使劲的朝前跑着,他听到后面有人叫他:乐乐少爷,乐乐少爷!

他知道这是那个秘书阿姨的声音,可是他心里好生气好生气!

他不要理那个臭爹地,也不要理臭爹地身边的任何人!

他快速的跑下楼,并在秘书阿姨追来之前,窜入了另一层楼。

这一层楼好安静哦!

他放慢了小步子,奇怪的走过一扇扇门,怎么都是关着的?

他厥起小嘴儿,继续朝前走,终于,他看到了一扇虚掩着的门!

哇,太好了!

他赶紧从门缝里钻了进去,然后关上门,这样那个秘书阿姨就找不到他了!

听到关门声,古信扬疑惑的抬头,却奇怪的看到了一个小身影。

只见他关上门后,还用力扳了扳,确定门已经锁好后,才转过身来。

欢欢?乐乐?

他起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小身影:“你是谁?”

乐乐一呆,随即抬头往上看,快乐的神采立即染上他的大眼睛,是那个叔叔吔!

刚才他在楼上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的叔叔!

他高兴的跑上前,扑过去抱住了古信扬的腿,小身子快乐的扭来扭去。

古信扬哑然失笑,这下他可以确定这是乐乐了。

他蹲下来,“乐乐,你是来找我的吗?”

乐乐听懂了这句问话,快速的点头。

“来找我做什么?”古信扬奇怪的问。

乐乐偏头眨眨眼,小身子挤入了他的怀抱。

感觉着这柔软的小身子,古信扬一愣,却见他又凑上小嘴儿,在他的脸颊亲了亲。

这是用实际行动在回答他的问题吗?

他明白了,乐乐是在告诉他,自己喜欢他。

心头荡漾起一丝柔软,他伸手捏捏乐乐的小脸蛋,这可爱的模样让他看出了神。

如果,如果当年…

那么他的儿子应该也跟乐乐差不多大了吧!

他和乐乐也算兄弟,一定跟乐乐一样的可爱。

“乐乐少爷,乐乐少爷?”

忽地,秘书主任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他回过神,抱起乐乐朝外走去。

“别叫了,乐乐在这里!”

秘书主任赶紧回头,“副总,”她心里紧张,脸上却带着笑,“原来乐乐少爷跑来了你这里,真不好意思,我没看好他,打扰您了。”

说着,她便伸出手想把乐乐抱回去,他却转身闪开,“我送他上去!”

说完,他便朝总裁专用楼层走去。

走入总裁办公室,只见躺在沙发上的顾宝宝正悠悠转醒,正好看到了他抱着乐乐走进。

“乐乐!”她虚弱的叫出声,坐在她身边的牧思远转头,目光触到古信扬,他立即沉下脸,心思转过千百遍,暗暗打定了主意。

“我说过离我儿子远点!”他大步上前,从古信扬手里将乐乐抢抱了过来。

乐乐可还是在生气呢!

他捏起小拳头往爹地肩头捶,他不要臭爹地抱,不要臭爹地抱!

“乐乐,你再敢闹!”他冷喝一声,表情严肃而怖人。

乐乐被他吓着了,手脚不敢再乱动,眼泪却哗哗的滚落。

顾宝宝见了心里难受,硬撑着站起来想抱过乐乐,不料牧思远却对她冷冷横眉:“慈母多败儿,我管教孩子,你别插手。”

顾宝宝一怔,双手尴尬的悬在空中,不知道做何反应。

见状,牧初寒倒是又惊又喜,难道哥哥真的相信了她的话?

她赶紧趁热打铁,“是啊,顾宝宝,你看你把欢欢都教成什么样儿了,我们家欢欢以前从来不会撒谎,跟着你这个妈咪,真是什么坏习惯都学会了。”

“不准你这样说我妈咪!”欢欢气愤的叫道,紧紧抱住了妈咪的腿,扶着她坐下来。

“欢欢,谁让你这么顶撞姑姑的?”牧思远转过头,“今天你已经顶撞姑姑很多次了,快给姑姑道歉!”

欢欢惊讶的看了爹地一眼,眼前这个到底是不是他的爹地?

别说他今天根本没有做错事,以前就算他做错了,爹地也不会用这种冷漠的态度对他啊!

他又生气又倔强的把头偏在一边,“我没错!”

大眼睛里却因为牧思远没有道理的责骂蓄满了泪水。

顾宝宝心疼极了,她后悔跟牧初寒说破了这件事,她没想到会牵连到欢欢乐乐。

“牧思远,”顾宝宝伸臂抱着欢欢,也差点被气出了眼泪,“这根本不关欢欢乐乐的事,你不要责怪他们。”

“不关他们的事?”牧思远挑眉,“那你的意思,就是承认这件事是你做的?”

闻言,她抬头茫然的看着他,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

却听他继续道:“你发现那一壶下了泻药的咖啡被你自己误喝之后,又想重新冲一壶,但是在加泻药的时候被初寒发现了,你在气急败坏的情况下,就推了她一把,把她弄伤了,对吗?”

她愣住了,牧初寒也愣住了,没想到哥哥今天居然帮着她说话?!

是哥哥被她成功的骗过去了,还是顾宝宝已经失宠了?

“你...”顾宝宝忍泪看着他,“你真的这么认为?”

他面无表情的耸肩:“不是我要这么认为,我看到的就是这样。不然我去开会后,你为什么又离开这里去茶水间?”

她收回目光,心如刀绞。

她不怕被牧初寒陷害、敌对,只是那个对她说--我明白,任何人都有可能,你不会--的牧思远,好像不见了。

她抬手抹去泪水,“你说是怎样,就是怎样。”

他冷冷挑眉:“顾助理,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做,但你上任以来的这一个多月,你做错的事情太多了,我不得不重新考量你的工作能力,所以,请你先搬出我的办公室吧。”

一颗心顿时沉到谷底,她还是坚强的硬着声音,说了一声:“好!”

说完,他走上前,一手抱着乐乐,一手从她怀里抱过欢欢,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。

牧初寒获得完胜,恨不得冲顾宝宝比一个大大的“V”字,不过看古信扬也站在这里,便悻悻然撇嘴,也离开了。

她却以为办公室里没人了,所有的伪装顿时粉碎,身体虚弱的趴在沙发,她梗咽着痛哭起来。

“他值得你这样伤心吗?”忽然,一个声音悬空而响。

她一愣,转头,这才看到了一直默默站在沙发边的古信扬。

满脸的泪水来不及擦了,她索性道:“你想看我的笑话吗?你尽管看吧!”

反正,反正五年前她在牧氏,已经让所有的人看够了笑话。

“我不会笑。”他走近,“这世上没什么值得好笑的,自己没什么可高兴的,看着别人痛苦,我也不会笑。”

她不想理会他的话,趴在沙发上沉默。

他却话头正开,又接着道:“不过如果我是女人,我可不会爱上牧思远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她抹着泪水问道。

他讥诮的勾起唇角,“因为我知道,他跟我一样无情!”

无情?她摇摇头,不知她是在否定牧思远无情,还是否定古信扬无情。

古信扬不以为然,继续说:“你知道我的儿子怎么死的吗?”

顾宝宝一愣,呆呆的转头看着他。

“是他逼我的!”说起他儿子的死因,他脸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表情,“他想用我的儿子逼我放弃牧氏的争夺,我怎能乖乖就范?我...我亲手杀了我的儿子。”

说着,他抬起大掌,做了一个掐死的动作,“很容易的,他还那么小,就一下,轻轻的一下....”

看着他状似癫狂的模样,顾宝宝惊骇的睁大了眼睛,泪水在眼眶生生停住。

片刻,她才回过神来,立即猛烈的摇头,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你骗我!”

“骗你?我为什么要骗你,我这是在帮你,帮你认清牧思远的真面目!”

他的面目突然变得狰狞,那是一种极度痛恨一个人时才会有的表情,“牧思远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仇人,我一定要报仇,要报仇!”

顾宝宝有些害怕的缩退了几步,嘴里却忍不住说道:“你恨他?你恨他害死了你的儿子,所以你不无情,对吗?你还经常想着你的儿子,所以你才会恨他!”

闻言,古信扬定定的看着她,目光似凶猛野兽的血盆大口,随时会将她吞没。

但她反而没那么害怕了,继续道:“但是你说的我都不信,我不信他是那样的人。我不信!”

“你不信?”他怒道,“你为什么不信?凭什么不信?”

她矛盾且痛苦的点头,又摇头,“因为...我爱他。我不信我爱的人会这么无情。”

嘲讽的冷笑从他嘴里残忍的逸出,“所以你是世界上最蠢的女人!你的爱对他来说分文不值,你却还要继续付出?我真是...真是太可怜你了!”

说完,他大步退后,冷笑着转身而去。

可怜她?

顾宝宝掩面,她也可怜她自己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思远一声令下,秘书室旁边的一间小办公室便很快被收拾出来,挂上了“总裁助理室”的牌子。

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顾宝宝便坐在了这间小办公室的单人沙发上。

医生注射的药水渐渐起效,她拉得没那么厉害了,但人也被折腾了个遍,走路都难以提起力气。

“顾助理!”

秘书主任走进来,声音毫无温度的响起:“牧总说可以准你半天病假,但请你写一份检讨书,交待一下今天的事情。另外,我要通知你,这个月的奖金你没有了。”

见顾宝宝点头表示已经听到,她便转身往外走。

“主任...”忽地,顾宝宝抬头,叫了她一声。

“有什么不明白的?”

顾宝宝摇头,“请问...牧总现在在吗?”

她看着眼前这张虚弱的小脸,心里也有点不好过,可想而知牧总看了是什么感觉!

“他...”

她本来想说不在的,转念一想,刚才发生了那么多的事,牧总会不会也想要见到顾小姐?便道:“他在,你想见他?”

顾宝宝迟疑片刻,还是点点头。

“你去吧,不过可能只有几分钟,牧总马上要出去。”

闻言,顾宝宝赶紧起身,跟着秘书往他的办公室走去。

他果然很忙,顾宝宝在他的办公桌前站了好几分钟,他才抬头瞥了她一眼,“有事?”

他冷淡的眼神刺痛了她的心,她不明白,之前医生来给她检查的时候,他还是那么的温柔。

“牧...牧总...”她有很多话想说的,真正张开嘴,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可以说什么。

是问他为什么不相信她?

是问他为什么让她搬出他的办公室?

还是问他为什么态度忽然有了如此大的转变?

他忽然起身,“如果你没事的话,可以回去开始休这半天的病假,你多待在这里更长的时间,我也是不会给你算工资的。”

说完,他拿起外套穿好,抬步往外走。

顾宝宝心中一急,不由自主的上前拉住他的胳膊,“思远...哥哥...”她叫他,“你...是不是...还在生气?”

为了那晚在海边,她没有跟他走的事情?

他瞥了一眼她抓在他胳膊上的手,冷冷吐出两个字:“拿开!”

她一怔,如触电般立即将手缩回去了,目光也垂下去,不敢再看他。

他的黑眸看着她笔直分明的发际线,一道心痛疾速闪过,换之以故作的冰冷:“在你没想好跟我还是跟公孙烨之前,我有资格生气吗?我想明白了,我可以给你时间,让你好好的,在我跟公孙烨之间做一个选择!”

说完,他转身,压住心中的痛,快速走了出去。

留下顾宝宝一人,站在空荡冰冷的办公室,久久,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夜很深了,牧思远才来到公寓。

他故意晚来,不过是想趁着欢欢乐乐熟睡的时候看看他们。

今天在公司发生的事,一定让他们很恨他这个坏爹地。

轻轻走进他们的房间,却见两个小人儿还没睡,手里拿着一个手机在拨弄。

“乐乐,”欢欢难过的说,“这个手机没电了,今天我们不能给妈咪打电话了。”

乐乐瘪着小嘴儿低下头,恨恨的拿着手机往墙上敲。

他恨死这个手机了,为什么没电?为什么不让他给妈咪打电话!

“乐乐,你别敲了!”欢欢赶紧制止他,“等会把爷爷吵醒了...”

话还没说完,他突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是爹地吔!

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们的床边。

“爹...爹地...”想起今天在公司发生的事,他不情愿的叫了一声。

乐乐则没他这么客气,瞪了爹地一眼,自顾爬进被窝里呼呼大睡了。

牧思远冲欢欢微微一笑,“这么晚了,快睡觉吧。”

欢欢点头,把手机紧紧的拽在手里,赶紧躺进了被窝里。

想了想,他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爹地,今天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不相信妈咪?”

牧思远在他身边坐下,柔声道:“爹地没有不相信你,傻孩子,爹地怎么会不相信你?”

“那你今天?”欢欢不明白。

他摸着欢欢的小脑袋,微微一叹,“大人有时候做事,是身不由己的,以后你长大就知道了。但是无论如何你要记住,爹地永远都相信你。”

他点头,他也相信爹地。

但是,“那妈咪呢?今天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妈咪?今天妈咪好难过,我看着也好难过。”

“欢欢...”

他的心也很痛苦,但在没有完全的准备之前,他不得不这样做。

“爹地跟你说,妈咪很爱我们,为了我们她什么都愿意做。可是,爹地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,你知道吗?有时候远离,疏远,冷漠,也是一种保护。”

尽管这是一种最痛,最痛的保护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原谅我不能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