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99章:助理来,舞女去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99章助理来,舞女去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咖啡馆的包厢内,不时发出得意又畅快的笑声,“心悠,你都不知道,顾宝宝当时的脸色有多难看!”

牧初寒扬着头,“简直就像一只被斗败的母鸡!”

她真是太高兴了,连斗鸡是公非母都已分不清。

郑心悠淡淡一笑,“你是说思远让她搬出了总裁办公室?”

牧初寒点头,“公司本来就没有这个先例,顾宝宝以为自己是个例外,心里得意着呢!”

她冷哼一声,“她可能想不到,哥哥会有让她搬出来的一天,这还真是让她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,活该!”

郑心悠没有觉得有什么可高兴的,她心里不太相信思远会这么做,是因为初寒刚才说的原因。

不过思远与顾宝宝关系如何,也不是她关心的重点。

她想到的只是,如果思远真的放弃了顾宝宝,是不是代表...

文皓又有了机会?!

想到这里,她不禁眉头紧蹙,“初寒,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!”

牧初寒一愣,转头看着她,“什么意思?”

郑心悠也转头来看着她,脸上已经换上淡淡笑意,“你想啊,只要顾宝宝在公司一天,一切就还说不准,我们还不能太高兴了!”

牧初寒非常信服的点头,“还是你想得周到,那个顾宝宝,乱七八糟的手段可多着呢!”

她想了想,忽然有了主意,“心悠,没关系,我知道怎么赶她出公司!”

“哦?”这么快就有办法?郑心悠好奇:“什么?”

她志在必得的一笑,“心悠,这件事可有点难度,让我做成功之后再跟你炫耀吧。”

她连说都不敢说出口,那一定是关系重大的事情了!

郑心悠聪明的闭嘴,“好,初寒,我等你的好消息!”

“好,你等着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初寒高兴的甩着手中小包走入电梯,正要按下数字键,一个身影忽然走了进来。

看清来人后,她上扬的眉头更加嚣张:“哟,我还以为你受不了从天上到地下的待遇,不来上班了呢!”

顾宝宝无精打采的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。

“哼!”

牧初寒本来就不喜欢跟她说话,冷冷撇开眼,在心里开始盘算着怎么样才能让她滚出公司!

这样她就不必每天对着这张令人讨厌的脸了!

走出电梯,顾宝宝来到办公室。

像早上来的时候一样,没有留言,也没有文件,根本没有什么事需要她做。

而牧思远有没有在公司,她这个助理更是一无所知。

“顾助理。”忽然,秘书主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。

她赶紧抬头,“你好。”

但见秘书主任微微一笑,“晚上六点牧总有一个饭局,请你安排一下。”

顿了顿,又道:“牧总可能需要一个女伴,你能去吗?”

她一愣,不知道自己应该点头,还是摇头。

秘书主任没有等她的答复,“就请顾助理去吧,只是谈公事而已,不需要喝酒。”

她的体贴让顾宝宝心中感动,“好,我会安排妥当的。”

秘书主任走后,她在桌边呆呆的站了一会儿,才坐下来。

是要跟他单独、一起出去吗?

她的心有些期待,更多的却是惶然。

想起昨晚上阿爸问她:“宝宝,你告诉阿爸,你跟思远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她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他们之间的主动权,永远只在他的手里。他像是一个导演,说开始或停止,都看他的选择。

“宝宝,你啊...!”

她的沉默让顾爸心疼又生气,“阿爸有些话本来不想说,如果你跟思远少爷两情相悦,阿爸支持你执着下去,但你跟思远少爷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,你再这样下去,害苦的是你自己,你真的要那么傻吗?”

她听着心里伤心,忍不住又掉泪。

阿妈从来都心疼她流泪的,但这时也不制止阿爸了,而是继续道:“宝宝啊,你再这样下去,是不是让阿爸阿妈这么大年纪了,每天还要为你的事操心啊?”

她不想,不想这样的。

她想要忘掉他,她试过,努力过,逃在美国的五年里,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到了。

可是只要见到他,只要他给她一点点希望,她的坚持便崩溃了。

将她矛盾的煎熬看在眼里,顾爸顾妈也不好受,不再逼她,“宝宝,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

顾爸揉揉她的脑袋,“阿爸还是那句话,不属于你的,就趁早放弃吧。否则连那些属于你的东西,也会失去。”

--不属于你的,就趁早放弃--

她沉沉一叹,将各个公司高层的联络方式搬来,重新整理一遍。

她不要想,不要想,只能在忙碌中寻求一个逃避。

但是当时间来到五点半,她便逃无可逃,硬着头皮来到牧思远的办公室。敲门。

轻微一声锁响,他在里面遥控开锁,示意来人进去。

深吸一口气,她想要尽量将自己伪装,将多余的情绪隐藏,只是以一个助理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。

“牧总,”她只走到沙发边,近似遥望的看着他:“六点钟的饭局,现在可以出发了。”

闻声,牧思远丢下手中资料,这才慢悠悠的抬头看了她一眼,挑唇:“你就这样去?”

她疑惑的低头看了看自己,虽然不是什么名牌,但这样去应该也不会丢了牧氏的面子吧。

他似乎不这么认为,按下座机上的一个键,一个秘书便走了进来。

“牧总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他微扬下巴,“带她去换一套衣服,给你十分钟。”

她有些错愕的跟着秘书走入了拐角处的一个房间。

她从来没有来过这里,走进一看,居然是一个衣帽间。

秘书快速的找出其中一条裙子丢给她:“顾助理,请快点换上,我们只有八分钟了。”

裙子出乎意料的符合她的身材,她不禁对秘书说:“你...你的眼光真准。”

秘书却不以为然的一笑:“顾助理,我负责这衣帽间有三年了,什么裙子什么尺码,我一清二楚。”

说着,她拉过顾宝宝按在了椅子上。

手臂一伸打开开关,镜子旁高瓦数的日光灯立即照亮了顾宝宝脸上的每一个角落。

秘书熟练的拉开抽屉,里面竟然是满满的化妆品和首饰盒。

她一呆,愣愣的看着秘书,“为什么...”

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房间?

秘书了然的一笑,“牧总出席的饭局和晚宴太多了,经常会邀请女明星和名媛什么的一同出席,所以特别弄了这个房间。牧总说这是他给女伴的高规格待遇!”

话说间,她已将一对钻石耳环扣上了顾宝宝的耳垂,一边道:“顾助理,这里的东西都价值不菲,如果牧总没开口的话,请你明天给我送来好吗?”

说着,她调皮的一吐舌头,“年底我也要查货的。”

顾宝宝呆呆的点头,心里泛起阵阵酸涩。

五年前她在这里的时候,并没有这个房间,那时候他不是单独出席晚宴,就是被她缠着一起去。

五年来,他有过很多女伴吗?

有没有哪一个,是他经常会邀请的?

来吃这顿饭的人不多,却包下了一个最豪华也很大的包厢。

可能是像秘书主任说的那样,来的人是马来西亚数一数二的房产商,所以规格很高。

约定的时间过去五分钟,人却还没有来,她偷偷看了一眼牧思远,他正看着门口,目光有些发冷。

再转头来看看自己,V领无袖却只到大.腿中部的小礼服,化了个大浓妆,还带着鸽子蛋一般的钻石耳环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塑料的,会认为她是活脱脱一个...

舞女!

刚才出来的时候,她问秘书一定要这么打扮吗?

秘书冲她眨眨眼,答非所问:“顾助理,你的身材很好呀,所以牧总才会带你出去呢!”

--都两个孩子了,还有身材吗?--

她正自我嘲笑,门忽然被推开,身边的牧思远便站了起来。

她赶紧也站起来,只见进来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,身边依着一个长发美女,只一眼,便能瞧出是天姿国色。

“牧总,”肥男热情的上前握住牧思远的手,“真是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。”

牧思远勾唇一笑,还未来得及说话,肥男已将身边的美女推到了他面前。

“牧总,认识一下,”他大声笑道:“这是我的干女儿佩佩。”

佩佩嫣然一笑,柔弱无骨娇嫩无双的小手已经握住了牧思远的大掌,“牧总,你长得可真帅。”

这声音,娇滴滴的几乎透进了男人的骨头。

这算是美人计吗?顾宝宝一呆,却见牧思远回握住了佩佩的手。

“两位请坐!”

他微笑着招呼肥男,却将佩佩拉在了身边一同坐下。

肥男并不马上坐下,只眉开眼笑的看着顾宝宝,“牧总,这位漂亮小姐是...?”

牧思远眯起双眼,“我的助理,姓顾。”

“原来是顾小姐!”肥男说着,径直在她身边坐下了,然后大声冲门外道:“可以上菜了!”

片刻,美酒佳肴一一摆上桌,佩佩端起酒杯,凑到了牧思远的唇边,一双雾水秋瞳勾着他的眼:“牧总,佩佩敬你一杯。”

牧思远抬起手,大掌覆过杯子,连同她的手一起握住,一口饮尽了杯中酒,博得美人一笑。

“牧总,你真爽快!”

佩佩眉眼一飞,示意服务生继续倒酒。

顾宝宝呆呆的看着,他这样的眼神,露.骨到任何人看了都明白,他喝下的不是酒,而是眼前的那个美女。

她没有看错,他当着她和肥男的面,当着这些服务生的面,跟佩佩在调.情。

当然她也明白,在这些场合,他经常会逢场作戏,她可能是太久没有经历这些场合的缘故,多少有些尴尬。

“顾小姐,”忽地,肥男冲她举起一杯酒,“咱们初次见面,我敬你一杯。”

毕竟他是顾氏的潜在客户,顾宝宝不便推辞,便伸手去拿自己面前的那杯酒。

“慢,慢,”肥男连声阻止,“顾小姐,你得喝我手上这一杯才算有诚意哦!”

她一愣,也没犹豫,伸手去拿他手中的杯子。

当她的指尖触到杯子,她以为他会马上松手,不料他的手掌居然像牧思远对佩佩那样,也想覆上来。

她眼疾手快,赶紧将手缩回来了。

不料肥男居然倾身凑上来,在她的耳边喷着热气:“顾小姐,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助理呀!”

她忽然有些反胃,猛地便站了起来,惹来其余三人的错愕。

“我...对不起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说完,也不管他人反应如何,她匆匆的便走出了包厢。

恶心,恶心,真恶心!

她洗了手又洗了脸,心里还是不痛快。

其实她没那么纯情,以前跟客户谈生意的时候,边边角角的豆腐也让人吃过不少。

可是今晚上这个肥男,就让她觉得特别的恶心!

或许是因为...他带来了佩佩的缘故?

顾宝宝,忍一忍吧,这顿饭吃完了,也就好了!

深吸一口气,她走出了洗手间,却在拐角处碰上了肥男。

肥男见了她,立即走上前,居然在她面前弯起手臂:“顾小姐,咱们走吧!”

走?她疑惑:“去哪儿?”

肥男笑得特别猥.琐,“牧总已经答应了,让你陪我去参加一个舞会。咱们快走吧,时间快到了。”

顾宝宝往后急退了几步,“什么舞会?我们不是正在吃晚餐吗?”

“顾小姐想吃晚餐的话,我当然乐意奉陪。”

肥男继续恶心的笑着,“只是,包厢就不用去了,我们可以去舞会那儿吃,也可以另选一家餐厅!”

她依旧不明白,摇头道:“牧总还在这儿,我怎么...”

话到此处,她忽然顿住,像是猛然明白了什么,她惊讶的问:“你的干女儿佩佩呢?”

肥男啧啧摇头:“顾小姐,这你就是明知故问了吧!”

说着,他伸出一根手指往上指了指。

顾宝宝一愣,上面,是客房部!

“哎呀,佩佩能合牧总的胃口,我真是高兴呀。接下来我们的生意就好谈了嘛...”

肥男还在说着什么,冷不防被顾宝宝揪住了衣袖,使劲的扯着:“他们去了哪间房?”

“他们...?”肥男也是一愣,“顾小姐,你问这个干嘛呀?你...”

“我问你,他们去了哪间房?”她再次问道,好看的大眼睛迸射出杀人的冷光。

“我...”

肥男却看到了冷光里一闪而过的痛苦,嘴里的话不由自主的便吐了出来:“1109。”

这还是他提前订好的房间。

得到答案,顾宝宝即大步的朝电梯走去,留下肥男一个人在原地错愕。

她可能走得有些快,不小心脚步一崴,脚踝传来生硬的疼,可能已经肿了。

她管不了那么多,脱下高跟鞋拿在手中,她拼命的按电梯,按电梯,按到手指痛了,泪也滚落下来。

她倔强的擦去,走入11楼的走廊,在09号房间前停住。

手指几乎已经按上门铃,却还是停住。

她突然冷静下来,问自己要不要敲门?

问自己为什么要敲门?

问自己敲开门,又能做什么?

一男一女在酒店的房间里能做的事,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吗?

“小姐?”这时,一个服务生推着推车来到门口,奇怪的看着她:“您是住在这间房吗?”

她转头,看到了推车上的鲜花和红酒,还有两块心形的蛋糕。

她惶然的摇头,退几步,把路让给了服务生。

“您好,酒店服务!”她听服务生朗声说着,知道门就要被打开。

她觉得自己应该马上离开的,双脚却被钉子定住。

“喀嚓...”

门被打开,熟悉的身影落至眼眸,她没有抬头,身高的差距让她的目光正好顿在他脱去了外衣,解开了衬衫纽扣的胸膛。

“红酒来了吗?”娇滴滴的声音随之响起,身穿浴袍的佩佩凑上来,贴着他的手臂往外看。

“咦?”她奇怪的看着顾宝宝,“顾助理,你来干什么?”

对,她来干什么呢?

她有什么好的理由和借口?来缝补一下这样尴尬的局面?

“我...”她缓缓仰头,不知自己为什么还能挤出笑容,“我来请示一下牧总,我穿成这样,是不是可以去舞会?”

佩佩娇笑道:“顾助理,当然可以去啦。你看你这身衣服,简直就是舞会准备的嘛。”

-----简直就是为舞会准备的-----

那么他应该是早就有此安排?

将她用助理的身份带来,然后用舞女的身份送出去。

这样的情景,这样的尴尬,这样的难堪...手法真是跟五年前毫无区别,只怪她自己忘得太快。

“我明白了。打扰了,不好意思。”

说完,她转身,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电梯。

===亲们,今天还有一更=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我希望那个人是你(加更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